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 > 第2690章 七倍的敌人

第2690章 七倍的敌人

    “大帅,魔族第二十一方行军大总管金钲率军突袭平宜军城,金钲麾下突然多出了一万精锐铁甲魔族攻城,大战中,一百娲灵族道境突然间加入了大战,平宜军城情势危急,发来了告急文书”

    柳枫还未说完,叶真就直接将急报抢了过去,一看,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原本,平宜军城那边,叶真是留下了足够的应付金钲的力量,如通臂火猴王孙霸、朱洪都在那边。

    还有师姐廖飞白与玄阴九劫剑阵坐镇,绝对可以力敌金钲。

    哪怕金钲麾下多了一万精锐铁甲魔,也不会让平宜军城告急。

    关键是突然杀出的娲灵族的那一百道境,起了决定性的力量,才让平宜军城情势变得危急无比。

    “大帅,平宜军城十万火急,一刻也拖延不得,属下建议,马上让风指挥使带着精锐巡天神将先行支援,解平宜军城之急,拖延时间,待我方精锐力量赶到,再一举稳住平宜军城局势!”柳枫说道。

    叶真摆了摆手,“支援的事情不急。”这让柳枫愕然,古铁旗却是急眼了。

    “大帅,平宜军城之事,十万火急啊。”

    叶真白了一眼古铁旗,“本帅这不是回来了吗?传令火灵殿所部,青翼所部,半刻钟内全部集结完毕。”

    闻言,古铁旗愕然,自家大帅的瞬息穿梭数百万里的本事,他是知道的。

    有自家大帅在,平宜军城的支援,已然不成问题了。

    “大帅,属下觉的这事不太寻常。”柳枫突地开口道。

    “讲!”

    “大帅,先是北海城混入魔族,随后就是平宜军城遭到金钲的突袭,属下觉的,这事看上去,一环扣一环的,我们必须小心戒备,以防敌人再有其它举措。”柳枫说道。

    “大人,属上在目前的调查结果中,前天夜里的大战中,有巡天神将似乎发现了娲灵族道境的踪迹。

    但只是一闪即逝,娲灵族道境似乎并没有出手,属下猜测,这整件事,会不会是娲灵族在背后谋划?”牛二说道。

    “娲灵族?”叶真冷笑起来。

    你还别说,娲灵族真有报复的理由。

    在叶真离开洪荒前往凰灵界时,娲灵圣子虞寿被叶真伏杀,只余元灵逃出生天。

    这个可能性,还真的很大。

    “传令下去,命令各郡城、县城、港口码头、军营将戒备等级提高到战争级别,严查出入往来人员,小心提防敌人破坏。”

    “风九陌,将你手下的巡天司人马全数派出去,巡查刺探,不得放过任何蛛丝蚂迹。”

    说到这里,叶真看着风九陌道,“至于你,挑一些你手下战力最强的巡天神将,随本帅前往平宜军城,也算是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叶真说道。

    “谢大帅!”

    “牛二,全力调查魔族与娲灵族混入北海城一事,不管是涉及到哪一家的商队,都给我查下去。

    记住,先查,不要打草惊蛇。”叶真吩咐道。

    “请大人放心。”牛二低应了一声,就又无声无息的缩回了阴影之中。

    北海城内能够被牛二称为豪商的,其实都是背后站着大周贵族们的商队。

    这些年叶真的封地发展速度很快,又极其安全,再者海上水族不再攻击挂着北海旗帜的商队,以致于北海贸易变得极其发达,几乎凡是有点能力的大大小小的贵族商队,都会派来商队船队来赚取暴利。

    对于这些来赚钱的贵族,叶真举双手欢迎,只要按时交税就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如今竟然有贵族商队与魔族勾结,以致于北海城内阵亡了近三千人,连指使使唐淲都阵亡了,这就不是叶真所能容忍的。

    于私,这种勾结行为已经触犯到了叶真的底线。

    于公,无论是牺牲的指挥使唐淲,还是其它各级将官士兵,叶真都必须给他们一个交待。

    所以这件事,叶真必须一查到底。

    至于为什么北海城前天晚上就发生了大战,柳枫一真没有汇报的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柳枫并不知道叶真已经回转了洪荒。

    按柳枫与叶真的约定,一个月定期联系一次,汇报洪荒大陆的情况,现在还没到联络时间。

    一刻钟后,叶真就带着抽调的部分精锐人马出发了。

    相比于之前从凰灵族的占领区回转北海城数千万里的距离,此时从北海城赶往平宜军城那几百万里的距离,对云翼虎王小猫而言,就跟小儿科一样。

    连续施展破虚神通穿梭之下,仅仅一刻钟之后,叶真就出现在了平宜军城附近。

    不过,叶真并没有马上现身,而是准备先观察战势,然后再结结实实的坑金钲一把。

    此时此刻,平宜军城的战事分外激烈。

    叶真看到,已然有不少铁甲魔登上了平宜军城的城头,与平宜军城的守军,展开了血战。

    叶真离开之前,就将魔族战奴军团留了一部分在平宜军城。

    这魔族战奴军团中,就有着新收伏的来源于金钲的铁甲魔军团,此时此刻,这些成为战奴的铁甲魔与其它各族魔族战奴,就在平宜军城城头与攻上来的铁甲魔精锐血战。

    也正因为如此,才让平宜军城的伤亡不至于太大,要不然,一旦魔族军团攻上城头,大量高手又被牵制住的时候,普通士兵的伤亡就会变得非常大。

    这情形,乍一看,好像是魔族自己在攻打自己一样。

    尤其是那些铁甲魔对上自己的族人,一个个极度不甘心,不过,他们背后督战的祭司们,可不是吃素的。

    鹰隼一般的双眼紧眼着那些魔族战奴,尤其是此刻遭遇同族的铁甲魔,任何一个铁甲魔要是出现攻击迟缓、故意放水的举动,就会在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催动禁制。

