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九百六十章 离开

第九百六十章 离开

    “四品?”

    房间炸开了锅。

    闵惜惜、沈佳蓉等人同时长吁一口气,难怪这个少年能她和沈熊治病,原来果真达到四品驱修师级别了。

    想到她们居然对一位四品驱修师直呼姓名,脊背不由一阵冷汗。

    四品驱修师,已经进入驱修师中三品境界,在灵界的地位远非下三品可比,走到任何地方都要受到贵族般的待遇,天仙强者在面前都要低头俯首,不敢逾越。

    这种大人物和她们有交集,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四品……驱修师?”苍永更是全身一僵,差点摔倒。

    刚才他居然对一位四品驱修师动手,还想将其击杀……这下麻烦大了!

    幸好他现在没考核等级,一旦考核完等级,身份得到驱修塔证实,恐怕他想死都死不了了!

    必须趁他还没考核完,想办法将其击杀!

    心中冒出一个想法,苍永眼中透露出一道阴狠之意。

    “四品?血纹还是银纹?”许馨倩忙道。

    “银纹!”聂云道。

    逃跑三大天赋和隐匿师天赋融合,这些天赋都是一百名开外的,所以,按照道理,只是银纹驱修师。

    “银纹!很好,考核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带你去驱修塔最近的考核点为你确定身份!”

    许馨倩笑着说道。

    “带我?我杀了邱麟和段肖等人……”聂云有些迷惑。

    刚才还气势汹汹,怎么突然变脸了?大家同样都是四品银纹驱修师,不应该害怕自己吧。

    “死了就死了!”许馨倩一摆手,恢复了之前对生命漠视的态度,“咱们驱修师想杀人,天经地义,没人敢阻拦!”

    “呃!”聂云苦笑。

    驱修师的权利还真够大的,今天要不是亮明身份,除了将这些人全部击杀外,还真难以收场。

    “对了,我叫许馨倩,想必你也看出来了,和你一样,四品银纹驱修师,还没问你的姓名!”见少年的态度,许馨倩也猜出了一二,轻笑道。

    “聂云!”聂云报出了真名。

    “原来是聂云阁下,这里的事情我会如实向驱修塔上报,不用担心,四品驱修师完全有资格击杀天仙和三品驱修师,只要驱修塔确认身份,这些人死就死了,没人敢说废话!”许馨倩站起身来。

    “好!”聂云点头。

    不愧是驱修塔,视规则于无物,果然霸气!

    ……

    “可恶,这人必须杀死……”

    苍永见对他不冷不热,几乎不怎么说话的许馨倩和眼前这个聂云越谈越投机,杀意狂涌。

    虽然很想杀聂云,但他也不是鲁莽之人,知道一旦被别人知道他杀了以为四品驱修师,肯定会遭到无穷无尽的追杀,所以,一切要好好计划,偷袭出手才行!

    “小子,就让你先得意一段时间,到时候我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苍永心中冷哼。

    ……

    “聂云,既然你没有驱修师徽章,不如随我去郡新城的驱修塔考核吧!还有一个月就郡新驱修塔十年一次的考核,到时候会来不少高人,我师父也会过来,我可以带你去见见!”

    许馨倩道。

    之前聂云还奇怪,为何这个许馨倩对他如此热情,听到后来,终于明白过来。

    驱修塔内的驱修师和世俗界一样,分为诸多势力,势力归属的驱修师越多,得到的资源越多,权利越大,他这样一位四品银纹驱修师,已经值得拉拢了。

    再说,如此年轻就是四品驱修师,难保体内还有没融合的天赋,以后甚至还会达到五品、六品,对于这种有潜力,有实力的人,每股势力都想拉拢。

    当然,特殊天赋是每个人的底牌,一般人不愿意多说,许馨倩虽然很想知道这个少年还有没有潜力可挖,却也不好多问。

    对于驱修塔的势力划分,聂云并不在意,但如果有机会考核得到驱修师徽章,却是非常乐意得到的。

    有了这东西,确定了身份,就等于有了一张保命底牌,不要才是傻子。

    “好,刚好我也没事,就去郡新驱修塔看看!”

    聂云点头。

    郡新城是个比九阳城还要大的城市,之所以闻名,是因为拥有驱修塔的一个据点在这,据说在这里坐镇的是以为,六品级别的驱修师,完全可以给他考核,确定身份。

    “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走吧!”

    许馨倩见少年同意,开口道。

    “现在走?”聂云没想到这女孩如此性急,当即笑了笑“这样吧,今天看时间不早了,咱们明天一早出发如何?”

    “明天?那好,我会在帝扬拍卖城等你,一早出发!”

    许馨倩点头,带着侯潜等人向外走去,不一会就从城主府消失。

    苍永见她离开,冷冷的看了聂云一眼,也紧跟着走了过去。

    这次他过来本打算大耍威风在美人面前好好表现的,结果颜面扫地,再待在这里,生怕真忍不住会对这个少年出手。

    当然,他也知道,对方实力强劲,如果不好好盘算,不但不能将其杀死,死的还有可能是他。

    对于苍永的想法,聂云天耳师听的一清二楚,不过并未放在心上。

    一来,因为刚将邱麟、段肖等人的事平息,再杀一个,肯定会引起云雨宗的反弹;二来,他还想从这个苍永口中得知云雨宗是否有混沌灵液的消息,就算要杀,也要找个隐蔽没人的地方,好将这些事情逼问出来。

    见众人走干净,聂云这才不在压制身上的修为,气息冲天而起,引动雷劫。

    将灵界当做本命大星,能够短时间内压制雷劫,不被天道发现,对许馨倩等人说等上一晚的目的,就是为了渡劫。

    轰隆!

