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将夜 > 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七十三章 这样有意思吗?

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七十三章 这样有意思吗?

    宁缺的目光穿过石窗,落在对面山崖间的积雪上,神思有些惘然,不是因为被囚石室不知春秋的伤感,而是因为他现在居然有心情去看雪景。

    他已经有两天时间没有做梦,也就是说有两天时间没有被摧残,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会愚蠢到继续意淫来撩拨她,这场诡异而惨烈的战斗,忽然间鸣金收兵,让他不免觉得有些错愕,然后便是警惕。

    幽阁的山道里响起沉稳的脚步声,两名裁决司的黑衣执事,面无表情来到栅栏前,掏出两把钥匙,打开复杂的双子锁。

    宁缺看着被推开的栅栏,看着身前的道路,缓缓皱起眉头,看着那两名黑衣执事问道:“这是要杀我还是要放我?”

    黑衣执事明显接受了严令,就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说话,自然也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一左一右扶着他的手臂,把他扶了出去。

    宁缺被囚禁进幽阁时是昏迷的,此时才是他第一次看清楚幽阁内部的模样,幽静的山道两侧点着火把,看上去和世间普通的大狱没有什么区别,令他不禁感到有些失望,旋即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因为自己的雪山气海被锁,无法感应到周遭的天地元气变化,不然应该能够找到那些传闻中恐怖的阵法才是。

    走出幽阁便来到了最上方那层崖坪,那座黑色的裁决神殿近在眼前,被两名执事夹在中间的宁缺向那处望了一眼,很想知道现在叶红鱼正在做什么,如果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又会有怎样的想法。

    时值深冬,桃山间风雪大作,崖坪上铺着层厚厚的雪,数道巍峨壮观的神殿在风雪中显得更加庄严神圣。

    宁缺看着自己踩在雪地上的脚印,发现崖坪间一片安静,无论在幽阁里还是在这里。他竟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来到光明神殿之前,两名黑衣执事跪下叩首,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从始至终,这两名执事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这是宁缺第二次来到光明神殿,前次在光明神殿里度过的那一夜,是他此生最漫长的夜。给他留下了最难忘的痛苦。

    他抬头看着被风雪笼罩的静旷神殿,脸上没有一丝余悸,显得非常平静,他很清楚,既然她让自己再入光明神殿,那便证明她也没有找到破局的方法。他和她的战争终于从相持阶段进入到了下一个阶段。

    他希望在这个阶段能够做出自己最强有力的反击。

    按道理来说,哪怕他不是囚犯而是光明神殿邀请的客人,此时也应该等着神殿里面的人出来接自己,但宁缺现在的心态非常妙,在他看来,既然这座光明神殿甚至整个西陵神殿都是桑桑的私产,按照唐律婚姻疏议条例来论,也便等若是自己的私产,这座光明神殿便是我的家。回自己的家还需要经过别人同意吗?

    宁缺轻轻拍掉身上的雪片,就像回家一般,很自然地走进了光明神殿。

    崖坪上其余三座神殿里,响起意味不同的叹息声,有的人震惊,有的人感慨,有的人惘然,裁决神殿里的叹息自然是在嘲笑他。

    光明神殿还是那么大,那么幽静。他往神殿深处走了很长时间。才在那根百丈高的圆柱后,看到了大黑马的身影。

    他走了过去。抱住大黑马的脖颈轻轻拍了拍,笑着说道:“看来这里的伙食不错,竟比在长安城里还要胖了。”

    大黑马心想这个女主人不是我喜欢的那个女主人,但她毕竟是整个世界的主人,跟着她难道还会少了肉吃?

    看着宁缺,它的眼睛里露出不安和同情的神情,因为很明显,宁缺这些日子没有吃什么肉,瘦削憔悴的仿佛风一吹便要飘走。

    宁缺说道:“不用担心,夫妻吵架这种事情,不是很常见吗?”

    大黑马看着他的小腹下方,怜悯地摇了摇头。

    宁缺觉得自尊受到了极严重的伤害,盯着它说道:“等我把你们带回长安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你给煽了。”

    大黑马微微昂首,不屑想着只要自己把女主人巴结好了,你又算什么?

