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九百三十五章 看病

第九百三十五章 看病

    这一脚来的速度飞快,殿内所有人还没注意,邱少邱重就已经躺在汤水之间,满身脏乱,所有尊严丢得一干二净。

    “你竟然敢打邱少?你死定了!”

    片刻后,邱少身后的紫衣青年看到主子变成这副模样,吓得脸色变得和衣服相同颜色,身体一颤。

    顺着他的声音看去,众人这才发现,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叫聂云的少年。

    这个聂云只有仙力境巅峰,却一脚将仙体境实力的邱少踢飞,但这份实力和魄力,就让他们感到心悸。

    “死定……既然这样,你也趴下吧!”

    聂云懒得废话,再次抬脚。

    嘭!

    紫衣青年尽管也是仙力境,但如此近的距离哪能躲过聂云的脚掌,一声惨呼步了邱少的后尘,重重摔在地上,来了个嘴啃泥,他的伤似乎比邱少重得多,一脚下去呼气多进气少,差不多快要挂了。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躺在地上的邱少并未昏迷过去,见他眼中的小蝼蚁,不管不顾将他打伤,气得长啸出声,喊声还没结束再次看到脚掌落在脸上,狠狠踏了过来。

    嘭!嘭!嘭!

    连续三下,满口的牙齿被全部踢碎,口内迸出鲜血。

    “你找死……”

    牙齿掉落说话漏风,邱少依旧狂吼。

    “胆子还真够大的!”聂云轻笑一声,再次一脚踢了上来,邱少只觉得头脑震荡,眼前一黑,立刻昏了过去。

    “出大事了,快走!”

    “邱少被打伤,完了,在这里只会被殃及池鱼……”

    “沈小姐,我们家有急事,要赶快回去,不好意思……”

    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里,众人知道一场暴风雨即将爆发,全都吓得纷纷告辞,不一会整个大厅就剩下受伤的邱少和随从以及沈佳蓉、闵惜惜。

    “这下麻烦了……”

    三人对望了一眼,过了片刻沈佳蓉一脸担忧的看向聂云。

    “怎么了?难道这个邱少身份很高?”聂云毫不在意的问道。

    “这位邱少正是帝扬拍卖行那位三品驱修师的独子,这位驱修师邱麟一向护短,嚣张跋扈,要是给他知道你打伤他的儿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样吧,你骑上我的蛟龙马,快点离开!”

    沈佳蓉秀眉蹙成疙瘩连忙说道,语气中带着焦灼之意。

    “骑上你的蛟龙马?那你怎么办?”

    聂云皱眉道。

    “我……我……你不用管了,我爹爹是城主,就算想找我麻烦,也不可能太过分……”沈佳蓉道。

    “算了,我不连累你,我不走!”见女孩这副表情,聂云对她好感大增,萍水相逢却要救自己,说明这个女孩虽然年龄不大,却极讲义气。

    对于这种讲义气的人,聂云从内心深处生出赞扬。

    至于邱少父亲一个小小的三品驱修师,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来到灵界虽然不想惹事,但也不代表怕事,三品驱修师,真仙境而已,真把自己惹急了,一个元气弹扔过去,就算天仙也要被活活炸死,别说一个小小真仙了。

    “聂云,要不咱们快点走吧,沈佳蓉毕竟是城主女儿,应该不会出大问题,咱们要是留在这里,只会越来越麻烦……”

    看到沈佳蓉递过来的眼神,闵惜惜也劝慰了一句。

    “城主的女儿……呵呵,她父亲这个城主位置很牢固吗?”

    聂云没回答她的话,而是哼了一声。

    从刚才邱少的话语来看,沈佳蓉父亲这个城主位置应该并不牢固,否则,也不会在女儿生日宴会上,引狼入室。

    为了自己地位,不顾女儿的感受,这样的父亲,也真够心狠手辣的。

    闵惜惜也不是傻子,听到这话也意识到了不同,抬头看向沈佳蓉却发现她俏脸苍白,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颤抖。

    看到这一幕,闵惜惜终于明白过来,同样是城主女儿,尽管九阳城远大于铁龙城,沈佳蓉过的未必如自己舒心。

    至少她父亲对她的爱是真切的,而沈佳蓉的父亲似乎并不是这样。

    “不是你们想象的这样……其实我父亲很疼我,只是……三年前患了一种奇怪的病,一使用力量就受到反噬,全身长出红斑生不如死!”

    沈佳蓉眼圈一红“我父亲当初争夺城主,结下了不少仇敌,他实力强劲,没人敢找麻烦,如果要是这些人知道他得了这种怪病,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整个家族都会被人铲平!”

