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九百三十四章 邱少

第九百三十四章 邱少

    眼前这个少年虽然长的不是特别帅气,但棱角分明,全身上下流线一般,多一份则胖,少一分则痩,动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蛰伏在体内,丝毫不显冲突,看着异常的舒服。

    尤其是那双乌黑的眼睛,深邃明亮,拥有与年龄不太相符的沉稳和老练,让人一看禁不住沉迷其中。

    “沈小姐,我叫聂云,是闵惜惜的朋友!”

    聂云不知道沈佳蓉看了一眼心中对他已经有了评价,微笑着向前一步伸出手掌。

    “呃……聂云,沈佳蓉从来不和陌生男子握手的,不好意思我忘了提前和你说……”

    看到他的动作,闵惜惜脸色一红,连忙悄声说道,看样子她早知道这个规矩,只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眼睛就瞪了起来。

    只见从不和男士握手的沈佳蓉,此时居然大方的伸出芊芊玉手,和聂云握在一起。

    “聂云,很好听的名字,很荣幸见到你,既然你是惜惜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叫我佳蓉就行!”

    “呃……”

    听到沈佳蓉的自我介绍,闵惜惜再次惊讶的下巴快掉在地上。

    以前九阳城一个青年才俊,就因为喊了她一声“佳蓉”,被她闭门谢客三个月,怎么只见了眼前这个是少年一面,就主动让人家称呼“佳蓉”?

    “沈小姐客气了!”

    如果这点就她惊讶,聂云一出口,她才知道惊讶的还在后头。

    眼前这个聂云根本不领情,依旧称呼沈小姐,而且握住沈佳蓉的手掌轻轻缩了回来,就连后者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抽走的,似乎和美女握手对他来说只是个过场,并不想借机占便宜。

    “佳蓉,我来是想问你借帝扬拍卖场邀请函的,想去拍卖会看看……”

    为了缓解心中的惊讶,闵惜惜连忙将来意说了出来。

    “帝扬拍卖场的邀请函?我有一张,刚好我也想去,咱们可以一起,不过拍卖会在明天上午,今晚不着急,走,我这边正在举行生日宴会,都是些年轻人,一起吧!”

    沈佳蓉一拉闵惜惜。

    “明天上午?”原以为拍卖会就在今晚,听到这话,聂云二人都是一愣,忍不住苦笑。

    之前听到拍卖会的消息,并未听到什么时候举行,着急火燎的,原来弄差了,明天上午才举行。

    现在天刚黑,距离明天上午的确还有很大一段时间,既然她邀请参加生日聚会,过去看看也无妨。

    跟在沈佳蓉身后,很快来到一个宽阔的大厅,刚进去两个青年就迎了上来,一看到站在沈佳蓉旁边的闵惜惜,眼睛顿时亮了。

    “佳蓉这位小姐是……”

    当先一个白衣青年,忙道。

    “请叫我沈佳蓉!”沈佳蓉脸色一沉,不理会这位白衣青年,拉着闵惜惜抬脚向大厅走去。

    走进大厅,聂云看了一圈,发现的确是个生日宴会,足有七八十个人,每一个年纪都不大,二十岁左右,应该就是所谓的年轻才俊了。

    “这是我爹爹给我举办的宴会,说要给我找个合适的人选,反正我不太喜欢!”

    沈佳蓉轻哼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说给闵惜惜听还是说给聂云听。

    “沈小姐你忙,我到这边休息!”

    见跟在两个美女身后太过惹眼,聂云笑了一声,在大厅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沈佳蓉也看出了他的尴尬,当即不再多说,忙着招呼其他人去了。

    坐在座位上随手拿起酒壶喝了一口,觉得灵界美酒的味道只是一般,和忌酒人家比,差了一大截。

    没有好酒刚吃完饭,也没心情和其他人聊天,静静坐在原地。

    正一个人喝酒觉得无聊的时候,突然两个人影出现在面前。

    抬眼看去正是刚才出门迎接沈佳蓉的两个。

    “小子,刚才那个美女叫什么名字?”

