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九百一十九章 驱修塔

第九百一十九章 驱修塔

    “一拳将苍穹石猿打死了?”

    “我不会看错了吧……”

    “苍穹石猿防御这么强,连先天灵兵都能吞食,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打死……”

    ……

    少顷,众人从惊讶中清醒过来,一个个眼睛瞪圆,看着眼前这个并不算高大强壮的少年,同时全身发抖。

    眼前的场景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苍穹石猿的防御和力量,众人可是深有体会,先天灵兵大锤都被一拳打瘪,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仙力境的小子锤死?

    可事实就在眼前,这个少年将其击杀,仿佛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

    噗通!

    苍穹石猿死亡,尸体倒在地上,魏娇从它手中掉在地上。

    这个娇蛮的女孩,做梦都想不到最后救下她的是一路一只嘲讽的小子,实力竟然这么强!

    一拳就能将队长魏俊打伤的石猿打死,这种实力,对我一路嘲笑没有丝毫反驳……

    强烈的羞愧之意冲入脑海,让魏娇脸色苍白,全身轻颤,连衣服都忘了穿了。

    要是早知道他是如此强者,就算给十个胆子也不敢那样说啊……

    众人环视的中心,聂云深吸一口气,从警惕之中放松下来。

    刚才众人看他击杀石猿轻松,实际上对他来说,并没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领悟了石猿发力技巧,配合大力丹田三十倍增幅,再加上对方yu火焚身有些轻敌,想要这么容易将其击杀,绝不可能!

    不过,就算成功,也让他全身骨骼内脏受了一定损伤,全身一丝力气也抬不起来。

    当然,这点小伤在木生丹田面前,什么都算不上,木生之气运转一圈,弊端全部消除,再次精力充沛。

    “看来在灵界,灵魂没达到一定境界前,还不如肉身力量……”

    站在原地感悟得失。

    灵界束缚力极大,灵魂被束缚在体内,对别人的攻击力有限,这样以来,境界低的时候,肉身力量就显得特别重要。

    就像和这个苍穹石猿战斗,凭借4000梯度灵魂,或许能和对方一战,但想要将其击杀,绝无可能,而动用肉身力量30倍战斗力,只一下就将其打的碎裂,连灵魂都泯灭了。

    “嗯,对了,看看这个妖兽有没有晶核!”

    心中一动,聂云笑了起来,伸手一抓找到苍穹石猿晶核所在的位置,大手一扯就拉了出来。

    苍穹石猿的晶核和它坚固的肉身相同,宛如一个坚硬的石头,其中先天灵气宛如实质一般,浑厚庞大。

    手掌一翻将晶核收进丹田,聂云这才看向周围,当看到众人吃惊欲死的眼神,无奈的摇摇头,笑了起来。

    看来刚才的举动将这些人吓着了。

    不光这些人,就连老酒鬼都站在原地,傻了一般。

    他似乎也没想到刚刚来到灵界的宗主聂云,就拥有如此战斗力,将堪比仙力境后期的巨大妖兽一拳轰杀。

    “我这里有一些恢复伤势的丹药,能让你们快速恢复!”

    将木生之气汇聚起来,凝聚成药丸模样,聂云给每人发了一枚。

    木生师天赋级别太高,聂云暂时还不想透露出去,将其汇聚成药丸,可以发挥相同功效,让人看不出来。

    “多谢前辈!”

    魏俊、魏涛等人见聂云一拳便将他们畏之蛇蝎的石猿打死,态度全都变了,恭敬的接过丹药。

    木生之气强大无匹,虽然被聂云强行压制了功效,过了一会,众人还是全部恢复,一个个再次龙精虎猛,精气外泄。

    “前辈大恩,不敢言谢,只求前辈能随我们回魏府,让我们好好招待,一尽地主之谊!”

    恢复伤势,魏俊一脸恭敬的来到聂云面前,诚恳的说道。

    在灵界实力为尊,知道眼前这聂云实力远超他们,再无之前倨傲模样。

    “好吧!”聂云正好也没地方去,当即点头答应。

    有了聂云这个“大高手”坐镇,众人心情放松了许多,一路前行魏娇也再不敢找他麻烦,第三天的时候,终于走出了山林。

    以前这么大的山林,千分之一呼吸不到就能飞掠过去,而现在要走这么长时间,就连聂云都忍不住嘘唏。

    灵界就是灵界,桎梏实在太大了,谁都无法抗衡。

    离开山里,众人到了一个小镇将他们寄存在这里的马匹牵上,快速向铁龙城走去。

    灵界的马匹也比人界强大不少,每一匹精气充沛,龙腾虎跃,都有秘境第九重的实力,速度飞快,一日千里,神骏异常。

    骑上骏马,众人一路前行,不到半天时间,就看到一个巨大的城郭出现在面前。

    这个城郭看起来有些古旧,但将整个城市都笼罩在内,其中阵法密布,带有阻碍修罗杀气的功能,让其中的先天灵气比外界精纯了不少。

    难怪人人都想入城,如果不是驱修师的话,想要修炼有成,多活一些时间,进城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进城之后,看到铁龙城的人,聂云和老酒鬼禁不住感慨。

