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将夜 > 第二十八章 马车上

第二十八章 马车上

    听到这旬话……少女符师低下头去,看着自己膝上的白色衣裙……似乎那处的花边非常漂亮,但事实上白裙素净,上面什么也没有。

    马车还在行进,原野上的风掀起车帘,清晨的阳光洒了进乘。晨光映在车厢内黑白两色素净的装饰上,落在她黑色的发与白囘皙的脸上,析离出几缕光彩,平静而肯定的声音,从她唇囘间缓缓道出:“我想,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清晨的阳光同样也落在宁缺的身上。他没有想到自巳习惯性的说话方式,会让对方产生误会,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笑容在晨光里显得无比温和:“我有很多喜欢的人,喜欢是我表达善意的常用辞句,希望不会让你觉得太过唐突。”

    荒原的土地被寒风吹的干硬,车轮在上面行走不时被震起,马车不大,二人相对而坐,距离不可能太远,随着车厢的起伏,膝头快要触到一起。

    宁缺向后挪了挪,靠在窗畔的棉垫上,酸痛的身躯终于找到了支撑点,不由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看着少女那张近在咫尺的美丽脸蛋,说道:“这个世界便是这和模样,不需要为了那些恶心的事情不高兴。”

    昨日他替莫山山妆容,将她那如瀑布般的黑色秀发梳在后方系住,今晨醒来,莫山山依旧保持着这个发式,不知道她是不在意这些,还是觉得宁缺的手艺确实不错,于是她习惯性去捋额前发丝时,纤细的手指便落了空。她很认真地请教道:“欢喜厌憎都是情绪,如何能够压抑?”

    宁缺靠着窗畔,眼睛被帘角里洒时采的晨光刺的微微眯起,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不是说要压抑这种情绪,而是说不要被这种情绪影响到自己,生气这种事情啊,就是用他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巳,很不划算。”

    莫山山两道浓秀如墨的眉缓缓蹙起,执着追问道:“可是生气便是生气。”

    宁缺看着她的眉毛,忽然生出用手指去摸囘摸的冲动,把手收回袖中,说道:“职然生气当然要用最快的速度把气发泄囘出去,所以我支持你去王庭,不过你有没有想清楚,一旦在王庭遇见那队神殿骑兵或是那些贵人,应该怎样做?”

    莫山山面无表情摇了摇头,她只是直觉里认为自己应该去王庭,去找到那队神殿骑兵和草甸上那些人,替死去的同门和那些燕国军民讨个公道。

    似乎猜到她心中是怎样想的,宁缺看着她认真说道:“公道这和事情从乘都没有存在过,就算你的实力身份足够强大,有时候也不见得能讨回来,所以出气这种事情和公道无关,只和公平有关。什么是公平?别人打我们,我们就打他们,别人骂我们,我们也打他们,别人想杀我们,我们就先把他给杀了:”

    莫山山睁着眼睛看着他,似乎没有想到很多事情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变得如此简单而放肆,眉头微皱问道:“你们……唐人,都是这样看事情的?”

    “差不多。”宁缺笑着说道:“从生下采开始我们就在接受这样的教育:”

    莫山山伸手掀起身旁车窗上的帘布,看着逐渐后退的荒原苍凉野景,看着远处空中那几只孤单的鸟儿,想着昨日草甸上那辆马车里的人,沉默片刻后说道:“如果到了王庭,我没有办法杀死那些人怎么办?”

    神殿骑兵和他们保护的贵人,自然不能随便被杀死,哪怕她是天下皆知的书痴,宁缺看她惘然神情,隐约猜到草甸上那些人的身份恐怕极高。

    “昨天留在草甸上的那些人是谁?”

    莫山山转过头乘,看着他轻声说道:“天谕院学生和白塔寺的僧人,如果你要问马车里的那个人,她是月轮国的公主,也是天谕院的宠儿:”

    宁缺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神情的变化并不代表他心情的放松,反而表示他有些吃惊,说道:“花痴陆晨迦?传说中的妙人儿乘荒原做什么?”

    莫山山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本乘有些木讷的表情因为这难得的笑容骤然变得生动起乘,尤其是眼眸里散漫冷淡的目光,竟瞬间变得可爱了几分。

    “你不知道莫山山是书痴,却知道花痴的名字。”

    宁缺笑了笑,心想若是那位花痴,自己这些人去王庭想要求公道,着实有些痴心妄想,笑容渐敛后,他看着莫山山说道:“不能杀人,又想出气,我或者可以给你出些主意,花痴陆晨迦她最喜欢什么或者说看重什么?”

