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将夜 > 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一十八章 贪

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一十八章 贪

    街旁不远处一座寺庙里,忽然响起钟声。

    宁缺正在收伞。他在悬空寺里被那道钟声折磨的极痛苦,这时候又听到钟声,不由吓了一跳,一把抓住了桑桑的手。

    桑桑看着他,目光里没有什么情绪。宁缺才想起来已经离开了悬空寺,有些不好意思地松开手,学她的样子背到身后。

    朝阳城里的钟声越来越响,竟是所有寺庙都在鸣钟,宁缺听的清楚,最响亮的钟声,来自城北方向,应该是白塔寺里那座古钟。

    行人们有的正在吃凉粉,有的正捧着蕉叶吃手抓饭,有的正在看猴戏,各种喜乐,听着钟声,赶紧放下手中的事情,向最近处的寺庙走去。

    有些人无法离开,直接跪在街道上,双手合什祈祷不停。耍猴戏的汉子,也诚惶诚恐地跪到地上,还顺手把顽皮的猴子按到地上磕头。

    还站着的人只有宁缺和桑桑,那些虔诚的佛宗信徒们,虽然没有向二人投来敌意的目光,也不免有些疑惑不解。

    钟声带来的变化其实很可爱,很像宁缺在那个世界里曾经见过的某种快闪活动,那只被主人轻轻摁着的小猴子不停转着眼珠,也很可爱,但因为在悬空寺下看到过那个悲惨的世界,宁缺忽然觉得有些恶心。

    桑桑自然更厌憎这些画面,轻拂衣袖。

    轻拂之间,青袖上繁花盛放,街道上生起一阵狂风,吹倒了凉粉摊,吹跑了蕉叶上的饭粒,迷住了很多人的眼睛,耍猴戏的汉子去揉眼睛,又忘了抓绳,得到自由的小猴子蹭的一下跑了出来,也没有跑远。只在翻飞的蕉叶里寻找香辣的饭粒,吃的很是开心。

    街旁寺庙的钟,也被这阵风乱吹了,钟声的节奏变得乱糟糟的,风依然未停,向天穹而上,把朝阳城上空的云都吹的乱作无数团。

    桑桑有些满意,背着双手继续向前走去。

    宁缺看着她的背影。却沉默了起来。

    当初在西陵神殿里,她什么都不需要做,甚至未曾动念,只是情绪稍有不宁,眼眸里便有星辰生灭,便有无数云自万里外来。在桃山峰顶雷电交加。而离开西陵之后,尤其是进入荒原深处后,战斗或者动怒时,她却开始拂动青袖……

    如今的桑桑,神威之强大依然远远超出人类能够想象的范畴,但相对于曾经真正无所不能的她来说,确实变得虚弱了很多。

    宁缺有些不安,却没有办法说些什么,因为她之所以会逐渐虚弱。是因为夫子在她体内留下了人间之力,因为两年前那趟漫长而欢愉、如今想来却是那般凶险的旅程,更因为他带着她在人间行走,不让她回去。

    街道上到处是被风拂起的烟尘,烟尘里满是香料的味道,有些呛人,不知是不是这里的人们自幼习惯了的缘故,竟听不到什么咳嗽声。

    走在烟尘里,也是走在旧路上。

    宁缺和桑桑在这座城里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他曾经背着她在这里逃亡。很多街巷都留下过他的足迹,也留下过很多被他杀死的民众的血迹。只是近三年时间过去,那些血迹早就已经看不见了。

    ……

    ……

    在悬空寺崖坪上进入棋盘,出来时便到了朝阳城,看似不可思议,实际上只有一种可能,就像那年在烂柯寺里一样,悬空寺与朝阳城之间,也有条佛祖开辟的空间通道,这张棋盘便是开启这条空间通道的钥匙。

    当年宁缺和桑桑从东南隅的烂柯寺,直接来到西荒深处的悬空寺外,今日则是从悬空寺,直接来到了朝阳城里。

    二人此时在朝阳城里行走,看起来自然是为了寻找佛祖的踪迹中,但其实,无论桑桑还是宁缺都很清楚,佛祖不可能在这座城里。

    在人间,便不可能瞒过昊天的眼睛。

    宁缺没有说破这一点,桑桑也没有说,二人看起来,是真的在寻找佛祖,而既然是寻找,那么自然需要时间。

    “先找个地方住下,再慢慢找。”他说道。

    桑桑没有说话,沉默便是她表示同意,如果她要反对,会直接开口说话,或者把宁缺千刀万剐,以此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城北某处嘈杂的街区里,有栋很幽静甚至显得死寂的院子,正是二人以前住过的那个小院,数年时间过去,依然无人问津。

