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惊不惊喜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惊不惊喜

    那红尘娘子脱下鞋后,提着双鞋走到,走到舞台边上,一个乐师立刻提上一双奇特的米黄色皮靴子。

    她直接换上那双奇特的靴子,搭配她那撕碎的衣裙,仿佛就是一套的,显然这都是设计出来的,她先是尝试着踢打了几下。

    嗒嗒嗒!

    只听得发出更加清脆的声音。

    观众们也是翘首以盼。

    忽然间,她整个人看似往前走,身体却是往后滑动。

    此舞步一出,全场人都惊呆了。

    饶是李治也是张着嘴,呆呆的看着舞台上滑动的倩影,半响才合拢来,“这——这是什么舞?”

    而他身边的李凤根本就没有在听,美女面前,皇帝算个球啊。

    只见那舞台上的红尘娘子滑到那五个舞者身前,忽然一个转身,面向她们,整套动作是行云流水,干脆利落,而且就这一个动作,气势显然已经压过其余五人。

    全场沸腾。

    欢呼声久久不息,这真是太帅了。

    过得好一会儿,观众们才渐渐安静下来。

    等到观众全部安静下来,那五个舞者立刻踢踏起来。

    嗒嗒嗒的声音又再响起。

    等她们跳了一会儿,红尘也踢踏起起来,不但抢得她们的节奏,而且比那五个舞者还要快得多,那一双修长、纤细的双腿仿佛出现幻影一般,而且并非杂乱无序,极具节奏感。

    这种靠着击打散发出来的节奏感,并不是中国音乐特色,光这种节奏的变化和冲击,就让大家都觉得非常新颖,看得也是极其入迷。

    那红尘娘子跳了一段之后,就停下来,那五个舞者立刻跳了起来。

    你跳一段,我跳一段,两边斗起舞来。

    这种带有强烈节奏感的斗舞,令观众看得是如痴如醉。

    这回李治可不嚣张了,他见识再广,也未曾见识过这种舞蹈,他也是头回知道原来这舞蹈还能这么跳,真是不可思议呀。

    咚!

    突然间,不知哪里响起一声鼓声。

    大家猛然惊醒,寻声望去,但见一个乐师愤怒的拿着鼓槌,指着台上的人,大声嚷嚷道:“你们究竟还跳不跳,不跳我们可就要回去了。”

    “哈哈!”

    这回观众不上当了,当即哈哈大笑起来。

    李治、武媚娘先是一愣神,随即也哈哈大笑起来,这种戏剧性的变化,真是令人眼前一亮,因为你没法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让人更加期待,是以前舞蹈所不具备的。

    砰!

    突然,舞台上的六人同时来了一个立正的动作。

    笑声戈然而止。

    待全场都安静了下来,红尘娘子与其余五名舞者同时舞动起来。

    “嗒嗒嗒”的声音再起响起,但是这一回他们的动作是整齐划一。

    乐师又开始奏乐。

    人们耳边响起了熟悉的旋律。

    “破阵乐!”

    李治下意识道。

    但这一刻,他心里充满了期待,因为从未有人从这种舞蹈来表现破阵乐。

    忽然间,舞台边上的工作人员陆陆续续的爬上舞台,这人爬上去,就跟着一块跳起来,其中有工匠打扮的,也有农夫打扮的,还有穿制服的,甚至还有一些乐师。

    远远看着,就好像人都往舞台上挤了,营造出一种全世界都在跳舞的氛围。

    不一会儿,舞台上就站了好几十人,穿着不一样的服侍,反正士农工商都有。

    大家跳着整齐划一的步伐,从头到脚,每一个动作都是一致的。

    不但如此,数十人一起踢打着舞台,还是整齐划一,那音量可想而知,而且还极具节奏感,不少观众也都情不自禁跟着抖起腿来。

    这破阵乐本事唐军军中乐舞,演奏时,擂大鼓,要给人一种“声闻百里,动荡山谷”的气势。

    如今改编成这种踢踏舞,这么多人,再加上擂鼓、乐队,动作都又是如军人一般,整齐划一,更是将破阵乐的精髓展现的淋漓尽致。

    另外,这破阵乐也是经过重新编曲的,时而凄凉,时而悲壮,时而激动,时而欢乐。阵型也在不断的变化,全都是根据汉人打仗的阵型改编而成,是通过舞曲的方式,将一场战役给演绎出来。

    令无数观众陶醉其中。

    忽然,其余的舞者全部散开,站在舞台的边缘,但是脚上还是不停。

    红尘娘子一人站在中间,开始她的独舞,而其余的舞者则是用脚来为她伴奏。

    红尘这一段独舞,每一个动作都是干净利落,可谓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而且与当下的舞蹈,是截然相反,没有人见过这种舞蹈,而且与那踢踏之声,是配合的相得益彰,仿佛本就是一体的,当那种奇特滑步再度出现时,全场爆发出惊人的欢呼声,因为第一回他们都已经惊呆了,没有了欢呼的意识。

    跳着跳着,其中一部分舞者又一边踢踏着,一边回到舞台中央,与红尘娘子一起跳,节奏明显加快。

    一旁的乐师们,个个都是大汗淋漓,因为这节奏太快,他们也都变得疯狂起来。

    震撼!

