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将夜 >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三章 碧蓝如腰(中)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三章 碧蓝如腰(中)

    宁缺军人出身,最厌慢抢战功这种事情,正如他此时所整贮在谓城外的荒原上,若遇着七城寨别的部队抢战功,他和他的伙伴们会直接抽刀子砍过去,谁砍赢战功便归谁,荒原上的道理规矩就是这么简单。

    东胜寨的唐军竟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战功被西陵护教骑军抢走,除了骂上几句竟是没有抽刀子把对方追杀到屁滚尿流?他困惑不解之余难免愤懑,过了会儿心情才平静下来,想着此间远离土阳城,唐军将领低调保守些也不为过。

    他摇了摇头,看着湖泊远处的荒原说道:“若是我带着部队进荒原打柴,西陵那帮神棍打手敢来抢柴火,你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司徒依兰没有说什么,在他身旁背着手沿着湖畔慢慢行走,忽然她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望着他说道:“长安家里来信说要替我安排亲事。

    微寒的天气让少女唇中吐出的气息迅速化为白雾,让她清爽的容颜平添了几分美丽,宁缺看着眼前的如雾呵气和少女的容颜,怔了片刻问道:“然后?”

    司徒依兰摇了摇头,回身继续沿着湖畔前行,说道:“我不想嫁。”

    听到她的答复宁缺的心情变得轻松了些,又忽然变得沉重了些,莫名其妙有些寻不准方向的惘然感觉,他看着少女的背影说道:”这种事情确实应该慎重些。”

    司徒依兰没有回头,笑着说道:“听说长安城里很多大臣都想招你当女婿。”

    以宁缺现如今在长安城里的名声,且不提夫子亲传弟子这道荣光单说陛下对他的欣赏喜爱,也足够无数朝臣开始琢磨把自己女儿孙女推销给他。

    宁缺笑了笑,说道:“云麾将军想来不会有这种意思。”

    司徒依兰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父亲知道我与你相熟,还真动过这个念头。”百度贴吧破晓更新组小逸首发。

    宁缺觉得脸颊有些微烫,下意识里摸了摸,不知该怎样接话。

    司徒依兰背着双手,踩着湖畔的白色圆石继续向前,说道:“不过我没有答应。”

    宁缺看着一身轻甲的少女身后晃动不安的黑色发辫,沉默片刻后终究没能忍住心中的好奇以及那不能宣诸于口的某种情绪,问道:“为……什么?”

    “呵呵,因为我不想嫁人啊。”

    少女的回答很简洁有力,清脆的笑声惊醒湖面薄薄的冰膜:“这些年来,帝国一直没有女将军,我想成为女将军,所以哪里有时间想嫁人这种事情。”

    宁缺听着她吐露心声,不禁有些惭傀,将靴子前面一颗形状有些怪头怪脑的白石踢进湖中,说道:“我一心修道,也没时间考虑这些事情。”

    司徒依兰转过身来,看着那颗将薄冰砸烂的石头缓缓沉入湖底,沉默片刻后爽朗一笑,看着他问道:“如果有时间考虑,你喜欢怎样的女子?”听着这个问题,宁缺不由想起在书院后山里与陈皮皮的那番对话,思考很长时间后,他揉着下颌认真说道:“我喜欢漂亮的女生,皮肤白暂,丹凤眼,一点朱唇,身材丰腴最佳,性情方面最好能聪明一些,别老让我考虑事情。”

    司徒依兰看着他摇摇头,感叹说道:“你的要求还真不高,和世间绝大多数男子的想法都差不多,怎么看都看不出一些新意。”

    生活本来就是一件很没有新意的事情,无论在长安城还是在燕北荒原,天天爬楼和天天闲逛能找出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在东胜寨实修的书院学生们各有各的战斗任务,不可能天天陪着宁缺逛寨子吃饭喝酒聊天,他只好自己一个人去逛寨子吃饭喝酒和自己聊天,单调枯燥到了极点。

    过了数日他终于再也无法承受这般无聊的生活,偷偷摸摸牵出大黑马,避开那数十名形影不离的骑兵视线,出了城寨来到碧蓝一片的湖畔散心。

    再没有数十名骑兵不远不近缀在身后当第二个太阳,宁缺今天走的更远了一些,顺着碧湖向东跑了两三里地,觅着处幽静的湖畔停下。

    他卸下大黑马背上沉重的行囊,在它屁股上重重拍了一记。

    大黑马难得拥有如此美好的轻松放松时光,欢鸣嘶叫一声,撒着欢蹄溅着黑泥便向湖里冲了过去,然后以更快的速度纸沉恼怒嘶吼着狼狈退回到湖岸上。

    它浑身微微颤抖,不停呼噜噜噜卷着粗厚的舌头,翻弄着唇皮儿,很明显被冰冷的湖水冻的厉害,而且咸水的味道实在是不咋嘀。

    “就没见过你这么顾头不顾腚的战马。”

