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九百二十九章 只用了三成力

第九百二十九章 只用了三成力

    银烛果里面含有浓郁的修罗杀气,人所共见,只要沾上一点就能让人疯癫,这家伙不化解杀气,张口就吞下去,难道不想活了?

    要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修罗杀气,而是蕴含煞毒的杀气,就算一般的三品驱修师都化解不了,直接吞下,是脑子有问题,还是艺高人胆大?

    众人吃惊,叶秦差点吓死。

    “你快将银烛果吐出来,这是韩铸师兄的东西……”

    话才说了一般,突然意识到不对停了下来,脸上的焦急溢于言表,恨不得直接从聂云口中将两枚珍贵的果实挖出来。

    银烛果这种珍贵果实,即便吞下去,也不可能立刻消化,在叶秦看来,聂云肯定不是吞进去了,而是用某种手段将果实藏了起来。

    “你不说是你的银烛果,怎么又成韩铸师兄的了?”

    聂云装作迷惑的问道。

    换做一般三品驱修师的确不敢像他这样吞下银烛果,但聂云可以。

    他现在已经达到二品天纹驱修师级别,再加上毒师天赋,根本不在乎煞毒和修罗杀气的威胁,对别人来说吞下去必死,对他来说却是大补之物。

    正因为知道这点,才敢和对方比试,毫不犹豫就将东西吞了下去。

    “你……不是韩铸师兄的……是我的……不管是谁的,你快点给我吐出来……”

    被聂云疑问,叶秦脸色难看,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吐出来?刚才你都说了,谁先将其中的修罗杀气驱除干净,这东西就是谁的,我已经将里面的杀气驱除完了,所以这两枚果实都归我了!”

    聂云笑道。

    “你……你什么时候驱除的?”王仲道:“你根本没驱除里面的修罗杀气……”

    “没驱除?如果没驱除的话,你敢将满是修罗杀气的果实直接吃掉,还若无其事的和别人聊天吗?”聂云哼道。

    “这……”

    这样一问,王仲也愣了。

    他是驱修师知道驱修师的手段,不驱除修罗杀气就将其吞服,就算三品驱修师也完成不了啊!

    他想到这些,叶秦也想到了,二人虽然不知道少年使用了什么方法,但却实打实的吞掉了银烛果,想到这点,二人脸色同时涨得透红,知道被眼前这个少年算计了,却说不出话来。

    “你使诈,这次不算你赢,比试不算!身为驱修师,首先要身体强大才能在修罗杀气侵袭的时候,与之抗衡,你敢不敢和王仲师兄比试肉身力量?”

    过了一会,叶秦咬牙道。

    “比试肉身?”聂云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驱修师因为和修罗杀气打交道,后者的可怕程度,灵界人人都了解,有时候驱修师也会因为承受不住,被修罗杀气侵袭变得疯癫。

    为了减少这种情况发生,每一位驱修师不但实力强劲,意志坚定,肉身还必须强大。

    只有这样,才能储备更多的仙力,更好的和修罗战斗。

    “不错,你们两个比试肉身,谁赢说明谁更厉害,另外一个必须道歉,并且将吞下去的银烛果重新拿出来!”叶秦恨恨的道。

    “道歉,拿出银烛果?”聂云一阵无语。

    哎,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看来这个叶秦是打算不把王仲弄得身败名裂活活气死是不甘心啊!

    灵犀炼体诀达到第六重大成,除非一些血统高级的魔人,一般人想和自己比肉身,纯熟找虐。

    “表哥,和聂云前辈比试肉身有些不公平吧!他只有仙力境,而这位王仲师兄已经仙力淬体成功进入仙体境了,两者级别不同,怎么比?”

    聂云无语,一侧的闵惜惜听到这话,秀眉蹙了起来,一脸不高兴。

    仙体境,星力汇聚周身各处穴道,凝聚星辰之体,肉身远超一般人,这样比试明白着欺负人。

    “哼,不比也可以,马上将银烛果交出来,并且承认不如王仲师兄,这件事就此作罢,不然,难道以为银烛果是可以白白吃掉的?”

