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大唐小侯爷 > 第六章 搬起石头砸脚

第六章 搬起石头砸脚

    学宫里多了很多的生面孔,这些都是学宫在春季开学时,新招收的学生,入学的考核,都是由老李纲几位老先生把关,赵谌只在学宫开学典礼上露过一面,之后便很少再来学宫,自然,对这些新招收的学生陌生了。

    如今,学宫的教学已经趋于基础化,偶尔赵谌来学宫,也只是给李泰他们所在的甲班,讲解一下积压下的难题,其他的时候,则是由隐门学究跟老李纲他们教授,这倒不是赵谌撒手不管,而是,他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已经将他所学的基础知识,被传授给了李泰他们,再高等的知识,对于如今的李泰他们而言,明显是有些揠苗助长了!

    只是是永无止境的,需要不断的去探索和挖掘,学宫就是赵谌给大唐开启的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剩下的就是靠李泰他们这些人,一代代的传承和挖掘下去,在传承和发扬方面,赵谌从来都不怀疑炎黄子孙们的能力!

    马车不能进入学宫,这是当初学宫建成时,就明文规定的,谁也不能例外,便是赵谌这个学宫的创始人,到了学宫门前也得乖乖的下车,然后,步行进入学宫。

    赵谌从长孙那里出来时,就已经是下午了,到了学宫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这时候学宫里刚刚吃完晚饭,赵谌进去时,正赶上学子们从食堂里陆陆续续的出来。

    看到赵谌出现,有认识赵谌的,立马站在那里远远冲着赵谌弯腰行礼,即便没见过赵谌的新生,一见周围很多同学冲着赵谌弯腰行礼,稍稍一打听,得知不远处的这个年轻人,便是学宫的创始人长安侯赵谌后,目光再度望向赵谌时,立刻便露出敬畏的神色。

    “看见李泰了吗?”微笑着冲着向他弯腰行礼的学子们点了点头,等一回头时,赵谌的脸色当即一变,顺手逮住一名路过的学子,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似……似乎是在操场!”被赵谌逮住的学子,原本见到赵谌,还微笑着冲赵谌弯腰行礼,结果,看到赵谌的脸色不善,刚刚还挂在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不明所以的惊疑,听到赵谌的话,马上便紧张的指了指操场方向,结结巴巴的道。

    “知道了!”听到李泰这混蛋在操场,赵谌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有点不明白,这时候正是学宫晚饭的时候,李泰这混蛋好端端的呆在操场干嘛,不过,也只是微微疑惑一下,随即便冲着面前一脸惊疑的学子摆了摆手,抬脚便向着操场走去。

    “侯……侯爷!”然而,就在赵谌刚刚转身时,面前的学子却忽然叫住了赵谌,望着赵谌犹豫着说道:“祭酒大人也在操场上呢!”

    “祭酒大人也在?”听到面前学子的话,本来准备离开的赵谌,不禁又停了下来,疑惑的望着面前的学子问道:“是有什么事吗?”

    面前学子嘴里的祭酒大人,自然便是老李纲了,赵谌一听老李纲居然也在操场,当即便觉得有点不对劲,老李纲这几年年岁大了,加上腿脚本身就不灵便,前段时间,赵谌还特地给老李纲赠了一副轮椅,平常时候,若没有特别的事,老李纲都不会随便外出的。

    “具体的学生也并不清楚!”听到赵谌询问,面前的学子当即便摇了摇头,望着赵谌恭敬的说道:“学生只知道,今日快晚饭时,祭酒大人忽然将魏王叫去了操场,具体的原因,学生便不得而知了!”

    “嗯,知道了!”听到面前学子的话,赵谌微微沉吟一下,随即,便冲着面前的学子点了点头,转身便向着操场走去。

    李泰这家伙闯祸了,虽然,赵谌并不知道李泰闯了什么祸,但现在正是晚饭的时候,老李纲在这时候将李泰专门叫去操场,不用想,便是李泰闯了什么祸,让老李纲气到连晚饭都吃不下去的地步了!

    转过一栋职工楼,后面便是操场了,赵谌还没走到操场,远远地便已经看到操场上十几个人在那里,其中,便有老李纲坐在轮椅上的身影,也不知老李纲此时在说什么,不过看到老李纲指着李泰,义愤填膺的模样,赵谌就知道自己猜想的没错,这李泰果真是闯了祸。

    “先生莫要生气了,都是学生的错!”此时,操场上十几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老李纲身上,自然对于赵谌的到来一无所知,赵谌也没惊动任何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众人身后,刚刚站定,就见得李泰垂头丧气的冲着老李纲悔恨的道。

    只不过,赵谌的注意力却不是李泰,而是,李泰几个人身后的一个深坑,刚刚从外面过来,视线被李泰他们挡住,都没看到这个深坑,此时来到近前,这才看清众人身后被挡住的这个深坑,约莫一丈多深、两丈来宽,从一旁堆积的湿土上看,显然在他到来之前,这个深坑还在挖掘!

