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天外至宝

第七百一十一章 天外至宝

    “实力增加,施展暗劲更加得心应手了!”

    不理会澹台凌月的惊讶,聂云淡淡一笑,就将这头妖兽的晶核收进丹田。

    这个深海鬼头兽尽管防御力很强,但对于无视防御的暗劲来说,不值一提,玄钰之剑配合超出境界的力量,一下就将内脏震成了肉泥,彻底毙命。

    “走吧!”

    见聂云收拾干净,澹台凌月再次恢复冷漠态度,继续向鬼雾冥海深处飞去。

    鬼雾冥海深不见底,二人连续飞行这么长时间,按照速度,即便是气海大陆,也差不多该横穿了,现在却连尽头都没看到,和进来的时候一样,只是水更黑,妖兽更多。

    “你跟在我后面,这里有很多暗流!”

    又飞行了一天,一路击杀了数十头纳虚境巅峰妖兽,聂云突然脸色凝重的吩咐了一句。

    天眼观看下,前面出现了很多暗流。

    鬼雾冥海的暗流和紫华洞府的地狱寒流不一样,带着传送特性,一旦被席卷进去,就会被传送到虚空深处,再想回来就难了。

    而且虚空中有很多险地,比虚空乱流还要强大,别说纳虚境后期,即便丹田穴窍境巅峰陷进去,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就好像前世聂云陨落的万界山,就悬浮在浮天大陆之外,一旦进入其中,就会立刻被特殊的力量搅成粉末,丹田穴窍境巅峰都难以幸免。

    不过,鬼雾冥海的暗流虽然可怕。对天眼天赋来说,并不存在太大困难。提前就能看到,一路二人小心翼翼,对其他人来说危险无比的暗流,对聂云却没有任何威胁。

    最危险的一次就是一处暗流陡然移动,向澹台凌月移了过来,当时看到这种情况,聂云吓得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上了,不过最后凌月身上白光一闪。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暗流居然又移了回去。

    鬼雾冥海的暗流,是天地所生,移动也是不可逆转的规律,即便丹田穴窍境巅峰强者想要移动,都几乎不可能,澹台凌月这种手段。让聂云疑惑了好久。

    不过想到当初千幻从老酒鬼那里拿来的木片并不起眼,却威力极大,也就恍然。

    能成为化云宗的无上长老,谁没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而澹台凌月做为他的弟子,保命手法肯定也有不少。

    “是我在一个上古墓穴里得到的宝贝,只能用一次。再遇上就只能逃命了!”

    似乎也看到了他的疑惑,澹台凌月罕见的解释了一句。

    “呵呵!”听到这个解释,聂云点点头,相信了七、八分。

    上古修炼者,比现在的修炼者要强大很多。诸多秘术层出不穷,现在无法做到的事情。在上古时期,并不困难。

    “到地方了!”

    又飞行了半天,聂云觉得再无法找到尽头的时候,就听到一侧的澹台凌月低呼一声。

    抬头一看,果然看到鬼雾冥海到了尽头,一个庞大的宫殿群出现在面前。

    这群宫殿和天外天的建筑完全不同,风格古朴,气息浑厚,带着处穿透历史的厚重感。

    宫殿仿佛被一个巨大的罩子,笼罩在漆黑的海水里,罩子上光点闪烁,宛如夜空的漫天繁星,光怪陆离,奇幻莫测。

    这些光点和真的星空一样,看起来距离很近,意念精神却根本探查不到,就好像这些东西介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饶是他见多识广,也觉得眼前发晕,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鬼雾冥海竟然还有这样一处宫殿?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聂云喃喃自语。

    这样一处宫殿,单看规模威力,比紫华洞府还要强大,前世身为化云宗无上长老,竟然不知道在弟子试炼的所在,有如此宝物!

    “这个宫殿就是所谓的天外至宝!”

    澹台凌月道。

    “什么?这就是天外至宝?”聂云吓了一跳。

    原以为所谓的天外至宝,只是个兵器、陨石之类,竟然是座宫殿?这……这也古怪了吧!

    再说,如此厉害的至宝,为什么化云宗破空境长老不过来取?比紫华洞府还要厉害的宝贝,换做是谁,都会疯狂吧!

