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九百六十八章 南宫啸

第九百六十八章 南宫啸

    “好了,这是今天的最后一波,其他人请离开吧!”

    刚进入传送阵,就听到负责人对身后依旧排队的众人呼喊了一句。

    “哎,可惜,今天又来晚了……”

    “我有重要事,这位兄弟,我给你10枚仙石,你的位置能让给我吗?”

    “明天早些来吧,我也有要紧事,不好意思……”

    ……

    听到让人离开的话,没排上队的众人,都升起黯然之色。

    能够前来乘坐传送阵,都不是缺钱得主,为的是赶时间,可惜的是,拂晓城传送阵一直以来有这个规矩,没人敢违背。

    看到众人失望而去的表情,聂云摇摇头来到交费处。

    这个传送阵乘坐一次需要100枚仙石,巨大的代价,的确也不是一般人能够享用的。

    不过这点钱对聂云来说不算什么,随即交上钱领了一个玉牌。

    这个玉牌代表着你在传送阵里的位置,必须有这个,才能进行传送。

    “好了,各位准备好,现在传送开始……”

    聂云这次的十个人都那好了牌子,正要准备离开,突然听到一阵骏马的嘶鸣。

    “慢着!”

    随即三个人从蛟龙马上跳了下来,笔直来到传送阵里面。

    “三位,今天这是最有一批传送者,还请明天再来吧……”

    一个负责传送阵的人走上前来,态度恭敬,不过话还没说完,胸口一疼,被三人中的一个青年一脚踢中胸口!

    啪嗒!

    重重摔在地上,肋骨断裂,鲜血狂喷。

    “你算什么东西,敢阻止我们坐传送阵?眼瞎的狗东西,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敢让我们纪强长老等到明天,我看你是想死了!”

    一脚将负责人踢飞,青年双手一甩,态度嚣张蛮横。

    “长老?”

    “是云雨宗的长老……”

    听到青年的话,周围的众人都将脸埋在胸前,看来都对云雨宗敢怒不敢言。

    青年的举止让聂云眉头也是一皱,抬头看向三人,两个青年和一个老者。

    老者看起来五十岁左右,面白无须,三角眼,闪烁的目光中带着阴狠冷漠的味道,全身气息隐隐,秘而不发,隐而不露,和樊落一样,是一位罗仙境强者。

    两个青年实力就有点稀松平常,一个天仙境后期,一个中期,说话的正是前者。

    “你,给我滚出去,你的位置让给我们了!”

    踢飞负责人,天仙境后期青年一转头,眼睛落在传送阵中一个已经拥有玉牌的商旅身上,伸手从他手中把玉牌夺了过来。

    “是……”这个商旅只有仙力境,虽然气愤难当,但敢怒不敢言。

    “你,你的位置我们也要了!”

    拿来一枚玉牌,青年恭敬的递给三角眼纪强长老,再次转头看向一位商旅。

    “做事总有先来后到吧,我们先过来拿到了玉牌,也交上来钱,你凭什么让我离开?”

    这是个火气狂暴的少年,听到不公平待遇,立刻怒吼。

    啪!

    他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就被抽了一个耳光,只觉得脑袋扭曲,头颅一下掉了下来。

    嘭!

    尸体被天仙后期青年一脚踢出了传送阵。

    “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我们云雨宗做事,难道还有你教?”

    冷哼一声青年再次看向另外一个商旅。

    有了杀人的威慑,这位商旅不敢废话,还没等对方说话,自己主动将玉牌交了出来。

    “这还差不多!”

    哼了一声,聂云本以为这三人都有了玉牌,不会再废话,谁知只听哒哒几声,天仙后期的青年将他们的马匹也牵了过来。

    “你,还不把玉牌拿来,让我的马?”

    牵来三匹马,青年继续索要玉牌。

    连人乘坐的位置都没有,他们居然还牵上马,众人全都怒火中烧,敢怒不敢言。

    “你,把玉牌拿过来!”

    再次抢夺了两枚玉牌,青年的眼睛突然落在了聂云身上。

    “不好意思,这枚玉牌我要用,不方便借给你的畜生!”

    看他找向自己,聂云没头一皱,一声冷哼。

    “很好,看来还有皮痒痒的,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冒头,什么时候不能冒头……”

    青年没想到最后居然再次冒出个刺头,嘴角咧开,露出洁白的牙齿,突然身体一动,一巴掌向聂云抽了过来。

    嘭!

    他的巴掌还没落到聂云脸上,胸口突然一痛,整个人瞬间趴在地上,呕吐起来,很显然,刚才聂云出手速度太快,他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已经中了招。

    “嗯?”

