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7章 争锋

    “啊!”

    惊天嚎叫,响彻山谷!

    陡见许易夹住了长剑,风长老险些掀翻了眉毛,一脚顿地,脚下的山路猛地塌陷,身如旋风,许易断剑插进周公子肩头刹那,风长老已然赶到,一只手搭在周公子肩头,另一只手搓掌为刀,猛地朝许易砍去。(閱讀最新章節wwwqi)

    掌风犀利,竟将周公子耳边乱发削断!

    许易深恨周公子,费了偌大心力,叫此人落入掌中,如何会轻易舍弃,不闪不避,挥拳迎着风长老掌刀击来。

    风长老心中大喜,暗道,“不知死活!”

    轰!

    拳掌相交,满场好似起了个炸雷,许易双足入地半寸,一步未退,风长老稳稳立在原地,却是将许易一拳之力,尽数收纳,举重若轻,此一对招,显然是风长老占足了上风。

    一招对罢,风长老心头掀起万丈惊涛,便是这一个愣神,叫许易抓住机会,抓住惊魂未定的周公子左臂,奋起神力,一折一拉,伴随着让人牙酸的惨叫声中,他竟将周公子一条左臂扯了下来。

    风长老惊怒交集,仰天怒吼,双臂衣衫炸烂,如怒狮一般朝许易扑来。

    许易一招得手,再不停留,利箭一般,一连退开十余丈。

    周公子含着金汤匙出生,此生未逢大难,便是武道修行,他也是靠着药材、功法,打通各种壁障,走的快车道,而不似许易这般锻皮炼骨,艰辛惨熬。

    哪里受得住这种痛苦,竟然生生痛晕过去。

    风长老运指如飞,连封周公子身上十余处穴道,止住肩头和断臂处的流血,将之在一边放了,伸手一扯,华丽的长袍随风飘飞,双脚呈不丁不八步站立,满眼的难以置信。

    “锻体巅峰!你竟然是锻体巅峰!我记得两年前见到你,你骨肉松弛,弱不禁风,根本未曾修习武技。近年来,闻听你开始修习武技,我等皆笑你花拳绣腿,样子货而已,兼之你修习武技时间已晚,根本难有成就,谁也不曾将你放在心上。不曾想,短短两年时光,你竟从一片空白修炼到了锻体巅峰,便是世家大族的核心子弟也不过如此!实在可怖可畏!”

    周公子是锻体后期,筋骨已强,皮肤坚韧,许易竟能空手撕裂,这分明是到达锻体巅峰才有的水准。

    世人重武,无论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人,皆以武为荣!

    由此,造就了当下的武道盛世!

    天下修习武道者,多如过江之鲫,但真正能登堂入室者,百不逢一。

    而锻体巅峰,就是至关重要的一层关卡。跃过此层,才算初登武道堂奥。

    进可追求武道极致,退或为富家翁,或为贵人堂上门客,终身不再受谋生之苦。可谓一步富贵!

    就拿他风长老而言,进入锻体巅峰之前,不过是镖局武师,一日跨入锻体巅峰,便成为广安贵家,衙门争相延请的对象。

    可他风某人到达这一步,整整用了二十年,其中辛苦,不足为外人道。

    而眼前年轻人,年不过二十,长于荒野,便是天赋异禀,若无天大机缘,也绝难得此造化!

    “莫非你得了天大机缘?”

    风长老豁然道,双目放出光华,喃喃道,“是了是了,你那恍若化身牛妖的武技,劲道非凡,我跨入锻体巅峰,十年有余,苦修之下,一掌已有远迈一牛之力,寻常锻体巅峰高手,根本承接不住,你初入锻体巅峰,却能稳稳接住,足见你这套功法有不言之妙!”

    说着说着,风长老鹰双目之间,光华大作,“擒住你,逼出这套功法,老夫跨入气海之境有望!”

    “风长老,你我同为锻体巅峰,于武道一途,也算修炼出了成就,缘何做起了看门护院的勾当,真令人不齿。”

    许易冷声讥讽。

    风长老怒道,“你懂什么,当今之世,武道大昌不假,可正因昌盛太久,门派、世家大势已成,修行所需的顶尖功法,滋补药材,几乎被这几方垄断,无钱无药,光凭血勇,又修得什么武道?你小子运道极佳,短短两年能修持到锻体巅峰,可也别太自以为是。没有机缘,此生必定如我,永远停留在此境。这也是咱们寻着武者的悲哀!”

    话到后来,风长老眼神中多了几分落寞。

    许易道,“机缘机缘,你委身周家为奴为婢,周道乾可曾赐下你所谓机缘。”

    风长老老脸一热,恨声道,“你知道什么,我入周家不过五载,功劳未够,武尊自不会滥赏。”

    话至此处,风长老阴沉的脸上猛地绽开,死死盯着许易道,“此前或许功劳不够,今次若是能成功擒杀了你,便成就天大的功劳,谁让你废了武尊最钟爱的侄子一条臂膀呢。”

    “我就说嘛,你怎么就轻易地让我扯断了阿奴一条手臂,原来是风长老嫌功劳不够。”

    许易冷笑道。

    “小子找死!”

    风长老眼角杀机迸现,毫无征兆地,飞身跃进,抬手便是一拳,一拳打出,无声无息,别说惊天动地,便连花草也不曾动摇一下,偏生拳速极快,许易几乎来不及闪避,这暗无声息的一拳已到面部。

    呼!

    许易腹部猛缩,吐出一道白气,始终收在腹下的拳头,好似出膛的炮弹砸了出去。

    既然避不开,那就不避,同是锻体巅峰,谁怕谁!

    砰的一声巨响,大地似乎都晃动了一下。

    两拳相交,许易打中了风长老左肩,风长老擂在了许易小腹。

    风长老受拳,纹丝不动,双腿插入土半寸,嘴角有鲜血溢出。

    许易中招,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三丈开外,砸断数颗碗口粗细的银杉,摔在地上,没了动静。

    兄弟们,看完千万记得投推荐票,转型不容易,江南写得很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