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33章 采买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玲珑阁无所不有,怎么连区区百年赤金蛇目和熊王胆都配不齐!”

    袁青花冷下脸来,先前他在许易面前,将玲珑阁吹得天上少有,人间几无,结果,才张口,就挨了当头一棒。http://m/

    许易也不爽至极。听了周夫子的解说,他对《霸力诀》看中至极,周夫子言说锻炼《霸力诀》的最难关卡,便是逆转筋脉时,剧痛难忍,而对忍痛,许易却深有自信,原想着配齐了药材,立时便将《霸力诀》修成,此后便有了保命绝技,哪成想会遭遇此种状况。

    “能否请贵店代为采购,我不信偌大个广安城,独缺这两种药材,相信以贵店的能力,应该不是难事,我们可以在此间等候。”

    许易给出了折中办法。

    棕发女郎道,“贵宾可能不清楚我们玲珑阁的实力,这样说吧,倘使玲珑阁都缺的药材,整个广安城的其他店家根本就不可能有。说实话,像百年赤金蛇目,熊王胆这类药材,并非多珍贵,却是可遇不可求,毕竟,妖物难寻,偶有所获,也都在第一时间被人购去。”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要购齐这七种药材,只能撞大运喽!”

    眼见到手的买卖飞了,袁青花不爽至极。

    “闭嘴!”

    许易瞪了他一眼,愤怒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像这种情况,一般如何解决,相信贵店必有教我。”

    这时,棕发女郎的注意力终于在许易脸上凝聚,也弄清楚了眼前这胡子拉碴的落魄汉子,恐怕才是真正的交易对象,“贵宾言重了,像这种情况,一般是贵宾下单,交付一定押金,待玲珑阁采集齐全药材,再行通知,贵宾交付完尾款,取走货物,完成交易。”

    “那就这样吧,不知购齐这七种药材,所费几何,押金几何?”

    没奈何,时机不对,许易唯有等待。

    许易话音落定,棕发女郎脸上的笑容终于真诚起来,她知晓,谈到这一步,生意便算成了,当即报出个价位来。

    根本不等许易接腔,知耻而后勇的袁青花斜刺里杀了出来。

    一番唇枪舌剑,原本一百五十金的药材,押金五十,被袁青花生生砍到一百二十金,押金三十,并要求玲珑阁承诺两月之内,必须交货,如若不然,除了返还押金,还得赔偿时间损失。

    对这个谈判结果,袁青花和许易皆大欢喜。

    袁青花砍下了三十金,按照约定,十分之一归他,这笔买卖,他净落三金。

    而许易起先听闻周夫子言道,周夫子和他先师,为配齐这七种药材,费了千辛万苦,许易便以为这七种药材价值不菲,恐怕得耗费数百金,不曾想百余金便能拿下,大大低出了他的心理预期,心中难免欢喜。其实,许易想得差了,他杀人放火来钱快,岂不知寻常人要获得百金是如何艰难。

    独独棕发女郎心中欢喜淡了几分,她没想到袁青花竟是如此难缠,生生降低了她做成一单大生意的喜悦,俏着脸问,“不知贵宾是付现金,还是支付金票。”

    “金票?莫非此间还有银行?”许易大奇。

    袁青花已知道自己东主见识浅薄,瞥了眼满头黑线的棕发女郎,急道,“东主你打郊外而来,当是有所不知。这赤金钱币虽然贵重,却也沉重,交易起来,百金千金还好说,倘是万金、十万金,那便麻烦了,简直无法携带。为便民计,我大越王廷便联合五大世家、四大正门,成立了‘天下钱庄’,专门汇通天下金钱。”

    “原来如此!”

    许易念头稍转,便也理解了,毕竟,天地间的有些法则,是相通的,他前世今生的两个世界,人饿了都要吃饭,渴了都要喝水,这个世界没有银行却有钱庄,虽觉违和,确也正常。

    “我付现钱。”许易从腰囊中掏出一块金饼递了过来。

    “呼!”

    “嗬!”

    霎时,袁青花和棕发女郎,俱睁圆了眼睛,怒张着嘴巴,发出巨大的呵气声。

    噗通一声,袁青花脚下一软,跪倒在地。

    棕发女郎死死瞪着许易手中那块在和煦灯光下,闪着勾魂夺魄般光芒的金饼,半晌无声。

    “赶紧结算,剩下的帮我换二十枚金币,八张百金的金票,十五张十金的金票。”

    许易重重发声。

    棕发女郎这才醒过神来,却不敢接金币,告声罪,飞快出门去了。

    “东主,您,您真是深藏不露啊!”

    袁青花挣起身来,从心底赞叹出声。

    方才他改口称许易东主,不过是全呼许易面子,原本他是极瞧不上许易这位见识浅薄的雇主的,顶多是将此次合作,当作一笔买卖。

    可许易甩手就拿出一块价值千金的金饼,他真是彻底被震倒了。

    “静心凝神,别忘了,我还有一笔买卖,你这种状态,恐怕我不敢将后面的生意交付于你。”

    许易自然知道一块金饼,是多大一笔财富,须知以周家之富,历时三年,也不过攒了两块金饼,准备上缴凌霄阁。

    “别别,东主放心,在下豁出命去,也要完成东主所托。”

    利益动人心,此刻,袁青花被那价值千金的金饼,刺激得好似打了鸡血。

    两人正说话间,棕发女郎再度快步而来,未几,一名锦衣玉带、身材富态的老者含笑行了进来。

    棕发女郎含笑介绍了老者的身份,乃是玲珑阁的吴管事。

    众人见礼问好罢,吴管事拍拍手,便有一名侍者快步行来,手中的托盘盛着一沓巴掌宽、两指长的金色票据,和若干金币。

    吴管事指着托盘道,“这便是尊客要的金票,还请尊客清点!”

    许易也不客气,将金饼放进托盘,抓过金票、金币,便清点了起来,方清点完,便皱眉道,“这是何意?”

    原来,他要的是八张百金票,十五张十金票,二十枚金币,除去三十金定金,总余九百七十金。

    而此托盘上,却躺着八张百金票,十八张十金票,二十枚金币,总计一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