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将夜 > 第三卷多事之秋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觉醒来敌灭,重拾当年皮靴

第三卷多事之秋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觉醒来敌灭,重拾当年皮靴

    抛射的箭,有些落在车厢上,变成折断的干稻草,有些则是向着大黑马落下,然而大黑马一旦加起速来,根本不受草甸坡度的影响,瞬间变成一道黑色的烟尘,把那些箭矢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草甸上正准备冲锋的骑兵们看着这幕画面,震惊无语,首领一声厉喝,骑兵们醒过神来,高声狂叫着,挥舞着锋利的弯刀,向着下方冲刺而去,然而刚刚冲出去十余丈便忽然散开,一部分迎向大黑马挟起的那道烟尘,更多的骑兵则是杀向已经停下的黑色车厢!

    必须要说,骑兵首领在极短时间内做出的指挥非常正确,车厢停在草甸下方无法移动,完全就是一个待屠的靶子。宁缺如果不管,草原骑兵便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车厢里的人杀死。宁缺如果担心车厢里的人生死,停止冲锋折返,便会失去最大的速度优势,必陷入乱战之中,——荒原乱战,游而射之,本就是草原骑兵最擅长的战斗方法。

    然而出乎那名骑兵首领的意料,宁缺没有折返救援车厢里的桑桑,甚至没有任何犹豫,继续向着草甸上方冲来,大黑马在霜白色的草甸上,生生拉出了一道黑色的残影,速度恐怖到了极点。

    骑兵首领忽然觉得有些心慌,大喊着命令十余名正面迎向大黑马的下属,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拦住敌人。

    在他想来,就算不能杀死黑马上那人,只要能够把此人拖住极短一段时间,那些向车厢里杀去的下属,也能完成今天这个艰巨的任务。

    宁缺看着越来越近的十几名草原骑兵,感受着寒风带走脸颊上的温度,心境变得越来越平静,伸出右手握住探出肩头的刀柄。

    双方都在高速冲刺,遭遇的极快,冲在最前面的一名草原骑兵。挥舞着弯刀,面容狰狞扭曲,狂喝着向他砍了过来。

    极清脆的声音响起,那名草原骑兵身首分离!

    战马带着身上那具无头的身体,依旧高速向前疾驶,骑兵颈腔里喷出的血水,仿佛要把天空染红!

    无头骑兵骑着骏马与大黑马擦身过,继续前奔数丈。尸体才堕落到地面。此时那颗飞到空中的头颅也落了下来,恰好落在死去骑兵的手边!

    先前那极清脆的声音,其实是两道声音合在一处。第一道声音是朴刀出鞘的磨擦声,第二道声音是朴刀砍断那名骑兵坚硬颈骨的磨擦声,然而这两道声音最终汇在一处。变成了一道单独的声音,可以想见宁缺拔刀斩首这两个动作是何其迅速,中间似乎没有任何间断!

    大黑马如黑色闪电冲进十几名草原骑兵形成的冲锋阵形里,宁缺手中的朴刀则像是无数道黑色的闪电,不停在骑兵中间亮起,然后敛灭!

    不过数息时间,大黑马便与十几名草原骑兵交错而过,只听得连绵闷哼声音响起,那些骑兵或捂着喷血的脖颈。或捂着不停涌血的胸口,纷纷从马上坠落,砸落到坚硬的草甸地面上,发出砰砰的撞击声。

    宁缺看都没有看那些骑兵一眼,继续向着草甸上方冲去。

    大黑马的速度太快,他挥刀的速度太快,片刻间连斩十余骑兵。草甸上染遍鲜血,他和大黑马的身上竟是连一滴血都看不到!

    草甸上的骑兵首领脸色骤然苍白。

    昨夜他便知道这次的敌人是修行者,他不是没有与月轮国的修行者战斗过,甚至曾经斩过一名洞玄境的高手,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重视。却哪里想到,今天的敌人根本不是那些只会驭使飞剑、徒有声势的修行者。竟是如此可怕!

    一声厉喝,十余名骑兵挽弓放箭,然而大黑马的速度实在太快,绝大多数箭矢都落空,偶有凑巧射到马前的箭枝,则被宁缺随意挥刀挡下。

    片刻间,宁缺骑着大黑马冲上草甸,朴刀破风声响起,血花喷溅之声随之密集而作,那些箭手根本来不及做任何抵抗,便成了刀下的亡魂。

    骑兵首领刚刚举起手中的弯刀,便发现自己的胸口被一柄灰黑色的朴刀刺穿,在这一瞬间,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那把唐式朴刀上的寒冷。

    他落马堕地,他看着那名根本无视自己的敌人,灰暗的眼眸里露出极度的惊恐,旋即那些惊恐又变成快意,心想即便伱再如何强大,但那车厢里的人肯定已经被杀死了,伱难道还能把死人救活?

