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将夜 > 第七章 此去长安混人样

第七章 此去长安混人样

    入夜,桑桑跪在炕上挪着干瘦的膝头,麻利快速摊平被褥,小手掌一摁把枕头中间摁出一弧形,便是宁缺睡的最舒服那弧度,然后蹦下炕抱起自己的被褥,走到屋角那两个大榆木箱边铺了上去。

    灯熄,宁缺把水碗搁在窗台上,借着星光钻进被窝,双手搭在被沿,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然后发出一声极为满足的叹息声,他闭上眼睛,过了会儿才听到屋角传来那阵听了好几年的悉悉??的声音。

    仿佛和过去这些年头没有什么区别的夜晚,伴着帝国边塞的星光沉沉睡去,然而真实的情况时,今天草屋里的主仆二人都没有睡着,或者是因为即将踏入崭新世界的激动不安,或者是因为都城长安的繁华、隐约可见的富贵,还有那些散发着迷人味道的香脂水粉,窗边屋角的两道呼吸声迟迟未能缓慢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宁缺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窗纸上的淡淡银晕,感慨说道:“听说……长安城里的姑娘都不怎么怕冷,衣裳穿的很单薄,领口开的很大,身子都很白……那时候年纪太小,都不记得了。”

    他翻了一个身,望向屋角黑糊糊的那处,问道:“桑桑,最近有没有犯病?会不会冷?”

    黑暗中小侍女隐约似乎是摇了摇头,隐约能看见她紧紧攥着被角,双眼紧闭,唇角却挂着一丝极罕见的微笑,低声喃喃回答道:“听说长安城里的女孩子确实都挺白的,她们天天都用那么好的水粉,能不白吗?”

    宁缺笑了笑,看着她说道:“放心,等本少爷以后有了钱,陈锦记的胭脂水粉随便你买。”

    桑桑霍然睁开双眼,像柳叶般细长的眼眸里映着明亮的星光,严肃说道:“宁缺,这可是你答应的。”

    “刚才都说过,去长安后你要记住一定要称我为少爷,这样才显得尊重。”

    当年宁缺从道旁死人堆里翻出浑身冰冷的小桑桑,然后辗转来到渭城,至今已有七八年。桑桑虽然在户籍上是婢女,做的也是婢女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喊过他少爷,这不代表别的任何事情,只代表一种习惯。

    今天小侍女桑桑被迫要扔掉这个习惯。

    “宁缺……少爷……你要记得答应给我买陈锦记。”

    “嗯。”

    宁缺应了声,目光落在炕边地面像白霜般的月色,不,是星光上,心头无来由微紧,很多年前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再次袭来,回头望向窗外深青色的夜空,看了眼满天星光,然后开始低头思念故乡,喃喃念道:“今天还是没有月亮啊……”

    黑漆漆屋角榆木柜子上的桑桑,像个小老鼠般蜷在微凉的被褥里,伸手到腰后扯了扯,挡住外面的微凉气息,顺便让两个柜子间的缝显得不那么硌人,她听着窗边传来的呓语,心想宁缺……不,少爷又开始说这种胡话了。

    ……

    ……

    清晨,主仆二人醒来,借着蒙蒙熹微的晨光开始整理行李,偶有争执,更多时候是沉默。

    宁缺在屋外土墙上掏了半天,掏出一个长长的袋子,取出袋中的弓箭仔细检查半天,确认没有问题才递了出去,桑桑安静在旁接过,塞进那张棉布做成的大包裹里,又从篱笆架下面取出三把带着些微锈迹的连鞘直刀,宁缺接过来用心地擦拭了几下,迎着朝阳看了看锋口,点点头便用哈绒草绳紧紧系在了背上。

    他从门后取出一把黑伞,用剩下的最后那截哈绒草绳系紧,系在了桑桑的后背,这把黑伞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总感觉上面蒙着黑黑的油污,并不反光,甚至显得有些厚重,而且这把伞很大,就算收拢系紧,背在桑桑瘦削矮小的身体上,竟是险些要垂到地面。

    远行的准备做好,宁缺和桑桑一前一后迈过破烂的篱笆墙,二人同时回头看了一眼小小的青石坪和小小的破草屋,桑桑仰头望着他的下颌,问道:“少爷,要锁门吗?”