    叶秦脸色狰狞,连表妹的面子都不给。

    “肉身怎么比试?”摆摆手打断想要继续说话的闵惜惜,聂云问道。

    “很简单,为了避免和气,我会在原地画一个圈,你们各自向对方打一拳,不允许使用仙力,只能动用肉身,先出圈或者先承受不住的落败!”

    叶秦早就想好了比试方法,脸色狰狞的道。

    “各自打对方一拳?”

    “这样先出手的岂不赢了?”

    听到这种规矩,众人都是一愣。

    原地画圈,各自对打,先出手的自然占据优势,容易获胜。

    “难怪这么自信,王仲身上有一件防御仙器……”

    别人不知道叶秦为何会提出这种比试要求,聂云天眼照射下,无所遁形,早已看出王仲身上穿了一件防御仙器。

    这个防御仙器比剑神之剑还要高级,恐怕已经达到仙品初级巅峰了,藏在衣服下面,无法发现,但看坚固程度,即便仙体境后期强者想要击破,都不可能!

    正是由此依仗,才敢和聂云直接叫板。

    “怎么?不敢?”

    见聂云站在原地沉思,叶秦冷笑着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不敢,画圈吧!”

    见对方不做死就不会死的态度,聂云心中乐的开花,脸上却装出被逼为了脸面不得不屈服的样子。

    “算你有种,不过我希望你过一会别哭啊!”

    见他上钩,叶秦哈哈一笑,向前走了两步来到大厅中间,脚尖在地上划出个圆圈,大小刚好站两个人,战斗起来无法躲闪。

    “进来吧!”叶秦后退一步,将圆圈让了出来。

    嗖!

    王仲知道自己胜券在握,当先走进圆圈。

    “等一下,我输了可以将银烛果拿出来,但要是赢了呢?不会你们空手套白狼吧!”

    聂云道。

    “赢?我这柄剑仙品中期,价值就算比不上两枚银烛果也差不多了,如果王仲师兄输了,就是你的!”见他这时候居然还要赌注,叶秦露出讥讽的笑意,哼道。

    在他看来,聂云获胜的几率为零,就算拿出这件宝贝,最后也是自己的。

    不理会他心中想些什么,聂云看向叶秦拿出的宝剑,寒光闪闪,只有之前得到的追灵剑才能与之媲美,的确是件利器。

    价值尽管比不上两枚银烛果,却也差不多了。

    “那开始吧,咱们是同时出拳还是轮流来!”

    见对方拿出东西,聂云不在多说,进入圆圈,看向眼前的王仲。

    “两人同时出拳,难保有人躲闪,看不出优劣,刚才你用诈获胜,本来应该我先出拳,不过我这人大方,让你先动手!”

    王仲看了聂云一眼,笑道。

    “让我先出手?那……不太好意思吧!”

    聂云挠头。

    “如果你拒绝这个条件,那我就先动手了……”王仲哼道。

    “当然不会拒绝了,只是我出手没轻重……”说到这聂云突然停了下来,手指向前一指,点在王仲的胸口一脸疑惑“我过一会就打你这里,你不会躲闪吧!”

    “不会躲闪,快点来!”

    见聂云的样子似乎在怀疑他,王仲眉头一挑,哼道。

    “那就好,我开始了,你小心一些……”

    聂云后退一步,站在圆圈边上,拳头捏紧全身肌肉轻轻蠕动起来。

    “快点,打完我好动手!”

    见他犹犹豫豫,王仲一声怒吼,吼声还没结束,就看到一个拳头缓缓砸在胸前,随即胸口一疼,“呼!”的倒飞出去。

    “哎,才用了三成力气,不过瘾啊……”

    刚摔在地上就听到这个感叹话语,王仲气得眼前一黑,顿时昏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