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17章 追源

    “还请古头手下留情!”

    许易抱拳说道,自行退开十步之外,沉腰弓马,一副慎之又慎的架势。··m

    很明显,有周家的威慑在,许易时刻都得注意藏匿行迹,真实的武道修为自是能隐则隐。

    皂衣汉子点点头,轻喝一声“看招”,单手化圆,松松一送,石锁朝书许易急射。

    许易暴喝一声,双手如推似挡,蓬的一下,石锁入手,一连带着他退了十好几步,才勉强定住,卸去石锁上的力道,再抬头时,已满面涨红。

    众人目瞪口呆之际,皂衣汉子轻轻拍手,说道,“不错不错,以巧化重,能接下我五成力道,在锻体初期,已算不容易,就冲这个,你就该进这讲武堂。”

    他只当许易是锻体初期。因为在他的认知里,从来没有锻体中期的武者,再进讲武堂。

    毕竟能达到锻体中期的,又怎可能连最基础的武学常识都不知晓呢!

    偏偏许易就是这万中无一的奇葩!

    却说许易“勉力”将石锁接住,卸下,涨红了脸道,“多谢古头手下留情!”

    皂衣汉子大度地摆摆手,“你快进去吧,要开讲了,周夫子学问大,脾气也大,去得晚了,当心不让你进去。”

    许易点头,快步行进讲武堂。

    进得堂内,却见先他入内的一众武者,无一坐定在位,尽皆在讲武堂的左右两面墙边站定,怔怔望着墙上的一排排人物图像。

    许易亦被吸引,送目瞧去,却是一个个人物小传,约莫二十来个,细细瞧去,便明究竟。

    原来墙上镌刻的,乃是自芙蓉镇讲武堂开建的两百年间,武道修为达到气海境的近二十位大能,上面录述着他们的生平、荣耀。

    镌刻这些人物的作用不问可知,无非是砥砺后来者。

    许易正瞧得入声,却听哐当一声闷响,和正门正对的小门砰的一声撞在墙上,震耳轰鸣。

    一个头发花白,形容邋遢的老头,趿着双布鞋,抱着个秃了嘴儿的酒葫芦,大摇大摆地行了进来,衣袂飘处,满室酒香。

    老头甫一入内,满室尽是哀叹之声,显然,老头的形象,覆灭了众人对老师的期待。

    许易却是寻了个靠前的位置,安静地坐了先前,他心中透亮,有道是,唯真名士自风流,这位周夫子能潇洒肆意,多半腹内有货。

    啪!啪!啪!

    巴掌宽的厚硬戒尺,敲击在重铁锻成的讲台上,刺耳欲聋。

    “叹什么叹,老子肯来给你们这群瞎子开亮,是你们的福气,你们倒还嫌上了!奶奶个嘴儿的,扰得老子酒兴全无,今年的课不讲了,放十个问题给你们,问完拉倒!”

    周夫子勃然发飙,气鼓鼓在讲台后坐了,撮开葫芦盖,大口灌酒,丝毫不顾及此乃煌煌讲武堂。

    习武之人,多是血热胆烈之辈,倒也有不受周夫子吓唬反被激起脾气的,拍案而起,朗声道,“据我所知,习武之人,无不身强体壮,看你骨瘦嶙峋,弱不禁风,定非武道中人。不是武道中人,如何敢妄言武道!”

    此语一出,满座哗然,应和之声大作。

    的确,周夫子的枯瘦形象,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武道中人,若非武道中人,又有何资格站到这讲武堂中央,传道解惑呢。

    面对如此诘问,众人皆以为脾气暴躁的周夫子又得勃然大怒,谁知周夫子咪一口酒,笑眯眯道,“我练武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打坐呢,还剩九个问题,谁接着问!”

    哗!

    满场俱乱,谁也没料到如此这般,就失掉了一个提问的权力。

    啪啪啪!

    戒尺再度敲响了讲台,周夫子收起笑脸,冷道,“有问题赶紧问,如再喧哗,今年的讲武课到此结束!”

    周夫子淫威滔天,群雄束手。

    的确,再怀疑周夫子能力不行,又有何用,人家好歹是官家派下的,这帮人本就是爹不亲,娘不爱,官家肯派人来宣道,他们若是叫花子嫌米糙,传到府令处,没结果的必然还是他们。

    此点道理浅显,念头稍转,众人尽皆明了。

    然而,许易却不敢赌这帮猪队友的智商,生怕又有不开眼的跟周夫子硬顶,刚忙站起身来,冲周夫子微微鞠躬,朗声道,“我来提个问题,请问周夫子,我辈习武锻体,力量的本源哪里。”

    此问一出,满座尽是鄙夷之色,若非慑于周夫子淫威,众人恐怕非嗤之以鼻不可。

    他们锻体练武,谁不知晓力量强大,来源于身体的强大。

    这点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最具体,最直观,皮肉坚实后,力量增大,筋骨强健后,力量再增大。

    如此简单的道理,却让许易浪费了一个提问指标,实在可恨!

    周夫子怔怔看了许易一眼,头一次将手中的酒壶搁在了讲台上。

    细说来,他供职讲武堂二十年来,还是第一次听到有武者提这种问题。

    他努力澄了澄脑子,却始终抓不到本质,叹息一声,道,“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声音有些低沉。

    满场一片哗然,这哗然完全是下意识的,谁也想不到,如此简单的问题,周夫子竟然说回答不了。

    众人虽瞧不上周夫子,却信得过讲武堂,讲武堂绝不可能真派个武道白痴前来传道。

    如今,周夫子说回答不了,哪恐怕就只有一种情况,也就是许易提出的这个问题,并不简单!

    许易心中叹息,正要坐下来,却听周夫子道,“你能提出这个问题,显然有自己的想法,我虽不能彻底解答,但并妨碍我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来谈谈我的看法,你先说说你的想法吧。”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周夫子能说出这番话,许易已经在心中将智者的帽子戴在了他头上,沉声道,“我的确有些自己的想法。众所周知,我等武者通过锻体身体,而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可若是锻体走向了尽头,也就是达到了锻体巅峰期,那又靠什么获得力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