    宁缺好笑看着它,指着不远处的蒙蒙山林说道:“蠢货,有湖自然有支流,自己往那边跑跑,看看有没有水喝,呆会儿早些回来。”

    大黑马不满地摇晃着马头,蹬了蹬后蹄,将身上沾着的冰冷湖水振落些,屁颠屁颠按照他指的方向跑了过去。

    宁缺堆了个土灶,煮上一锅鲜蔬汤,嗅着渐起的香味,在安静无人的湖畔坐了下来,现在没有桑桑在身边服侍自己,他只好自己服侍自己,好在桑桑小的时候两个人的饭都需要他做,手艺依旧娴熟,从未忘记。

    荒原地北,尤其是在中原与大草原中间的这片地域,常年刮着西北风,非常寒冷。他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袄,外而还有件黑色的挡风罩衫,就这样坐在湖畔,不知道是那碗温暖的鲜蔬汤起了作用,还是修行有所得,总之并不觉得太冷。

    湖水近岸浅处十分透明,能清晰地看到底处的白石和那些倒伏亿万年的树木,往远处望去湖水则变得越来越蓝,被两岸的山林和矮崖一束,细细长长看不到尽头,一直延伸向极北的荒原深处。

    宁缺坐在石上看着身前的美丽湖景,心想昨日自己觉得这片碧湖像是腰子,实在有些不雅,事实上应该是女子柔弱不足一握的纤腰才是。

    微微摇晃的湖水像渐要融化的蓝色宝石,将那些被寒冷空气凝结成的薄冰……片一片推到湖畔,有的渐渐化去,有的则是重叠在一起,相信随着冬意越来越浓,这些薄冰最终会变成厚实坚硬的冰块。

    看着随湖波起伏的薄冰,宁缺想起传说中那些站在冰下的人,又想起前些日子和司徒依兰在湖畔漫步时说到的那些事情,脸上不禁流露出自嘲的情绪。百度贴吧破晓更新组小逸首发。

    世间人到了一定年龄之后总要考虑男女婚嫁之事,他以前未曾认真考虑过,也确实没有对司徒有过什么非分的想法,可当他听到司徒拒绝云麾将军,依然觉得有些不愉快。去年春天在北山道口时,他也曾经有过这种情绪,当时的他很清楚自己和李渔这位大唐公主殿下之间绝对没有任何可能,可当李渣从肩畔离开,缓缓站起恢复雍容模样时,心中依然生出了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盛起一瓢湖水,将石灶里残存的火苗浇熄他重新在湖畔坐下,看着那些不像玻璃更像嬉皮的薄冰,微嘲自语说道:“忘了听谁说过世界上只有两种女人,自己的以及别人的,男人是不是都这样?”(……这句话是柳下挥说的)不过他一直教育桑桑提醒自己,任何谈感情尤其是爱情的人都是白痴,所以沉浸在这种自嘲情绪之中并未太久他便被自己可能成为白痴的恐怖前景惊醒过来,开始恩考一些现在的他认为更有意义的事情。

    来到燕北荒原已经月余,未曾见到夏侯自然没有办法代陛下去看看他,土阳城虽然近,但他实在拿不准应不应该去,他也不知道现在遇着夏侯会出现什么问题。而荒原之上虽然零星战斗一直在发生但援燕军上层知道他的身份,派了几十名精锐贴身保护他也没办法去尽情杀上几场,时间难道就要这样虚渡下去?

    做为一个很艰难才活下来并且活的越来越好的年轻人,宁缺很清楚要做到这些依靠的是什么,所以他不会允许自己虚耗太多时光,在湖畔想想男女这种无意义的事情,想想夏侯这等有意义却没办法的事情后,便开始冥想修行。

    微寒的风从湖面上吹了过来,吹颤岸旁堆着的薄冰,吹颤他紧闭双眼上的睫毛,他的膝上搁着一把细长的朴刀,随着冥想的深入,无形的天地元气渐渐汇聚到他身旁,再轻轻柔柔覆盖到刀锋之上。

    刀上刻着的那些简洁符文线条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天然光线造成的阴影突然变得比前一刻更深了些,然后开始嗡嗡鸣叫,奇异地振动起来。

