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七百六十九章 混淆视听【第一更】

第七百六十九章 混淆视听【第一更】

    剑神殿前面的广场,无数剑神宗弟子站在上面,气势萧潇,明显形成了两个阵营。

    两个阵营中,不但普通、精英、核心三种弟子全有,内阁长老、太上长老,也混在其中。

    “云萱,你亵渎先祖奉歌的尸体将其炼化成僵尸王者魃,利用妖人的手段,妄图炼化剑神之剑,已经被逐出宗门,竟然伙同这些败类回来,想要干什么?”

    双方对峙,气息宛如凝固,突然一个朗朗的声音响起,红衣长老双眉扬起,紧盯着正前方的身材充满着性感曲线的女人,怒喝。

    这个女人正是云萱。

    此时的云萱,和十多天前完全不同,身体碎裂空间的力量翻滚,竟然不知通过什么秘法,已然达到了破空境巅峰!

    不但如此,本来与实力格格不入的灵魂,此时也达到了灵级巅峰最高级别,乌黑的双眸中,灵力翻滚,好像一个眼神就能撕裂空间,跳跃到更远的地方。

    她的身后,是两个白须老者,左边一个,脸上一道刀疤狰狞可怖,双眼血红,滚动间,透露出凶狠冷漠之意。

    右边那个一袭长衫,看起来儒雅,但皱起的眉头中,时不时散发出冷漠阴狠的光芒,单从面容上就能看出,也不是个容易相与之辈。

    这二人气息沉稳,居然和云萱一样,已经达到了破空境巅峰!

    红黄蓝黑虽然是四大无上长老,但达到这种境界的只有红衣长老一人,所以,尽管他们人少,却占了上风。

    这三人一侧,更是六个老者端坐在一边,六人面前都有一条茶几,上面摆满了水果、美酒,一边看着争执的双方,一边喝着酒,好不惬意。

    这六人正是弥神宗、青云宗、仙武宗、紫檀宗、静天宗、云霄宗六大宗门的无上长老,虽然都只有破空境初期,却代表了六大宗门,代表着无上的地位和尊严。

    不过,从他们坐的位置能够看出,肯定都是云萱请来的,因为站在了她那边,与红黄蓝黑四大长老对峙。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红衣长老,到底什么情况你心里清楚,你们被那个聂云蛊惑,给我强加罪名,自然说什么都好了,我云萱身为剑神宗宗主,肩负着宗门的兴盛兴衰,怎么可能炼化先祖尸体?至于利用妖人秘术炼化剑神之剑就更加可笑了,人人都知道剑神之剑是我从妖人国度费劲心血,九死一生才带回宗门的,如果我真想炼化,不把剑神之剑交出来就完了,何必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让人抓住把柄?”

    云萱修长的腰肢轻轻摆动,将惊人的曲线展露在所有人面前,略带魅惑的空灵声音在广场响起,独特的魅力加上特有的天赋,一下就将众人的眼光全部拉拢过去,对她的话相信了七八分。

    “给我乱加罪名,我看你们不是维护剑神宗的利益,而是想将剑神宗变成化云宗的傀儡吧!”说到这,云萱环顾一周,玉指轻掠着乌黑的秀发“你们所立的新任宗主,是聂云吧!这个人想必在座的很多人都听过,不错,就是名扬整个浮天大陆,师父是化云宗太上长老的那个聂云!他师父是化云宗的无上长老,而他又当上了我们剑神宗的宗主,呵呵,各位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这是真的?”

    “我们剑神宗身为八大宗门之一,为什么要给化云宗提鞋,用他们的人当宗主?”

    “剑神宗在云萱宗主的带领下越来越壮大,为什么要取掉她宗主之位?难道就因为这个聂云是剑道师?”

    “哼,是不是真的剑道师还难说,如果是真的,为什么我们到现在都没见过?闭关,就算闭的死关,现在也该出现了吧!”

    “这件事必须给个交代,要么,就让那个聂云亲自出来解释!得不到所有宗门弟子的认可,他这个掌教也不会名正言顺!”

    云萱的话说完,她身后的诸多弟子,就同时议论起来,声音响彻云霄,针针见血,带着逼迫之意。

    聂云为了麻烦,并未召开宗门大会,所有弟子知道宗主换掉,只太上长老下发的口令,至于宗主什么模样,到底是不是真的剑道师,并不清楚。

    听到这些人的话,站在四大无上长老身后的诸多弟子,也全都面面相觑,有些动摇了。

    虽然他们对红黄蓝黑四大无上长老非常信任,但云萱当宗主的时间很长,积威很重,突然出现说出这些话,再加上到现在那个聂云都没出现,人心浮动起来。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很好,很好,云萱,人要脸树要皮,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心里不清楚吗?如此无耻的事情做得出,竟然不敢承认,难道没有丝毫羞耻之心,还要脸不要?”

