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38章 压轴

    玲珑阁不明龙鳄皮之珍贵,水长老心中窃喜,亮明身份,吓走了所有竞争者,原以为能以低价购入宝物,偏生又杀出了二十三号这种软硬不吃的浑人。

    一千五百金,已经是水长老给出的极限了,他很清楚,若是再继续加价下去,后边的压轴宝物,他水某人想都别想。

    场内不知多少人正等着最后一件压轴宝物,甚至有几位自进场,根本就不曾开口叫价,很明显,专为等压轴宝物。

    此刻,水长老只能寄望于水家的积威,能吓退许易,以至于堂堂水长老都代表家族喊出了“不死不休”的狠话。

    惜乎,许易的胆子堪比黄龙粗,哪里是吓得住的。

    “一千八百金!”

    看出水长老已是强弩之末,许易破釜沉舟,背水一战,陡然加价三百金,希图一举摧垮水长老的心理防线。

    而一千八百金,正是许易的最后心理价位!

    他通身不过两千金,一千八百金若能拿下龙鳄皮,还余两百金,是他为整治龙鳄皮,预留的资金。

    若是水长老再跟上,他也只能铩羽而归。

    可惜,水长老除了怨毒地看了他一眼,便闭目不言了。

    许易猜得不错,他这陡然加价三百金,显露的志在必得的霸气,彻底摧毁了水长老最后的防线。

    毕竟,相比压轴宝物,龙鳄皮要逊色太多。

    虽然怒极,水长老也绝不会因小失大。

    “一千八百金一次,一千八百金两次,一千八百金三次,成交!龙鳄皮归二十三号贵宾竟得!”

    随着铛的一声脆响,银袍老者宣布了龙鳄皮的归属,望向许易的眼神,透着淡淡的欣慰。

    而银锤落定的脆响,传入许易耳中,他心中先是一松,继而一紧,阵阵哀痛袭来。

    许易所痛者,正是那一千八百金。

    穷极暴富,暴富暴穷,转换来得太快,他真有些接受不了。

    两千金,用作享受的话,他许某可以舒舒服服地潇洒一辈子。

    奈何相比享受,性命到底更重要。

    就在许易哀极而痛的当口,银袍老者声音再度响起,“诸位贵宾,下面将进行拍卖的是

    今次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品,也是今天的压轴之作。相信已经有贵宾得到消息,知道了此物为何,我也相信不少贵宾专为此物而来。不错,莫说诸位,便是老朽平生拍出的宝物无数,今次见了此等至宝,也忍不住心跳加速。好了,不卖关子了,诸位瞪大眼睛,下面请上今天的压轴之作!”说话之际,伸手揭开了幔布,露出了拍品的真容。

    一块大如鸡卵,通体浑圆的白色铁胆,搁在了火红的展布上。

    轰的一下,许易脑袋好似挨了记重锤,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此次玲珑阁的压轴之作,竟和他腰囊间的那枚白色铁胆,同为一物,唯一有所区别的是,他腰囊中的那枚铁胆,较之桌上的,要稍微大上一圈。

    要说许易见识过铁胆的不凡,知晓非是凡物,可绝没想到铁胆竟是如此珍贵,能作此等拍卖会的压轴之作。

    什么是压轴之作,那必定是份量最重的宝物,头前展现的什么宝物,许易看在眼里,惊在心头,铁胆竟能超越那些珍宝,作压轴之宝出场,其份量还用说么。

    就在许易心头狂喜的当口,满场已一片骚然。

    “那是什么,遮莫是铁精!”

    “肯定是铁精,浑圆如球,纯白如雪,晶莹如玉,俱是传说中的铁精之兆!”

    “如果真是铁精,那可是无价之宝,不知谁人怎舍得拿出此等宝物出售!”

    “…………”

    铛的一声轻响,满场顿静,银袍老者微笑道,“诸位贵宾所言不错,此物正是铁精。铁精何物,有贵宾知晓,有贵宾不知,老朽便做一个简单的概述。铁精铁精,顾名思议,乃铁中之精。而此铁非是凡铁,乃天降陨铁。据《异物志》所载,七曜之时,天降神铁,落于宝地,吸天地精华,日月灵气,历时千载,机缘巧合,乃孕育铁精。”

    “此铁精天生浑圆,纯白如雪,晶莹如玉,虽无生命,却通灵无比,变化多端,能随人之掌力变化形体。传说,有功参造化者,可将这铁精演化万物。”

    伴随着话音,银袍老者掌力暗吐,铁胆幻化出各种形状。

    “穷究变化,俨然神物,李掌柜,用不着细说了,赶紧起拍吧!”

    有人迫不及待喊道。

    的确,天下宝物多多,场间可没人见过能随心化形的宝物。

    “慢来慢来,这铁精化形虽然不凡,可若是就只这变化的作用,岂非和稚童玩具无异,还请李长老尽述其妙。”

    开腔的是许易。

    铁精到底为何物,他比谁都好奇,如今好容易在拍卖会上撞见了,若不趁机弄清究竟,岂非愚蠢。

    银袍老者身为主拍人,自然希望宝物售价越高越好,正如先前的龙鳄皮,有了高君莫出手相试,才卖了个满堂红。

    此刻,许易愿意穷究铁精之妙,银袍老者求之不得,“这位贵宾问得好!这铁精非只化形之妙。用作兵器,亦威能无穷。”

    说话之际,掌力催动,铁胆化剑,时而东西,时而南北,纵横之处,霍霍银光,威势不凡,满场震天价喝彩,独许易默然不言。

    铁胆此般妙用,他已尽知。看似剑气纵横,威能无穷,实则功用有限,他曾拿器物相试,试验证明,铁胆化剑,能洞穿砖木,却难开硬铁。

    他那日被铁胆化剑洞穿,也不过是因为白剑入体巧妙,挨着骨头缝,洞穿而过。

    否则以他锻体巅峰的修为,骨头坚如硬铁,白剑根本不能刺穿其骨骼。

    换言之,铁胆化形,看似威力无穷,实则功用有限,对上锻体巅峰以下,杀伤极大。

    但对锻体巅峰以上,功效有限,尤其是气海境的强者,只怕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

    不过,此中巧妙,他自己尽知,却也不会蠢到宣诸口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