    一片不知被湖风从何处卷来的枯草叶,刚刚落到刀面上便被弹振到空中,被那股无形力量瞬间撕扯成数百丝极细的草丝,然后飘飘洒洒落入湖中消失不见。

    他膝上横着的朴刀在微微震动,身前湖畔白色圆石间的清水也在微微震动,那些看似脆弱实则绵软有粘力的薄冰渐渐震碎,顺着湖浪漫无目的地散开,映射着天空,仿佛出现数十个一模一样的苍字。百度贴吧破晓更新组小逸首发。

    被粗布裹的紧紧的大黑伞,沉默地躺在他的身旁。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宁缺结束了冥想,看着身前白色圆石间的碎冰块,知道自己不会再在不惑境界停留太长时间,已经开始接近洞玄境界。

    当初他在朱雀大道上悟道,然后迅速击破初境感知二境,直接进入不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样做到的,所以现在的他对于修行破境根本没有任何认识,此时冥冥中感觉到快要破境,却不知应该怎样去做。

    他有些惘然想道:“难道要去土阳城发封符文信件给书院的师兄们求教?”

    正这般想着,他忽然注意到身前的薄冰堆的越来越多,往右手前方远处望去,只见有很多片像镜子一样闪光的薄冰正缓缓流了过来。

    在氓山荒原生活了这么多年,他对野地湖泊非常熟悉,只是看了几眼,便知道湖中肯定有一道隐流,才会把这些薄冰推过来,只是这片如美人腰的碧海子,看着风平浪静,是哪里来的隐流呢?

    知道这片湖畔山林没有蛮人敢过来,应该没有安全方面的问题,他忽然想了探幽的念头,站起身来,背上沉重的行囊,顺着那些像小镜子般的薄冰逆流而上。

    逆流而上,有没有一位佳人在水那方?

    顺着湖畔走了约几里地,隐隐可以看到前方有道水流正在冲击着如宝石般安宁的湖面,撞出无数美丽的小漩涡,只是那处坯口旁密林丛生,虽然枝叶早已落光,却依然遮住了林后的动静,看不到溪水。

    宁缺知道那里就是就是自己寻找的桃源,闻着鼻中传来的淡淡硫磺味道,更猜到那里可能有一眼温泉,不由面露喜色。

    忽然间,一抹玉白色映入他的眼帘,然后是一抹碧蓝闪过,就像是这片湖。

    宁缺眼中忽然生出警惕之色,不是因为那抹深深映入他眼中的碧蓝色,而是别的原因,他闪电般拉弓搭箭,瞄准密林中某处,沉声说道:“出来。”

    林中一阵簌簌声响,十几今年轻人缓缓走了出来,有人同样用弓箭瞄准宁缺,更多的人警惕看着他,左手握鞘,右手紧握着鞘外的长剑柄。

    宁缺根本不理会瞄准自己的锋利羽箭,只是平静瞄准这些年轻人当中年纪最小的那名少女,手中黄杨硬木弓稳定如山,弦绷若月,羽箭静若湖石,然而却给人一种感觉,只要他愿意,弦上那枝安静的羽箭下一刻绝对会射穿那名少女的胸膛。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那几名瞄准宁缺的少年紧张地表情都僵硬起来,那些握着细长剑柄的手更是微微发白,至于被宁缺弓箭瞄准的那名稚龄少女,更是脸色苍白,微微隆起的胸脯剧烈起伏不定。

    一名少年勇敢地跳到那名稚龄少女身前,左膝向前微屈,搭了一个前箭马步,左手紧握剑鞘,大拇指隐隐用力顶住乌木剑锷,右手肘部回屈倒提手腕。

    宁缺看着少年握剑的姿式,又看了一眼这些少男少女们身上的衣饰气质,猜到他们来自何处,心情稍放松了些。

    他看着那位执剑做英勇状的少年笑着说道:“斩箭式?对我的箭没用。”

    那名少年被敌人轻视,脸上骤露怒容。

    “我是唐人。”

    宁缺说出自己的来历,然后放下手中的黄杨硬力弓,看也不看这些紧张望着自己的年轻人一眼,自行把羽箭收回箭筒之中。

    既然猜到这群少男少女的来历,他便知道不会有任何问题,但因为对方明显没有什么战斗经验,所以他先行放下武器,以免对方因为紧张而犯错。

    果不其然,听到他是唐人,前一刻还表情警惕的少男少女们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放松起来,放下弓箭松开剑柄。

    “我们是大河国墨池苑弟子。”

    (熬了三天,我终于搞通了,但这时候要去接老婆,今天就先更了,明天六千保底,继续要推荐票,要了不白要,我让即将登场的女二号发童年开裆照给你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