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13章 命门

    许易武道修持到锻体巅峰,皮如牛毡,骨似硬铁,常人持刀剑都不能刺透,而周世荣的一记掌风,便如钢针透骨。新m

    他简直不敢想象这一拳落到实处,自己的身体会否炸开。

    如此恐怖的拳风,许易哪里还敢硬接,身子宛若灵蛇,方钻入马腹,耳边便传来打破空气的爆鸣声。1

    许易的心脏都要跳出腔来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人的拳头真的能打出这种威力,心中已知周世荣绝非自己能对付的,先前妄图屠掉周老贼孽子的念头,实在太过幼稚。

    却说许易被周世荣的神功震住,周世荣何尝不被许易的能耐所震惊。

    以周世荣的本事,自能看出许易的境界,遍观整个凌霄阁,他周某人方才那一拳,锻体期以下,绝无一人能够避开,偏偏许易就轻松躲避开来,怎么叫他震撼。

    许易自没心情理会周世荣想什么,眼下可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他大脑转得飞快,念头一闪,猛地伸手抓捏马腹,白马吃痛,拖着他立时蹿出数丈。

    许易翻身上马,向北一扯缰绳,双脚急踢马腹,白马奔速愈急,立时便和满面阴晴不定的周世荣拉开十余丈距离。

    山风猎猎,骄阳渐斜,许易快马加鞭,玩命奔逃,他虽无骑乘之术,但休息到锻体巅峰,识筋骨,辨血脉,借力御力,犹如天生的法门。

    但见他端坐马上,乘风摇摆,如荷飘飘,飘逸自如。

    更难得的是胯下白马神骏,远胜寻常马匹,四蹄开张,每一步踏出,皆有寻常骏马一倍的距离。

    许易正体味着御马的快感,身后林风大作,回眸看去,眼珠子险些没跳出来。

    但见周世荣飞身空中,踏着路边巨木之巅,捉星拿月,飙射而来,十数丈距离,数个呼吸,便被赶上。

    眼见还有数丈距离,周世荣双足一点,双掌交错连击,一股螺旋气劲,凭空而生,许易只觉半天里好似起了一阵龙卷风,吸得他要朝天飞去。

    许易哪里见过此等神功,唬得魂飞魄散,拼死命,一蹬马鞍,强大的劲头,将马鞍踏碎,巨力连带着白马身子一歪,险些跌倒。

    借着这股巨力,许易身子一歪,再度来了个蹬里藏身。

    那惊天拳劲顿时消弭,好似这白马如巍峨高山,任你再狂的飓风,也绝越不过它去。

    藏回马腹,许易仍旧惊魂未定,但因周世荣方才施展的本领,超出了他的认知。

    据他所知,拳劲再烈,也须得击中物体,才有威力。从未听出但靠拳风,就能杀人的。

    而周世荣方才的攻击,根本就是凌空击发,隔着三丈远,气劲自生,而这气劲,绝非是因为拳头高速运行催生的劲风,分明就是纯之又纯的掌力。

    掌力外发,便是锻体巅峰的许易,也不敢想象。

    由此,许易已经完全确定周世荣武道之境,绝不止锻体期,恐怕已经到达了气海境他那死鬼师傅了尘所在的境界。

    却说,许易正深深震撼周世荣的武道修为之际,周世荣双足在地面轻点,立时赶上十数丈,轻松一跃,站上了马背。

    白马神骏非常,多担负一人,丝毫没有减缓他的速度,狂飙突进中,飓风呼啸,快若惊雷,左右的山林,树木,矮屋,飞速地后退、虚化。

    周世荣双足踏马,白衣胜雪,劲风猎猎,风流倜傥,远观如仙人谪凡。

    可谁又知晓绝世风华的周公子,此刻心中焦躁欲狂、愤恨交加呢。

    “你下马吧,我的本事,你也见了,没必要做无谓的抗争。不管你曾对周家做过什么,就凭你区区锻体巅峰,能一而再地从本公子掌下逃生,本公子赐你自尽!”

    周世荣一对漂亮的剑眉弯蹙,终于开口说话了。

    见过臭屁的,没见过臭屁到这种程度的,许易心头怒极,嘴上却温声道,“公子实在是厚道,您看我杀了您伯父,屠了您堂兄,又把您那广厦千间的豪宅烧成了白地,还白拿了两块金饼,您只赐我自尽,实在是太厚道了,厚道得很有些奴才样儿,想必您祖上乃是家奴出身……”

    若论毒舌,周公子哪里是久经论坛骂战洗礼的许易的对手。

    他这番话出口,无一脏字出口,却字字见血封喉。

    周世荣压根险些咬碎,“找死!”

    喝罢,双足轻点,跳下马背,对着马腹下的许易就是一掌劈来。

    许易虽忙于唇齿之间争胜,注意力却是高度集中,马背一轻,他背脊上的汗毛瞬间炸起,身子一搓一缩,便藏到了马身左侧,白马神骏,高大无比,他身子蜷缩,被马身遮了个团圆。

    周世荣掌含霹雳,击得地上炸出深坑,却没伤着许易半根毫毛。

    “贼子敢尔!本公子擒下你来,非将你投进万鬼窟,叫你被万鬼噬咬,神魂俱灭!”

    说话之际,周世荣太阳穴突突直跳,心中怒海狂涛,一浪高过一浪。

    说来,便是知晓许易便是灭杀周家的元凶,周世荣也未给过许易半点重视,甚至一开始,半句话也不愿与许易言说。

    只因在周世荣看来,许易再是凶恶,也不过是蝼蚁,对待蝼蚁,踩死便是,何必多言。

    可他没想到,这只蝼蚁是如此的奸猾,从一开始就察觉到自己的软肋,嚣张到现在!

    的确,许易一开始就察觉到了周世荣的软肋这匹被他倚为屏障的白马。

    彼时,周世荣一拳轰来,许易背脊生寒,当先钻入马腹,方才避开。

    可事后,周世荣一拳落定,强大的拳劲在马背上扯出音爆,许易便知晓,若非有这匹白马,自己绝没好下场。

    道理很简单,周世荣只需凌空变招,一拳直击白马,击爆白马的刹那,许易也绝对中招。

    偏偏周世荣宁肯一拳打空,也绝不伤害白马。

    至此,许易哪里不知道这匹白马对周世荣重要非凡。

    瞅准了周世荣的命门,许易哪里还有不利用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