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将夜 >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二十三章 痴于花者,默然随之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二十三章 痴于花者,默然随之

    师兄温和说道:在长安城见讨老师之后……你我之间再称呼,现在你随小师弟唤我师兄便好,至于行程也不消在意,于我而言修行即是漫游,并且我们要去一趟土阳城,由那处归长安也算顺道。”

    宁缺听着大师兄和山山之间的对话,隐约觉察到了一些什么,但却下意识里不想往深入里想,直到听见要去土阳城,想着应该是去见夏侯,不由有些忧色。

    担忧的话没有说出口,因为无论土阳城是如何凶险的龙潭虎穴,他总不得劝说大师兄这样的人物避而走之,不过忧虑的意思已经表示的很是清楚。

    大师兄说道:“那日在呼兰海畔不知马贼之事,便也罢了。现如今既然知道,加上抢天书时递出来的那只拳头,他总需要对这些事情做些交待。

    言语很平静温和,语速依旧缓慢,所说的内容很是简单清晰,因为这基于一个……简单清晰而强大的逻辑,无论你是昊天道门还是魔宗,无论你是帝国皇族还是世间名将,只要想与书院为敌,那么你就必须做出相应的交待。

    这个,世间已经很久没有人需要做出这和交待,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对书院后山有丝毫不敬,而上一次无奈做出交待的是西陵神殿桃山上的满山桃花。

    荒原上的风从白日到黑夜不断地呼啸,卷起原野概况厚厚的雪,却寻找不到干净的处所抛洒于是最终还是只能无奈地落在地上,雪层依旧是那样的厚,无论是滚动的车轮还是不甘的马蹄,都无法在上面碾出太过明显的声响。

    某日风雪渐停,冬季从云层后方探出头来,鬼鬼祟祟地向大地投以其实不热烈的目光,远处荒原间一道微伏丘陵后方忽然响起密集的马蹄声,虽然密集蹄声却依然清晰明显只有一骑可以想见那骑的速度快到何和水平。

    大黑马拖着沉重车厢在雪地里艰难涛行,低垂着头颅缓慢啪嗒着厚唇皮儿,极为无精打彩,听着远处的马蹄声,它霍然抬起头来望着那处,乌溜溜的黑眼珠骨硬碌快速转动显得格外警慎却又有些莫名其妙的兴奋。

    一道白影从覆雪丘陵后像道箭般冲了出来,那是一匹神骏异常的雪白大马,正是在王庭赛马大会上出尽风头,最后却被大黑马弄得狼狈到极点的那匹母马,马背上坐着位身着皮袄的美丽少女,自然即是那位月轮国的公主殿下陆晨迦。

    雪马四蹄上染着泥垢,再也不复那时的纯粹美丽明显经历远程本波却没有时间时间休息,马背上的少女容颜依然美丽,眉眼间却满是哀痛与焦虑情绪,显得极为憔悴。天下三痴是世间公认最美丽的年轻修行者,而花痴可以说是三人中容貌最为好看的少女这般憔悴实在不知为何。

    狂奔着的雪马冲出丘陵,看见荒原里缓缓行来的马车,缓下了速度当它发现拉车的是那个最可恶的黑货时,更是忍不住嘶鸣一声既想上前狠狠与它咬杀一番,又下意识里畏怯地想要避开,缭乱的想法影响动作,它因为远程跋涉本就有些虚弱的四肢更是险些踢在了一处,踉跄地险些向涛颠仆。

    陆晨迦眉头微蹙,右手一提缰绳,极为勉强地控制住身平的座骑,而此时她与那辆马车相距离不过十余步,能够清晰地看到对方。

    车厢的窗帘被缓缓掀青。

    陆晨迦看着车窗,眼神此时冷漠的像原野间的冰霜,黑瞳深处隐隐透着痛苦与浓郁的恨意,完全不似以往静好如花的清丽模样。

    窗帘完全掀开,一个模样寻常的书生神情温和看着她,颔首致意,陆晨迦微微一怔,然后在书生身后看到了宁缺和莫山山的身鼻。

    她猜到了那名书生的身份,缄默片刻后轻吸一口气,认真恭谨行了一礼,然后不再与马车里的人们多说什么,双脚轻踢马腹,让如临大敌紧张万分的雪马座骑不再与大黑马坚持,继续向着荒原深处驶去。

    “她这是去哪里呢?一个姑娘家,孤伶伶地在这片大荒原里走,还真是危险。她的身份尊贵,在中原无人敢惹,但这里可是荒原。且不说可能遇见危险的狂风雪,即是遇见荒人也会出大问题,荒人对佛道两宗可没有什么好感。”

    宁缺看着窗外渐渐远去的雪马,叹息着满怀忧虑说道。

    车厢里一片恬静,没有人回应他的感慨。

    他微感惊讶,然后发现大师兄和山山都用一和很复杂的目光望着自己。

    “怎么了?”

    大师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山山缄默片刻后说道:“我发现叶红鱼说的对,你确实很无耻。”

    宁缺大怒,问道:“我哪里无耻了?”

