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势均力敌【第二更】

第七百五十九章 势均力敌【第二更】

    “景洪竟然要挑战云风?”

    “连突破到破空境中期的刘济都不是对手,云风一个刚入门不久的新人,怎么可能是对手?”

    “也不能这么说,这个云风一来到就搞出这么多事,甚至在八大长老审判中都能全身而退,实力恐怕也不简单!”

    “是啊,估计又是一场龙争虎斗,就是不知道谁能获胜!”

    “我押景洪!”

    “我觉得云风也不容小觑……”

    伴随景洪的呼喊,广场先是寂静,随即喧闹起来。

    刚才的战斗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没想到景洪居然不休息,要继续挑战,而挑战的对象,正是风头正紧的风云盟盟主,云风!

    “估计云风不会接吧!”

    “是啊,要是我,我也不接,景洪刚刚击败已经突破到破空境中期的刘济,士气正旺,就算云风之前的实力与之相方,恐怕也能被其打败,这时候接受挑战,实在不明智!”

    “我也觉得不可能接,但是云风盟主也不是一般人,或许也有更为强大的底牌!”

    喧闹结束,上百万的目光都集中在聂云的身上,似乎想要看看他面对士气如虹景洪的邀战,是接还是不接。

    “盟主,不要接,虽然不知道他用什么秘法提升了战斗力,但绝对正处于最强悍的时期,反正咱们约好了午后,不如就等到午后再和他战斗,那时他的力量衰弱,再一举将其拿下!”

    “是啊,盟主,现在接绝不是明智之举!”

    竹音等人也看向聂云。

    “呵呵!”听到众人的劝阻,聂云摇摇头,站起身来,气息一瞬间激荡千里,豪气刺穿万古。

    “我接受!”

    说完不去理会众人的劝阻,脚掌一点,一步步走进论天台。

    景洪需要人当对手借机突破,自己也一样,你的力量强,甚至能够施展出丹田穴窍的力量,那就正好,我正好也想借助你的力量,达到更高层次!

    “云风竟然接了?”

    “哎,看来还是年轻,根本没看出来可怕!”

    “丹田穴窍之力,就连破空境巅峰强者想要击败都难,云风尽管实力不弱,还是差的很多,想要将其战胜,几乎不可能!”

    “云风不知道丹田穴窍之力也很正常,不过失败一次就应该明白过来,法力和丹田穴窍之力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大殿内的诸位长老,此时也明白了景洪刚才施展的力量是多么可怕,看向“毫无畏惧,一无所知”的聂云,都忍不住摇头。

    面对景洪突兀施展出来的丹田穴窍之力,就连他们都感到了一丝恐惧,不敢硬接,更别说这个少年,绝不可能胜过!

    “好!”

    见聂云接受挑战,进入论天台,景洪眼睛亮了。

    换做一般人看到他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已经突破到破空境中期的刘济,肯定会拒绝比斗,而这个少年没有丝毫犹豫,足以说明,他没看错人。

    “这是一粒能够短时间恢复法力的圣品级别灵药,虽然未必能补满你的气海,却也能有所帮助,我要和你最强实力战斗,而不是轮番决战!”

    落到论天台,聂云手掌一翻,一个玉瓶就对景洪飞了过去。

    “好!够汉子!不过,不用你的丹药,我有办法恢复!”

    看到少年的举动,景洪露出倾佩之色,手指一弹,就将玉瓶弹了回去,随即取出一些金黄色的液体,吞了下去。

    液体进入腹中,他刚才战斗的损耗缓缓恢复,力量节节攀升。

    “这个云风傻啊……”

    “景洪就算再厉害,刚才和刘济战斗一场肯定也损耗了许多,这时候不和他战斗,还要帮他恢复体力,真是脑子有问题……”

    “你懂什么!实力达到他们这种级别,胜负已经不是最主要的目的,而是挑战内心,战胜内心,如果依仗这种优势,说明已经害怕了对方,还没战斗,气势就弱了!”

    “是啊,这也是对对手的尊重,同样是天才,拿出最强实力与之战斗,才是最好的选择!”

    看到聂云的举止,有些人暗自钦佩,也有些人不以为然。

    不过,这些对聂云都不重要,他现在眼中只有这个景洪,虽然不明白为何他纳虚境巅峰实力能打出丹田穴窍之力,却也知道,自己一定能将其战胜,必须将其战胜!

    只要胜过他,自己无论是心境还是实力都绝对会有质的飞跃。

    吞服完金黄色液体,景洪的力量彻底恢复到和刘济战斗前,全身的法力澎湃不休,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看到他的实力达到极限,聂云也不在遮掩,全身法力从毛孔中激射而出,宛如战神。

    “来吧!”

    疾风玄天步施展,聂云眨眼功夫飞出数百米,来到景洪跟前,首先发动攻击。

    一拳打出,封锁了他八条后退的道路,呼啸的拳风汇聚出浓厚到极点的法力,劈空而来。

    他的风格和刘济不同,后者施展的是远攻,而聂云一上手就是近身。

    “就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到底如何!”

    看到这拳攻中有守,虽然不如刘济刚才的八荡击,却也不弱,更有一番妙用,景洪眼神一凝,右手向前一衔,力量凝聚呈线。

    萧凌曾经施展过的【鹤喙衔枝】!

    这招和聂云打出的拳法一样,有攻有守,守中带攻,大拇指伸出,直刺聂云拳头,一旦被刺中,肯定受伤。

    “哼!”

    聂云并不变招,冷哼一声,拳头上的力量不停,反倒急速攻来。

    轰!

    顿时,拳头和景洪的【鹤喙衔枝】对碰在一起,一拳一指爆发出的力量,激荡开来,法力飓风挥洒。

    噔噔噔!

    两大招数对碰,二人同时后退了几步。

    单凭力量,居然势均力敌,谁也赢不了谁!

    “好强!”

    “可怕!”

    “景洪那指威力之强,就算半绝品灵兵也会一下刺穿吧,云风盟主竟然直接挡住,拳头没有任何变化,太强了!”

    “难怪景洪要先挑战刘济再挑战云风盟主,看来后者的确比刘济要强!”

    化云宗诸多弟子,也都是识货之人,二人对攻的时间虽然短暂,力量一碰就开,还是看了出来,各自感叹,这个云风盟主虽然年纪不大,但能在这么短时间内闯出这么大的名气,的确不是假的,实力骇人。

    “君子三戒掌!”

    对于台下的惊呼,景洪不予理会,双眉扬起,连续三拳。

    君子三戒掌。

    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三戒省身,守持为荣!

    三拳笼罩,聂云就觉得全身的血气仿佛彻底凝固,色、斗、得,全被封锁,气血运转不灵。

    “儒门绝招果然厉害!不过,对我没用,给我破!”

    感受到身体上的变化,以及对方掌风带来的效果,聂云知道儒门绝招不同凡响,深吸一口气,长啸一声,仙音师天赋宛如刺穿金石的利剑,向掌风迎了上去。

    叮咚!

    仙音和掌风相交,并未将恢宏而下的力量击溃,而是将其中对精神的桎梏和压迫击散,随即,聂云就觉得身上一轻,所谓的三戒压力消失,气血再次运转起来。

    “尝尝我的不动明王拳!”

    一声长呼,聂云眼神凝重,打了过去。

    大慈大悲不动明王拳!

    轰!

    儒门绝招和佛门绝招对碰在一起,四处响起朗朗书声和袅袅梵音,宏大的力量在空中扭曲,荡漾数百公里,同时消散。

    噔噔噔噔!

    二人再次后退,竟然又是势均力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