    听到云萱扭曲事实,混淆视听的话,红衣长老气得全身哆嗦,一声怒喝。

    他生性耿直,要不是这样,也不会在知道错怪聂云后,直接承认错误了,正因为这个秉性,怎么都想不到,云萱会指鹿为马,说出这种令人恶心的话。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破空境巅峰强者,众人眼中的大人物!

    “红衣,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云萱宗主只是陈述事实而已,你竟然破口大骂,还有没有大宗门无上长老的威严?哼,连我一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云萱还没说话,坐在一侧喝酒的几个老者,其中一个哼了起来,声音不温不火,不阴不阳。

    “弥血,这是我们宗门的事,还轮不到你插嘴!”

    看向说话的人,红衣长老暴喝。

    弥血,弥神宗上任宗主,无上长老,弥华的师父,没想到这次他亲自来了。

    “怎么?戳痛你的伤处了?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心中没有猫腻,说什么都应该面不改色,而不是找不出理由的乱骂!堂堂无上长老,不主持公允,不尊重事实,竟然扶持化云宗的人当宗主,化云宗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连祖先留下的基业都不顾?”

    弥血冷笑连连,说的话不长,却将大义拉在面前,将红衣长老推到了道德的最低点。

    “不错,虽然这是剑神宗内部的事,我们插不上嘴,但八大宗门同气连枝,红衣你要是倒行逆施,将剑神宗陷于万劫不复的境地,我们还真要出手管一下!”

    “是啊,你口口声声说云萱宗主触犯了门规,那我问你,那个魃现在在哪?剑神之剑又在哪里?你把东西拿出来,没有证据,红口白牙,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还可以说你是妖人卧底,其心当诛呢!”

    “不用这么多废话,你那个叫聂云的宗主呢?把他喊出来啊,这种情况,还闭的什么关?我看,他根本就不在宗门吧,呵呵,堂堂掌教,不在宗门,貌似这个掌教也不怎么称职吧!”

    弥血当先发话,其他几个喝酒的无上长老也全都笑了起来,一个个说话没有留情,全部帮着云萱,矛头指向红衣长老和聂云,言语刻薄。

    哗啦!

    这几个人的话,仿佛在原本就不太平静的水面上再次扔进去一个石头,瞬间引起了轩然大*。

    宗门的诸多弟子,本来就对宗门突然换掉宗主感到奇怪,现在更是面面相觑,希望四大无上长老能给出最为合适的解释。

    “你们……”

    看到诸多弟子的表情和这几位“主持公道”的其他宗门高手,红衣长老只觉得脸色涨红。

    魃妖核失去,已经变成了普通尸体,而且埋葬在祭祀之地,总不能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再次让先祖尸体不得安息吧!至于剑神之剑,被宗主聂云炼化带走了,如何拿得出来?

    对方似乎早就猜出这种情况,几句话就逼得自己无法反驳,无法拿出证据。

    “怎么?说不出来了吗?拿不出证据,就是诬陷,堂堂无上长老,诬陷宗主,该当何罪!”

    见红衣长老的表情,云萱一声冷笑,向前一步,双臂一振,似乎天下大义都站在了她这一边“我云萱自认为当上宗主后对你们四位礼遇有加,并无任何不尊敬,而你们却对我进行逼迫,赶尽杀绝,要不是当初逃的快,肯定早就遭到你们毒手了!”

    “赶尽杀绝?你说话要凭良心,如果不是我们出手,你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听到云萱的话,红黄蓝黑四大长老同时大吼,差点没被活活气死。

    当初在祭祀之地,要不是他们四人出手相救,你别说逃走,恐怕早就被聂云杀了吧!

    没想到之前的一时糊涂,留下了这么大的隐患!

    “你们是出手了,不过,不是救了我,而是我命大,不然我能活到现在?”打断四人的话,云萱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声音嘹亮,冲破云霄“我云萱身为剑神宗宗主,即便做错了什么,也应该召开宗门大会,宣布罪行,确认罪行后方可执行门规,他们四个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我出手,只能说明他们心里有鬼!”

    “还请诸位前辈,给我做主,还我公正和清白!”

    说到这,云萱突然对弥血等人抱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