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一千五十七章 单手屠魔

第一千五十七章 单手屠魔

    “你找死,你敢对我们布禹门的人出手,死路一条……”

    中年人没想到这个少年会有如此实力,松了口气,就想站起来。

    “还是你先死吧!”

    聂云懒得废话,一步踏过来,一脚踹在他的头上。

    嘭!

    脑袋炸成了粉末,鲜血迸溅。

    “这种废物也想拦我,笑话!”

    将金仙境的中年人击杀,聂云脚下飞快,笔直向刚才声音响起的地方冲了过去。

    债多不愁,反正已经得罪不少人了,什么布禹门,管他是谁,敢阻拦自己,杀了就是。

    很快,一个巨大的殿堂出现在面前。

    这个殿堂内,到处都是金色光芒,衬托的犹如金色海洋,梵音嘹亮,听在耳中心境舒缓,愁虑尽消。

    不得不说,佛门的功法,的确有过人之处,就连聂云如此心境,听久了都会生出一种无欲无求遁世的错觉。

    金色海洋深处,一个巨大的佛骨盘膝坐在中间,掌中一个高大的锡杖不停发出温润的光芒。

    锡杖前方,一个青年正双掌结着手印不停向其中灌输力量,旁边一个老者手持一柄魔气滔滔的鬼头权杖,不停消除锡杖中的佛性。

    佛魔相生相克,想要破坏佛门宝物中的佛性,必须使用至凶至魔之物。

    看来这个鬼头魔杖就是这样的东西。

    “余元你来了,来的正好,快帮我镇压这柄锡杖……嗯?你是谁?余元呢?”

    听到身后有人过来,青年还以为是之前那个中年人,话说到一半,一股冷意弥散开来。

    这里有人出现,而余元没过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死了!

    对于余元的生死青年并不在意,在意的是,对方居然敢杀布禹门的人,难道不想活了?

    “你杀了余元?你是什么人?”

    带着怒火,青年并未鲁莽,眼神透骨的寒冷。

    “不用打听我的底细,我只是个散修,看你无法炼化这个锡杖,不如给我吧!”

    知道对方这样问是想打听底细,看看值不值得得罪,聂云也不隐瞒向前走来。

    对方认识刚杀的中年人,应该就是他口中布禹门的公子布释界了!

    “散修?祖谦,杀了他!对了,别把这里弄脏了,不然惹得锡杖发怒,再想炼化就难了!”

    听说是散修,青年不在警惕,吩咐一句,再次专心炼化锡杖。

    一个散修,杀了就杀了,还不值得他注意。

    “小子,看来你是不知道我们布禹门,敢杀我们布禹门的人,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权利!”手持鬼头魔杖的老者转头看了过来,冷笑森森,眼光带着一丝魔气。

    居然是个魔人!

    “别废话了,想杀我,你要有这个能耐才行!”

    知道战斗在所难免,聂云懒得废话,拳头一挺,含胸拔背,力如脱弦之箭,狂奔而来。

    打拳如走路,收回如拉弓,发力如放箭,迅猛如疾风!

    这是肉身强者必修的课程,聂云同样不例外,修炼过再加上武道师天赋运转,将体内每一寸肌肉的力量完美运转起来,整个佛国的金光瞬间在他拳头上汇聚,形成了粗大的拳芒。

    肉身力量达到至高境界,会和仙力一样,能激射出意境般的攻击,让人陷入迷幻之境。

    “居然是个肉身修炼者,你难道是金身魔族的人?”

    鬼头魔杖老者祖谦微微一愣,手上并未留情,眼神闪过一道冷意,权杖一抖,空气立刻变得粘稠起来。

    嘭!

    拳头和魔杖碰撞,二人各自后退一步,手持魔物的祖谦,并未占到便宜。

    “难怪能将余元杀死,还真有些手段,不过,这点手段在我面前什么都算不上,大魔焚天!”

    知道眼前的少年肉身力量强大之极,不动用全力,恐怕还会落败,祖谦脸色狰狞起来,手中的魔杖翻滚带着一连串疾风,强大的魔气猛地激射而出。

    他的背后,宛如打开了一个魔界的大门,魔杖上的鬼头变得山岳般大小,沉重无比,还没来到跟前,就让人呼吸急促,喘不过起来。

    无数奔射而出的魔气,火焰般灼烧,炙热的温度,像是将整个天空都染红。

    魔界中的武技,大魔焚天!

    传说这招练成后,能同时施展出三个巨大的鬼头,也就是所谓的一魔焚火,二魔焚地,三魔焚天!

    此时祖谦只是展出一个鬼头,应该并不是最强状态。

    饶是如此,威力已经极大了,一般的金仙强者碰上,肯定会直接被烧成灰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长江三叠浪!”

