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七百五十六章 挑战【第二更】

第七百五十六章 挑战【第二更】

    “捏断了脖子?”

    “你杀了卢啸长老?”

    风云盟的众人全都待在原地,看向聂云,像是看着一头怪物。

    “杀了卢啸长老,他们还能顺利放你回来?”过了一会,欧阳世雄忍不住问道,强烈的震撼依旧让他难以相信。

    “呵呵!”聂云不想过多解释,淡淡一笑“破空潜力榜就要开始了,这两天好好修炼,争取在破空潜力榜也争取一个名次!”

    “嗯,盟主,澹台仙子刚才有急事回去了,说等你回来,去她山峰一趟!”见他不愿多说,众人也就不在追问,竹音一脸暧昧的看了过来。

    “好!”见他这种态度和风云盟其他众人的眼神,聂云知道解释也没用,当即不再多说,轻笑一声,一晃身向外走去,很快就来到澹台凌月所在的山峰。

    山峰没有高大巍峨的宫殿,也没有仆人侍从,只有漫天的花海和一个山上的湖泊,此时的澹台凌月正站在湖泊前面,安静的如同一张寂静的画面。

    看着女孩恬静的站在湖边,聂云仿佛重新回到了前世。

    前世的她,就喜欢这样静静的待着,仿佛融入了自然,又像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只是一个画面上的仙子,宁静悠远,拒人千里。

    “陪我看看湖水吧!”

    似乎知道聂云来到,澹台凌月也不转身,看着眼前的湖面,静静的说道。

    “在这里看,看不真切,进湖里吧!”

    轻轻一笑,聂云手掌一抓,浑厚的法力缓缓在水面形成了一叶不大的扁舟,来到澹台凌月跟前,抓住女孩的光滑的手掌,纵身飞了过去。

    澹台凌月的手掌光滑柔软,带着一丝淡淡的冰寒,与他的火热成明显的对比。

    被抓住手掌,女孩也没挣脱,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像是想把他彻底记在脑海,生怕忘记一样。

    静静坐在扁舟上,任由湖水冲刷游荡,二人一句话没说,但是对望的眼神中像是传递了千言万语。

    聂云知道,不知从何时开始,女孩和前世一样,已经彻底认可了他,把他当成了恋人。

    坐在船上,任由小舟在湖水中飘荡,二人时而对望,时而看着空中云卷云舒,仿佛进入了一个特殊的意境之中。

    一句话没说,但聂云深深明白,二人的感情再次进步了不少,仿佛安静的环境下,心更加靠近了。

    “嗡!”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聂云手腕一翻,一个传讯玉牌出现在掌心,上面浮现出一行信息,看到这个信息,聂云眉头一皱。

    “破空潜力榜争夺赛开始了,你去看吗?”

    将玉牌收起,聂云看向眼前恬静的女孩。

    “不去了!”澹台凌月摇摇头,过了一会,道:“我两个月后,会去一个险地!”

    “我陪你!”聂云毫没犹豫。

    “我想一个人!”澹台凌月摇头。

    “还是一起吧,走之前通知我!”聂云站起身来,用不用质疑的声音说道,说完一晃身就向自己的山峰飞去。

    聂云肯定不会让澹台凌月独自一人去那个所谓的险地,因为,记忆里,前世的她,就是在那处险地,身死道陨的。

    “看来,伴随我的重生,一切都加快了,就连她去那处险地的时间也提前了!”

    飞行在空中,聂云眉头皱起。

    似乎伴随重生,一切事情都加快了速度,按照记忆,自己认识澹台凌月是在一百多年后,进入险地,更是距离现在两百多年,怎么今生这么快?到底什么原因,让她这样快做出决定,要去险地?

    那个险地,九死一生,即便丹田穴窍境强者陷入其中,都难以逃出,她应该知道啊,这样着急过去,难道有什么催着?

    心中虽然疑惑,聂云也知道她决定的事情,无法劝阻,只能到时候陪她一起过去,让前世的悲剧,不能上演。

    “看来这两个月内,要尽快提升实力了,至少要进入破空境!”

    聂云眉头皱起,暗自攥紧了拳头。

    原本以为去那个险地,会推后一些,这样自己就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让实力更强,而现在,澹台凌月既然决定两个月后,肯定早就深思熟虑过了,一定有自己的目的,想要保护她,让她不出事情,只能在两个月内尽快增加修为,至少要进入破空境,拥有丹田穴窍境的战斗力!

    “先别想了,看看这个景洪到底想干什么?”

    很快,风云盟所在的山峰宫殿就出现在眼前,聂云将刚才的传讯玉牌再次拿起,眼睛一阵疑惑。

    传讯玉牌上的讯息是竹音发过来的,说的很简单,只有一条讯息,破空潜力榜排名第一的景洪,今天早上来到山峰,指名找他。

    呼!

    心中想着,落在大殿之中。

    大殿中站着两个陌生的青年,当先一个一袭白衣,眉毛浓黑,面容俊朗,宛如儒雅书生,另外一个一身青衣,国字脸,气息彪悍,和前一个完全是两种风格。

    白衣青年看到聂云回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显得极有涵养。

    “盟主,前面这个白衣人就是破空潜力榜第一的景洪,青衣的是排行第三的白溪,两人是朋友,写了拜帖过来的,问他们什么事,也不说,要等你过来!”

    走到房间的主位上坐下,聂云就听到了竹音的传音。

    “嗯!”聂云点点头。

    景洪,化云宗破空潜力榜当之无愧的排行第一,之前就听说过,和自己一样,至少拥有破空境中期的战斗力,非常可怕,他这种人物,在宗门的地位,甚至比一般的太上长老都高,这种人,来到这里,只需通报就行,亲自写上拜帖,说明非常重视,肯定有其目的。

    “想必云兄已经知道我是景洪了,呵呵,这次冒昧前来,只是看到云兄并未参加破空潜力榜大赛,有些奇怪!”

    似乎看到了竹音的传音,景洪淡淡一笑,带着儒雅的书卷气息。

    连长老都打了,对这种弟子参加的比赛,聂云也就没了兴趣,与其参加还不如多陪陪澹台凌月,所以,也就没报名。

    “呵呵,实力不济,参加也徒增笑话!”见对方说的真诚,并不虚伪,聂云笑道。

    “实力不济?”景洪摇摇头“云兄这样说就有些玩笑了,我看了,诸多核心弟子,恐怕也就你和我能一决雌雄,其他人,即便第二名的刘济,我也没放在眼里!”

    “什么?”

    景洪的话朗朗有声,在大殿回荡,风云盟的人,听的清清楚楚,全都一震。

    他们之前还为盟主不参加破空潜力榜争夺,感到遗憾,此时听到景洪的赞扬,就觉得无上荣誉加持,兴奋地呼吸急促。

    景洪什么人?实力公认核心弟子第一,居然对盟主这样赞扬,恐怕即便不参加破空潜力榜战斗,也能名震宗门了。

    破空潜力榜第二名叫做刘济,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据说也能和破空境中期强者战斗,但和景洪比起来,还差了一大截。

    “景兄谬赞了,愧不敢当!”

    大闹执法堂、大闹凌霄顶,聂云眼光已经变高,对和弟子之间的争斗,实在没有兴趣,他现在的目标是和能和破空境后期强者战斗,所以,对景洪恭维的话,并不在意,笑着摇摇头。

    “云兄谦虚了,这次我过来,是有个不情之请!”见聂云一直推辞,景洪也不再兜圈子,直接开口道。

    “请讲!”

    “我想和云兄在凌霄顶【论天台】比试一场,今日前来挑战,不知可否应允!”

    景洪朗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