    “她叫花痴,最喜欢最疼惜的自然是花。”

    莫山山像看白囘痴一样木然看着宁缺的脸,说道:“除此之外,世人皆知她痴恋隆庆皇子,事实上她是一个很清高的人。”

    宁缺思忖片刻后说道:“出气无外乎便是欺负人,如果此去王庭想出气,那么便直接从花和清高这两件事情入手便好。”

    然后他开始认真地替莫山山筹划,一旦在王庭遇见陆晨迦,应该采取怎样的方式,才能一渲墨池苑弟子们的怨怒之意,并且如何能够不惹出太大的震动。

    听着这些近呼儿戏,但细细思量却着实有些阴险的主意,莫山山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她看着晨光下宁缺的笑脸,看着他那个清新的小,酒窝,忽然觉得他的笑容是那样的可恶,又是那样的可爱。

    欺负人是宁缺最爱做的事情,以弱小欺负强大更是比做囘爱更爱的事情:他暗自想着自巳已经提前欺负了隆庆皇子一次,不知道那位花痴知道后会对自己是如何看法,正想的兴奋,余光里忽然发现莫山山正极为专注地看着自巳,才发现白己有些得意忘形,不由尴尬地笑了笑

    宁缺问道:“你和花痴很熟吗?”

    莫山山这时候正在磨墨铺纸,为了与宁缺保持距离,压在小囘腿上的腰囘臀尽可能地窗户那边靠,回答道:“前些年她曾经去过莫干山,我与她处过数十日。”

    宁缺靠着车厢板,抬头看着车内素净的装饰,眉头微挑,问道:“花痴是个什么样的人?长的很漂亮?真像传说中那样爱花如痴?”

    莫山山握着笔杆的右手微微一滞,回头看了他,眼,说道:你对她很感兴敖?“

    宁缺笑着说道:“我确实很好奇隆庆皇子的未婚妻长什么模样,因为我一直很奇怪,难道这个世界有女人面对隆庆皇子那张完美的脸不会感到自卑?”

    莫山山轻轻把笔搁到架上,以手扶地转过身采,微微偏头看着他,问道:“你见过隆庆皇子?”

    “就算没见过也听说过,谁都知道那位皇子殿下是世间最漂亮的男子。”

    说完这句话,宁缺发现少女符师依然盯着自己,知道她不相信这个,说法,只好投降般举起双手,笑着说道:“好吧,我承认确实见过他。”

    莫山山静静看着他,不知道想到什么事情,静若秋湖荡漾不定的目光,忽然变得明亮了一霎,嘴唇微动想要问什么,却最终没有问出。……显得有些慌张。

    立许是为了掩饰先前那一瞬的慌张,她微微低头,睫毛微眨,双手扶在膝上重新坐下,说起另一椿事情:“你曾分析过,那群马贼的目标不是粮草,而应该是我,但事实上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你。”

    她抬起头乘,看着宁缺又像是看着宁缺身后窗外的荒原景致,认真说道:“火墙后方的画面,我看的很清楚,他们有所备而乘,就是要杀你。”

    没有问出口的那句话始终还是没有问出口,宁缺知道她对自巳的身份早已起疑,却没有直接发问,这让他有些感激,只是此时他还在犹豫何时告诉大河国少女们自己的真实身份,也不知该如何接话。

    提到昨日战斗中那面火堵,他想起那半道神符在火墙上击出的恐怖空洞,说道:“当时我以为那是你能施展出采的最后一道焚天火符,之后念力枯竭,便是最简单的符道也已经施展不出乘,没有想到你竟然还藏了这么一手。”

    莫山山忽然身体前倾,极认真地行了一礼,轻声说道:“这还要感谢师兄你前日指教如何战斗,山山在此谢过。”

    宁缺怔了怔,想起前些天自巳曾经极为严厉地训斥过她,说她妇人之仁,说她完全不懂战斗,不知道把最强大的力量留到最关键的时刻。那时候的他,并没有完全猜到她的身份,此时想采自己竟然是在教书痴如何战斗,不免情绪有些荡漾。

    “无谈如何,全靠你那半道神符,我们才能活下来。”

    当时他局势危急,对那道惊天动地的神符并没有太清晰的感受,但昨夜细细思考一番,愈发觉得对面这位少女符师了不起。

    修行五境,越境挑战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正如陈皮皮所说,以他的修行资质,就算晋入知命境界,也是史上最弱的知命,若没有别的手段,任何洞玄境界的强者,都可以尝试越境挑战甚至杀死他。