    “不锁了。”宁缺犹有稚意的面容似悲似喜,说道:“以后……或许我们很难再回来了。”

    ……

    ……

    车轮碾压湿软的泥地,贵人的队伍缓缓启程,向渭城外驶去。

    前后五辆软索马车,放在任何时候都是边塞上很能吸引目光的队伍,所以即便渭城军卒属民并不像宁缺所说那样猜出了贵人的身份,可若是寻常日子,想必渭城唯一的那条大道旁必定会挤满看热闹和议论的人群。

    今天道旁确实也来了很多送别的人,只不过他们关心的重点不是这支贵人的马队,而是坐在第一辆马车上的少年和小侍女,时不时有煮熟的鸡蛋递上去,时不时有脸颊黑红的大婶拿脏手绢抹着眼哭着说些什么。

    “宁缺你这个缺德的死坏胚,我家那远房侄儿多好,你就不肯让桑桑嫁他,这下好,要这么个丫头跟着你去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去,我告诉你,你可得把我家桑桑看好了。”

    马车上的宁缺脸色极为难看,回答道:“婶儿,桑桑才八岁的时候你就开始提亲,这事儿怎么也不成啊。”

    又是几声带着笑意的骂声,宁缺忙着和熟人告别,计算最后的债务问题,人群闹腾的没完没了,后方那辆装饰最精华的马车车帘掀开一角,那名骄傲冷漠的婢女探出头来看了眼,忍不住微微蹙起了眉尖。

    天上忽然下起了??细雨,仿佛比还要细的雨丝洒在人们的身上,然而却没有人愿意离开,就在车队将要驶出这座小小边城前,宁缺从马车上站了起来,向四周拱手一礼。

    少年身后背着三把旧刀,站在雨中拳掌相搭行礼,竟陡然生出几分英气之气。

    “老少爷们儿,大姐大婶儿们,感谢的话不多说。”

    说完这句话,他在雨中张开双臂,握紧双拳向上分开,展露自己并不强悍的胸肌和手臂,做了一个特**的姿式,大声喊道:“此去长安,要是混不出个人样儿,我就不回来了!”

    此言一落,就像说书先生落下开戏的响木,又像是刽子手砍掉了一颗人头,道旁的民众齐声叫起好来。

    渭城唯一像样的酒馆里,马士襄和几名亲信校尉正在喝酒,贵人不要他们相送,他们也懒得去送宁缺那小子,却是清清楚楚看到了眼前这幕画面,一名校尉想着宁缺站在马车上说的那句话,忍不住叹息道:“浑不出人样就不回来了?”

    “那这浑没人样的小子,看来是真的很难再回来了。”

    酒桌旁的马士襄想着昨天深夜宁缺对自己说的那三句简短的话,不由轻抚花须,大有老怀安慰之感,望着渐渐驶出城洞的那辆马车,微笑喃喃说道:“不回来也好,你这个缺德玩意儿,去好好祸害外面的世界。”

    ……

    ……

    (**型唐人的章节名没法用,真麻烦,九月二三号左右,我会对写出来的所有章节再进行一次大修,将夜这本书,我打算花更多的精力去修改,这样把书写好比较有保障。

    今天是俺结婚一周年,不是什么大事儿,和老婆都忘了,全亏书友和岳母提醒才想起来,谢谢,所以拼命多写了两千字。

    明天周一,按道理这章应该放到零点去冲榜,但实在是懒得搞了,不然还要你们半夜看,挺烦的,周一如果大家伙来看书,有空闲的话,麻烦帮我多投几张推荐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