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将夜 > 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四十二章 桃山之乱

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四十二章 桃山之乱

    中年道人说道:“人算岂能如天算?”

    “天算能算一切事,但不见得能算出她自己。”

    观主端着茶盏,看着墙外桃山方向淡然说道。为了不让光明神殿那位知晓自己的安排,他便是自己也不清楚想要些什么。

    如果那位能够回到昊天神国,他让南海诸人回到桃山,可以说是让光明神殿正宗传人主持光明祭。而如果那位回不去,这场光明祭便没有任何意义,道门必须考虑日后的状况,南海诸人便是他的力量,而陈皮皮自然也不需要再被牺牲。

    中年道人说道:“她怎么可能败?”

    观主说道:“她被夫子留在人间,所不断坐缘,自然便败。”

    中年道人说道:“就算她斩不断尘缘,但能斩了道门诸人的性命。”

    观主说道:“虽然她已经来到人间,不再是我所信仰的昊天,但就像昊天那样,她必然是绝对客观公正的,我替昊天道门做了这么多事,她为什么要杀我?我的生存是用我的信仰换来,无人能破。”

    中年道人说道:“那南海诸人?”

    观主说道:“若能活着,便是日后的道门,若死去便请安息。”

    西陵神殿,桃山前坪。

    天谕院院长盯着赵南海说道:“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时隔六百年,南海大神官一脉重回世间,自然不可能就是为了参加光明祭。赵南海抬头望向桃山巅的光明神殿,神情复杂说道:“我们要重归光明神殿,点燃万年长灯。”

    南海一脉传承自那位光明大神官,受道门承认正统地位,如今既然光明神座无主,他们要求继承这个位置,并不算过分的要求。

    最关键的是通过先前的颂祭,人们隐约感觉得到,这些自南海归来的神官,可能真的拥有重新入主光明神殿的实力。

    听着南海来人的要求,神辇里掌教大人的身影不再前倾,而是带着漠然的感觉重新坐直显得根本毫不关心。

    如果换作以前,哪怕是他面对突然归来的南海一脉,也会觉得有些棘手,因为无论从道统还是从传承来看对方都有重执光明神殿的资格和理由,然而现在他对这件事情却是毫不关心。因为光明神殿里的万年长灯虽然熄了,但不代表光明神殿里真的没有人,而只要那位在光明神殿,无论是谁想要重新回到光明神殿,都是人世间最可笑的笑话。

    天谕院院长看着南海诸人说道:“道门继统之事何其慎重,待光明祭结束之后再做认真讨论,现在请诸位暂且退到一旁。”

    除了掌教没有人知道这场光明祭的真正用意,院长也不知道,但光明祭是道门最威大的祭祀仪式,他不可能看着被南海诸人捣乱。

    南海诸人里有位少女正是路过莫干山时,放言要把墨池苑扫平的那位小渔姑娘。她看着院长嘲讽说道:“天谕神殿的人不学无术连奉天篇都读不好,有什么资格主持光明祭?退到一旁的应该是你才对。”

    天谕院院长听着这句话,神情变得极为难看,然而先前的事实已经证明,在对西陵教典的理解和掌握上,他确实不如这些南海来人。

    赵南海看着巨辇里的掌教,面无表情说道:“光明神殿无主近二十年,道门奉天伐唐最终却毫无收获,反而损失惨重,天谕神座归神国已有数月,依然没有定下传承,掌教大人堪称昏庸。”

    场间一片大哗谁也没有想到,这些南海大神官的传人除了想要重新执掌光明神殿,居然似乎还想把掌教从桃山之主的位置上拉下来。

    南海一脉只有十余人,又哪里来的这些底气?要知道今日桃山前坪强者云集,西陵神殿再如何衰败,也不可能连这些人都镇压不了。

    西陵神殿的神官和执事们看此人敢对掌教不敬,怒意大作,有些人更是厉声喝斥起来,然而辇里的掌教依然没有说话,没有任何反应,这令人们觉得有些异常一无人知晓那是因为他根本不屑回答的缘故。

    见巨辇里的那道身影依然平静,赵南海微微蹙眉,似也没有想到西陵掌教并不如传说中那般易怒自大。他的目光在祭坛旁的宾客里缓缓扫过,忽然落在了金帐国师和那位勒布大将的身上,不悦斥道:“如今居然连草原上的蛮子都能进桃山观礼,神殿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说的是金帐王庭的人,指责的依然是西陵神殿,锋芒对准的还是辇内的掌教,未等神殿方面做出反应,勒布的双眉便挑了起来。

