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44章 入定

    月上东山,穿堂风徐徐吹来。{.}

    许易赤着膀子,蹲着马步,双臂平展,两手平整打开,各托一重达五十余斤的石锁。

    自送走了江少川一众,吃了午饭,小睡了一觉,冲了个冷水澡,静极思动的许易,便把注意力投注到院中的这两枚石锁上来。

    如今,他修为已至锻体巅峰,全力施为,一击有一牛半之力,两个五十斤的石锁,原本难起到锻炼的作用,许易却自有办法,便研究出了这么个姿势。

    众所周知,常人能抱起百斤的麻袋,单手绝难抓捏十斤重物,水平横着。

    至于要张开手掌平展托物,怕是连五斤的重量,也难维持。

    而许易保持这超难姿势,双掌托举的是五十斤的石锁,且石锁横杠圆而细,托在掌中极难掌握平衡。

    且石锁横杠细长,要同时托举两枚石锁,他不得将双臂调得一高一低。

    此种造型,难度超高,饶是许易体力惊人,持续了一个时辰后,顿生力竭之感。

    后边这一个时辰,则全靠着惊人的意志力在死撑,双臂之间已痛到麻木,周身从汗出如浆,到无汗可出。

    撑到后来,忽的,他浑身一轻,灵台一片空灵,灵魂深处产生了一种雀跃的欢喜。

    许易能感觉到,每当自己身体疲惫到极限后,灵魂深处总有种说不出的满足。

    他猜测,随着体魄的强健,灵魂也随之坚强。

    道理很简单,身体愈强壮的人,往往精神和精力愈充沛,而精神和精力正是灵魂力的直观反映。

    要说,许易想的不错,却是只知其一,未知其二。

    他现在这种状况,在禅宗有教,乃是入了“斗者定”。

    禅宗有高僧,打坐参佛,保持一种姿势,能数日不眠不休,超然忘我,是一种奇妙的精神境界,此谓之入慧者定。

    而许易能在高强度的锻炼下,忘我超然,精神入定,而入定后,精神御使着**继续高强度的锻炼,此谓之“斗者定”。

    相传禅宗斗战王佛,自修行起,便能在战斗中入定,狂战无休止。

    机缘巧合,许易今日便是入了这斗者定。

    一边,躯体获得高强度锻体,温养这灵魂。

    一边,灵魂滋润锻炼着躯体,无痛无怖。

    却说许易正在玄妙境界,体悟着身体、灵魂之妙,骤起一道娇喝,“胡子叔,你还要练到什么时候,我要吃饭!”却是秋娃从一边的轩床探出小脑袋,大声叫喊。

    声入耳来,灵魂一颤,各种痛觉强压而来,两个石锁先后滑出,许易身子一软,险些瘫倒在地。

    机缘巧合的斗者定,就此中断。

    许易定了定神,回忆着先前的玄妙境界,伸手摸了摸胳膊,没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却冥冥中又感觉哪里不一样了。

    “胡子叔,人家饿了!”

    忍无可忍的秋娃终于从房间蹿了出来,抱着许易的长腿,使劲摇晃。

    “送饭的人到门口了,快去拿饭吧。”

    许易话音方落,哒哒,传来大门铜环叩响的声音。

    秋娃立时松了手,欢呼一声,蹿了出去。

    “不对!”

    许易自语一句,心头腾起狂喜。

    他知道哪里不一样了,是自己的感知力又强大了。

    原本,他能感知方圆十丈左右的动静,但这种感知是粗糙的,闭上眼睛,他只能感觉到某处有人,某处有物。

    而此时,他的感知范围虽未扩大,却精细了无数倍。

    就拿方才敲门之声而言,放在以往,他顶多能感知门前有人走来,却并不能判别方向。

    而方才,他不仅清晰感知有人要进门,甚至那人握住铜环的轻微声音,也被他精准察觉。

    许易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放开全部意识,这一刻,世界鲜活了,变样了。

    门前十丈高的老槐树稍的鹰巢内,小鹰正大张着嫩黄的小嘴,等着母鹰衔虫来喂。

    阴沟里的花瓣蛇洞穴中,一颗蛇卵的外壳正寸寸龟裂。

    邻院正中的鱼缸,三条金鲤,正浮出水面,换气吐泡。

    晚风徐徐,竹叶莎莎,花落星雨,许易每一个毛孔都在阅读着这个世界。

    ………………

    吃罢晚饭,许易伺候慕伯喝了药躺下,便搬了竹靠,在院中纳凉。

    爱凑热闹的秋娃,缠着他说了两个故事,便趴在他腿上睡了。

    借着微光,观书片刻,许易仰起头,极目天际。

    迢迢银河,群星灿烂,北斗如勺,太阴半隐,看着看着,许易不禁有些出神。

    独在异乡为异客,恐怕也只有这苍茫星空,才能让他稍稍找回前世的影子。

    “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不知道修炼到这种地步,我是否能超越轮回,回到原来的世界。”

    许易喃喃道。

    就在许易缱绻乡愁之际,大门被重重擂响了,念头稍动,许易便知道谁来了,赶忙抱了秋娃回房,又疾步折回,将门打开,“大晚上的,您老不在家歇着,跑我这儿串门来了。”

    来人正是周夫子,衣衫不整,气喘吁吁,极是慌乱。

    不待周夫子接茬,又一人撞进门来,抓住许易肩膀便喊,“东主,好机会,天大的好机会,赶紧把钱与我,我去下注,错过了可就亏大了。”

    来人身材瘦削,脸盘挺大,背后背着个硕大包袱,不是许易上午在东城雇下的袁青花又是何人。

    周夫子,袁青花骤然齐来,两人各有焦灼,许易大略猜到,所谓何来,先挡了二人的话,边替二人做着介绍,边将二人引进门来,在院内的石桌边坐了。

    半柱香后,许易弄清了究竟。

    原来,傍晚十分,广安城爆出了紫旗对决的消息。

    紫旗者,专为锻体巅峰强者对决而张挂。

    近年来,因三大正门在广安城中影响日深,在三者的调和下,强者对决越发稀少。

    今次,爆出的锻体巅峰强者的对决,实为今年,广安城中第一场高等级的饿决斗。

    消息一发,举城皆惊。

    而广安本就盛行赌斗,锻体巅峰强者即将展开决斗的消息一出,整个广安城的赌徒都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