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不敢动手?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不敢动手?

    此人拥有纳虚境后期的实力,从背后下手,掌心一动,执法殿就一阵晃动,似乎让他的力量陡然暴增了几分。

    好像执法弟子在执法堂动手,能够获得加持,让战斗力增强。

    难怪所有弟子都对执法堂畏惧如虎,原来如此!

    “看来刚才挨的不够!难道还想再挨巴掌?”

    纳虚境后期即便再增幅,对聂云来说都不足为惧,冷哼一声,也不动弹,语气中带着阵阵仙音,让人灵魂震颤。

    “挨巴掌,我看你要死……对,我想挨巴掌,我有眼不识泰山……”

    这个执法弟子本来一脸狰狞,打算报在广场上的仇恨,话还没说完,听到耳边响起的仙音,脑中一晕,就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冷汗涔涔而下,抬起手掌突然对自己的脸颊狠狠抽了下来。

    啪啪啪啪!

    一下接着一下,声音在执法堂宽阔的大厅响起,看得剩下的三位执法弟子一阵毛骨悚然。

    一句话就让纳虚境后期的执法堂弟子抽自己耳光,这个云风似乎比外面传说的还要可怕!

    “仙音师?你竟然用仙音师天赋蛊惑执法弟子?”

    见聂云一言之下这位执法弟子就自抽耳光,傻了一样,凌翼、廖凉对望了一眼,也从眼中看出了震惊。

    虽然早就听说这家伙拥有仙音师天赋,却没想到这么强,纳虚境后期的弟子,都被一句话喝成自我不知的傻子,乖乖按照他的吩咐做事。

    “很好,既然你不承认罪名,我可以将事实罗列给你听!让你心服口服!”

    将内心深处的杀机掩饰下去,凌翼一拍桌子,轰鸣的噪音,将陷入抽耳光的那位执法弟子震醒,冷笑一声说道。

    这个执法弟子此时已经满脸肿胀,清醒过来才知道和眼前这个少年的差距,躲在后面,再不敢废话。

    “事实?洗耳恭听!”不理会这个小丑般的弟子,聂云淡淡道。

    “很好!”凌翼冷笑“第一,所有核心弟子中,你和萧凌、葛欢有仇,有杀他们的理由和动机!第二,根据参加试炼的弟子传回来的消息,萧凌、葛欢和你一路,在时间地点上,非常吻合!第三,这么多核心弟子,只有你的实力足以将他们击杀,这三条每一个,都不容推卸,不是你还会有谁?”

    三条罪状,说明了杀人的动机,能力和时间地点,虽然不是确切证据,但综合这些能够看出,只有他才是杀人凶手。

    “和萧凌、葛欢有仇就是我杀的?可笑!是不是天下和我有仇的,只要一死,难道就要赖到我头上?你现在和我也有仇,难道你死了也是我的杀的?哼!至于和我一路,和我一路的人多了去了,我们风云盟的人都和我一路,他们怎么没事?至于第三条,有实力将他们击杀就是我干的,你脑残啊!身为化云宗内阁长老,难道不知道鬼雾冥海有暗流,有纳虚境巅峰妖兽?”

    聂云一声冷笑。

    他说的三条罪状,根本不成立,凭借这点就想制住自己,还差的远。

    “闭嘴!”听到他的话,廖凉一拍桌子放声大喝“竟然敢狡辩,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不知道天高地厚!”

    说完大吼一声,一个掌印就从天而降,劈了下来。

    “告诉你,你敢反抗,就是不服执法堂管教,不反抗,就给我享受吧!”

    一招打出,廖凉冷笑连连,眼中释放出阴狠的光芒。

    不愧是葛欢的师父,无论言行举止,还是态度动作,都如出一辙,甚至比他徒弟更加霸道狠毒。

    不过他说的也是事实,这里是执法堂,到处都有记录影象的东西,真要和他对战,弄不好就会因为不服管教的罪名抓起来。

    “让我享受?你还是享受一下吧!”

    不得不说,廖凉的想法的确很好,对任何核心弟子都能起到威慑作用,但可惜,他遇到的是聂云。

    聂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哪管这些,一拳打出。

    轰隆!

    这一拳磨盘一样,从天而降倾覆下来,缓缓向前碾压。

    一声剧烈响声廖凉打出的攻击就被瞬间碾压成碎末,力量不减,打在廖凉胸口。

    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堂堂内阁长老,葛欢的师父,就被一拳打的贴在墙上,全身骨骼尽碎。

    这个廖凉的尸体连徒弟葛欢都比不上,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一招,就凄惨无比,再无半点长老尊严。

    “你居然敢对内阁长老动手?这次死定了!”