    力量全部解封开来,天空出现雷劫。

    这次的雷劫,天仙巅峰强者晋级罗仙才有的罗仙劫。

    这次雷劫没有雷电,只有一个由雷电组成的神兽。

    罗仙劫,又叫雷兽劫,这种雷兽拥有罗仙境初期实力,出手战斗,毁灭天地。

    聂云知道正面与这种级别的雷兽战斗,必死无疑,当下不敢停留,凤凰之翼闪烁,直接飞出了九阳城。

    雷劫是惩罚他的,躲闪不开,紧跟着追了过来,聂云飞翔空中,利用压缩元气弹进行远攻。

    这下倒给他设计对了,雷兽劫虽然威力巨大,但对他晋级后的元气弹还是抵挡不住,被一下炸开,四分五裂。

    破解劫数不能假手别人,元气弹是聂云激射而出,算是他的力量,能将雷兽劫灭杀,就等于成功渡过了天劫。

    和上次一样,依旧没出现祥云,不过能渡过雷劫,聂云已经非常高兴了。

    在原地调整了一会,彻底巩固了刚刚晋升的修为,再次回到九阳城城主府。

    此时闵彦等人依旧等在院子中,看到他们聂云脸上露出了微笑:“多谢这些天你们对我的帮助,临走之前,也给你们一些好处!”

    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这段时间,如果不是这些人帮助,想要如此快速的晋升实力,肯定没这么容易,再说,从刚才闵彦、沈熊被压迫的跪下,生死攸关,都没将他吐露出来,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

    “聂云大人不用客气,我的命都是你救的,已经得到了莫大好处……”

    “能和一位四品驱修师认识,已经是三生荣幸……”

    闵彦、沈熊连忙道。

    相对于两位父亲的谨慎,闵惜惜、沈佳蓉知道分别在所难免,脸上都露出落寞之色。

    虽然和少年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光明磊落,沉着冷静,已经在二女心中留下了深深烙印,与他相比,以前曾经见过的才俊,全都不值一提。

    尽管不舍,她们也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和她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他是偶尔落魄的蛟龙,一遇风雨,就会一飞冲天,爆发出更为强大的光芒,照耀四方!

    “我这里有一些灵药,现在就帮你们晋升修为!”

    不知道两女心中想些什么,就算知道聂云也只会笑笑,不太在意。

    他自从知道澹台凌月所能遭受的困境以后,心如飞剑,恨不得马上来到她身边,替她分忧解难,根本不会去想其他事情。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的实力即便找到凌月,不但不能帮助,还只会给她带来麻烦,所以,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在乎其他人的想法,而是想尽一切办法拥有实力!

    低呼一声,聂云将从段肖那里得来的诸多丹药,宝物,碾碎汇聚成四股纯净的灵力,向四人体内灌输。

    这种灌输灵力正常情况会对修炼者以后晋级带来麻烦,但聂云手段奇妙,加上拥有武道师天赋,早就将这种弊端祛除。

    很快,众人都增长了一个小级别。

    沈熊更是达到了真仙境巅峰,半步天仙境,一旦机会合适,就有可能趁机突破,乘风化龙。

    “这是些中品仙器,你们每人炼化一件,能让实力再次增加一些!”

    帮他们提升完修为,聂云又取出四件中品仙器递了过来。

    当初在段肖纳物丹田内,得到了八件中品仙器,这些兵器中没有剑,对他作用不大,不如送给闵彦等人。

    “中品仙器……多谢聂云的大人了!”

    见他随手拿出四件中品仙器递过来,闵彦等人知道分别在即,一个个都不说话,气氛沉闷。

    中品仙器价值不菲,即便闵彦等人,也没有一件,此时得到,实力肯定还会再次增加。

    将这些安排完,聂云不再多说,重新回到北斗星宫。

    刚进入星宫,老酒鬼就迎了上来。

    “宗主,你的前途无可限量,将会去更远的征程,我就不陪你了,我当初的目标就是来到灵界,突破寿命极限,现在目标已经达到了,所以……想留在九阳城!”

    “留在这里?”

    聂云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心中有些感动。

    看到他的修炼速度,老酒鬼知道就算拼了老命也追赶不上,与其到时候给他拖后腿,带来麻烦,不如现在分开。

    九阳城虽然不是多大的城市,但老酒鬼的实力、天赋在这里摆着,去更大的城市弄不好会死的更快,在这里有沈熊等人照顾,反而会安全不少。

    “那好,你既然心意已决,陪我喝最后一次吧!”

    聂云知道对方能说出这话,心中早就有了决定,当下也不劝阻,一反手将猴心酒取了出来。

    “这……好酒!”

    老酒鬼好酒程度比聂云还盛,闻到酒香就已经忍不住。

    二人喝了一夜,老酒鬼酩酊大醉,聂云则在天一亮,将他安排给沈熊,独自一人骑上翔龙马向帝扬拍卖城飞奔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