    目光随意的看了看周围,赵谌的嘴角顿时一抽,此时,操场上的十几个人,除了李泰跟老李纲之外,其他的所有人,俱都是灰头土脸,像极了刚刚从土洞里钻出的土拨鼠,显然,眼前看到的深坑就是出自这些家伙之手了。

    有点没明白,明明是这些‘土拨鼠’们在挖掘,怎么老李纲要教训李泰,莫非是李泰在背后指示的不成?

    然而,正当赵谌这么想的时候,人群里总算有人发现了赵谌的到来,立刻便‘哗啦啦’的站到一边,给赵谌让了一条路出来,赵谌一见这情形,只得冲着前面望向他的老李纲,讪讪一笑:“这是怎么了?”

    “这便是你教的学生,简直气煞老夫也!”眼见老李纲被气得不轻,赵谌才要准备上前安慰一下的,不料,就在赵谌刚刚准备开口时,老李纲不等他开口,忽然就将矛头对准了他,气咻咻的说道。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你老就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可不好!”被老李纲一顿抢白,赵谌起先是一愣,心说我招谁惹谁了,他李泰犯错又关我啥事,可看到老李纲在哪里气的呼哧呼哧喘气,当下便陪着笑脸,好言劝和起来,生怕真的把老李纲起初好歹来。

    “哼,你倒是揽错揽得快!”看到赵谌陪着笑脸说话,老李纲自知刚刚不该冲着赵谌发火,当下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冲着赵谌没好气地说道。

    “不揽错不成啊,万一气坏了您,可就担待不起了!”看到老李纲的神色稍稍缓和了许多,赵谌禁不住打趣了老李纲一句,而后,好奇的望了一眼周围,笑望着老李纲问道:“这是怎么了啊?”

    赵谌不提这话还好,一提这话,刚刚才脸色缓和的老李纲,神色一下子又难看起来,怒瞪了一眼一旁垂头丧气的李泰,气急败坏的将事情的元末,给赵谌述说了一遍,听到老李纲气急败坏的述说,赵谌总算是搞清了老李纲训斥李泰的原因。

    原来昨日傍晚时,李泰给狄仁杰出了一道题,要挖一个深坑,求怎么在不动用工具的前提下,王深坑里灌水和抽水,结果,狄仁杰就傻不愣登的信了李泰的话,凭着自己的好人缘,很快的找到了了帮手,等到了今日一早,就果断的带人在操场上开挖起来。

    “当真是你指示的?”赵谌听完了老李纲的话,目光不禁扫了一眼面前的深坑,不解的望着李泰问道;等看到李泰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后,赵谌越发不解的望着李泰问道:“为什么?”

    赵谌实在有些难以理解,李泰昨日是给他说过,有点受不了狄仁杰,可以他对李泰的了解,李泰就算讨厌狄仁杰,也绝不会使什么阴招损招的,可眼前的事实,却又分明是李泰故意在整狄仁杰,这让赵谌一时都有些费解!

    “先生我真知错了!”李泰的脑袋始终低垂着,做足了一副知错就改的姿态,听到赵谌的话后,李泰又冲着赵谌一弯腰,语气自责地说道。

    李泰不说原因,赵谌的目光看看周围的一帮‘土拨鼠’们,再看看面前的深坑,脑子里想起刚刚老李纲说的,李泰给狄仁杰出的深坑的尺寸,双眉顿时微微一皱,目光狐疑的望着李泰,疑惑的开口:“天热了,是打算挖个泳池出来?”

    赵谌这话,无异于平地惊雷,显然刚刚所有人都没想到这点,这时候经过赵谌一提醒,所有人的目光中都露出一道讶异,目光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深坑,再结合赵谌的话,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便不自觉的望向了李泰。

    “当真是孺子不可教也!”老李纲差不多都快气疯了,他起先还真没往别处去想,此时经过赵谌这一提醒,整个人气的坐在轮椅上,颤抖着手,指着李泰气急败坏的道。

    “你老别生气了,交给我来处理吧!”眼见老李纲气的都发抖了,赵谌吓得赶紧给一旁递了递眼色,连哄带骗的就将老李纲送走了,等到老李纲送走了,赵谌望向李泰时,脸色顿时一冷,开口道:“除了你之外,还有谁参与了?”

    事情败露了,听到赵谌猜到是泳池后,李泰便自知完蛋了,于是,听到赵谌的话,李泰当下禁不住叹息一声,将其他的人全部交待了出来,长孙冲、李治、侯立杰以及柴令武,听到这几人的名字,赵谌顿时哼了一声,就知道这种事情,少不了这几人的参与。

    “不是想要泳池吗?那就有你们几人亲自动手吧!”听到李泰将同伴都招了出来,赵谌二话不说,便吩咐了人将另外几人叫来了操场,等到人都到齐了,当下便毫不留情的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