    见对方实力强劲,聂云武道师天赋被彻底点燃,眼中闪过兴奋之意,毫不畏惧,大步向前,一拳轰击。

    长江三叠浪是当初修炼极其简单的武技,后来经过武道师天赋修改了一下,此时施展出来,拳头上的力量叠加起来,卷动着金光,衬托的他如同大佛临世,实力骇人。

    经过修改,这招能一瞬间将三拳叠加在一起,形成三倍攻击效果,威力无穷。

    轰!

    拳风打在鬼头上,惨呼连连,鬼头瞬间泯灭。

    “破!”

    一拳得势,聂云继续向前,所到之处烈风扑朔,周围的空间呜呜作响,威不可挡。

    嘭!

    祖谦魔杖一横,倒飞了出去,脊背贴着地面,划出一个半人深的沟壑。

    “啊……这是你逼我的,大魔焚天,最强攻击!”

    一拳被击退,祖谦脸色变得铁青,头发竖了起来,双眼赤红,快要崩溃。

    鬼哭般的吼叫声中,魔杖横转,狂暴的力量横贯而出,三个巨大鬼头凌空飞出。

    “哼,没想到这小子还有些手段,不过,到此结束了,能逼得祖谦施展大魔焚天最强攻击,就算死,也该瞑目了!”

    正在继续炼化锡杖的青年看了一眼,冷笑出声。

    在他看来,祖谦只是一时大意,最终获得胜利的肯定是他,没有任何悬念。

    “今天就用你的鲜血饲养我的大魔!”

    狂吼声中,祖谦魔杖中飞出的鬼头发出狰狞的血色,仿佛活物一般。

    看来这招大魔焚天并不是虚幻的仙力攻击,而是用人命饲养的魔头,一旦完全施展出来,就算金仙巅峰强者碰上,都会承受不住,被吸光鲜血。

    布禹门身为灵界名门正派,居然炼制如此邪恶的东西,令人难以相信。

    “饲养大魔?你要先有这种实力再说!”

    聂云头发扬起,衣袂飘举,烈风之下整个人气场恢宏,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一声长啸,全身散发出黝黑的魔力。

    灵犀炼体诀被他运转到了极限,一时间让他犹如魔王,带着众魔俯首的威慑。

    “给我下来吧!”

    魔力滔滔,单手向空中的魔头抓了过去。

    “什么?”

    “居然有如此精纯的魔人血脉?”

    聂云陡然释放出来的魔威,不光祖谦吓了一跳,就连布释界也眼光闪烁不知想些什么。

    魔人等级森严,血脉越高,威慑力越大。

    祖谦施展的鬼头,实际上是当初抓了一头血脉高级的魔人炼化而成,对一般魔人拥有极大压制作用,而如此高级的血脉在此人面前被压制,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他的血脉比鬼头还要强大!

    嘶啦!

    二人吃惊的眼神中,聂云单手已经抓住空中飞舞的鬼头,双眼猛地瞪起一道洁白的光芒,伴随一声撕扯的声音。

    “嘭!”的一声鬼头被撕成碎片,变成一团团混沌的元气,四下散开。

    噗!

    鬼头聂云单手撕碎,祖谦像被击中一般,脸色一僵,一口鲜血狂喷。

    这个鬼头权杖是他用心血祭炼的,被聂云击碎,等于打伤了他的心脉。

    “公子小心,这小子厉害,祖谦先去了!”

    脸色涨红,祖谦虽然受伤并未退缩,反而一声长嘶,全身上下都像染上鲜血一样。

    “血祭之术,燃烧灵魂,给我死!”

    这家伙倒也忠心耿耿,知道鬼头权杖被击败,已然不敌,毫不犹豫直接燃烧灵魂施展血祭之术,想要临死拉聂云垫背,给公子布释界一个逃走的机会。

    “血祭之术,血祭你个大头鬼,二十倍力量!”

    知道一旦让对方完成血祭之术,就算实力强,也未必挡得住,聂云双眼一瞪,一声呼啸,大步向前,大力丹田的陡然运转出二十倍的战斗力,轰然锤击。

    之前一倍战斗力就和对方打得如火如荼,现在陡然暴增二十倍,力量像是江河决堤,狂喷而来。

    祖谦的血迹之术还没完全施展,灵魂只燃烧了一半,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拳头当面砸了下来。

    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法则,就是单纯的力量。

    令人恐慌至极无法逃避的力量!

    轰!

    祖谦从中间炸开,化作漫天烟雾。

    血迹之术没施展成功,就被活活打死,灵魂都没逃脱。

    堪比金仙境的力量配合陡然提升的二十倍战斗力,单纯力量足以毁灭一个小世界,根本不是祖谦能够抵挡的。

    “好了,轮你了,也别打算逃了!”

    一拳击杀祖谦,聂云来到布释界面前,双目炯炯有神,全身魔气滔滔,宛如魔王临世,雄霸威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