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将夜 > 第四十八章 这事,挺没意思

第四十八章 这事,挺没意思

    莫山山看了他一眼,目光惘然,甚至能感觉到有些慌乱,很明显,虽然她是名闻天下的书痴姑娘,但在这方面确实不怎么擅长。【】

    宁缺忍着笑意,看了一眼手中的干肉,开始和那名荒人妇女聊天。

    聊天是他很擅长的事,自幼能在那等险恶环境里生存下来,除了够狠够绝,更重要的特质便是讨好卖乖,君不见渭城历任将军,君不见皇帝陛下和颜瑟大师,君不见东窗畔的女教授师姐,哪有不喜欢他的人?

    于是乎,那位低头治兽皮的荒人妇女没有用多长时间,便开始和他热络地聊了起来,虽说口音用辞稍显怪异,但当聊天双方放缓语速,交流没有任何问题。

    “热海里面有好多鱼,各式各样的鱼。”

    荒人妇女抓了一把干草,擦掉手上的血污,分开双臂比划道:“我男人曾经见过这么长一条鱼,不过要说起好吃,每年光明祭的时候,族长会派勇士潜到海下面去捞母蛋鱼,那种鱼才真真好吃。”

    宁缺把手中的干肉搁到身旁,好奇问道:

    “母蛋鱼?”

    “嗯,因为鱼子很大,所以我们叫母蛋鱼。”

    荒人妇女伸出手指,又夸张地比画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来南边之后,养的羊子比以前多了,但要吃鱼可没那么方便。”

    从谈话中,宁缺得知春天时荒人从寒域那个热海南下,抢了王庭大片草场,在入冬之前已经存蓄了足够多的粮草,便是羊群也保留了不少,但大概是基于传统,部落仍然派出荒人四处狩猎。

    寒风夹着雪片击打着帐蓬,因为外面糊着的那种奇特涂料,发出沉闷的声音,宁缺想着先前一路看到的情况,有些不解,问道:“就算是狩猎,也没道理来这么偏的地方,离部族人群太远,总是不安全。”

    他自幼便在岷山打猎,很清楚远离族人狩猎其中隐藏的危险。

    荒人妇女说道:“这是部落里的规矩,冬礼的时候,要独自生活一整个冬天。”

    宁缺好奇问道:“冬礼是什么?”

    话音甫落,他眉毛忽然挑起,一直沉默安静坐在旁边的莫山山也望向了门口。

    厚重的门帘被掀起,一个矮小的身影冲了进来,欣喜喊道:“我回来了。【】

    那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小男孩,肩上扛着一只肥圆的寒獾,脸上满是喜悦骄傲的神情,但当他看到宁缺和莫山山后,顿时变得警惕起来。

    “是客人。”荒人妇女上前接过他肩上的猎物,指尖轻轻一扯,极为麻利地把寒獾淌血的口子给堵住,笑着拍了拍小男孩的脑袋。

    宁缺看着那个小男孩绝对不会超过十二岁,心想在这般严寒的天气里,居然能猎到这么大一头寒獾,不免大感震惊,旋即他想起多年前自己比对方还小时在岷山里的生活,又不禁生出些许感触来。

    “这是我儿子。”

    荒人妇女看着这两个中原人吃惊的神情,呵呵爽朗笑了起来,说道:“刚才说冬礼,就是他的冬礼,部落规矩,在十二岁那一年的冬天,父母会陪着孩子进山打猎,到北热海解冻之前,能够猎到半车的猎物,孩子就算成人了。”

    她神情严厉看着小男孩,却无法掩饰掉眼中的温柔,说道:“明年他就要成为战士,然后就要组织自己的家庭,所以冬礼是我们最后一次陪他。”

    荒人十二岁成年,就要成为战士?宁缺还没有从这种震惊里摆脱出来,旋即想到先前那句组织家庭,不由万分艳羡说道:“我们唐人可没办法这么早结婚。”

    听到唐人二字,那名本来就有些警惕不安的荒人小男孩顿时变得更加紧张起来,下意识里想要躲到母亲身后,但想着自己这是在进行冬礼,马上便要成为部落的战士,强行鼓起勇气拦在母亲身前,狠狠地瞪向宁缺。

    荒人妇女一巴掌重重打在他的后脑勺上,厉声训斥道:“搞了个胖獾子算什么?冬礼要半车猎物,如果是是老家那种小推车倒还好,但你没看秋天的时候,支使汉推过来的那车?