    城内的走卒小贩,实力最差的都达到了丹田穴窍境,稍微强的,就是秘境第九重。

    这种强者在浮天大陆,绝对是老祖级别,而在这里,只是普通到极点的普通人,灵界、人界果然差距很大。

    “聂云前辈,这就是我们魏府……”

    众人骑着高头大马,绕过一条条街道,魏俊笑着向前一指,话还没说完,突然脸色一变“这是怎么回事?”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巨大的府邸出现在面前,本来恢宏气势的墙垣,此时坍塌了半个,魏府的门匾也掉了下来,入眼一片衰败。

    “发生了什么事?”

    “谁敢对我们魏府动手!”

    “快过去看看……”

    眼前的场景让魏涛等人慌乱起来。

    魏府在铁龙城算是一等一的家族,因为拥有一位一品血纹驱修师,地位更是尊崇,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看到这个样子,聂云知道魏府肯定出了事,当即紧跟在众人身后,快速向府邸院子走去。

    院中也是一片狼藉,看满地的情况,应该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战事,激战的人不在少数,否则,不可能出现面前的景象。

    魏俊等人心急如焚,连忙向院子最里面走去,不一会来到一个宽阔的大殿。

    殿内的殿堂坍塌了不少,桌椅碎裂的到处都是,地上还有不少尸体,看服饰和魏涛等人相同,应该都是魏府的人。

    “老祖,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看到满地的尸体,其中有一个个熟悉的人影,魏俊眼圈一红连忙向前走了进步,跪了下来。

    大殿最里面,一干人正站在其中一个个脸色落寞,其中最中心一个老者,神态萎靡,脸色蜡黄,似乎随时都会断绝呼吸,魏俊跪的老祖,正是此人。

    “魏俊,你回来了,咳咳……”

    看到出现在眼前的居然是魏俊,老者眼睛一亮,不过随即又暗淡下来,摇摇头“哎!”

    “少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见老祖这种模样,魏俊急忙问向不远处的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看起来二十来岁,仙体境中期实力,天赋不弱,此时脸色也非常难看,灰头土脸不说,嘴角还带着一丝鲜红,似乎受了不轻的伤势。

    “还不张家那帮杂碎,他们不知从哪里知道爷爷受了伤,居然带人前来逼迫,林强叔叔为了保全魏家,只好答应做了他们家族的长老,可恶啊,可恶!”

    被叫做少爷的青年一脸狰狞,气得破口大骂。

    “逼迫?林强长老是驱修师,他们张家长了几个胆子,敢对他进行逼迫?”魏俊一愣。

    “驱修师地位尊崇,他们当然没这个胆子,但他们家族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个一品银纹驱修师,林强叔叔这才没办法……”青年道。

    听了一会,聂云算是听明白了。

    魏家之所以在铁龙城强大并不是因为老祖实力最强,而是他们有一位一品血纹驱修师,也就是叫做林强的这位。

    张家与他们竞争了多年,就因为没有驱修师,始终不能获胜,不过,这个家族不知从哪来了狗屎运,竟然供养了一个一品银纹驱修师。

    有了这种依仗,魏家老祖又收了伤,他们才敢光明正大冲过来,逼迫林强成为他们家族的御用驱修师。

    驱修师地位尊崇,一般人是不敢与之争斗的,逼迫他们,如果给驱修塔知道,绝对会弄得天翻地覆,整个张家都有可能灭绝,但驱修师逼迫驱修师就不同了,就算驱修塔,也不能说出什么。

    而且同级别中,纹路越高,权利越大,林强不过是最低等的血纹驱修师,对于银纹驱修师的逼迫,根本没办法。

    驱修塔是灵界驱修师组成的巨大组织,称呼灵界最大的组织也不为过,囊括了几乎灵界的所有驱修师,非常庞大,没人敢得罪。

    确定驱修师等级,确定身份,都是这个组织完成的。

    只要是在这里登记过的驱修师,都有独特的社会地位,和帝国授权了皇族身份一样,一旦有人敢对驱修师无礼,绝对会遭到驱修塔最大的惩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