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山寨】前世番外 洛倾城之殇(一)

【山寨】前世番外 洛倾城之殇(一)

    【山寨】前世番夾城之殇(一)作者:小时候就很懒

    冬夜,漫天雪花纷飞,兵刃交加声此赏,狼烟四起!血液偶尔喷溅而出,伴着雪花说不出的妖异。人群中一道白色倩影在雪中飘舞,玉步轻盈说不出的好看。这道白色倩影被十数名??,虽然莲步生花,却只能节节败退,一百余招过后,一名??背后突袭而至,利爪深深地没入倩影胸?.

    “果然要结束了吗”,白衣少女动人的双眸中神采渐渐涣散,“要结束了呢”,少女重复着呢喃道“父亲,是女儿不孝,未能尊您遗愿好好活着。不?经很努力了,已经,已经可以结束了吧,可是还是稍稍有点遗憾呢。”想起三年前在林中相遇的那个男子的身影,少女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世界真是美丽呢,遇见你那三个月,便仿佛便是我一生的幸福,只是没想到那丟是永别,你要好好活下去啊。”不知为何此刻少女脑海里浮现的全是那个男子的身影,随着三年前的一幕幕从脑海中飞闪而过,少女凄美的脸庞上带着一丝微笑,如秋风落叶般缓缓的闭上了双眸“如果还有来生,论如何都要来身边,因为没有比重要的了,聂云,我……爱你。”————————

    三年前——————

    夜雨中,一白衣少女在林中急速的穿行着,少女喘着粗气,嘴边溢出点点猩红,被雨水冲刷过后仍留下点点印记,脸色异常苍白像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她显城,来自神风帝??,人如其名,乃倾城之姿,精致的五官彷如天道的杰作,月夜雨雾中,犹似身在烟中雾里,似真似幻,宛如仙女。结若冰霜,清雅不可方物。除了一头如瀑的乌亮黑发便是一身雪白,若其嫣然一笑定是如异花出胎!寻常女子只消得她三分容色变乃算不俗,若得五分,便是傲立群芳,国之罕见,若得七分便是绝代佳人了。

    但此时她的情况似乎并不太妙。她天赋异禀,又拥有气宗中期的实力,身丟?城主的女儿功法武技自然也不会太差,全力爆发之下甚至堪比气宗后期强者。

    只是前日洛倾城在试炼之地的一处绝壁上发现一株千年落樱草,惊喜之下便要前去摘取,却没料到遆赵兴普一行人,遭其围攻。光是赵兴普便拥有气宗后期实力,而他们又是以多打少,趁机偷袭,淬不及防之下洛倾城只得将落樱草抛向远处,再借着赵兴普一掌之力,以身受重伤的代价从人群中突围而出,没想到那丧心病狂的赵兴普垂涎她的美色,yu要强?城与其行那周公之礼,而那一行人中又拥有一名追踪师名为赵风,赵兴普便一路追击而来,本就身受重伤的洛倾城又经过2日2夜不眠不休的长途跋涉早已身心俱疲,几yu昏倒。若是让赵兴普追上,怕是连自杀都做不到。

    “哈哈哈哈,洛倾城,你就别跑了,便是你褩涯海角,本公子也能将你抓住,你就??跟本公子走便是!本公子定不会亏待于你!”从声音的凝练度看,赵兴普里自己应该不足三里了。“我跑了两天两夜都未能走脱,他们必是有追踪师在其中,如此即便我想偷袭拼命,也定然只是飞蛾扑火,到此为止了吗。”想到这里,洛倾城缓缓的将手中长剑置于她那白皙纤细的脖子上,“与其让那贱人侮辱致死,还不如我自己动手,父亲,女儿要与你团聚了。”就在这绝美少女立下死志,即将香消玉损之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姑娘既要寻死,何苦到这试炼大赛中来,大赛的获胜要求是生存四个月,你却是来此寻死,当真可笑。”“是谁!?我的事与阁下无关,倒是阁下鬼鬼祟祟又是何意”洛倾城一脸惊色,这道声音的主人便在一旁,自己竟全然没有察觉,许是后方恶狼逼近,自己惊慌失措的缘故吧。“我走路赆便在此处歇息,倒是姑娘吵醒了我却反倒质问起来了?”伴随着一如既往的懒洋洋的话语,一道消瘦的身影从树后浮现出来。“你叾城?可星?主洛占豪的女儿?”

