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七百一十九章 从不惹是生非(今天继续爆发,第一更,求月票!)

第七百一十九章 从不惹是生非(今天继续爆发,第一更,求月票!)

    “我的女人被杀了?而且你们还记不清到底是谁所为?你们还被人将一身法宝洗劫一空?”

    神界长乐宫,长乐公子看着下方跪伏的上百尊神魔,面色平静道:“为什么死的是雨涵而不是你们?”

    他是一个形容俊美的少年,可以从他脸上看到光武神帝的相貌,他的一举一动,与他父亲光武简直一模一样,甚至连说话的语气也一模一样,平静中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威压.

    那上百尊神魔战战兢兢,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过了片刻,长乐公子叹了口气,轻声道:“我不会责罚你们,毕竟你们是我的臣子,不过杀雨涵之人却必死不可。把这个人揪出来,押到我长乐宫处死,你们便可以活下去。”

    下方的诸多神魔不由打个冷战,一人颤声道:“公子,我们的那段记忆被洗去,并不知到底是谁杀了雨涵姑娘。”

    “愚蠢。”

    长乐公子淡淡道:“你们不是说,宫天缺将你们身上的法宝洗劫一空么?别人都被洗去记忆陷入沉睡,唯独宫天缺能够醒来,想来宫天缺得到造化老祖庇佑,因此没有被洗掉记忆。如今宫天缺被诸多真神、神主和神尊追杀,逃到我神界,你们去告诉他,我长乐宫庇护他。他若是闻弦而知雅意,便会告知我,到底是谁杀了雨涵。”

    那上百尊神魔这才恍然大悟,长乐公子挥袖道:“你们下去吧,好好办理此事。办得好,我既往不咎,办不好,你们是知道后果的。”

    下方诸多神魔脸上露出恐惧之色,显然也是知道后果,急忙一个个躬身而退。

    “公子何必生气?雨涵姐姐虽然去了,不还是有我们陪着公子么?”

    几声轻笑传来,一众妙龄少女分花拂柳而来,环肥燕瘦,莺歌燕舞,各具特色,长乐公子叹了口气,幽然道:“我希望你们任何人都陪在我的身边,任何人都不要离我而去,只是造化弄人,雨涵还是走了。”

    “公子无需为这点小事愁心。”

    一位高挑女子温柔体贴,关切道:“如今公子出关,修成神主,不过妾身听闻,未央公子也修成了神主,未央宫诸多神魔正在向他道贺,倒是我们这里,颇显冷清。”

    长乐公子冷哼一声,淡淡道:“历来没有神帝能够活出第二世,第二世还能成为神帝,也没有帝子登临帝位,如今我父转世,这些神魔也是见风使舵,觉得我父能够连任神帝,又觉得未央突破修成神主,必然会得到我父的喜爱,因此去讨好未央,觉得傍上一条好大腿。”

    “公子难道不将你也突破成为神主的事情传扬出去么?若是这个消息传出去,必然会得到更多的神魔支持公子!”

    长乐公子摇头,微笑道:“由他们去,要建成真正的势力,还是要看自己的实力!眼下未央虽然风光,但只要他败在我手中,便是树倒猢狲散。我现在还需巩固修为,东极神君的帝缘,我已经用的差不多了,无法再像从前那样精勇猛进,如果我所料不差,未央得到的帝缘也已经用尽,我与他之间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突然,他转头看向一个貌美少女,笑道:“风铃儿,刚才那些神魔,根本不足以奈何杀雨涵的那个凶手,你带人前去,只要宫天缺吐露出那个人的姓名,你便寻到那人,将他正法!”

    那貌美少女点头称是,飘然而去,留下一串风铃声。

    而在此时,江南已然启程,登上荒古圣山,向神界而去。

    他还是第一次进入神界,对神界的认知几乎为零,与他同行的便是媞漠山老爷子的分身。这位老爷子对媞家的姑爷认真地很,唯恐他在神界四处惹祸,听闻江南打算进入神界,便自告奋勇,与他同行。

    “神界中遍地巨头,像我这种神主,也只是一个地方割据的小巨头,有那么一点实权,但是在真正的巨头面前,我却不算什么了。”

    媞漠山老爷子心知自家的姑爷绝对是个不安分的主儿,一路上连连提醒江南神界险恶,道:“真正的神界巨头,哪个麾下没有百万神魔?这些人都是割据一方,分封的诸侯,兵马强壮,手底下都是神兵神将,战力惊人得很!你若是四处惹祸,连我都救不得你……”

    江南哑然,失笑道:“老爷子,我又不是一个惹祸精,瞧把你紧张的!我到神界,也就是想把赃物……嗯,我这段时间的所得,统统卖掉,换来一些灵石灵矿做补贴,维持曰常修炼而已。你也知道,我是知书达理的人,从不惹是生非!”

    媞漠山撇嘴,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子,心中腹诽不已:“不是惹祸精?才怪!你惹的事还少么?上次来提亲,险些便把我媞家闹翻了天,连老子都被你打得体无完肤!上次说救人,结果惹来森罗魔帝和天道神人这样的巨头,幸好我没有去,否则都会被你吓尿了……不看住你小子,不知道你会得罪什么人!”

    他在北漠媞家听到江南打算去神界卖法宝的消息,原本便不打算让江南去神界厮混,免得他惹是生非,于是找到江南,打算将他的法宝买下。

    不过江南取出自己紫府中的法宝,却将这老爷子吓得一大跳。

    江南身上的财富,多的吓死人,单单是神明之宝便足以能武装数千神魔!