    砰的一声响,这些魔族战奴的奴隶项圈就会爆开,直接将他们的脑袋爆成碎片不说,连带着他们的神魂也会直接爆灭成虚无,极其残酷。

    不过,值此两族大战之时,没人会有任何犹豫。

    谁都清楚,此时手软,就是对自己人残忍。

    平宜军城城头上的形势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但是城头上空的道境大战,就让叶真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魔族第二十一方行军大总管金钲正带着超过五十名魔族道境围攻。

    更引人注目的,却是那些周身泛着无比强烈灵力波动的娲灵族人。

    此刻,师姐廖飞白玄阴九劫剑阵已然全力催动,每一刹那,都有五六道如天河一般的剑光斩出。

    一剑出,无论是魔族道境还是娲灵族的道境,都无一人敢硬接。

    魔族第二十一方行军大总管金钲的小腹处有一道深可见骨,此时依旧密布着玄阴剑气的伤口。

    一看就是被师姐廖飞白的玄阴九劫剑阵所伤。

    连金钲这样的以防御见长的铁甲魔皇族都在师姐廖飞白的玄阴九劫剑阵之下受了重创,那些个道境更是无一人敢硬接师姐廖飞白的剑光。

    谁也不敢在正面硬接师姐廖飞白的玄阴九劫剑阵。

    连以皮粗甲厚的防御力极其惊人的铁甲魔皇族都被一剑重创,差一点就没命了,可以说,这师姐廖飞白全力催动下的玄阴九劫剑阵,谁挡谁死!

    这种情况下,师姐廖飞白的剑光所到之处,一众魔族道境与娲灵族道境,纷纷避让。

    也正因为他们师姐廖飞白的玄阴九劫剑阵的忌惮和恐惧,再辅以城内一百架破天诛龙弩不断的射击,

    还有通臂火猴王孙霸、朱洪、玄虎、周朝、贺期等一干道境和三十名巡天神将的血战,才让以金钲为为首的五十名魔族道境与一百名娲灵族道境全力进攻下依旧没有攻进平宜军城。

    但是,情形却是越来越糟糕。

    师姐廖飞白的玄阴九劫剑阵全力催动之下,确实厉害,连金钲都不敢硬接。

    可是,师姐廖飞白的玄阴九劫剑阵的每一记剑光,都是以消耗布阵的九九八十一名玄阴九劫剑侍体内的力量为和师姐廖飞白自身的力量为基础的。

    师姐廖飞白以一已之力,将这这上百进攻平宜军城的道境一次次逼退,不停的催动剑阵威慑他们,消耗是极大的,就算有着八十一名玄阴九劫剑侍的辅助,也支撑不了太久。

    但问题是,这些个道境,一个个都非常的精明,在最初见识过师姐廖飞白的玄阴九劫剑阵之威之后,在明白玄阴九劫剑阵不可力敌之后,也都发现了这个弱点!

    你廖飞白浑身是铁,能打几颗钉?

    你攻击烈度弱了,阻挡不住一众狼一样的道境。

    一直保持如此强大的烈度,又能持续多久?

    偏偏这些道境狡猾之极,一个个都将距离保持在一个可以让廖飞白攻击到,但却又不是玄阴九劫剑阵的最强攻击范围。

    事先全力防御之下,算好距离,就算师姐廖飞白的玄阴九劫剑阵杀伤力无比强大,也无法重创他们。

    一个个配合默契之下,逼的师姐廖飞白只能不断催动玄阴九劫剑阵。

    当师姐廖飞白与她的剑侍灵力耗尽之时,就是平宜军城城破之时。

    在四周策应师姐廖飞白的通臂火猴王孙霸已然是受创数处,朱洪也是大肚如鼓,疲惫不堪。

    看起来,已然坚持不了太久的时间了。

    毕竟面对七倍于已方的道境,能坚持这么久还不落下风,已然是奇迹了。

    “看样子,无论是金钲还是前天北海城内的刺杀,似乎都有些明目张胆,无视了我的存在。

    难道是他们从某个渠道确定了我不在,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围攻平宜军城?在北海城内搞刺杀?”

    看着平宜军城城头激烈无比的战事,叶真的眼睛也眯了起来,闪烁起来了无比危险的光华。

    “既然敢欺负师姐,那我也就得给你们一个无比深刻的教训!”呢喃着,叶真瞬息间从平宜军城不远处远遁千里。

    随后,在叶真的安排下,一位位道境,与一支支部队,被叶真在千里之外放出,然后在风九陌率领的巡天神将的配合下,悄无声息将金钲安排在周边的魔族斥候剪除,无声无息的的围向了平宜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