    “而且,今年自从年初以来,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病情更加严重了,专门请邱重的父亲,也就是那位三品驱修师邱麟看了一下,也没见好转!父亲为了以后我不被仇家所辱,能过上好日子,希望我能嫁给邱重……”

    沈佳蓉说到这泣不成声。

    “哎!”聂云心中叹息,突然道:“你父亲在哪,能带我看看吗?”

    “带你看看?”沈佳蓉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停住哭泣不明所以。

    “其实聂云是位强大的驱修师,我的病就是他看好的!”看出了她的疑惑,闵惜惜在一侧解释。

    “你的病……是他治好的?”沈佳蓉一震。

    闵惜惜的病情,做为好姐妹,她知道的很清楚,二品驱修师都无可奈何,眼前这个是少年却能轻松治愈,难道……也是位三品驱修师?

    “快带我去看看吧,一会那个邱麟来了,肯定会有不少麻烦,再想治疗就来不及了!”

    聂云笑道。

    刚才房间那些“才俊”四散逃走,难保没有邱麟的奸细,恐怕自己打伤邱重的消息现在已经传入对方耳中,只是因为拍卖行到这里路程不近,没办法立刻来到罢了。

    至于明知道他们离开消息会走漏,聂云为何不将众人留下,这点非常简单,第一这些人并未得罪他,聂云并不像赶尽杀绝,第二就算暂时能够遮掩,以后也是**烦事,弄不好还会给沈佳蓉、闵惜惜带来麻烦,还不如一口气解决了再说。

    “好……”

    见少年沉稳的态度,不知为何沈佳蓉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信任,连忙点头,当先带路前行。

    “你们两个跟我来吧!”

    跟在后面走了两步,聂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昏迷的邱少和随从,轻笑一声,手掌变的被子一般大小,轻轻一裹便将二人抓在掌心。

    这两个算是俘虏,到时候完全可以用来讲价钱。

    跟在女孩身后,很快绕过几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一个安静的院子。

    “爹!”

    推门进入小院,沈佳蓉轻呼一声。

    “佳蓉你来了,宴会怎么样?邱重这人虽然是个纨绔,不是良配,但你现在只有嫁给他才能免遭灾祸,我这样子,估计时间不多了,只希望你能过好……”

    房间内的躺椅上一个病怏怏的中年人躺在上面,看到女儿过来叹息一声。

    “宴会……爹爹,我找了个高明的驱修师,他要过来看你的病,闵惜惜妹妹的病就是被他看好的!”

    不敢说宴会发生的事,沈佳蓉连忙介绍了一下聂云。

    “将闵惜惜的病治好了?快让这位前辈过来!”

    中年人眼睛一亮,忙道。

    虽然这些年被病纠缠,他已经放弃信心了,但听到连闵惜惜的病都能治好,心中还是升起了一丝期盼。

    噗通!

    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两个人影走了进来,当先一个少年手掌一松,扔出一堆东西,溅起满院尘土。

    “这是……邱重?”

    眼睛落在少年扔下的东西上面,只看了一眼,中年人脸色就禁不住一变,忍不住哆嗦起来。

    “爹爹,邱重侮辱女儿,被聂云前辈打昏了……”

    见父亲看到,沈佳蓉知道无法遮掩,连忙解释。

    “打昏了?少年,你不用帮我治疗了,快点走吧,邱麟是三品驱修师,本身实力更是达到了真仙境后期,你将他独子打成这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快走还来得及,一旦晚了,就来不及了!”

    中年人不愧是城主,见多识广,一句话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和利害关系,连忙道。

    “多谢关怀,我还是先看看你的病情吧!”聂云笑了。

    将昏迷的邱重仍在中年人跟前,其实是他有意为之。

    他又不是华佗,又不是救世主,不能任何人都救吧,将邱重故意扔在这里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看看这个城主的态度,如果害怕反而想将自己交出去,不好意思,就算能救也不会救。

    现在看起来,沈佳蓉的父亲的确不是坏人,之所以将女儿往火坑推,也是有原因的。

    “哎!”

    见眼前这个少年年纪不大,却举止有度眼光锐利,中年人知道他决定的事很难更改,当即叹息一声,将手腕伸了过去。

    聂云向前一步,手指轻轻搭在上面,一道木生之气沿着经脉钻了进去,片刻后眉头皱起。

    “不对啊,你这病不是自然得的,应该是人为给你制造的吧……”

    木生之气在他体内一转,聂云立刻明白过来。

    沈佳蓉父亲的病,并不是自然获得,而是有人故意陷害造成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