    那些蛮人用的车那么大,想装满半车可没那么容易。”

    荒人小男孩被母亲用棍棒及恐吓赶出帐蓬,背着木制的弓箭,再次开始他成为一名荒人战士所必须的艰难狩猎活动。宁缺听着荒人妇女先前关于老家小推车和蛮人大车的论断,则是忍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

    荒人妇女低下头继续自己的工作,拿着一块平滑的木头不停碾压脚下的毛皮,时不时抬起手臂擦擦额头的汗。宁缺想着先前帐蓬外被雪掩着的那些猎物,心想这种活计着实辛苦,问道:“大姐,孩子他爸呢?””春天的时候和那些蛮子打仗死了。”

    荒人妇女头也没有抬,说话的音调没有任何变化,依1日那般平直压舌**的,仿佛自己是在讲一个发生了很久,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快要淡忘的故事。

    忽然她抬起头来,盯着宁缺问道:“你们……唐人会过来打我们吗?”

    “应该不会吧?”宁缺看着妇人脸上的神情,加重语气说道:“肯定不会。”

    大唐帝国会不会遣出大军与荒人作战,那是皇帝陛下和朝中大臣们才能做的决定,他哪里知道会不会,但无论会或是不会,当着荒人的面当然只能说不会,而且必然要说的斩钉截铁,铁齿铜牙。

    莫山山没有说什么,只是又看了他一眼。

    荒人妇女听到他的回答后愣了愣,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说道:“那就好。”

    莫山山静静看着她,忽然开口问道:“就算唐人不来,但中原还有别的很多国家,尤其是神殿,难道你们不担心?”

    荒人妇女身体前倾把重量递到木片上,用力地碾压着兽皮,咕哝说道:“只要唐人不来,那有什么好担心的?”

    夜色降临,帐外的风雪停歇,荒人小男孩回来了,只是这一次他脸上的神情些羞愧,因为他双手空空,肩上空空,荒人妇女没有说什么,烧了一锅热汤,又不知从哪处雪堆下摸出一支羊腿墩了,放了些辛味调料,四个人沉默吃了一顿饭。

    “你们只能在这里住一个晚上。”

    荒人妇女收起剔骨的小刀,看着宁缺补充道:“因为这是冬礼的规矩。”

    宁缺表示感激,然后带着莫山山走出帐外。

    二人向着不远处的一道雪坡走去。

    此时帐外雪停风静云已散,高远的黑色夜穹上缀着繁星无数,星光洒在原野山陵覆着的白雪上,竞映出了一种幽幽的蓝光。

    “从长安城到荒原,路上我听书院教习了讲了一些荒人的故事。”

    宁缺呼吸着帐外寒冽而清爽的空气,看着远处星光下隐隐可见的枯树剪影,说道:“你知道荒原为什么叫荒原吗?”

    莫山山久居南方大河国,对于这片疆域十分陌生,听他问话不由微微蹙起眉来,思忖片刻后说道:”难道不是因为这片原野很荒凉?”

    “连绵无尽的青青草原,备式各样美丽的海子,雄壮的天弃山里有常青的森林,无数野兽生活在这里,这种地方哪里谈得上荒凉?”

    宁缺看着她的侧脸,微笑说道:“荒原并不荒,之所以流传下来一个荒原的称呼,是因为这片美丽的原野属于荒人。”

    莫山山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

    宁缺说道:“刚才在帐蓬里,你看了我好些眼,当时你想说什么?”

    莫山山看着他认真说道:“我想提醒你,这些人是荒人,是我们的敌人,你打探敌情与对方刻意交好,但小心不要忘了自己的立场。”

    宁缺笑了起来,稍一停顿后,看着她说道:“我应该站在怎样的立场上呢?”

    莫山山面无表情问道:“魔宗余孽当然是敌人。“宁缺看着她不解问道:“我一直很想知道,魔宗为什么就是敌人呢?”

    不等莫山山回答,他继续说道:“我想来想去,魔宗也不过就是修行方法和昊天道门不同,顶多算是个神殿的分支,怎么就成了邪恶的化身?”

    莫山山蹙眉沉默,盯着他的眼睛,仿佛看见了很奇怪的事物,眼神带着伤感与同情,说道:“以后不要让别人听见你这么说话,也别……让我听见。”

    宁缺发现少女的神情并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由微微一怔。

    很久之后,他用靴底将一根枯枝踩进雪地里,平静说道:“往年你在墨池畔静修,没有怎么经历世事,如今看到这么多丑陋的东西,看到了草甸上神殿中人的表现,难道你对神殿依然持着崇敬之心?”

    奠山山望向头顶的夜穹繁星,眨了眨眼,聚焦艰难的眼神有些飘忽,从而显得有些惘然,良之后轻声说道:“就算不敬神殿,总还要敬昊天。”

    宁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摇头说道:“敬畏这种事情,真没有什么意思。

    莫山山回头望向他,很认真地说道:“但魔宗的恶行总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