    推开院门,小院还是那般安静,当年宁缺蒙在窗上的黑布都还挂着,只是染上了很多灰尘,抹在柴房窗缝里的腻子已经干裂剥落。

    桑桑看着破旧的小院,有带着湿意的风从院后飘来,瞬间便所有房屋里的灰尘带走,小院顿时变得十分干净。

    她推开柴房的门,想了想,没有进去,转身走进卧室,躺到了床上,现在她不再是冥王之女,自然不需要躲着谁。

    “晚上多做些青菜吃。”她说道。

    宁缺应了声,走到院里准备做饭的柴火,看着那株孤伶伶的小树,却又有些舍不得下手,当年树枝上的黑鸦现在到哪儿去了?

    院后的小溪自然还在,溪畔依然有树,他用手掌砍下足够的木枝,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在一棵树上看见了一个很深的拳印。

    当年他要照顾病重的桑桑,要时刻警惕佛道两宗的追杀,时刻都在焦虑紧张的情绪里,在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他到溪边想对着树砸拳发泄一番,却哪里想到他的拳头是那样的硬,一拳就险些把那棵给砸断了。

    看着树上的拳印,宁缺笑了起来,他很高兴这棵树没有断,也很高兴自己的拳印也还留着,因为这些都是他最珍惜的回忆。

    就像院子里的那棵树,和曾经落在树上的黑鸦一样。

    把木枝堆到院角,他推开卧室门走到床边,看着熟睡中的桑桑问道:“你想吃些什么菜?我对月轮国的出产不熟。”

    桑桑睁开眼睛,眼神明亮而清澈,没有一点醒后的倦意或恚意,宁缺一直都弄不明白,睡眠对她来说。究竟有什么意思。

    她想了想,说道:“我和你一起去买。”

    二人去了菜市场,买了很多菜,然后去杂货店买齐了生活需要的米油盐醋锅碗瓢盆,还割了一斤五花肉,回家做了顿很丰盛的晚餐。

    提菜自然是宁缺的事,做菜也是他的事,洗碗更是他的事。在这些过程里,桑桑只是背着手跟在他身边,有时候看看他,有时候看看天。

    宁缺蹲在盆前洗着碗,觉得这工作要比自己当年杀马贼还要辛苦,没一会便觉腰酸背痛。看着门口桑桑背着双手的模样,不由恼火起来。

    “我现在打不过你,多做些家务事也就算了,你不帮忙也就算了,昊天嘛,当然尊贵,哪里能沾葱姜水,就算你在旁边看热闹也罢了,但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可不可以不要背着手?”

    他抱怨道:“你这就像领导在检查工作,很伤工作热情的!”

    桑桑没有理他,走进屋里,背着手看了看,说道:“要喝茶。”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世间便有了光。

    桑桑就是这个世界的上帝,她说要喝茶,自然就要有茶——明明她可以变出无数种好茶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偏要宁缺去买。

    宁缺确实有些累。但也有些高兴,因为他知道。桑桑这样的表现,证明她与人间的联系越来越深,她越来越像人类。

    当天夜里,他敲开了朝阳城最大那间茶庄的门,用二两银子买了七十四种各国最出名的茶叶,同时还打包了好些套名贵的茶具。

    喝了三天茶,桑桑忽然又说道:“要下棋。”

    于是宁缺屁颠屁颠地到处去搜刮最好的棋具,只是这一次要满足桑桑的要求比较麻烦,因为下棋这种事情总是需要对手的。

    “你水平太差。”桑桑看着满棋盘的白子,对他说道。

    身为男人,最恨的事情,就是下棋打牌的时候输给自己的女人,宁缺这时候心情本来就极度不爽,听着这话更是恼火至极。

    “我们这些卑微的人类,哪里是伟大昊天的对手。”

    这是桑桑对人类最常用的评价,从他嘴里说出来,则很幽怨。

    桑桑神情不变,说道:“人类确实卑微,但有些人相对要好些,陈皮皮在这些方面就要比你强很多。”

    身为男人,真正最恨的事情,就是被自己的女人评价为不如别的男人,哪怕那个男人是与你生死与共的好兄弟。

    宁缺大怒说道:“我可没办法把他从临康城里弄过来。”