    洛倾城平淡如水的俏脸浮现出微微一惊的神色,随即便恢复如初,想着定是听到那赵兴普的喊叫了吧,转念一想却又觉得不妥,天下洛性女子如此之多,??在神风帝国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城市,??是名震寰宇的大人物,为何他又知道?便试探的问道“公子倒是如何得知?”

    “我叫聂云,也来蟎。”下一秒??掆一句让洛倾城不禁玉体轻震的话语。洛倾城马上便知晓了,原来是来蟎四大家族的聂家,但是这个聂云好像没有听说过?“洛姑娘,??袉?破,??家?,此刻能遇见同乡,岂能坐视不管,你便先走一步,我且为你挡上一挡。”听到这里洛倾城不由感动,雪中送炭情意重!仅仅因为是自己的同乡便肯不顾自身安危相助!这便是男子气概!

    “聂公子好意,在下心领了,可是后方一群人为数众多,为首的赵兴普更是气宗后期,又来自帝??家族的赵家,功法武技甚是精妙,全力爆发不下气宗巅峰之力!他们人中有一追踪师名为赵风,有他在便昤刻脱逃迟早还是会被追上,公子又何苦为我这萍水相逢的人以身犯险呢?”

    数年期的妖族入侵让聂??家人,更是后悔家人在时自己没有好好与他们相处,此刻遇见同丟?之人的洛倾城,不由大动,想起当时洛占豪为全城fu孺的逃离,放弃逃亡,与??共存亡,悍不畏死的斩?,更是大为敬佩!此刻遇见洛占豪之遗孤,又怎么不助?

    “我自有办法,洛姑娘莫要担心,先走便是!”“可是……”洛倾城刚要说仜??世英豪定不想看你遌辱!赶紧走!”聂云怒斥。“公子……请一定小心!”洛倾城踌躇的道,而后便转身继续奔逃。

    不一会,赵兴普一行人便追击而来,赵风道“,那洛倾城在此稍微停顿了下,却又突然急速前行,倒是不知何故。”“能有何故,定是那倾城小妞脱了气力,在此处稍作休息而已。”

    “看来那人便是那追踪师,要确保洛倾城能够逃离,必须先将那追踪师灭杀,其?虘不过,却也留不住我,只是那赵风就在赵兴普旁边,倒是有些难办。”聂云隐于林中,心底略作盘算。“有了!”

    说着便从林严出来,“这位可是赵兴普赵公子?”??惊,倒是不知道这丝?自何处,竟全然没有发觉。当下便警觉到“你是何人,鬼鬼祟祟在此又是何故?”“我乃一个小城的家族子弟,深知此次试炼希望不大,方才在远处听见赵公子要追一女子,我当下便要拋,可是奈何那小妞太过厉害,我全然不敌,还受了不轻的伤势,可是那小妞也定不好过!我看的出她本就有伤,方才真气激dang,她伤势定是又重了两分,嘿嘿,赵公子,您看要是一会您觅得佳人,是否能记我一功?”聂云装的脚步虚浮,话间还不停的逼出血液装出受伤吐血之态。

    “怪不得方才那小妞在此停顿一会原来如此!”那赵兴普恍然大悟“小子算你识相,若是一会我抓到那倾城小妞,定不会亏待于你”“多谢公子,多谢公子”聂云忙点头哈腰道。赵兴普一行人也不做停留便继续赶路,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如雄狮扑兔,射向赵兴普,正是聂云!气宗后期强大的气势瞬间勃然而出!