    骑兵首领的右脚还在马蹬里,战马受惊,拖动着他在地上前行数尺,震得他胸口鲜血狂涌,草甸下骑兵们围攻车厢的画面,进入他的眼眶,他的面容骤然变得极度苍白,在临死前最后一刻,发出一声不甘的呻吟。

    宁缺骑着大黑马冲上草甸,在极短的时间内,把那名骑兵首领和十余骑射手尽数杀光,他没有急于折返草甸下方去援救桑桑,而是骑着大黑马穿行于骑兵尸首之间,摘下两张弓和几筒羽箭,然后才调转马头。

    ……

    ……

    草甸下方,至少逾三十名骑兵正在围攻黑色的车厢。

    马车车厢孤伶伶地呆在原地,无法移动,看上去就像是待屠的羔羊,然而当骑兵试图破开车厢时,他们才震惊地发现,别说把车厢破开,他们手中的弯刀甚至无法在车厢上留下任何痕迹!

    这时候骑兵们才明白,这辆车厢根本不是羔羊,而是唐国那些可怕的重甲玄骑,披着厚厚的盔甲,站在那里不动任由伱砍,伱也根本砍不穿!

    时间不断地流逝,围攻车厢的骑兵越来越焦虑,甚至变得有些绝望,数名骑兵厉声呼喝着下了马,走到车厢旁,对着车轮一通狂砍。

    在他们想来,就算这车厢是精钢所铸,车轮最多不过是包着铁皮的木轮,凭自己的勇力和弯刀的锋利,怎么也能把车轮砍断。

    如果能把车轮砍断,就算车厢里的那人能够活下来,此后在荒原上也必然寸步难行,最终还是会被王庭勇士和神寺的大师们镇压而死。

    然而这些草原骑兵们再一次绝望了。狂砍一通之后,他们发现,这辆马车竟连车轮从里到外都全部是由精钢打铸!

    绝望之余,他们不禁产生强烈的不甘与恼怒不解,通体由精钢打铸的马车,那岂不是比王庭供奉的金佛还要重?如此沉重的马车怎么可能在荒原上行走,先前还奔驰的那般迅速!

    也就在这个时候,有骑兵注意到了草甸上的战局的结束。看着那道从草甸上方往下疾驶的黑色闪电。忍不住发出惊恐的呼喊声,骚动渐起。

    有名年纪稍长的骑兵厉声呼喝,知道凭自己这些人根本没有办法战胜强大的敌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决断,派出两名骑术最精湛的骑兵,脱离草甸下的战团。命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通知王庭的主力骑兵,其余的骑兵则被他组织起来,向着敌人冲杀而去。

    看着两名离开车厢,高速向远方奔驰的骑兵,宁缺猜到对方的用意,自马畔取下先前拾到的弓,搭箭于弦,沉默瞄准。

    弓是黄杨硬木弓,草原精骑和强大马贼的标准配备。也是宁缺以前杀马贼时所用的专业配备,在元十三箭问世之前,他一直用的就是这种弓。

    熟悉的弓箭,熟悉的地理环境,熟悉的战场,更加强大的梳碧湖砍柴者,这一场突然到来的战斗。根本不可能有第二种结果。

    铮铮两声弓弦振动声响,然后是一声极清脆的啪嗒断弦声!

    两名以相反方向离开草甸、狂驰而去的报信骑兵,身体一震然后摔落马下,心窝处插着羽箭的尸首,被战马拖了很长一段距离。才停下来。

    看着手中那把断了弦的黄杨木弓,宁缺眉头微皱。

    修行浩然气后。他的身体强度和力量比以前强大太多,现在这副身体一直使用的是铁弓铁箭,很久没有用普通的兵器,竟然有些不适应。

    皱眉只是瞬间事,他手里还有一把黄杨硬木弓,瞄准着草甸下的那些骑兵再次搭箭射出,嗤嗤破空声响起,弓弦每振,便有一名骑兵倒毙。

    然后朴刀再起。

    ……

    ……

    草甸下满地的尸首,滚烫的鲜血,浇淋在被冰霜压倒的枯草上,融了薄霜,让草枝微振,旋即凝成更厚更重的血霜,重新把枯草压倒。

    宁缺行走在骑兵的尸首间,按照往年的习惯,熟练地拾取着战利品,现在无法用敌人的首级换取军功或银两,他自然不会去费力去砍那些脑袋,只是拾取着完好的弓箭,又从两具骑兵尸体上脱了两双皮靴。

    黑色车厢发出一声轻响,桑桑从里面推开门,走了下来,她揉着睡眼惺松的双眼,看着宁缺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先前好吵。”

    宁缺向她走了过去,说道:“杀了些人。”

    桑桑这才注意到,车厢四周全部是尸首,不由微微一怔。

    宁缺举起手中那两双皮靴,说道:“搞了两双鞋,伱待会试下大小。”

    桑桑摇了摇头,说道:“那些年伱带回来那么多双,就没一双是我能穿的,我看这次还是得自己改。”

    ……

    ……

    (上章有笔误,应该是银色的星光,而不是月光,只是写到桑桑最喜欢的银色世界,开心地忘了神,其实写将夜这本书,最麻烦的事情,便是避这些字,除了月轮国这是有意思的之外,其他地方完全不敢出现月,我记得还写过月白色,现在想来,也是无法绕回来的问题。今天是调时差,所以一直没睡,写出的这一章,然后总还是得睡一下,反正今天还有,那肯定是夜里的事情了,不过这一章我真心喜欢,这不是自恋,是真喜欢,这就是我要的东西,所谓一起的从前,要月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