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将夜 > 第四卷垂幕之年第二十六章 有道,便能上道

第四卷垂幕之年第二十六章 有道,便能上道

    这个冬天,大黑马一直生活在大青山里。搜这本小说最快更新

    离开宁缺的身边,它并没有因此而觉得彷徨失落,更没有出现生活上的问题,反而得离樊笼复自在,整日里嚼花寻幽吃肉懒睡晒太阳,过的不知有多开心,便是笼罩朝阳城的那片乌云,也只让它烦恼了半天的时间。

    然而最近一段时间,无数强者如天空里的画面一般,云集朝阳城。尤其是从今晨开始,城内天地气息大乱,它便知道幸福的时光即将结束,只好无奈地找到那片灌木丛,忍着荆棘的尖刺,刨开覆着厚厚落叶的地面。

    它的前蹄很是强劲有力,一旦全力蹬动,要比普通劳役的锄头要厉害的多,没有用多长时间,便踢飞所有落叶,把那个坑刨了出来。

    黑色的车厢,安安静静地躺在坑中,除了沾了些尘土,没有任何损坏,套索和辕木在前方微微竖起,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大黑马叹息一声,认命地低头钻进套索,然后浑身用力,四蹄在斜壁上闪电般乱蹬,费了极大的气力,终于把沉重的车厢拖到地面。

    它拖着车厢行出荆刺地,穿过密林,一路没有看到什么游客,稍微有些放心,紧接着想明白为什么没有游客,又变得很是担心,来到南麓的草坡前,望向朝阳城方向,微微喘息,紧张地等待着。

    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它终于等到了那声熟悉的哨声。

    哨声很轻,大黑马却听的很清楚——在它的世界观里,这哨声便是催命的绳索。令它感到有些恼火的是,它本来以为自已非常讨厌这声口哨,而在听到口哨之后,它发现自已竟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不由觉得好生羞耻。

    便是怀着如此复杂的情绪,大黑马暴嘶一声,拖着沉重的黑色车厢,顺着大青山南麓的草坡。向着朝阳城外的原野上愤怒冲去。

    它冲到原野上时,看到至少有数百骑兵,正从朝阳城里冲出来,向着那道身影追击,不由愈发愤怒,发狠地喘息着,再次加愉快速度。

    宽广的城北原野上,数百骑月轮国骑兵挟风尘而来。蹄落密集如雨。声势十分惊人,形成一道极大的扇面。

    在扇面的前方百余丈外,宁缺背着桑桑不停奔跑。听着身后清晰响亮如雷的蹄声,看着那辆越来越近的黑色马车,心情很是紧张。

    看着局势危险。大黑马暴戾地狂嘶一声,竟是拖着沉重的车厢,再次加快速度,变成一道黑色的烟尘,赶在月轮国骑兵的扇面吞噬那道身影之前到达。

    宁缺身形一低,像闪电般跃进黑色马车。

    此时数百骑月轮国骑兵,也已经追到,与黑色马车相向而驶,如果马车无法停下来。那么马上便要被这些骑兵包围。

    大黑马再次嘶鸣,厚实的唇皮儿在风中狂暴地颤抖,还残留着昨夜兔肉丝儿的大白牙在光线里显得特别瘆人,马身向左猛地跃出。

    冲锋在最前面的几匹月轮国战马,听着这家伙的嘶鸣,看着它的模样,不知为何觉得身体一寒。四脚骤软,砰砰声中摔倒在地,溅起一地烟尘。

    大黑马强行转弯,沉重的车厢却依凭着惯性继续向前,挟着极为强大的力量。索套在它精壮光滑的脖颈间深深勒下,勒出一道血痕。更有几络鬓毛掉落。

    又一声暴烈的长嘶,大黑马浑身肌肉用力,竟硬生生止住车厢前冲之势!车厢被它拉的倾斜将倒,深刻进泥土里的精钢车轮,在地面上震起无数泥土!

    那些泥土就如同石头般,噼噼啪啪砸在冲在最前面、却侥幸没有倒地的月轮国战马的脸上,一时间只闻惊惧的马嘶声不停响起。

    数百名骑兵的扇面冲锋阵形渐乱。

    宁缺背着桑桑刚刚掠进车厢,车厢便倾斜过来,极为危险,他的人也被摔了两个跟头,此时终于勉强稳住身体,一掌便拍向车壁某处。

    掌心里的晶石嵌进车壁里的符阵,一道纸符在他的指间化为青烟,符意骤然而出,帮助车厢壁上的符阵高速启动,只听得一声极轻微、有若羽毛在空中飘浮的声音响起,沉重的车厢顿时变得轻了不少。

    精钢铸成的车轮,从地面里飘浮而出,大黑马最先察觉到改变,欢快地嘶鸣一声,四蹄闪电般蹬动,拖着车厢如道轻尘般向北方奔去。

    大黑马的速度实在是快的没有任何道理,一旦车厢符阵启动,除了无距境的修行者,世间再也没有能够追上它的人,或者马。那数百名月轮国的骑兵别说想追上它,看着这道黑色烟尘都已经看傻了。

    大黑马一面放肆地狂奔,一面扭头望向身后远处那些傻呵呵的月轮国战马和骑士,放肆地得意嘶鸣起来,心想和爷较量速度,傻逼了吧?