    山山低着头轻声说道:“晨迦她冒险单骑入荒原去寻自己的未婚夫,而不肯意与你我朝面,明显是因为她知道了隆庆皇子被你重伤将死的消息。你心知肚明这都是你惹出来的事情,何必还在这里虚伪地感慨担忧。”

    宁缺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来掩饰自只的无耻,千是干脆闭上了嘴他op

    便在这时,车厢外再次响起仓促蹄声。

    掀开窗帘一看,竟是花痴陆晨迦去而复返。

    陆晨迦看着窗畔的宁缺,压抑住心头的情绪,声音微哑问道:“你们见过他吗?”

    宁缺看着马背上的少女,缄默片刻后说道:“那之后就没见过了。”

    陆晨迦没有说他是谁,宁缺也没有说那之后是哪之后,彼此心知肚明一如果真的说的太过明确,或许那股隐藏在彼其间的幽怨恨意便会爆发成真正的战斗。

    陆晨迦盯着他的脸……缄默了很长时间,忽然抬起袖子拭了下嘴唇,然后手垂到腿畔,遮住袖上的那点血清,声音冷淡问道:“烦请你告诉我他可能去了何处?”

    雪崖之上,宁缺一箭射穿隆庆皇子胸腹,其后一连串变故产生,如今叶红鱼职然已经与神殿护教骑兵会合……这个消息自然也在荒原上传播开去。神殿震怒难言……但最关键的却是,没有人知道隆庆皇子现在究竟是生是死。

    最关心隆庆皇子生死的人,固然是他的未婚妻,所以陆晨迦失落臂曲妮玛棒姑姑以及神殿众人的否决和拦阻,强行骑着雪马便往荒原深处闯来。

    宁缺平静地回视花痴冷漠的目楚,他的心里没有什么负疚之意,正所谓理直所以气壮……根本不在意对方目光里的无究恨意与杀机,说道:“当日我离他太远,所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这些事情你应该问叶红鱼。”

    听到他的回答,才其是听着他声音里的平静,陆晨迦微垂眼帘,然后缄默一提马缰继续向荒原深处行去……马一人的身影显得格外落宾而哀痛。

    在比天弃山北麓最北的山坳间,厚雪掩盖着天地间的一切,半掩着一个简陋的皮制帐蓬,除荒人,没有人能在这么寒冷的处所生存下去。

    帐蓬里住着对荒人父子,他们属于荒人最后南迁的一个部落,刚刚完成冬礼,准备回到部落聚居地……但在回家之前,他们首先要解决失落帐蓬里的一个麻烦。

    那个麻烦是名年轻的中原男人。

    年轻人的衣衫极为破烂,但明黄色的衣物碎缕看着便知道很名贵,想来身份定然不凡,只不过他现在的模样太过凄惨,胸腹间那个凄惨的大箭创因为天寒的缘故没有化脓也没有生虫,却被冻成了胜肉似的事物,看上去异常恐悄。

    荒人父子是在山坳里的厚雪堆里发现他的,虽然对方明显是中原人,但这对父子依照荒人行猎时的传统,依然把他拖回了自己的帐蓬加以救治。

    然而那个,年轻人被救醒之后,却依然像是死人一般,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帐蓬顶的油毡,无论荒人父亲问什么,他都不肯开口说话。

    荒人父子也懒得理会他,继续每日进出雪山,寻找那些观觅痕迹的小野兽,努力完成冬礼所需要的狩猎任务,拖着沉重疲惫身躯回到帐蓬时,随意喂那今年轻人产碗肉汤,也没有再做更多的事情。

    不知道是被昊天眷顾,还是体内有某和奇怪的生机来源,那名年轻人没有就此死去,只是变得异常瘦削,眼窝深陷,骨头突出,过往那张美丽仿如不似常人的神子容颜,渐渐向着丑恶阴恻的路子出错沉湎。

    某一日那名年轻人终于坐了起来,他剧烈而痛苦地喘气着,抚着依然留着一道恐怖伤洞的胸腹,趁着荒人父子没有注意,抽出帐蓬角落里的一把猎刀,狠狠地砍向那名强壮的荒人父亲。

    荒人父亲完全没有料到自己救回来的年轻人竟然会偷袭自己,猎刀袭身之时,只来得及侧了侧身。

    好在那名年轻中原人受了如此重的伤,疲惫虚弱到了极点,即是拿起那把猎刀都已经很是困难,哪有丝毫力量,加上荒人肌肤坚硬如铁,刀锋只在荒人肩头划出了一道极浅的白口子。

    啪的一声脆响,将将满十二岁的荒人小男孩冷静脸把那名中原年轻人击倒在地,然后大声骂了起来,只是荒人小男孩的声音清稚明亮,中原语发音比父亲更为生硬,骂声就像冰柱碎裂一般清脆,倒也听不出太多污秽的感觉。

    那名中原年轻人则是根本没有听荒人小男孩在骂些什么,他倒在地上,剧烈痛苦地咳嗽,看着自己不断颤抖的双手,眼眸暗淡的像随时可能熄灭的烛火。

    今天晚上是必定要喝酒了,明天晚上也是必定要喝酒了,年会时是坚决地没怎么喝,然而谁能料到世事无常,阿弥陀佛,还是那句老话,俺努力不竭更,周遭那些货是真看到了我的努力,年会上的同志们纷繁跌失落了眼镜,心说老猫居然真的没断更,唉,由此可见我以涛的懒惰已然成了一景,要改些才是,就像荒原上的那今年轻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