    看到廖凉被打,凌翼不怒反笑,猛的站了起来“在执法殿敢对执法堂长老动手,就算没有击杀萧凌等人的证据,也是死罪,来人,把这小子给我抓住!”

    伴随他的喊声,“哗啦!”一下,大厅周围立刻涌来十多个核心弟子。

    这些弟子都是纳虚境强者,在执法殿阵法的加持下,一个个双目炯炯,全身气息荡漾,将所有退路全部封锁。

    “原来早就准备好了……”

    看到这一切,聂云哪里不明白,露出冷冷的笑意。

    看来对方刚才的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就等着抓自己的把柄,引自己入瓮。

    不过,刚才那种情况如果不还手的话,肯定会被打伤,打伤之后,依旧会把罪名加上来,所以,不管还不还手,对方早就准备好了,与其这样,还不如还手打的痛快。

    “现在知道已经晚了!”

    凌翼大笑,手掌一挥“动手!”

    哗啦!

    他的喊声结束,周围的十几个执法堂弟子同时出手,一瞬间十几道漆黑的铁链瞬间就像聂云窜了过来。

    这个铁链叫做【执法锁】,是化云宗用来执法的刑具,一旦被锁住,就会遭受宛如地狱般的折磨,痛苦不堪。

    “退回去!”

    看到他们同时出手,聂云仰头一声冷喝,声音直冲云霄。

    仙音师天赋!

    叮叮当当!

    他的仙音才刚响起,就听到诸多执法锁碰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脆响,这些声音汇聚在一起,竟然一瞬间就打乱了仙音的效果。

    “哈哈,早知道你有仙音师天赋,你以为我们提前没有防备?给我捆住!”

    见铁链交击的脆响果然破掉了仙音师的效果,凌翼哈哈一笑,眼睛眯起。

    哗啦!

    脆响交击,十数条执法锁就已经捆在聂云身上。

    执法锁是一种拥有特殊灵性的灵兵,能够自主对人进行捆锁,聂云仙音师天赋失败,始料未及,再想逃走,就发现已经被这些灵兵锁住。

    “哈哈,我看你还怎么逃!还不马上跪下承认错误?”

    凌翼眼睛一亮,笑了起来,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刺耳难听。

    “跪下承认错误?我没错,为什么要承认?反倒是你,私自对核心弟子行刑,已经触犯了门规,罪不容恕!”被捆住,聂云并不慌张,朗朗说道。

    “我触犯了门规?真是个不知死的鬼!既然这样,我就让你知道,在实力和地位面前,一切门规都是假的!”

    看着对方被捆住,一动不能动,凌翼觉得主动权此时已经全部掌握在手里,冷笑连连。

    执法锁虽然只是上品灵兵,但经过各种淬炼和加持,一旦被捆上,根本不可能挣脱,所以,在他眼里,眼前的云风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雷晓,给我掌嘴,让他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笑完,凌翼转头看向一个执法弟子,大声吩咐。

    “是!”这个叫雷晓的弟子,大步走了过来,来到聂云跟前手臂扬起。

    “自己抽自己!”聂云双眼一道血红色陡然旋转,淡淡说道。

    “是!”

    啪!啪!啪!

    他的话音刚落,雷晓扬起的巴掌就对自己的脸庞抽了过来,这几下又狠又重,雷晓的脸蛋立刻肿胀起来,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这是……血瞳师天赋?血瞳师天赋是妖人才有的天赋,你竟然是妖人奸细!”

    看到这种情况,凌翼脸色一僵,吓了一跳。

    “血瞳师天赋?你看错了吧!”不理会他的话,聂云眼中红光一闪即逝,谁也看不出什么。

    刚才的聂云的确用了血瞳师天赋,只一下就让雷晓彻底迷惑,变成了只听他话的傀儡。

    “原本的理由还不足够将你击杀,你居然施展血瞳师天赋,即便不是妖人,也肯定和妖人有不可告人的联系,既然如此,我现在就执行门规,判处你死刑!”

    不管聂云的解释,凌翼脸色狰狞,身体向前一划,陡然出手。

    轰隆!

    这招的威力比刚才的廖凉更加厉害,还没来到跟前就罡风肆虐,令人窒息。

    “呵呵,现在动手,想趁我被捆,作威作福吗?不过……你以为这种程度的小铁链就能困住我?也太小看我的实力了……”

    见他出手毫不留情,聂云双臂猛地一震。

    哗啦啦!

    十几条坚固无比的执法锁瞬间变成了一截截铁环掉在地上,下一刻,漫天攻击消失,一个手掌轻轻落在了凌翼的脖子上,将其提了起来,像是提着一只野鸡,一只死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