    但境界便是境界,莫山山明明还停留在洞玄境内,当时却能越境施展出只有神符师才能施展的不定符,这个事实让宁缺深受震憾,而且极为不解:

    颜瑟大师断定他是世间难觅的符道天才,然而看着身前安静扶膝跪坐的白衣少女,看着她那张不嗔不喜的美丽脸颊,宁缺难得生出了不自信的心态。

    “师傅,你是不是因为早就知道世间最天才的符道传人被书圣抢走,才会退而求其次选择我,只是这样一来,徒弟我很没面子啊。”

    莫山山当然猜不到宁缺此时的心理活动,更不知道他正在腹诽一位倍受尊敬的神符大家以及自怨自艾,合手鞠躬,认真请教道:“钟师兄……”

    宁缺醒了过来,认真纠正道:“我说过,你可以称呼我为十三。”

    莫山山怔了怔,觉得这称呼有些别扭,迟疑片刻后微涩说道:“十三……师兄,我想向你请教一些事情。”

    见她认真凝重认真,宁缺不知何事,敛了心神揖手还礼,说道:“请讲:”

    莫山山说道:“我自幼入山随家师修行符道,星移日转十余年,所接触的便是书符二物,我想请师兄教我如何与我战斗,如何获胜:”

    宁缺看着她认真的神情,心里明白应该是昨日的战斗,让这位少历世事,却早已名动天下的少女符师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受到了某和冲击,才会有此请求。

    论修行境界,他自知碌碌而矣,无论是和后山里的师兄师姐,还是和隆庆皇子,对面的少女符师相较,都完全不值一提,但要说到战斗,自幼便在生死间挣扎在刀锋上跳舞的他,整个人生便是在不停的战斗,无比自信。

    “战斗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就是怎样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让对方丧失伤害自巳的能力,所以我们首先要清楚自巳拥有怎样的实力,以及敌人拥有怎样的实力:”

    宁缺指着二人头顶的马车顶棚,说道:“我们首先要知道车顶到地板有多高,然后知道自巳有多高,才知道站起采后会不会撞痛头,当然也有可能是把车棚顶穿,但我想应该没有多少人愿意用自己的脑袋去衡量车顶的坚硬程度。”

    很简单的语言,很浅显的比喻,却能比战斗之前的准备工作描述的极为清楚。

    莫山山思考的时候,目光更为散漫漠然,完全不知道她在看着哪里:她喃喃轻声说道:“怎样才能判断出对方已经丧失了伤害自己的能力?”

    宁缺最喜欢回答这种看似愚拙,实则非常重要的问题,他靠着车窗醚的棉垫,举手在空中一挥,回答道:“断胳膊断腿,这是最常用的重伤手段,但如果需要确定让对方丧失所有战斗力,记住一句话:只有牙,人才安全。

    听着这句话,莫山山的眼神显得有些惘然,似乎不是很理解,为什么一旦说到战斗,宁缺总是很直接地把死亡搬到最前面,她自幼在墨池老师处接受的教育中,修行者之间的较量,胜败并不见得都要分出生死。

    宁缺看她神情,才知道这位书痴少女,果真是墨池里生出的一朵洁白莲花,在采到荒原之前,竟是完全不知世间疾苦,不由语重心长说道:“若在墨池清修,当然不需要思考这些问题,就如同我一样,如果我这时候躲在书院里读书,那天天只需要下下棋打打铁听听歌……生活不知道有多幸福……但小楼之外的天地……每多少雪雨如剑,你既然已经踏足其间,便要明白险恶二字如何写法。”

    莫山山听他说的诚挚用心,点头表示受教,同时感激看了他一眼,只可惜她的目光还是那么散漫,便是感激也没能让宁缺清晰感受到。

    “十三师兄,如果对手的实力境界远超于你,如何击败对手?”

    “山主……”

    “十三师兄,你可以直呼我的姓名。”

    “这若让世间俗人知晓,不免会觉得我太不恭敬。”

    “那请称呼我为山山师妹:”

    “山山师妹,你洲刁问的这个问题……基本无解,如果谁能完美地回答这个问题,那么他就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人,因为比他强大的人他都有办法击败。”

    莫山山眉头微蹙,沉默很长时间后,认真问道:“师兄,你这句话……是讽刺?”

    宁缺怔怔看着她,从碧蓝如腰的海弓畔,他就发现了一个令自巳感到有些不适应的事实,世间除了桑桑外,终于出现了一个能够无数次击败自己的人。

    “师妹,你可以认为这是讽刺,不过请不要多想,我言语习惯里的讽刺,往往只是为了加深听者的印象,因为这件事情很重要。”

    莫山山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怎样才能击败远比自己强大的敌人?”

