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46章 没心没肺

    “看你这架势,四平八稳,似乎胜券在握?”

    周夫子咂一口茶,叼着半根茶梗,头一次开腔说话。新.i.m

    许易道,“我哪里有什么胜券,不过心宽罢了,明明避无可避,何不从容面对?"

    “那你小子还一家伙甩出上千金,去赌自己必胜!”

    “夫子试想,我若败了,必然身死,留这些钱也没用,若是侥幸胜出,我又焉能错过这赚钱的良机。”

    “哈哈……好小子,任凭狂风起,稳坐钓鲸台,好气魄!当浮一大白。”

    笑罢,周夫子端起茶水,一饮而尽,说道,“现在看来,我老头子的担心是多余的了,你小子不仅心智过人,而且胆气粗豪,你能淡然安坐,想必已有盘算,不如说出来,老头子帮着参合参合。”

    澄碧的茶水再度注入瓷杯,荡出袅袅烟气,许易放下茶壶,笑着道,“我哪里有什么盘算,不过四个字,以长击短。”

    “能得此四字,我已安心。”周夫子点点头,道,“有些人闷头闷脑打了半辈子,也未得争斗之妙,你小子却一语道破。罢了,本来老头子还有些担心后半辈子的酒又没了着落,现在可以把心落回肚里了。”说罢,站起身来,一摇三晃,口中哼着莫名戏词,优哉游哉出门去了。

    周夫子去不多时,袁青花便蹿了进来,一只手搭在腰间的腰囊上,一只手捏着一沓尺于厚的纸张,跑得满头大汗。

    进得前来,将那沓纸张在石桌上放了,端起茶壶狠狠灌了一气,这才打开腰囊,取出两张黑色票据来,借着灯光扫一眼,分出一张拍在许易身前,“东主,买好了,一千二百金,易神捕胜,买二赔一。”

    “怎么有两张黑票?”许易记得袁青花原来那张票据,乃是大红色。

    袁青花撇嘴道,“东主这话好没由来,满广安打听打听,我袁某人可是那不讲义气之人?既然东主命都豁出去了,我袁某人还舍不得这三十金?我将自己原来的赌票转手了,得了钱,跟了东主一注,也算是给东主打气。”

    嘴上慷慨陈词,暗中的算盘却打得山响,他之所以调转风向,买许易获胜,非是什么义气,而是深思熟虑后,决心放胆一搏。

    自家东主什么人,虽然接触未久,袁青花却是认识深刻。

    那绝对是个锱铢必较、心思缜密、吃不得半点亏的家伙。

    眼见着生死之战在即,这人稳坐钓台不说,还敢洒出千金买自己赢,若是没有九成胜算,谁会这么干?

    一言蔽之,袁青花之所以调转风向,并不是知晓许易武道修为有多精深,纯是压得许易那无双心智。

    对袁青花的小算盘,许易洞若观火,心中暗赞他见识不凡,伸出大拇指晃晃。

    袁青花顾不得理会许易,抓起那沓纸张,往许易面前堆,“东主,现在可不是装名士风流的时候,上得擂台,那就是你死我活,高攀能在生死擂上撑过八局,绝非幸致,这些都是我从消息鬼那里搜来关于高攀的过往资历,其中便有高攀曾经的八局生死擂的详细情况。”

    于公,许易是东主,袁青花自然不想他输了,丢了性命。

    于私,他不能让自己刚傍上的长期饭票,就这么轻易折腾没了。更何况,他可是下重注在许易身上,虽然相信以自家东主的诡诈,绝对不会拿身家性命开玩笑,但是他袁某人力所能及,且能为自家东主增添胜算,为自己的赌票增加赢面的事儿,他袁某人自然无比乐意去做。

    “辛苦你了,我慢慢看,你去休息吧,左侧第二间厢房是你的。”

    说着,许易接过资料,站起身来。

    当下,二人各自回房。

    到得房间,许易将那堆资料随手扔进垃圾篓中。

    不是他狂妄,而是他自信,他自信这两年的非人折磨锻造出的这具恐怖躯体,能够应付锻体期的一切挑战。

    更何况,他还有那块防御力惊人的龙鳄皮呢。

    闭上门窗,许易目力惊人,也不点亮灯火,掏出龙鳄皮,细细摩挲片刻,在手中翻来覆去地拉成各种形状。

    原本,他还想着尽快将这龙鳄皮锻成皮甲,谁知战斗迫在眉睫。

    好在虽未成甲,想想办法,也够用了。

    翻看片刻,将皮料收回囊中,许易将身子往床上一投,沉心凝神,转瞬,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极沉,日上三杆,他方睁开眼来,站起身来,做了个扩胸运动,打开窗子,便看见慕伯拄着拐杖,沿着花池,慢慢挪着脚步。

    秋娃正踢着毽子,一个七彩鸡毛毽,在她小短腿上,翻来覆去,萦绕如虹,半晌都不落地。

    阳光正好,空气清晰,深深吸一口气,满腹花香,许易越来越喜欢这种安宁了。

    若非身怀血海深仇,他不介意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下去,饱口腹之欲,享人间真情。

    “东家,你终于醒啦!”

    蹲在门槛上看秋娃踢毽的袁青花听到了这屋的动静儿,呼喊一声,端着一盆水和洗漱用具,便奔了进来。

    许易方洗漱罢,他又将早点摆了上来,肉包,花卷,油条,煎饼果子,外加一大桶鲜奶,一个劲儿地劝许易多用,生怕许易吃得少了,午时上台,软了腿脚。

    他这般小意,惹得一边凑热闹的秋娃,不住撇嘴。

    许易也不客气,虎食鲸吞,转瞬,一桌子饭食,外加那整整十斤的鲜奶,被他一扫而光。

    吃干抹净,丢过一张十金的金票,吩咐袁青花道,“白日无事,你去找个好些的宅子,咱们都搬过去,这里到底是公家的地盘,住起来未免不爽利,另外,再雇几个丫鬟,婆子,虽说一日三餐,有店里送食,家里的活计,咱俩大老爷们儿,也操持不过。”

    虽然吃苦无数,许易却是个享乐主义者,既然有钱有条件,他自然愿意自己舒舒服服的。

    袁青花怔怔半晌,才回过味儿来,他不知道该怎样评价自己这位东主,说心大都是小的,完全就是没心没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