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一千章 柳莫烟

第一千章 柳莫烟

    五大大字不知用什么种族的语言写成,隐秘在鳞片的角落里,灵魂都扫视不到,只有天眼天赋配合天耳天赋,仔细观察聆听才能发觉。

    天耳感应中的五个字,如同九天之星,耀耀生辉,遥远宁静,让人看上一眼,就生出心存高远之感。

    “九天者,高空也!古云‘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身高志远,气高力盛!意存破势之光,心生九天之态……”

    大字下是一行小字,虽然不多,只有数十个,却让人一眼看去热血沸腾,难以自制。

    尤其是武道师天赋,犹如饕餮巨兽看到了最美味的食品,隐隐颤抖起来,恨不得将下面未完成的句子补充完整。

    “九天流星指,看名字应该是种指法,可惜残缺不全无法修炼……”

    这个鳞片只有开篇一点点总纲,并没有修炼方法,更没有招数,不能修炼,看了一会,心痒难耐,知道只有找到剩下鳞片才能修炼,这才依依不舍的将这东西收入纳物丹田。

    “这片在红岩山找到,剩下的部分或许也能找到,今天过去肯定是来不及了,等这边的事情完了再过去不迟!”

    压制住兴奋激动的心情,聂云再次在交易会逛了起来。

    有了九天流星指这块珠玉,后面再看什么东西都觉得如同瓦砾,难以下咽。

    又转了一个多小时,再没发现什么宝贝。他也就懒得再次出手交换。

    “先到先得,这东西是我先看到的,并且先报价卖家也同意了。你想要争抢,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就在他逛得有些无聊,打算找到许馨倩回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转头一看,只见许馨倩正站在一个摊位上,和一个女子争吵。

    “先到先得。笑话!你看上就是你的?整个灵界你也看过了,你难不成说整个灵界都是你的?”

    说话的女子身材高挑,浓妆艳抹。语气不阴不阳带着挑衅的味道。

    二人针锋相对的地方,空处一大片,周围摆摊的人,似乎知道她们的身份都不简单。纷纷避让。生怕惹到麻烦。

    “柳莫烟,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强词夺理,今天这件东西我要定了!”

    许馨倩眉毛一样,突然向下面前抓去。

    “吆,怎么,说不过要硬抢了,许馨倩好大的魄力,各位黑甲护卫大哥。你们难道放任这种破坏规矩的人在这里捣乱?”

    手捏兰花挡住许馨倩的动作,叫做柳莫烟的女子回眸一笑百媚生。看向不远处的几个护卫。

    “这里是驱修塔交易会,不允许强行买卖,许馨倩大人,虽然你是驱修师,一再破坏规矩的话,我们也不会客气!”

    黑甲护卫最前面一个青年看到柳莫烟的媚态,心神一荡,大步走了过来,义正言辞,气势惊人。

    这个青年罗仙境初期实力,配合全身黑甲,一举一动带着莫大威严。

    绕过争吵的二人,聂云向许馨倩抓的东西看去,是一个不大的木盒,散发出淡淡幽香,似乎问道这个香味,能让人心境安宁,浮躁之心尽去。

    “居然是优昙佛香!难怪能引起二人争夺……”

    透过木盒看了一下,聂云认出其中盛放的东西。

    优昙佛香是一种佛门珍贵香料,点燃后不但能让人心境安宁,精神更加集中,常年吸收,还能让人体质改变,皮肤更加光滑,细胞更加紧密。

    说白了就是驻颜功能,让人美丽。

    正因为有这这种功效,这种香料被很多女性修炼者奉为圣物,欲求一两而不可得。

    “强行买卖?张仙,你说这话可要看清楚了!”许馨倩没想到这个柳莫烟把黑甲护卫喊了过来,冷笑一声,转头看向前方卖香料的摊主“这位小哥,这东西是不是我先看上,和你商议好了价格,自愿卖个我的?”

    卖东西的是个年纪不大的青年,听到问话,连忙点头“是啊,是我自愿卖给你的……”说到这向柳莫烟一指“是她跑过来非要抢夺,而且价格开的低……”

    啪!

    青年的话还没说完,被一巴掌抽翻在地,柳莫烟双眉竖起“你瞎了狗眼,我抢夺,如果我想抢的话,你能挡得住我?”

    这个柳莫烟一动手,立刻显露出本身修为,居然是个半步天仙境强者,虽然比不上那个黑甲护卫,却也不弱,几乎可以和南宫啸媲美了!

    “我……”卖东西的青年没想到说实话也会遭到毒手,被一巴掌打傻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张仙队长,现在的情况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许馨倩不但强行买卖,还藐视你的威严,该怎么执法,应该不用我说了吧!”

