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10章 盛宴

    许易杀意滔天,脑海如梦似幻,时而浮现严父慈母的音容笑貌,时而大黄那血淋淋的狗头在眼前晃荡,周氏不灭,他纵然成佛作祖,也不得安然。, :  

    一人一马,一追一逐,转瞬又奔出十数里地,周公子一颗心在腔子里如陡然上岸的鲶鱼,死命不停地拍打。

    打死他也想不到,许易的武道竟到了如此高深的地步,双腿奔行,竟能超越飞马,这可是风长老也没有的本事。

    周公子自然想不到,许易自打修习武道,便开始负巨重炼体,修常人难以效仿之道。

    此刻,巨重一卸,身如轻烟,十数里下来,一人一马的距离,不远反近,仅剩一箭之地。

    周公子吓得嗓子都哑了,直死命踹着白马,浑然不顾胯下健马,已然开始口吐白沫。

    眼见着许易便要追上,转过一片桃林,迎面撞来一队人马,正是十余家丁装扮的壮汉,拘着七八名破衣烂衫戴着沉重脚镣的囚犯,逶迤而来。

    见着这队人马,周公子欢喜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这队家丁正是出自他家,那七八名囚徒,正是被拘往他家矿山做工的苦力。

    一众家丁看清是高高在上的周公子打马而来,正待跪地行礼,便听周公子声嘶力竭喊道,“都别******挺尸,给老子拦住后边的王八蛋!赏银百两!”

    话音未落,疯狂打马,从一众家庭身前呼啸而过。

    众家丁醒过神来,欢呼着直奔许易而去!

    百两白银,便是分摊,人均所得亦有十数两之多,也比他们一年辛苦所得为多。

    待看清许易容貌,更有人认出他是许家村说书的瘦弱小子,嚷嚷出声,立时,欢呼声更炙,奔速愈急,浑然忘了自家公子缘何落荒而逃。

    许易杀机迸发,对周家满门,恨入骨髓,见一众家丁赶来,奔速丝毫不减,一招怒撞天门使出,宛如魔牛撞入凡间。

    七八名奔来的家丁,立时被撞得四分五裂,头前赶来的两人,更是被撞得飞上了半空,筋骨尽断,再不得活。

    其余几人,亦是远远横飞出去,浑身骨头破碎无数,半空血雨飘零,根本不曾阻得许易半分。

    许易狂飙直进,留下满地腥膻,一众囚徒陡然来了精神,狞笑着朝满地打滚的家丁围去,立时便有愈加凄厉的哀嚎声传来。

    却说,一众家丁虽未阻挠许易分毫,却终究让许易奔行之间,变换了招式,只这一变,便让周公子又逃远数丈。

    双方一追一逐间,周家大宅已在眼前。

    周家富甲一方,两代经营,祖宅屡次扩建,俨然成了方圆数百里,最豪阔的人家。

    送目望去,屋宇如海,飞檐斗拱,画栋雕梁,真个是广厦千间,丽宅如林。

    哒哒,马蹄踏上周家正门前演武场的青石板上,烟尘伴意气飘飞。

    “哈哈哈……兔崽子你再来啊!”

    周公子好似从九幽深渊爬回了人间,仰天狂笑。

    话音未落,数百丈的演武场上,数百呼呼喝喝正在锻体的门客,早发现这边的状况,风一般的飚射而来。

    更有善于拍马的,不朝周公子围来,反迎着许易拦去。

    却说,周家豢养近百门客,锻体巅峰者不过风长老一人。

    道理很简单,周家到底不是周道乾的家,且周家僻居山野,敛矿为产,用不着也请不起太多锻体巅峰的大高手。

    便是风长老,也不过是在周公子父亲周老爷的要求下,周道乾调派而来的。

    数年下来,轮到风长老出手的次数,屈指可数,便是出手,也不过是指教一下周家其他门客的武技。

    可以这么说,周公子和周家这帮门客,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锻体巅峰和巅峰以下,有着怎样遥不可及的差距。

    轰!轰!轰!

    三名铁塔一般的壮汉,或出拳,或挥刀,或捣枪,皆奔许易要害击来,眼见着便要得手,眼前一花,许易已然消失,凌空出脚,连点三下,三人肩头齐齐踏碎,迸出惊天血雾。

    当力量和速度全面超越之际,唯一的结果,就是碾压!

    惊见此景,周公子魂飞魄散,打马便逃。

    许易恨他入骨,根本不顾满场的杂碎,双足在人海中飞踏,凌空扭腰、挥手,腰间窄剑,如长烟画空,精准地从周公子心脏位置扎入,强大的力道,带得周公子直直撞到周家大宅的铜漆大门上,轰地将门撞开。

    窄剑坚韧,刺穿大门,而不断折,周公子就这般被挂在自家大门上,通身染血,双目圆睁,就此气绝。

    铜门撞开刹那,一身道袍的周家太爷正和八字鼠须的管家,盘算着账本,惊变陡发,两人根本不从回过神来,直直立在当庭。

    满身鲜血的许易,抄着一柄不知从何处夺来的大关刀,大脚在门槛上一塌,腾身而起,长刀闪过,两颗头颅飞起丈高,反手一刀,斩下周公子的头颅,顺手一抄,周家太爷的头颅被他抓进手来,将两颗头颅的长发打个死结,在腰间束了。

    便在这时,周家的一众门客、家丁,终于赶了过来,发疯一般奔许易冲来。

    许易怡然不惧,长刀霍霍,对冲而去。

    这是一场杀戮的盛宴,两年的非人折磨,为他换来了超乎想象的力量。

    积压数代的血海深仇,让他心冷如铁,杀意冲天。

    数下劈砍后,许易毅然弃刀,拳头和身体才是他最熟悉也是最犀利的武器。

    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化作了杀人利器,无可抵御的力量和飘如轻烟的身法,让许易手下根本无一合之将。

    半柱香时间不到,许易身下,已伏尸无数,积骨如山,血流漂橹。

    惊人的杀意,终于杀败了如天的狂热,不知谁先发一声喊,围攻的人群陡如潮水般散去。

    许易也不追赶,转进后院,捉住一名奔逃的侍女。

    半柱香后,宽广的周家大宅,好似化作了油铺,四处飘散着桐油、火油的气味。

    就在这时,许易却一头扎进了周老太爷的书房。

    周家豪富,甲于一方,许易自不愿入宝山而空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