    国师看着赵南海却没有说话,抚着木鼎微微一笑。赵南海乃是如今南海一脉里辈份最高之人,西陵神术已然修至知命巅峰,南海一脉要重执光明神殿,他便是光明大神官不二的人选。

    然而看着金帐国师似有若无的笑容,这位南海最强者的眉头微微蹙起,黝黑脸上的皱纹显得愈发深刻,神情凝重至极。

    桃山前坪上没有起风,天地元气没有任何变化,赵南海和国师只是对视一眼,彼此的识海里便掀起无比险恶的狂澜。

    这种纯然念力的搏杀,不动外物,不扰秋叶,外人感觉不到任何波动,对于局内的二人来说却是极其凶险。

    金帐国师此生只修念力,以草原祭祀为术,经历数十年静修,深厚无比。即便是念力雄浑如海的宁缺,去年在荒原上遇见这位国师时,都险些吃了大亏。赵南海境界虽然深不可测,但修的是西陵神术,此时被国师强行拖入念力的凶险搏杀,自然有些吃亏。

    赵南海轻哼一声,眼中仿佛有神辉散出,飘离面颊数寸,便消散不见,凭借着所术对念力的惊割,强行从这场战局里退了出来。

    国师不再看他,轻抚木鼎无语,脸上依然带着微笑。

    金帐国师和南海传人至强者的比拼,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开始,然后陡然的结束,赵南海隐隐吃了些亏,但他见势不对,便从这场念力战斗里轻身而出,不得不说此人在西陵神术上的造诣高的有些难以想象。

    战斗瞬间发生结束,祭坛四周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勒布大将很清楚,想着先前对方的羞辱,向前踏上一步,遥遥一拳击出。

    勒布乃是金帐王庭武道第一强者,一身筋骨被锤练的有若铜铁,举手投足间便地动山摇,此时遥遥一拳击出,前坪上的天地元气竟被带动着呼啸而去,仿佛有座小山被他砸了出去,直向南海诸人!

    赵南海此时看着金帐国师,根本没有理会这霸道的一拳。南海诸人里一名精瘦的汉子,向侧方踏出一步,也是毫无花俏的一拳击出。

    先前那场念力的战斗隔空而发,此时勒布和南海精瘦汉子的拳头,也是隔着数丈而发,祭坛前顿时风声大作,隐有雷霆之声。

    轰的一声巨响,两道拳意在空中相遇,光明祭前落在地面上的桃花,被震的飘摇而起有若粉蝶,紧接着便被撕扯成无数碎絮。

    祭坛前的地面上,仿佛经历了一场长达数年的旱灾,上面出现了无数道深刻的痕迹,龟裂的地面看上去就像是随时会崩塌成渊。

    那名精瘦汉子闷哼一声,向后退了一步,头上的笠帽就像地面一般裂开,然后簌簌落下,碎屑洒的他满头满脸都是。

    勒布大将没有退,只是身形微微摇了摇,然后他缓缓收拳,看着南海诸人漠然说道:.‘南海大神官传人……不过如此。”

    赵南海看着金帐国师说道:“难怪能与唐国对峙多年,果然了得。”

    金帐国师和大将展露了强大的境界修为,能够与唐国争锋多年,这并不出乎场间众人的意料,真正令人们感到震撼的还是南海一脉。

    这两场比拼都是南海输了,但人们瞧得清楚,赵南海的境界果然高深莫测,真要放手施为,想必金帐国师也会觉得棘手。

    而那名稍逊于勒布大将的精瘦汉子,更是只是站在南海诸人里的第六位,如果南海诸人是以实力排序,岂不是说明这些人都有接近甚至战胜勒布的实力?要知道勒布可是金帐王庭武道第一强者!

    如果南海诸人都是这般境界实力,今天的西陵神殿还真是遇到了大麻烦,南海诸人锋芒所指的掌教大人该如何自处?

    掌教依然没有说话,因为西陵神殿处理这件事情的自有其人,那就是负责维持道门秩序的裁决神殿。

    就在这个时候,南海少女小渔看着裁决神辇,发现如血般的幔纱里坐着位美丽的女人,问道:“你就是叶红鱼?”

    叶红鱼没有理她,有裁决司执事冷声说道:“这便是我家裁决大人,你有何事禀报,如有下情速速道来。”

    “原来你就是当代裁决。”南海少女打量着那座神辇,觉得颜色有些不好看,说道:“下来吧,你的位置我要了。”

    桃山前坪一片哗然,谁都没有想到,赵南海刚刚针对掌教,接下来这个少女居然如此大胆地要叶红鱼让出裁决神座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