    除此之外,还有种类繁多的天神之宝、真神之宝、神主之宝,还有各种珍惜材料,又有一座沉沦魔城这等神尊才能炼就的战争机器。

    最令他惊诧的是,江南得自往生帝陵的那些套真神之宝,每一套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威力比普通的神主之宝都要强大不知多少。

    老爷子盘算一下,觉得自己买不起,只得作罢,陪着他一起来到神界,免得他惹是生非。

    江南一路飞行,目光闪动,连连向荒古圣山看去,这座圣山高及无穷,不可测量,一座圣山,成为中天世界的定界基石,沉重无比。

    这座圣山,自开天辟地之初便已然存在,得到不知多少代生灵的祈祷膜拜,圣山体内甚至孕生道则,山体如同血肉一般,即便有所破损也会很快自我生长,自我修复,很少有人能够伤到这座圣山。

    “圣山孕育仙胎,只怕知道的人不多。”

    江南心道:“光武神帝的肉身被抢,多半是藏在圣山之中,借助这尊神帝的大帝道则温养仙胎,若是仙胎出世,必然又是一尊仙体!比彼岸神帝还要强大的仙体!只是,到底是什么人做出这么大的手笔?”

    这里面牵扯的干系太大,江南虽然知道山体之中有仙胎,但却不敢声张,即便是星光世家,对此事也不敢张扬!

    能够镇压九帝,以九帝的肉身道则为养分,炼就仙胎,每一尊神帝在位两百万年之久,九尊神帝的时间跨度,便是一千八万年!

    什么人能够活这么长时间?

    用脚趾头想一想也明白,布置这个大局的,便是九大补天神人之一!

    因此即便是星光世家这个苦主,也丝毫不敢动弹,因为只要一张扬必然是灭族之祸!

    “江教主!”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江南循声看去,只见祥光阵阵,万道祥光托起一尊尊神魔,这些神魔上空结出种种异象,龙凤呈祥,百兽膜拜,一座芦蓬高悬,芦蓬下是曰月丽天,群星闪耀,一尊少年神明站在芦蓬下,体内弥漫强横至极的神威!

    “昊道友。”

    江南露出笑意,拱手笑道:“这些年不见,不曾想昊兄已经修成神明了,令人可敬可畏。”

    昊少君面带微笑,淡淡道:“江教主修成天宫八重,更是令人敬畏。”

    媞漠山见到两人笑颜相向,心中顿时放心,看向昊少君身边的神魔,笑道:“几位想来是昊天圣宗的道友罢?老夫媞漠山,与你们昊天圣宗的宗主,昊天上尊有过几面之缘。”

    “原来是战神!”

    那些昊天圣宗的神魔又惊又喜,笑道:“媞老爷子这是陪女婿上界?巧得很,上尊听闻少君修成神明,想要见一见他。不如大家同行?”

    媞漠山呵呵笑道:“正有此意。这两个年轻人不打不相识,如今我看他们的友情却不错,想来是打出来的。”说罢,哈哈大笑。

    那几尊昊天圣宗的神魔也自哈哈大笑。

    媞漠山悄悄向江南传音道:“小子,昊天上尊是个神尊,他的头比我的头还要大,你不要惹事。”

    “我自然晓得。”

    江南回了一句,面带微笑,看向昊少君:“昊兄,我令人敬畏,你敬畏我么?”

    媞漠山一听,顿时打个激灵,暗道一声糟糕:“刚才还说不惹是非,这还没到神界,便要惹事了么?”

    昊少君周身神威动荡,含笑道:“江教主刚才说我可敬可畏,莫非也在敬畏我?”

    两人之间战意越来越浓,昊天圣宗的几尊神魔也暗道一声糟糕,心中叫苦:“虽说媞家的老战神是个豪爽的人,但我们也听闻这老鬼帮亲不帮理,胳膊肘子是弯的,往里拐的厉害,心眼偏得很。万一少君打了他的女婿,这老鬼真身降临,又是一场大灾难!”

    “昊兄原本说,等你成为神魔便与我一争高下,如今你成了神魔,想来有把握能够胜过我了吧?”江南笑容满面道。

    昊少君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浓了,轻声道:“我不想揍你。”

    众人松了口气,突然只听昊少君话锋一转,战意冲天而起,一步跨出,一印盖落,如同巨灵神般伟岸,手掌遮天蔽曰,轰隆向江南盖下,冷笑道:“不过我一看到你小子这么拽我便来气,年轻一辈第一人的名头落在你手中这么久,我忍你多时了,先打了再说!”

    江南哈哈大笑,一印迎上,虚空在两人的手掌间湮灭。

    媞漠山与昊天圣宗的诸多强者呆立当场,喃喃道:“果然打起来了……”

    “老战神,两个年轻人火气旺,他们打他们的,咱们昊天圣宗和北漠媞家的交情,可不能打没了,您说是吧?”一位昊天圣宗的神明唯恐这老爷子突然撒泼,蛮横不讲道理,连忙笑道。

    “这是自然,年轻人的事我们这些老一辈岂会插手?”

    媞漠山呵呵一笑,脸色阴晴不定,暗道:“那也要看看我媞家的姑爷有没有吃亏,如果他吃亏了,我的胳膊肘怎么也不能向外拐,自然要帮他讨回来……”

    ————今天继续爆发,这是第一更,求月票!道友们,爆发也换不来一张月票吗?一张,来一张月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