    看到天仙境后期强者被一脚踢得趴下,差点死亡,那个叫纪强的长老突然三角眼睁开,射出一道精光。

    “小子,你是什么人?敢对云雨宗弟子下手,难道不怕死吗?”

    纪强长老不像青年那般鲁莽,边说话边向前走来,每走一步,身上罗仙级别的气息就浓重一分,连续几步,让聂云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

    “纪强老头,你好大的威风,怎么,连我的弟子也想杀?”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冷哼响起,随即阵外人群后面,一个老者呼啸着飞了过来,“嗖!”的站在聂云前面,挡住纪强狂涌的力量。

    “樊落?这是你的弟子?我怎么没听说过?”

    纪强眼睛眯起。

    “是我刚收的弟子,怎么,难道想和我打一架?”

    樊落冷笑,语气并不相让。

    聂云这次的目的是想办法混入云雨宗,不想暂时和云雨宗的人闹出太大矛盾,灵魂一动便将樊落长老释放出来。

    他的动作非常隐秘,又在人群后面,即便纪强长老,也没发觉。

    樊落是被他用蛊惑师天赋蛊惑的,依旧拥有自主的意志,并不是以前的行尸走肉,知道纪强的真实身份,对他也太大客气。

    “樊落,你很好,咱们走着瞧!”

    眼睛眯了一下,纪强似乎知道眼前这个樊落也不好惹,当即不再说话,招手让剩下那个天仙境中期的青年再次抢了两枚玉牌。

    至于被聂云一脚踹的差点死掉的青年,身上的玉牌已经被樊落拿在手里。

    因为两方争执,没人敢说半句废话,不一会传送阵光芒闪烁,运转开来。

    呼!

    七人三马同时被传送到了傲武山前的传送阵上。

    侥幸没被抢劫的两个商旅,看到势如水火一触即发的两方人,不敢停留,全都灰溜溜的离开。

    “樊落,这个就算是你的弟子,刚开始也只能进入外门,属于我管辖,我看你能不能一直保着!”

    转头看了聂云一眼,似乎将他的容貌记在心底,极强冷哼一声,骑上蛟龙马和剩下两个青年大步离去。

    “这个纪强是什么人?”

    他们刚一离开,聂云眉头皱起,问道。

    “回禀主人,这个纪强和我一样,也是为负责执事的长老,我负责藏书阁,他负责人事调配!”

    樊落道。

    “人事调配?”聂云接着问道:“他说我只能进入外门是什么意思?”

    “云雨宗弟子,不管什么关系,一开始只能进入外门,只有获得一定功勋后,才能顺利晋级,成为内门弟子,最后才有资格被长老、强者收为真传!”

    樊落解释了一句“不过,主人你不用担心,过一会咱们进入宗门,我会给你上交功勋,让你直接成为内门弟子,到时候再想办法拜托朋友将你安排到丹药殿,方便行事!”

    “嗯!”聂云点点头。

    再严密的规矩都有漏洞,无外乎利益、人情,樊落这样说似乎已经有了主意。

    明白这些,聂云也不多想,当即跟在樊落身后向眼前的傲武山走去。

    傲武山是傲武州海拔最高的山脉,足有五千余丈,山峰上方云雨化作寒雪,构建出冰晶世界。

    沿着山脚的石阶一前一后,很快一个巍峨的宗门出现在二人面前。

    “汇聚风云,采云化雨……好厉害的阵法!”

    看到这个宗门,聂云眼睛一亮,不由赞叹。

    这个宗门建立的地方汇聚了周天大势,将方圆数百万里的灵气抽取在一起,形成阴阳交融之态,在宗门大阵内,阳光充足四季如春,根本感觉不到丝毫寒冷,和山腰上的冰寒世界,完全是两码事。

    能在如此高大的山上建立这样的大阵,足见云雨宗的开派宗师不但实力强劲,对阵法也极其精通。

    “这种阵法进入之后很难逃出,但也拥有命门,只要找到这个地方,危险会降低不少……”

    天眼运转将整个大阵看在心里,聂云暗自分析。

    云雨淬体液是云雨宗最珍贵的东西,一旦盗取,肯定会引起极大骚乱,所以在没进入前,就必须找好退路,方便逃走。

    呜呜呜呜!

    就在聂云仔细观察云雨宗大阵的时候,突然身后响起一连串呜咽之声,转头一看,只见数十个云雨宗弟子,大步从山下飞掠上来。

    诸多弟子抬了一个修长的软榻,上面一个青年正斜靠在上面,闭目养神。

    “主人,快让开,这是……宗门真传大弟子,南宫啸!为人霸道无礼,最好不要得罪!”

    看到这个青年,樊落脸色一变,连忙一拉聂云站在了石阶的一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