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八百一十七章 夏行【第一更】

第八百一十七章 夏行【第一更】

    “糟了!”

    没想到诸多妖皇居然不顾身份,同时出手,聂云拳头捏紧,瞳孔缩起。

    他和澹台凌月配合完美,才能和一个妖皇战斗,而且青鳞妖皇在众人中实力还不是最强的,此时十七人同时出击,再也抵挡不住。

    这种攻击力,不光现在的自己抵挡不住,即便前世的自己也抵挡不住。

    难道今生要死在这里?

    不,绝不能死!

    “月儿,咱们走!”焦急传音,聂云身上瞬间布满龙鳞,凤凰之翼一震,天行之气运转,拉着澹台凌月就要逃走,不过一拉之下,却发现她一动不动,冷冷看着上方同时出手的十七大妖皇,眼神中露出了浓浓的杀意。

    “咱们档不住的!快走!”

    看到她这副表情,聂云急忙喊道。

    二人的实力尽管不弱,但想要挡住十七人的攻击,简直做梦。

    “已经走不了了……”

    喊声还没结束,就听到女孩的声音响起,顺着她的手指看去,聂云脸色一下僵住。

    只见十七人联手形成的攻击,将整个天外天都笼罩在内,天外天像是一瞬间被剥离出来,彻底脱离了浮天大陆,进入了凶猛的时空乱流深处。

    这种情况即便想逃也肯定无法逃走,十七个丹田穴窍境的攻击,实在太强了,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我们要死了吗?”

    “怎么妖人会一下派出十八大妖皇?”

    “咱们之前的争斗,让人族力量大损,这次恐怕真在劫难逃了……”

    不光聂云看到这种情况,下方九大宗门众人看到眼前的场景,也个个脸色变了。

    如果八大宗门不围攻凌霄顶,弟子不死伤这么多,面对这种情景或许还能战斗一下,而现在,彻底没希望了。

    “真完了……”

    看到这一幕,聂云知道真无法逃走了,随即心中也就恍然“算了,今生能和凌月死在一起,值了……”

    就在聂云觉得没有任何希望,这次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木板碰撞之声响了起来,魔音一般的敲击,响彻所有人的灵魂。

    嗒嗒嗒!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利字增福禄,利字丧人心,利字增气运,利字害人命!吉凶不可测,命运不可知!若想早知晓,请来我处寻,问卦算命,推演吉凶!神算演天机,推衍测祸福……”

    伴随木板的敲击,千叶城熟悉的老酒鬼声音突然响彻整个大殿,随即,十七大妖皇凝聚而成的漫天攻击,像是被人硬生生剥离一般,逐渐缩小,化作一个药丸,向殿外飞了出去。

    “这东西好啊,真正的大补……”

    一个干瘪的手指当先伸入大殿,随即伴随笑声,两个人影晃动着走了进来。

    一个老者和一个童子。

    “前辈,千幻?”

    看到这二人,正是当初在千叶城见到的老酒鬼和童子,聂云兴奋的差点跳起,一纵身就拉着澹台凌月飞了过去。

    不错,正是老酒鬼和童子。

    之前聂云一直认为老酒鬼就是南长老,当真正看到南长老容貌和灵魂气息的时候,就知道不是他。

    因为南长老虽然也很厉害,却没有那种神秘莫测的味道,而老酒鬼始终让人看不透,不知道到底有多强的实力。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你居然是个武道师,看来当初还是看走眼了……早知道你有这种天赋,早就把你带到化云宗了!”

    老酒鬼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对空中脸色狰狞的十八大妖皇,毫不在意。

    “呵呵!”听到他的话,聂云干笑一声,不知道如何解释。

    当初见到这老酒鬼的时候,并不是武道师,他看不出来很正常,当然,这话不能说,虽然不认为老酒鬼会害自己,但衍生丹田是最大的机密,宁愿让人知道自己使用了天赋之气,也绝不能让人知道,身兼几十种特殊天赋。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聂云,你刚才的举动我都看到了,短短一个多月没见,没想到已经这么厉害了,这进步,比我大多了!”

    就在聂云尴尬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千幻伪装的童子笑着走了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呵呵,侥幸而已,你的实力也进步很快啊!”聂云笑了笑,看向千幻。

    千幻的实力虽然依旧看不出,但聂云能从他的举动中感受出淡淡的危险味道。

    修为达到聂云这种级别,对危险已经有了冥冥中的感应,能给他危险,说明千幻的实力也有很大进步。

    这也难怪,以前他被千心寒毒折磨,都能修炼到纳虚境巅峰左右,现在寒毒尽除,又跟在这样一个高手身后,实力不强都难。

    只是聂云非常奇怪。

    虽然在千叶城就觉得老酒鬼实力不同凡响,但一下挡住十七大妖皇的联手攻击,这种能力也未免太厉害了吧!

