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88 陷阱

    在冷兵器战争时代,很多时候,将领决定一支军队是否强大。

    再精良的装备,再严苛的训练,如果将领是个懦夫,不敢上战场,甚至在亲兵的保护下,都不敢亲临一线的话,那么这支军队很快就会废掉,成为光鲜的杂牌军。

    而一支原本就很强大的军队,如果有个更加强势,甚至是勇猛的将领,那么,爆发出来的战斗力,会让所有人都觉得惊讶。

    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缇娜和贝塔两人,在圣卫军看来,都是头头。他们能主动站到前面,贵人都不惜死,更何况他们这些普通的士兵。

    虽然贝塔这边只是四十人不到,但气势却旺盛的吓人,别说来一支军队,就算来一头巨龙,估计这群精锐圣卫军也敢往前冲。

    两辆马车之后,是一支近四百人的步兵团,以及一支百人左右的轻骑小队。

    看着这情景,缇娜侧头在贝塔耳边说道:“看来你的猜测应验了,对方来者不善。不过他们这么晚才过来,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一两根淡金色的发丝从缇娜的耳垂边,被轻风吹送到贝塔的脸上,弄得他脸颊有些发痒。

    同时还有一股淡淡,说不出是什么花的香味传入贝塔的鼻子中。

    “天黑杀人才方便。”贝塔淡淡地说道:“况且我们有很多重伤的士兵,在他们想来,我们应该走不远。”

    两人说话间,两辆马车和这五百人左右的军队停在他们面前一百米处。

    天暗了,对方那边有两人各举着一根火把走了过来。

    “尊敬的缇娜女士。”来者是个脸相比较老成的男人,看不出真实年龄。他穿着一身褐色的皮甲,皮甲有些老旧,他的身上,也有股奇怪的馒味:“两辆马车里,就是领主送给你们的‘线索’,很重的‘线索’。

    光从马车行驶的声音来看,两辆马车中装的东西,确实很重。

    夜风微凉,缇娜笑了下,问道:“什么样的线索,需要两辆马车运载,而且这么重,不会是黄色的吧。”

    “如果是黄色的,那数字就太大了。”这个老成的男人脸眯成一团,谄媚地笑道:“女士,这是灰白色的。”

    确实,如果是金币的话,这重量,至少得近万枚。不是说圣卫军的生命不值这么多钱,毕竟生命无价,而是一般人不愿意出这么多钱来赔偿几十名圣卫军,撑死就是百枚金币左右。

    但如果是银币的话,乘以几十倍的重量,倒是差不多有这么重了。

    “灰白的啊。”缇娜想了会,点头说道:“也行,那我替我谢谢你们的领主了。”

    缇娜挥挥手,想让几个圣卫军过去,把马车驾驶过来。

    但这谄媚男子突然说道:“女士,还请你上去看看,免得说,我们骗了你,你把马车拉回去后,缺了少了,我们可是不会认帐的。”

    缇娜笑了:“不认帐,轮不到你们领主不认帐。如果不够,等到有时间的时候,我们还会过来一趟。”

    再过来一趟,那时候可就不是几十个人了,说不定是几百几千人。

    缇娜话里隐隐的威胁,谁都听得清楚。

    这成年男子脸色一垮:“女士,领主交待了,一定要让你到马车里,清点一下数量,否则我回去后,肯定得挨罚。”

    “你挨不挨罚,关我什么事情。”缇娜没有好气地斥道,然后继续挥手,让那些圣卫军上去把两辆马车拖过来。

    这男人见状急道:“缇娜女士,求求你,给我一条活路。”

    缇娜不为所动。

    这男人叹了口气,毫无片兆地就往地上重重扔下了个粉包。

    一片白花花的烟尘摇了起来,缇娜捂着鼻子急退,没有沾染到,但即使如此,她也觉得眼鼻有些发辣。

    辣椒粉!

    扔下这玩意后,成年男子化成一道黑雾急速退到后方,然后对着前方一挥手:“居然不上当,杀了他们。”

    这领一下,最后方的轻骑兵动了,分成两路从道路的两边绕了过来,并且起跑加速。

    马蹄声轰隆,四百步兵方阵也动了,他们开始冲锋。

    缇娜见状,极是惊慌地说道:“你们,居然敢动手?”

    然后她转身就跑了,这时候贝塔早已经跑远了。

    “这就是圣武士?”躲在人群中男子很惊讶,也觉得有些不对。

    但不管怎么说,五百对四十,怎么看他们这边都不会输。即使对方有名圣武士也一样。

    圣武士是人,不是神,再厉害,也会疲劳,更何况这是一名女圣武士,实力得打个折扣。

    按下心头的不安,男子指挥着步兵继续前行。

    缇娜逃得很快,旁边那些圣卫军见到缇娜跑了,也跑在后面跑。只是他们跑动的时候,似乎显得有些冷静。

    圣卫军和缇娜跑得再快,也比不过骑兵,大约三十多秒后,骑兵们就快要追上缇娜了,两者之间的距离,不过二十米。

    领头的骑兵椽是兴奋,来之前,领主许诺过,如果能捉到圣武士缇娜,能得到五十枚金币。

    这钱足够他后半生安安稳稳地生活了。

    但也就是在这时候,缇娜停住了,回头微笑。

    一股不妙的感觉在这领头的骑兵脑海中泛起,然后他猛地看到,一堵厚厚的石墙,像是突然被翻盖一般,出现在前方五米处。

    他甚至能看到,这石墙的墙面上,有密密麻麻的石长钉。

    这些石长钉很粗,也不够锐利,正常情况下,人踩在上面都应该不会受伤。

    但在高速的冲锋中,这些石钉绝对会变成一根根尖刺。

    完了!

    领头的骑兵只发出了这个感想,然后连人带马冲到了石墙上。

    啪地一声,墙面上出现一朵大大的红花。

    接着后面的骑兵们,虽然也发现了前边的石墙,骑兵冲锋后,是没有那么容易停下来的,他们像是扑火的飞蛾,一个个带着绝望的眼神,撞到石墙上。

    虽然前面已经有很多人和马已经挂成石墙上了,但后面的人源源不绝地撞上去,前面的人和马几秒钟就变成了肉酱。

    等一百多兵骑兵全部撞上去后,石墙上已经粘了一层厚厚的红色肉泥。

    只有几最后几名骑兵活了下来,而为前边的同倍成了肉泥,给了他们极大的缓冲。

    只是当他们从石墙上挣扎下来时,整个人像是被番茄酱淋过了一样。

    请记住本书域名:。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