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37章 明抢

    “七号的小辈,不知老夫这张脸,在你面前,可有几分薄面?”

    水长老冷笑道,双目如电,射在七号覆着黑幕的脸上。新.i.m

    “前,前辈息怒,在下乃风家子弟,水风两姓,为通家之好,还请前辈看在长辈面上,暂熄雷霆。”

    水长老气海后期的修为强悍无比,双目射出的威压,便让七号忍不住浑身颤抖。

    ‘哼,无胆鼠辈!”

    水长老收回目光,傲视全场,森然道,“一千一百五十金,李老儿可以落锤了!”

    “一千一百五十金一次,一千一百五十金两次……”

    银袍老者手中银锤方要落下,一道声音响起,“一千两百金!”

    声音沙哑,有气无力,可此声一出,场间的温度都好似猛地降低了。

    毫无疑问,出声的正是许易。

    此刻,他已思量清楚,存了志在必得之心。

    钱没了可以再赚,龙鳄皮这等防御神物,若是错过,便为永憾。

    再者,他自知即将面对源源不绝的生死之战,龙鳄皮的防御能力,乃是他亟需的。

    至于这位水长老耍横,吓得住别人,哪里吓得住他,他连周道乾这种传说已经跨入凝液境的神人都得罪死了,还怕区区一个水长老?

    “鼠辈敢尔!”

    水长老怒极,双目精光大作,死死凝视着离他不远处的许易。

    强大的威压散出,令许易周遭几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独他却纹丝不动。

    凭他强大的灵魂力,这点威压连挠痒痒都算不上,当下沙哑着嗓子淡然道,“老贼别狂,此间是玲珑阁,公买公卖,容不得你强夺!”

    轰!

    满场巨震,所有人的视线都朝许易处凝聚。

    水家何等巨族,横亘广安数百年,水家族长过寿,便连广安府令也得到贺。

    水长老何等人物,那是气海后期的大能,说是叱咤广安,也绝不为过。

    今日,却被人当面直斥“老贼”,想想都觉虚幻。

    “鼠辈好胆,可敢报上名姓,老夫必要你好看!”

    水长老鼻子都气歪了,一腔老血险些没喷出来,纵横广安这些年,今天,他算是开了眼界了。

    “老李,我已叫价,请询价,若是无人加价,这龙鳄皮,便是在下的了。”

    许易根本不理会疯水长老,冷声提醒银袍老者。他故意变化了声音,显得苍老,是以,称呼银袍老者也老气横秋。

    许易很清楚,水长老再狂,也绝犯不起众怒,且玲珑阁雄垂广安多年,做起好大买卖,也绝不可能是一个气海境就能趟平的。

    果然,银袍老者开腔了,“水长老,这里是拍卖会,如果二位有什么恩怨,请私下里解决,下面继续拍卖流程,二十三号出价一千两百金,一千两百金一次,一千两百金两次……”

    银袍老者早就不爽水长老了,作为专业主拍人,任何人公然压制竞价,他都视为仇雌。

    先前的齐名还好,好说好量,且还言说,若炼出神元丹,交与玲珑阁出售,面子卖得不小。

    可这水长老蛮横无理,纯以霸道压人,银袍长老碍于水家势力,且先前放纵齐名在先,不好指摘。

    此刻,恰逢许易抗暴,他自然乐见其成。

    “一千三百金!”

    水长老怒目圆睁,恨不得将许易瞪死当场。

    的确,水家再强,他水某人修为再高,在这玲珑阁中也绝不敢明抢。

    “一千三百五十金!”许易毫不犹豫地加价。

    他打定主意,全力一搏,便是最后失败,至少无憾于心。

    “一千四百金!”

    水长老眼角跳了一下,强行压制沸腾的怒意,冷声道,“二十三号,你若是就此收手,前面的事,老夫就当没发生。”

    水长老此话一出,众人心中齐齐一震,什么时候素来高傲的水长老,口中竟会讲软话了。

    更有那心思细的,开始揣测起许易到底是哪家大能。

    便连许易心头也是一震,继而大喜,思忖莫非姓水的先前出手太豪,此刻囊中将空,“一千四百五十金!”

    “一千五百金,二十三号,莫非真要与我水家不死不休!”

    风长老简直要疯了。

    许易猜对了一半,水长老非是囊中将空,而是尚有储备。

    水家豪富,身为水家长老,自然不差钱,此次参加拍卖会,水长老足足准备了万金。

    哪成想今次玲珑阁发售的俱是精品,先前竞购三件拍品,已经耗去了水长老四千余金。

    如此算来,水长老身上仍余五千余金的储备,按此情形,竞购龙鳄皮,乃是十拿九稳。

    偏偏水长老对今次拍卖的压轴之作,志在必得,如此一来,留给龙鳄皮的预算就不多了。

    更要命的是,斜刺里杀出二十三号这么个油盐不进的货,一副死缠烂打的架势,水长老完全不知道到底要拼到何时才能将这龙鳄皮拿下。

    偏生,玲珑阁有规矩,拍卖结束,立即结算,绝不允许拖欠。弄得水长老想回家拿钱,也来不及。

    说来,非是水长老思虑不周,准备未足,而是龙鳄皮出现的太过突然,根本未在他考虑之中,原本他今次来,全是奔着那件压轴之作来的。

    竞拍其他三件物品,不过是顺手为之,哪里知道龙鳄皮骤然出世,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旁人不知晓龙鳄皮的珍贵,水长老却万分清楚,三十年前,他曾随其叔祖,游历过北地,在古火山群中,撞见过龙鳄。

    那长足十丈,鳄首龙身,体貌惊人的怪物,给了他极深的印象,当时一只脚跨入凝液境的水家叔祖,手持家族至宝青鸾剑,也不过和龙鳄斗了个平手。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叔祖几大绝招,都精准打到了龙鳄头部,连个白印也没留下。

    如此恐怖的防御力,水长老至今难忘。

    如今,龙鳄皮现世,玲珑阁不知究竟,竟让区区气海中期的高君莫试验,还不准其使七绝剑,能试出龙鳄皮的成色,那才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