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将夜 > 第六十二章 桑桑的笑

第六十二章 桑桑的笑

    宁缺说道:“其实与人斗,……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夫子看了他一眼,说道:“真没出息。”

    宁缺笑了起来,心想自已不是老师您有资格与天斗,这些年为了活着,不停地与人斗,早就习惯了其间的乐与怒。

    春风入车,平静喜悦,终于脱离了死亡与分离,车厢里的人们,放松下来,然后便有了埋怨,学生对老师的埋怨。

    “为什么这些年你一直不肯出手?真是因为这些事情太无聊?如果您出手,大师兄不会累成那样,死的人想必也会少很多。”

    夫子端着茶杯,嗅了嗅茶香,看了一眼桑桑,说道:“会死多少人我并不在意,只是不清楚,怎样选择才正确,才对人间有好处。”

    宁缺说道:“既然您不在意死多少人,为什么又要关心人间怎样才能有好处?”

    夫子说道:“如果有一两银子落在你身前地上,你会拣吗?”

    宁缺和桑桑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的坚决,说道:“当然要拣。”

    夫子正在饮茶,听着这话险些喷了出来,本是设计好的课程,哪里想到在宁缺这里无法顺利推展,不由有些恼火,说道:“我是不会拣的!”

    宁缺看出老师心情有些糟糕,不敢多话,说道:“您想拣便拣。”

    夫子又道:“但如果是一万两银票落在地上,我肯定会拣。”

    宁缺明白了老师的意思,心想这种清晰计算生命和利益的态度,着实有些冷漠,感慨说道:“我知道自已极冷血,没想到老师原来也是同类人。”

    夫子说道:“不是冷只是淡,什么事情看的次数多了,自然也就淡了。我活了这么多年,亲友渐散,白发人送黑发人不知多少回,早已把死亡之事看淡,不过是自然的终结,早死晚死没什么区别。”

    宁缺问道:“那您为什么在犹豫了这么长时间,甚至是这么多年之后还是选择出手与昊天做对?”

    夫子靠在榻上,透过天窗看着青天白云,说道:“因为……最终我还是发现,自已很不喜欢、甚至有些厌恶昊天?”

    宁缺心想,人世间大概也只有您才有资格对昊天做这种情感层面的评价。

    夫子收回目光望向宁缺,说道:“当然,你是我的学生在这件事情里陷的太深,这也是让我出手的原因。”

    宁缺闻言感动,只是习惯性地不想流露出来,强自隐忍。

    夫子如何看不出来他此时心里的感受,不满说道:“我难得如此勇敢一次,你就不能感动到泪流满面?非得端着?”

    宁缺看着他诚心诚意说道:“老师威武。”

    想着夫子言语里说难得勇敢他微怔问道:“您不是说与天斗其乐无穷?难得勇敢?难道今天是您第一次出手。”

    “如果说出手是指打架,……不错,今天是我对昊天第一次出手。”

    夫子放下茶杯,说道:“战斗有很多种方式,不是说只有打架才是战斗,我和昊天斗了一千多年,用尽了各种方式,只有你小师叔这种痴人才会总想着和昊天打架他也不想想,万一打输了可怎么办。”

    这句话的尾音拖的有些长,有些萧索和遗憾。

    宁缺把空了的茶杯斟满热茶,取了手巾想要把老子胡须上蘸着的茶汤擦干笑着说道:“您今天可不就是打赢了?”

    夫子把他虚情假义的手打掉,怒其愚蠢,斥道:“我今日赢的不过是昊天意志的一些显象,又不是昊天本身如果这就算战胜昊天,你小师叔当年怎么会死?如果让他听到你的话不得气到再活过来!”

    宁缺厚颜说道:“弟子层次太低,还需要老师您来解惑。”

    “黄金巨龙,还有那个黄金战车上那名光明神将,都是昊天神辉拟出来的幻像,看着吓人,实际上根本谈不上强大。

    说完这句话,夫子把手指伸进茶杯,蘸了些热茶,轻弹至空中。

    茶滴飘散悬浮,反射着天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凝成了一条细小的金龙。

    宁缺看着这幕画面,感知着眼前这条金龙里散发出的光明威压,震撼的无法言语,心想老师你究竟想给自已多少震惊?

    然后他确认,夫子说的是对的,今日荒原天空上出现的黄金巨龙和光明神将,足以秒杀人间绝大多数修行者,但如果是跑的最快的大师兄,或者是那名金刚不坏的讲经首座,说不定还真的可以战胜对方,至少不会败的太快。

    马车奔驶在荒原上,青草碎折野花散,春风温暖入窗来,桑桑轻咳一声,宁缺微显忧虑问道:“老师,接下来怎么办?桑桑的病没问题了吗?”

    夫子再弹指,车厢里那条活灵活现、仿佛有真实生命的光明金龙瞬间离散消失,变成茶滴落在地板上,譬如朝露。

    “光明是有,黑暗是无,以有化无,如闻道于盲。所以不能指望昊天神辉能压制她体内的冥王烙印,佛法讲究的是自悟,依旧是个盲便无视、聋便无悟的自欺欺人法子,依然无法完全消除。”

    夫子看着桑桑,说道:“我思来想去,最终决定用人间之力,尝试把你体内的冥王烙印留在人间,和光同尘而令冥王无所察。”

    “人间最热最乱最真实,能让纯净的不再纯净,能让寒冷变成温暖,能让炽热作为炊烟,本身便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过程。”

    宁缺想了很长时间,发现以自已的智慧与境界层次,不可能想通这些话,诚恳请教道:“老师,什么是人间之力?我们又该如何做?”

    “该如何做?我已经做了。”

    夫子有些意外,说道:“先前我斩龙首,凝昊天神辉为光团入桑桑体内镇压冥王烙印,顺手便把人间之力灌了进去,你还想要我怎么做?”

    宁缺瞪大眼睛,问道:“什么是人间之力?”

    “我就是人间,我的力量就是人间之力。”

    夫子看着桑桑,开心得意地笑了起来。

    宁缺也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傻。

    看着开怀大笑的老少二人,桑桑也笑了起来,但她的笑容显得有些怪异。

    她脸上的笑容很憨傻可爱。

    她眼睛里的笑意却很漠然。

    她明明是一个人,却有两种笑容。

    她明明坐在窗畔,却像是坐在天空之上,俯瞰着大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