    丹田穴窍境巅峰绝对不可能拥有如此实力,难道是……秘境第九重?

    不对啊,秘境第九重不是多少年来,浮天大陆没人成功突破吗?

    “你刚才都看到了,那……”突然聂云想起一件事,转头看向千幻,一脸古怪。

    既然他刚才的事情都看到,击杀云萱的时候应该也看在眼里,怎么……

    “呵呵,放心吧,上次帮我解开心结,就已经想开了,她得到这种结果,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千幻知道他的意思,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变成尸体的云萱,笑着说道。

    “能想开就好……”

    见千幻现在的样子不似作伪,一幅豁然开朗大彻大悟的味道,聂云笑着点点头。

    千幻对云萱的感情极深,之前还在想将其杀了,会不会让千幻难过,现在看来,这种伤痛已经过去。

    当然是在自己面前装出来的,还是真的毫不在乎,就不知道了。

    “你们几个老家伙越活越倒数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没突破丹田穴窍境初期,还真够丢人的!”

    不理会千幻和聂云的寒暄,老酒鬼摇摇头,一晃身来到东西南北四大长老跟前,不住的摇头。

    “前辈你是……”

    东西南北四大长老听到这话,看到老酒鬼的样子,对望了一眼,全都满脸疑惑,似乎并不认识。

    “呃?”

    看到他们的表情,聂云也眼睛瞪圆。

    这有些太古怪了吧!

    一直认为老酒鬼是化云宗某位强者伪装的,而从事实表现情况来看,也是如此,不然也不会对化云宗这么熟悉,可……怎么东西南北四大长老全都不认识?

    四大长老年纪最长的活了不下五千年了,这种人堪称老古董,老化石,这种人怎么会连宗门的高手都认不出来?

    “我是谁?哦,也对,我现在换了身体,你们不认识也正常,我是夏行!”

    老酒鬼一愣,随即将酒葫芦举起,笑了笑道。

    “夏行?”

    听到这个名字,四大长老同时吓了一跳,差点跳起来,连忙恭敬的弯腰行礼“东西南北四大长老,见过宗主!”

    “宗主?”相对于四大长老的震惊和兴奋,聂云脑子转不过来。

    “夏行前辈是化云宗的宗主,哦,你现在是宗主,他是上届宗主!”看到他的疑惑,千幻传音解释。

    “上届宗主?不对啊,上届宗主不是【行天道人】……”聂云满脸疑惑。

    化云宗上届宗主,也就是死在紫华洞府第八殿的那个,应该叫做行天道人,这件事前世他就知道,怎么变成夏行了?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随即明白过来,脸上露出一阵苦笑。

    强者每个人都有道号,就好像东、西、南、北四大无上长老,他们道号东、西、南、北,真正姓名知道的人却非常少,只有北长老诸葛青云这个名字还在浮天大陆流传。

    聂云前世的血狱魔尊、武道师夏阳的紫华道人……这些都是道号。

    前世知道死亡的前代宗主叫行天道人,现在才知道他的本名叫做夏行!

    嗯……也不对啊,明明看到他的尸体就在紫华洞府第八殿放着,而且没有丝毫活着的气息,怎么……

    想了半天想不通,聂云知道对方可定会给出满意答复,当即不在多想,抬头向前看去。

    “宗主,你不是……”

    此时,四大长老知道眼前的老酒鬼是化云宗失踪的那位宗主,全都个个脸色涨红,呼吸急促。

    “不要叫我宗主,现在聂云才是化云宗真正的宗主!”老酒鬼夏行笑着说道。

    “是!”

    东西南北四大长老同时点头。

    “没想到你居然没死,既然如此,我们就告辞了!”

    十八妖皇似乎也知道眼前这个老者的实力,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打断几人的对话,身体同时向外一转,齐刷刷飞去。

    “告辞?来我们化云宗想要杀我们宗主,说一句话就想离开?也太不把我们人族当成一回事了!”

    看到他们向外飞,老酒鬼夏行淡淡一笑“给我全部留下来吧!”

    干瘪的手掌一抓,十八大妖皇前行的速度就停了下来,再无法动弹,僵直在原地宛如木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