    将卖东西摊主打的说不出话来,柳莫烟眉毛弯成月亮,转身对黑甲护卫队的张仙说道,声音中带着妩媚之意。

    “自然不用说了,这些事情我亲眼所见,在交易场强行买卖,无视规矩,挑衅黑甲护卫队的威严,许馨倩你还有什么话说?”

    张仙看到柳莫烟的媚态,咂了咂嘴巴,向许馨倩大声呵斥。

    “你……你们两个一唱一和,很好,没想到黑甲护卫队居然也变成了你柳莫烟的帮凶!”没想到他会这样说,许馨倩怒极反笑。

    “怎么,你这是在质疑我们黑甲护卫队了?黑甲护卫队是驱修塔的安全保证,公平公正,对事不对人,你无视法规纪律,也别走了,跟我们去护卫队总部说个清楚吧!”

    大手一挥,张仙身后的几个黑甲护卫呼啦啦将许馨倩包围在内,杀气腾腾。

    黑甲护卫队和驱修塔分部的关系,就好像一方大员和军队的关系,前者直属驱修塔总部管理,对一般的驱修师并不在乎。

    “许馨倩,你怎么在这,时候不早,咱们回去吧!”

    看双方气势翻腾随时都会打起来,聂云摇摇头走了过去。

    虽然知道黑甲护卫队和这个叫柳莫烟的女人不好惹,但让他眼睁睁看许馨倩受欺负,还是做不到。

    “哼,你们两个给我记住,今天的事,我会详细禀报我师父,让他老人家给我做主!”

    见聂云出面,许馨倩从愤怒中清醒了一些,知道和黑甲护卫队不能硬碰,冷哼一声,几步来到聂云跟前“咱们走!”

    “慢着!你以为破坏规矩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张仙向前一步,挡住二人的去路。

    “不错,在交易场强行买卖,公然和黑甲执法队对抗,如果就这样让你们走了,执法队的威信何在?”

    柳莫烟媚眼抬起看了二人一眼,弯腰从地上将刚才那盒优昙佛香捡了起来,水蛇般的腰肢走了过来,边走边哼道。

    “柳莫烟,做事留一线,虽然我现在还没拿到五品驱修师的徽章,但已经是五品驱修师,和你等级一样,就算黑甲护卫队把我抓走,也不能怎么样!”见对方咄咄相逼,许馨倩秀眉一蹙。

    “呵呵,就算你是五品驱修师,没有等级徽章就没用!再说,就算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你身边这小子呢?”

    柳莫烟说着来到二人跟前,盯着聂云嘴角扬起,眼神妩媚的如同狐狸“他应该不是驱修师吧!如果把他抓过去,你觉得会受到什么惩罚?”

    “哼!聂云刚从那边过来,又没有破坏规矩,这么多人有目共睹,就算想抓,也没理由吧!”许馨倩一甩手。

    “没理由?”柳莫烟笑盈盈的向前走了一步来到聂云跟前,柔软的腰肢一挺,突然靠在聂云胸前“张仙大人,这小子居然调戏我,还请为我做主!”

    “你……无耻!”

    许馨倩没想到柳莫烟如此无耻,居然直接扑到聂云怀里,气得俏脸一下涨得透红。

    这个柳莫烟是一位五品驱修师,地位尊崇,真要被安上调戏的罪名,就算是他师父,也很难将聂云从黑甲护卫队救出来。

    “小子,居然敢调戏堂堂物品驱修师柳莫烟大人,你好大的狗胆!来人,把这小子给我抓了,敢反抗的话,当场击杀!”

    张仙大声喝道。

    “我看你们谁敢!”

    见二人一唱一和,如此无耻,许馨倩气得瑟瑟发抖,向前两步,挡住其他的黑甲护卫“聂云,你先回去,这里的事由我处理!”

    “咱们一起走吧!”

    见她的样子,是想保护自己,聂云笑了笑。

    “走?你调戏我一位五品驱修师,公然想做不轨之事,还想走?未免觉得太容易了吧!”

    本以为被她安上罪名,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会吓得立刻腿软求饶,没想到对方面不改色,还说出这种话,柳莫烟脸色一沉。

    “调戏你?就你长的这张猪腰子脸,只要不是瞎子,应该没人看得上吧!我聂云就算调戏一头母猪,对你也不会感兴趣!”

    见这女人已经无耻到了极点,这种话都能说出来,聂云笑了起来,淡淡说道。

    “你这是找死……”柳莫烟自负美貌,没想到对方会这样说,气得俏脸一下涨红,鲜血瞬间涌到了面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