    这实在是太震撼了!

    观众们仿佛都失去了意识,双目呆呆的望着舞台,听着强有力的节奏,身体无意识的摆动着。

    这也是最大的高潮!

    高潮过后,自然就是结束。而结束之时,同样是干净利落,舞者与乐师瞬间停止,去td余音绕梁。

    全场一片寂静。

    过得好一会儿,场内才爆发出一阵地动山摇般的掌声。

    要是知道有着一段舞蹈,票价在增高十倍,也不怕没有人买。就连场外的人,都被这惊人的掌声给吓到了,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精彩!真是太精彩了!”

    李治一边鼓掌,一边摇头,只觉不可思议。

    突然间,琴音又再响起,但见舞台上的舞者手牵着手,围着舞台一边转着,一边向四周的观众鞠躬致意。

    雷鸣般的掌声立刻变小,场内洋溢着一片温馨的氛围。

    可见在这里,音乐、舞蹈主宰着一切。

    转了一个圈之后,红尘就与一干舞者从下得舞台,在观众热情的掌声中,往东边的一个通道走去。

    立刻就跑上来一群工匠,三下五除二就将那个舞台给拆除了。

    李治也回到座位上,似乎还意犹未尽,微微摇头,回忆当时的旋律。

    李凤问道:“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李治一怔,笑呵呵道:“妙!妙!妙!这红尘娘子的确是当得上奇女子的称号呀!光着一场舞蹈,朕与皇后就不虚此行啊!”

    武媚娘也是笑着点头。

    李治又道:“不过那种滑动的舞步是怎么回事,你们可有看出来?”

    包厢内无一人明白,纷纷摇头。

    权怀恩忙道:“陛下,这简单呀,将那红尘娘子召来一问便知。”

    李治似笑非笑道:“你是想借朕的名义,见见那红尘娘子吧。”

    “不不不!”

    权怀恩又是摇头,又是摆手,但是眼中却透着一丝心虚。

    他心里当然是这么想的,他却不知,李治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武媚娘就坐在边上,故此李治直接将话说穿,点明是你们想见红尘,然后他再做一个顺水人情,笑呵呵道:“正好朕也想问问她。”说着,又向张德胜道:“你去将那红尘娘子给叫来。”

    此时,场中下半场已经开始了,但是李治的兴致正在回落的过程中,刚才已经高.潮过了,也没有精力再来一回高.潮,就没有太注意场内的赛况。

    等了好一会儿,只见张德胜领着一名低着头,神色紧张的女子走入包厢内,正是那红尘娘子。

    一到包厢内,那红尘娘子仿佛腿软一般,扑通一声,跪在地下,“奴——奴婢参见陛下。”

    声音颤抖得都快听不清楚。

    李治笑道:“红尘娘子莫怕,朕只是对你方才的表演,感到有些好奇,于是召你来问问,起来吧。”

    “多谢陛——陛下。”

    红尘站了几下都未站起来,与方才舞台上红尘简直判若两人。

    但是李治却是见惯不怪,这歌妓见到皇帝,要不怕那就有鬼了,向张德胜挥了下手。

    张德胜心领神会,立刻上前,搀扶起红尘来。

    李治见红尘如鸵鸟一般,缩着脖子,垂着头,战战兢兢的,于是道:“你别总是低着头,朕是想表扬你方才跳得好,抬起头来。”

    红尘怯怯的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紧张、胆怯的光芒。

    武媚娘一看,忽然皱了下眉头,只觉这一双眼睛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李治也愣了下,虽然红尘戴着面纱,但那眉目也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一旁权怀恩见李治盯着红尘看,当即眼眸一转,道:“红尘娘子,陛下在此,你怎还用面纱遮住脸。”

    红尘诧异的“啊”了一声。

    李治瞧了眼权怀恩,哪里不知他的心思,不禁笑了笑,但他心里也想看看这女人的真面目,因为他觉得在哪里见过似得,于是问道:“你为何要用轻纱遮住面容?”

    “回——回陛下的话,是——是卿姨让奴婢这么做的。”

    “这卿姨又是何人?”李治问道。

    李凤忙道:“就是带着她来洛阳的假母。”

    “哦。”

    李治点点头。

    李凤问道:“可是我听说,你是要等有缘人来为你揭开这面纱?”

    红尘吓得又跪了下去,恐慌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李治好奇道:“你这是干什么?皇叔只是问你而已。”

    红尘颤声道:“这——这是卿姨让奴婢这么说的,卿姨说这么做,会吸引更多人来看奴婢表演,奴婢不是有意欺瞒陛下,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朕又不是暴君,动不动要人命。不过你那卿姨还真是一个聪明的商人啊!”李治呵呵笑着,显然不以为意,这种套路也是屡见不鲜,又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取下面纱说话吧,朕还真不习惯对着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说话。”

    “奴婢遵命。”

    红尘将面纱一取,面纱下是一张绝美的面孔,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又因前面跳了一段劲舞,令她那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晕,却更显娇艳。

    只听得咣铛一声,武媚娘手中的茶杯跌落在桌上。

    几乎是同时间,李治大惊失色,脱口喊道:“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