    寒风微作,有雪片飘入神殿里,落在如温玉般的地面上,瞬间融化,宁缺顺着雪来处望去,只见帷幕掀起,她还在露台上。

    他向那边走去,在露台后方约三丈的距离停下脚步。

    她站在露台畔,双手负在身后,看着人间,看着风雪中的群山。

    宁缺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想起曾经通过这双手感觉到的温柔的宇宙,狂暴的宇宙,难以抑制地生出无穷的恐惧。

    他不敢再看她的手,望向她高大的背影,发现比前次相遇时,她的身影要显得更加清晰,虽然有风雪笼罩,她身体的线条就像是在石上刻出来的那般,显得非常稳定而深刻,轻易无法抹去。

    这代表着她在人间的烙印越来越深,她与人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而从昊天的角度来说,便意味着她越来越虚弱。

    对她身上发生的变化,宁缺很满意。

    桑桑始终没有说法,但二人既然心意相通,所以只要她微微动念,宁缺便听到了她的声音,那是真正的心声。

    “尘缘确实是斩不断的,老师把人间之力留在了你的体内,又毁了昊天神国的大门让你无法归去,自然不可能留给你这种机会。”

    他看着她的背影说道:“我也不知道你现在用的这种方法是不是能够有效,赐小草永生算是以命换情,问题在于她不知道,难道你愿意在人间等到她活几百岁?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她不见得愿意用永生来换取与你的那段过往。至于陈皮皮和小棠,他们更不会认为自己能够活着是来自于你的恩赐。”

    桑桑没有说话,神态平静而自信。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就算你用的方法是对的,但也还远远不够,因为还有二师兄,还有李渔,他们曾经对你的好,也是人间对你的羁绊之一。隔壁吴婶经常请你吃饭,你又该怎样补偿她?更不要忘了渭城里的那些人,他们对我们有恩,却因为你而死,你该如何偿还这些已死的人?”

    桑桑微微皱眉,远处被笼罩在风雪里的群山,忽然间发生了数次雪崩,露出积雪下的黄枯树枝和野草的颜色。

    光明神殿临崖一面的风雪却依然如前。露台上积着的雪越来越厚,风变得越来越寒冷,就像她此时脸上的神情和心情。

    “我没有办法放弃。”

    宁缺感受着她的意志,说道:“就像老师说的那样,人类先天拥有探索未知的本能,也可以说那就是对自由的渴望。而你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你的存在你的生命便来自于这个世界的本身,你不会允许有人打破这个世界,所以你和这个世界的人类之间有无法调和的矛盾。”

    桑桑转身看着他,平静说出了今天相见的第一句话:“但你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类,你为何要与我为敌?”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可我毕竟是人类,来到这个世界,便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很多年前在长安城。我进旧书楼看书看的很辛苦,每夜都会晕眩呕吐,当时你在身边照顾时,曾经问过我一句话,你说如果昊天就是不让我修行,我该怎么办,我当时的回答是,如果那样的话,我就只好逆天了。”

    桑桑在自己的人间记忆里找到了那个片段。当时讨论问题的主仆二人。并不知道话题中的昊天就是她,现在想来不免有些怪异。

    “所以你一定要反抗我的意志?”她看着宁缺问道。

    宁缺看着唯一熟悉的那双柳叶眼。说道:“这大概就是命运,你也无法反抗。”

    桑桑说道:“我是昊天,我至少能改变你的命运。”

    “逆天才能改命,现在想来,从在河北道旁拣到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其实都是在不停地与你战斗,虽然永远都是失败,但我确实是在逆天。”

    宁缺看着她说道:“但你不行,因为你不可能对抗自己,就像人不可能提着自己的头发,让自己的双脚离开大地。”

    桑桑看了他一眼。

    宁缺的手不受控制地来到头顶,抓住头发,然后双脚离开了地面,悬在空中的他看着,模样看着很是滑稽。

    “这样有意思吗?”

    桑桑说道:“你们书院追求的不就是有意思?”

    宁缺说道:“但我们得讲道理。”

    桑桑说道:“书院何时讲过道理?”

    宁缺落了下来,摔的有些狼狈。

    他强行平静心神,看着她非常认真地说道:“你是我的本命,我的命运就是你的命运,你自己如何能够改?所以还是认输吧。”

    桑桑不再说话,离开露台向神殿里走去。宁缺看了看山崖前越来狂暴的风雪,不敢在露台上继续呆着,跟着她走回殿内。

    殿侧有个巨大的木榻,榻上铺着寻常的软被。

    桑桑坐到榻上,神情漠然。

    宁缺站在榻前,觉得有些不自在。

    便在这时,两名白衣女童走了过来,手里端着铜盆,还有毛巾。

    宁缺心想现在天时尚早,难道就要洗漱歇息?他本想调笑两句,比如白昼宣淫,但想着自己现在的情形,哪里敢多嘴。

    铜盆里有清水,温度正好。

    两名白衣女童安静站在一旁,没有蹲下服侍桑桑。

    宁缺这才明白过来。

    他想了想,蹲到榻旁,把桑桑的脚放进铜盆,开始仔细地清洗。

    “这样有意思吗?”他低着头说道。

    桑桑说道:“我与人间有诸多尘缘,有很多人我需要补偿,我正在做,而你我之间的尘缘,则是你需要补偿我,所以你也要做。”

    ……

    ……

    (我喜欢写这些有意思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