    “你找死!”同为高手,一刹那便可决定胜负所在!可是那赵兴普又岂是易与之辈?他深知此时聂云有心箃,杀势酝酿良久,如离弦之矢,而自己放松警惕,气势已衰,定不能与之相博,说不定还会受伤,虽然那么多人,那人要杀自己是不可能,但自己千金贵体岂能受创?当即便随便将身旁一人悄悄用掌力一推使其迎向聂云!而这人不?,正是那赵风。聂云当下差点便笑出声来,自己虽作势扑向赵兴普目标却是那赵风,他预计着自己以雄鹰之势突袭,赵兴普定然不敢相拼,那么定是以守势活避其锋芒应对之,却全然没想到这赵兴普竟将赵风推了过来,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聂云当然不会放过这绝佳的机会,只见一抹寒光划过,剑锋所指剑气纵横,便是那倾盆而下的雨珠也被那剑气逼的飞溅于四处!那抹剑光飞快的在赵风脖子跟前一闪而过,这可怜的赵风便带着惊诧看着自己无头的尸身血液喷溅!映着大雨,倒也应景。

    聂云一击得手便迅速抽身而退,刚想逃离便看见那以缓过劲来的赵兴普想自己杀来,此时情况于方才完全是反过来了,自己昩之末,而那赵兴普却是气势正盛!但聂云丝毫不慌,步下生风,精妙的身法内涵八卦奥义,险之又险的化解了赵兴普的踀击。不过逃跑的最佳时机却是错过了,被赵兴普一行?起来。聂云正盘算着如何能毫发无损的抽身而去,便在此时,本应远遁的洛倾城有反转而来。

    “聂公子,??说服自己让你孤身置于险地,若你有丝毫损伤,我必一世不得安宁!”洛倾城就是这样一个倔强而又单纯死板的女子。或者说是有点笨?聂云见状,差点就晕倒在地,自己苦心经营至此到底是为何啊?“洛姑娘,你,你是个笨蛋吗?”聂云此刻当真是有??,同时却又觉得这举城傻得可爱。

    “倾城小妞,你倒还自己送上门来,我就知道迷于本??风姿!哈哈,你们三个给我拖住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等我收拾了倾城小妞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赵兴普一脸的猖獗道。说着便吾城抢攻而去!洛倾城本就不敌赵兴普,而今又身受重伤,岂能是他一合之敌?果不其然,数招之下便再次被击的抛飞而去,点点血珠从那可人的小嘴中溢出,甚是可怜。

    聂云见状,想起城破之日的场景,“难道我就那么没用,注定了无法保护想保护的人?绝对不行!苍天无眼!我岂能让你如愿!”胸中怒气迸发“滚开,一剑便将一人手臂卸下,随着行云流水的身法,游动至离洛倾城最近之处,怒火攻心之下,竟爆发出超越往常的战力!纵横的剑气逼得空气仿佛都在哀鸣,四处乱草纷飞,枝木具断!迎面而来的那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剑光吞噬,乱剑穿心而死!

    聂云奔至洛倾城身畔,向着赵兴普便是含怒一剑!两人皆后退三步,然而聂??停留,抱赾城便转身奔逃,赵兴普龙行虎步而来一掌而至,直中聂云后背。聂云顺势借这一掌飞速逃遁,留下了在原地怒吼的赵兴普。此刻聂云只感觉五脏六腑犹如翻江倒海般的剧痛,若不是自己修有灵犀炼体诀,防御高超,刚才这一下定是要了他姓名!

    犹是如此,聂云还是感到喉咙一甜,张口便是一口鲜?,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怀举城如雪的白衣。

    “聂公子!你,你没事吧,这可怎么办才好。”平日里淡定沉着的洛倾城此刻竟如惊慌失措的小猫。“你,真是个笨蛋!你不来我定可从容脱走,幸好他们之中的追踪师已被我灭杀,倒是不用害怕他们追击而来。”“对……对不起,我害怕聂公子有什么危险,若是聂公子有痒我岂能心安?”此刻的洛倾城乱发散于胸中,初次与男子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不由脸红心跳,少女激ao羞之态尽显于她那绝世容颜之上,甚昧可爱。“你来了我不是还是受伤了?真是个笨蛋!”聂云虽然一口一个笨蛋的叫着,却没有斥责之调,反倒是觉得少女笨的天真,傻得可爱。闻訾城羞的不知说什么才好,只得悄悄的将头埋进聂云胸中,感受着聂云温暖而又坚实的怀抱,脸上的红晕愈发的明显。

    ??情怀及其迟钝的聂云丝毫没有发玾城此时的心思,只道是她伤势复发,不由说道“??伤不轻,当找个圮养才是,跑了那么久他们应该也寻不得我们,便到前方那一山洞去吧。”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