    宁缺认真回答道:”遇到远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我坚持认为我们只有一个选择。”

    莫山山小囘脸微仰,带着期待问道:“什么选择?”

    宁缺说道:“逃。”

    ““

    “不用无言逃跑也是一和战斗,因为面对远强于自己的对手,你就算想逃,也不见得能成功逃掉,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从逃亡开始教你。”

    “师兄,不言胜先虑败确实是一和很优秀的品德,但我还是想先学习胜利。”

    莫山山半在窗畔小台上,手执墨笔,准备认真记录。

    宁缺看着这幕画面不由感到有些骄傲,又难以自禁地想起去年春天,在从荒原回来的马车上,自己也曾经像她一样,拿着墨笔在纸上认真记下吕老先生的每一言每一语,生出很多复杂的感慨,稍定心神后认真说道:

    “你的想法也对,世间年轻一辈能在修行境界上超过你囘的囘人也不多。我相信大部分情况下,你所面临的对手,就像昨天的马贼一样,要远弱于你。”

    他认真说道:“面对弱于自己的对手,不能有同情怜悯之心,不能有骄傲自大之心,不能把对方看成弱者而是要把对方当成最强大的敌人来看待。”

    “但你必须记住在战意上不可藐视对方,在战术上应该有所选择。以强敌弱应如猛虎扑兔,一动而出全力,一头猛虎的全力并不是真的把全部力量都运至双掌然后击杀弱兔,而是专注心神不给弱兔任何逃脱之机。一扑而杀兔,免去追逐纠缠厮扯之惫,反而能够惜力:虎势若现便是数百只兔子也不敢异动工……”

    莫山山记下这段话,抬起头采,看着他问道:“若两虎相遇又如何?”

    宁缺说道:“佯装受伤悲苦乞怜说我已经默默爱你一万年,想尽一切办法以弱其心志,打他囘妈妈杀他全家抽他崽子耳光,想尽一切办法激怒对方乱其心神,若你穿着鞋便去荆棘地,若你衣裳厚便择苦寒地,想尽一切办法营造适合你的战斗背景,对方力大你爪尖那便游走而战,划破其皮让其不断流囘血,对方爪尖你力大那便静守而待,任由其予以小伤择机一举而入绝境,想尽一切办法藏拙抢先。

    莫山山听着他滔滔不绝讲着各种情况,目光变得越乘越涣散,下意识里喃喃自语说道:“听上去好像很麻烦的样子,哪里去找这么多的方法:”

    “若什么方法都不管用,那么你只需要记住最后一条。”

    宁缺看着她,认真说道:“两虎相遇,勇者胜。”

    莫山山睁着眼睛,认真地看着他,沉默很长时间,才把这段话里的意味完全明悟,轻声感慨说道:“师兄,你懂的东西真的很多。”

    宁缺总觉得她专注的目光,似乎专注在别的地方,听着这赞扬,不免觉得有些怪异,说道:“师妹,你在世间有无数仰慕者,经常被你这么称赞,我有些顶不住。”

    莫山山如墨般的秀眉蹙起,不解问道:“师兄,你为什么会懂这么多东西?”

    宁缺调整了一下坐姿,笑道:“书院先生曾经教过我们一句话,实践之际方出真知,师妹,你如果像我一样从小到大都在打架,那么你也自然会懂这么多东西。”

    莫山山脸上的神情愈发木讷:“师兄打过这么多架……难道你小时候很调皮?”

    宁缺身体微健,觉得和这朵墨池苑的白莲花对话真是辛苦。

    莫山山问道:“师兄?”

    宁缺疲惫无力地挥挥手,说道:“师妹,我也有问题想要问你。”

    莫山山问道:“什么问题?”

    宁缺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为什么你从乘不拿正眼看我?”

    莫山山看着他,不解问道:“何时有过?”

    宁缺感觉她正看着窗外的荒原,叹息道:“随时随地,比如此时:”

    莫山山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表情微微一擂,沉默片刻后轻声解释道:“我自幼喜爱书法,临蔡书帖太多,所以眼睛不是太好。”

    宁缺嘴唇微张,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才知道原乘名闻天下的书痴竟然是个近视眼,而且看她的眼神,莫非还有些散光?

    (我渐渐发现,我一直都有枯并底的情结,不过这本书我脑子前所未有的清楚,不至于被很多东西打乱自巳的规划,都说写书人写出乘的故事和人物有时候会变得比写书人更强大,将夜可不会发生,因为俺很明确地知道强大的东东在哪里,爱死了,还有一章。)(/。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比~~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