    路过大青山时,它的得意尽数变成了不舍和感慨,心想今朝离去,无论是跟着宁缺逃亡还是回书院后山,都不可能再享有如此的幸福了。

    一念及此,大黑马不由好生唏嘘,长声一嘶。

    大青山里,那些被羞辱被损害了整整一个冬天的飞禽走兽、虎豹狼熊,听着这声马嘶,喜悦地浑身颤抖,心想这位大爷终于走了,您可千万别再回来了。

    ……

    ……

    黑色马车离开了朝阳城,笼罩这座城市整整一个冬天的那片乌云,也缓缓离开了朝阳城,在高远的天穹里向着北方移动。

    云层很高,所以看似缓慢的移动,实际上速度非常惊人。七枚大师收回望天的目光,从身旁接过马缰,带着数十名苦修僧,向着北方追去,但他清楚云层下那辆黑色马车的速度,知道自已这些人多半是追不上了。

    乌云离开,睽违很多天的阳光,终于慷慨地洒落在朝阳城内,难得见到湛蓝天空的朝阳城百姓,却没有什么喜悦的表现。

    湛蓝的天空下,重获清光的白塔显得格外美丽,湖上倒映着天光树影。地面上还残留着很多血,民众的尸体已经被搬走。

    湖畔的空地上,大师兄现出身形,他正在咳嗽,拼命地咳嗽,痛苦地咳嗽,咳的腰都弯了起来,似乎要把肺都咳出来。

    肺是咳不出来的。但血可以咳出来。不过片刻时间,他手中那方捂着嘴唇的雪白手绢,已经变得殷红一片。看上去就像原初便是红的。

    在修行界里,书院大师兄是个传说。

    很少有人见过他出手,然而叶苏和唐这两名天下行走。却一直以他为修行的目标,可以想像他的境界是多么的高深,但他今天的对手是悬空寺讲经首座,是人间之佛,是已经成为神话的人物。

    传说,终究不是神话。

    大师兄能够破了讲经首座的佛言,把对方强行留在原地,替宁缺创造逃离的机会,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然而这整整一年时间。他都没有怎么休息,运用无距境界在世间各座佛庙、道观、城市里寻找宁缺和桑桑的踪迹,极为疲惫,境界都出现了不稳的征兆,今日一战,终究还是受了极为严重的伤,甚至极有可能影响日后的修行。

    即便如此。他的神情依然温和淡然,眉眼间透着令人直欲亲近的干净,除了咳嗽时偶尔会蹙蹙眉,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今日这场佛宗领袖与书院大先生的战斗,神奇到言语难以形容。完全有资格被载入修行史册,或绘进佛经神话故事。

    讲经首座虽然连番受挫。但身心皆已金刚不坏的他,没有受任何伤,依然还是神话,是最后的胜利者,但因为宁缺带着冥王之女成功逃走,所以他也是失败者。

    如果换成普通人,大概会因此而愤怒,战意再起,但讲经首座脸上的神情,却像大师兄一样平静温和,没有任何愠怒的意味。

    他看着大师兄,赞叹道:“刚毅木讷,是为仁。”

    大师兄揖手回礼,道:“惭愧不敢当之。”

    讲经首座想着今日一战里最关键的那几幅画面,微笑说道:“子曰子不语,本座早就应该想到,夫子怎会不知言出法随这等老朽法门。”

    他看着大师兄问道:“却不知夫子何时授你的法子?”

    大师兄擦掉唇角的鲜血,慢条斯理应道:“老师未曾教过。”

    讲经首座静静看着他,忽然问道:“难道这法子是你自已悟的?”

    大师兄点了点头。

    讲经首座银眉微飘,问道:“佛言不闻于世久矣,你何时悟得这法子?”

    大师兄诚实回答道:“便在大师口出佛言之时。”

    听到回答后,讲经首座沉默了很长时间,银眉缓缓飘落垂下,他看着这名书生叹息说道:“朝闻道而夕知命,原来那个故事居然是真的。”

    讲经首座手扶锡杖,站起身来,缓慢而沉重地向马车走去。

    走到车前,他转身望向大师兄说道:“宁缺与冥女一路北去,有黑鸦指引,有乌云压顶,你再也帮不了他,回书院休养吧。”

    大师兄沉默片刻后,说道:“还有老师。”

    讲经首座缓声说道:“都说你李慢慢至仁至善,便是连撒谎都不会,想不到如今为了自已的小师弟,竟是学会了骗人。”

    然后他叹息说道:“你代夫子传的那些话,其实只是你自已的猜测,根本不是夫子确定的想法,所以我才没有同意。”

    先前大师兄曾经向讲经首座转述过夫子的看法:桑桑若死,体内的冥王烙印才会释放,从而把人间的位置暴露给冥王,所以她不能死。

    此时讲经首座却说,那不是夫子的看法,只是他自已的猜测。

    大师兄身体微僵,不明白讲经首座是怎么看出来的。

    ……

    ……

    (这是第三章,下一章争取四点四十前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