    当然,震惊的同时也有些失望,本来以为天外至宝能蕴含特殊气息让他实力再次增加,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了。

    这种宫殿类的宝物,和紫华洞府一样,属于空间型的,除非里面的拥有宝物,否则,是不可能蕴含特殊气息的。

    “化云宗的八位无上长老也来过几次,但是别说炼化,连进都进不去,几次无果,心思也就淡了……”看出他的疑惑,澹台凌月解释一句。

    “来过?哦!”聂云点点头。

    今生比前世早回到化云宗一两百年,很多事情,并不知晓,像这个宫殿,前世听都没听说过。

    所谓的至宝,通常都是有灵性的,有缘者得之,没有缘分,即便实力再强,也不可能炼化。

    不说其他,就拿紫华洞府为例,如果不是得到九枚紫华玉印,别说至尊级别,就算现在的实力,想要强行破开洞府外围的封印也是不可能的!

    紫华洞府外面的封印,是丹田穴窍境巅峰高手布置而成的,威力无穷,只是……都已经被聂铜的尸体震碎了。

    想起聂铜的尸体,聂云忍不住一阵奇怪,和那个叫做“皇”的尸体接触后,再次不动了,既没有醒来的迹象,也没有其他诡异事情发生,依旧和一个“尸体”一样,似乎那天的事,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只是尸体更加温润,甚至连心脏都在缓缓跳动,就是无法活过来。

    研究了很长时间也研究不出来,聂云只好放弃,不再去管。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管怎么说聂铜都是他的弟弟,为他而死,绝不会放下不管的,真要出现什么可怕的情景发生,他也会全力阻止,决不允许那个所谓的“皇”伤害到弟弟!

    “这次我过来,是找到了炼化的方法!”

    眼睛落在眼前巨大的宫殿上,澹台凌月不喜不悲,透露出一丝复杂的味道,就连和她最为熟悉的聂云,都似乎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这种眼神前世只见过一次,也正是那次,她香消玉殒,彻底离开了自己。

    “你有炼化的方法?那快去炼化吧,我在这里替你守护!”

    听到化云宗破空境强者都无能为力,还以为也要白来一趟,此时听到澹台凌月说拥有炼化的方法,聂云眼睛一亮。

    “我炼化?你不想看看炼化的方法,顺便试试?宝物有德者居之,你难道不想要?”澹台凌月眼中闪过一道怪异之色。

    这个宫殿就算不是浮天大陆排名第一的宝贝,恐怕至少也能排上前五,如此宝物,连丹田穴窍境强者都会动心,他竟然要守护自己炼化……

    这也太奇怪了吧!

    毕竟不管怎么说,二人真正意义上的认识还不到五天。

    至于眼前这个少年会不会故意伪装,想要用这种办法骗取自己的芳心或者拥有其他目的,澹台凌月并不怀疑,因为对方的目光中带着真心和诚恳,说明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如果这种真心和诚恳都能伪装出来,只能说明这家伙伪装的天赋实在太高了。

    “难道他说的前世是真的……”

    突然,想起他说的事情,澹台凌月心中冒出一个怪异的想法。

    “呵呵,你能炼化最好,有这件宝贝保护,肯定更加安全,保命手段更多,你能安全,我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和你争抢!”不知道她心中想些什么,聂云摇摇头,接着道:“快点去吧,我给你守着,防止妖兽过来打扰!”

    对于聂云来说,为了她,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又怎么会在乎一件宝贝!

    再珍贵的宝贝,再多的钱财对于所重视的人来说,都算不上什么。

    就好像前世,即便达到丹田穴窍境巅峰,即便身为化云宗无上长老权利通天,即便在妖人世界掠夺的宝物无数……可又有什么用?再多的宝物也救不活死去的父母,也救不活失去的姐姐弟弟,也无法挽留她消逝的容颜……

    “真是郎情妾意,好感人的场面!”

    就在澹台凌月点头打算将这个宫殿炼化的时候,突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随即四个人影缓缓从海底窜了出来,正是萧凌他们,看样子他们早已经来到,比二人的速度还快!

    “你们怎么来的?”看到这四个好像藏在这好长时间了,澹台凌月秀眉簇成疙瘩。

    “呵呵,想知道我们怎么来的?哼,臭女人,我费尽心机讨好,要带你过来,你却丝毫不留情,天天装清高,装逼,我还以为真的很冷漠,和九天仙女一样,冰清玉洁,实际上却是个贱婊子,和这新入门的小兔崽子鬼混,既然如此,今天我就让你亲眼看到他死在面前!”

    听到澹台凌月的问话,萧凌眼中一股恨意流淌,脸色狰狞的狂吼起来,阴毒狠辣。

    “你说什么?”澹台凌月眼睛一下眯了起来,一股浓烈的杀意破空席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