    之前的白衣青年双手背在身后,俯视着聂云,用命令的口吻喝道。

    见这人如此无礼,聂云懒得计较,继续喝酒。

    “小子,你聋了吗?邱少问你话,竟然敢不回答,难道找死?”

    对聂云的态度,白衣青年还没说话,他身后的紫衣青年脸色一沉,一拍桌子喝道。

    “滚!”

    聂云懒得和这些人计较,一声冷哼。

    这个白衣青年不过仙体境巅峰,紫衣青年仙体境中期,连闵惜惜的表哥都不如,这种实力即便不适用【璀璨】绝招,单使用肉身力量就能活活打死,正因为如此没将二人放在眼里。

    大风大浪见得多了,虽然现在不想太过张狂,但直接对两个纨绔毕恭毕敬,也不是他的风格。

    “你……小畜生,你找死!”

    没想到眼前这个只有仙力境巅峰的小子敢和他这样说话,紫衣人脸色一下变得涨红,正想对聂云出手,手臂一紧就被白衣人邱少抓住。

    “这是佳蓉的生日宴会,不要冲动!”

    邱少哼了一声,抬头看向聂云“小子,你很狂啊,今天在这里不方便对你动手,等出了城主府,我看谁还能保住你……”

    “为了感谢大家参加佳蓉小姐的生日宴会,舞会现在开始,请各位尽情欢乐!”

    邱少的话没说完,大厅响起一个朗朗的声音,这次生日宴会居然准备了舞会。

    这种事不但邱少没想到似乎就连沈佳蓉都没注意,听到舞会,脸色不由一沉。

    这个生日宴会是她城主父亲一手操办的,是觉得她到了嫁娶年龄,应该找一个合适的才俊,稳固他城主的位置。

    听到舞会开始,邱少不再理会聂云,恶狠狠的看了一眼,似乎想将他的容貌记在心中,回头报复。

    “沈叔叔竟然真准备了舞会,呵呵!”

    轻哼一声,邱少嘴角扬起,两步来到沈佳蓉面前。

    “佳蓉小姐,我能不能请你跳一支舞?”

    刚还问闵惜惜叫什么名字,此时立刻跑去找沈佳蓉跳舞,这个邱少一看就知道是个登徒子,存心不良。

    “我……今天不舒服,你还是请别人吧!”

    沈佳蓉不知道为何父亲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会设计这种桥段,但也知道肯定稳固城主地位有关,心中厌烦,摆了摆手。

    “佳蓉小姐既然身体不舒服,这位小姐应该没什么事吧,可否陪在下跳一支舞?”

    在沈佳蓉面前碰了个钉子,邱少脸色一沉,看向闵惜惜。

    “我……我有舞伴了,这位聂云正是我的舞伴,不好意思!”

    闵惜惜似乎知道这个邱少不是好人,急忙躲闪开,来到聂云跟前,抱住他的胳膊道。

    见闵惜惜找自己当挡箭牌,聂云摇摇头,并没有否认。

    “你……”

    佳蓉小姐拒绝他倒也罢了,见这个女人竟然也敢拒绝他,邱少脸色紫的茄子一样,一股浓烈的杀意在心中流窜。

    “臭娘皮,沈佳蓉是城主女儿,我让她一分,你算什么东西,本少能邀请你跳舞,算是给你脸了,别给脸不要脸!”

    一声怒喝,邱少上前两步,眼中杀机四射。

    “邱重,你这是什么态度,惜惜是我的朋友,你如果在这样说话,请给我出去!”

    沈佳蓉没先到这个邱少如此没有涵养,被人拒绝两次,直接在大厅咆哮起来,气得脸色一红,怒吼道。

    “出去?哼,你以为是城主的女儿就厉害了?告诉你,如果不是我们家族顶着,你爹爹这个城主早就下台了,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这个女人老子今晚要定了,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邱重冷笑连连,丝毫不理会发怒的沈佳蓉,大手一伸就像闵惜惜抓去。

    他的手还没落在闵惜惜身上,就看到一个脚掌出现在胸前。

    “滚!”

    伴随一声冷喝,他直接倒飞出去,肋骨断了七八根,重重摔在一个酒桌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