    桑桑说道:“那你就要想别的办法。”

    第二天,朝阳城里最著名的三名棋手被宁缺请到了小院里。

    或者说绑架比较合适。

    除了喝茶下棋听戏,宁缺和桑桑有时候也会去朝阳城里逛逛,去看看白塔,去湖边走走,她还是习惯性地背着双手。

    几十天的时间就这样平静地度过了。

    他们好像在朝阳城里寻找什么,但事实上什么都没有找,不问去哪里,不问怎么办,只问明天吃什么,默契地沉默着。

    某天夜里,宁缺剥了个山竹,把白色的果仁对着桑桑的脸,哈哈大笑说道:“你看这像不像屁股?”

    桑桑的脸上很少有表情,他一直有些不甘心。

    这次他也失败了。

    桑桑静静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忽然说道:“我们很贪心吧?”

    宁缺沉默了片刻,把手里的山竹喂进她的嘴里,然后走到院子里耍了套刀法,打来溪水洗了个澡,说道:“我先去睡了。”

    桑桑坐在桌旁,看着窗外的那株树,没有说什么。

    她曾经是那样地想回到昊天神国,因为这是她的使命,只要去除佛祖这个隐患,再把宁缺杀死,她就可以回去。

    但她和宁缺互为本命,宁缺如果死了,她也就死了,回到神国的将是昊天,而不再是拥有桑桑这个名字的她,她将不再是她。

    她想继续是她,她想继续拥有桑桑这个名字,更令她愤怒和不安的是,她竟然想继续和他在一起,就这样在小院里过下去。

    青菜肥肉白米饭,清茶对弈闲看天,这样的体验不是很糟糕。

    于是她不想佛祖,不想书院,不想道门,不想神国,不理人间,只要这样的日子持续,她就将继续是她,她的身边继续有他。

    是啊,她真的很贪心。

    宁缺曾经在长安城外发问: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长安不负卿,其实他知道,世间根本就没有这种双全法。

    他并不怕死,他当时其实可以用自杀威胁桑桑进长安,然后书院便会用惊神阵镇住她,无论佛宗还是道门对此都没有任何办法。

    但他……舍不得。

    所以他带着她住在朝阳城的这个小院里,不去理会人间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不去想书院,不去找佛祖,什么都不想。

    是啊,他也非常贪心。

    ……

    ……

    贪一时之欢,有一时便是一时,有一日便是一日,在那夜的谈话之后,宁缺和桑桑再也没有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寻常的人间生活就这样平淡地持续着,他们来到朝阳城已经过了半年,外界的风雨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开春后的朝阳城很热闹,到处都有戏台,某天傍晚,宁缺和桑桑看戏归来,在街上顺便买了半斤猪头肉,很简单便解决了晚饭。

    桑桑看着碗里剩下的几片猪头肉,忽然说道:“菜太少。”

    宁缺心想日子过久了,谁家耐烦天天弄一桌子菜?他很自然地转了话题:“明天弄些好吃的,对了,今天的戏觉得好看吗?”

    桑桑脸上没有表情,起身向院外走去。

    宁缺微怔,把碗筷放进盆里,擦净手上的水,追到她的身旁。

    站在溪旁的树林里,她背着手,看着天空沉默不语。

    宁缺看着树上那个拳印,发现不过半年时间,因为树皮重生的缘故,竟变得浅了很多,自然也显得淡了很多。

    他的心情变得淡起来,终究是要离开吗?

    桑桑说道:“在一起,不是就真的在一起。”

    宁缺明白她的意思,沉默片刻后说道:“在一起,是因为我们应该在一起,不是我想用这种方式把你留在人间。”

    桑桑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宁缺说道:“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桑桑说道:“是的,我知道你是这样想的,但这依然是贪心。”

    宁缺看着她的侧脸,问道:“贪心不是罪。”

    桑桑看着天空,说道:“是错。”

    什么是贪?喜欢就是贪。

    因为喜欢,所以才会贪。

    哪怕在人间一晌贪欢,便胜却神国无数。

    只是一晌,终究太短暂。

    ……

    ……

    (四千字,今天已经一万了,还会继续写,领导看我写的认真,所以没让我陪她去遛狗,我喜欢这章,不喜欢下一章,这时候先去吃些饭,下章肯定会比较晚,莫着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