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47章 许诺

    生死之战,就在关头,同阶竞争,哪有必胜的道理,这位大爷浑不当回事儿,一大早起来,不关心这场几乎将全城武者都挑动起来的生死之战,反倒嗦起家长里短来了。{.}

    交代完家长里短,许易终于想起件正事儿,“噢?对了,帮我到哪家店里,购置一条结实些的绳索,寻常鱼线粗细,一丈长短便行,待会儿决斗怕是要用的。”

    他话音未落,蹭地一下,袁青花便飚了个没影儿,速度惊人,许易头一次发现自己新雇的这“长工”,怕是有不下锻体中期的修为。

    他哪里知道,眼下的袁青花已近癫狂,凡是涉及到决斗的,袁某人比他许易小心、紧张万倍。

    这不,许易给烦人精秋娃的一则小故事,才说了一半,满头大汗的袁青花嗖的一下,蹿了回来。

    “东主,这根缚蛟绳,坚韧异常,制作材料不详,不过炼金堂出品,必属精品,听说资深海钓客,捕捉深海巨鲸,也都用到此绳索,强韧度可见一般,价格也着实不菲,一丈长短细若发丝的绳索,要了咱三枚金币,老子看,这满天下,就数他娘的炼金堂有钱。”

    袁青花一边喋喋不休地介绍,一边展示着一根毫发粗细、晶莹细腻的绳索,一会儿,拿铰刀猛铰,一会儿运足气力撕扯,缚蛟绳丝毫无损。

    许易接过来,在手中试了试,满意至极。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喊声,袁青花冲出去又冲进来,“东主,是衙门来人,距离午时,就剩一个时辰了,咱们马上得到场了。”

    许易点点头,道,“你去外面说一声,我换件衣服就来。”

    “胡子叔,你要出去打架?”走到门边的,秋娃忽然转头说话。

    “不是打架?是揍坏蛋,顺便挣钱给我家秋娃买好吃的。”

    许易抱起小丫头,在她额头上轻吻一下,搪瓷一般的小脸蛋,实在惹人爱怜。

    秋娃伸出嫩嫩小手,在他坚硬的胡茬上磨了磨,认真道,“胡子叔,别打输,不管受多重伤,都要回家。”

    “傻丫头,说什么呢,你胡子叔天下无敌。”

    许易捏捏她小脸儿,心道,小丫头肯定担心坏了。

    “嗯,我胡子叔最厉害了!”秋娃用力点头。

    半柱香后,许易伺候慕伯喝下副药,在老人关切的目光中,踏上了衙门派来的马车。

    决战选在东城,马车方踏入东城城门,许易便感觉到今日的东城,的确和昨日不同了。

    原本熙攘的大街空旷得像是才起了风暴,不仅看不到几个行人,便连铺面也关了大半,一路行来,尽是这般景象。

    又半柱香,马车进了一个宏伟的蛋壳模样的建筑,未几,车停马驻,许易在一位身着青色公服的年青人的引领下,进了左侧的甬道,稍后,转进一间纵横七八丈的大厅。

    暖色调的大厅很是空旷,正中央立着张黑铁锻成的长桌,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头安坐桌边,有滋有味地品着茶水,丝毫不为进入外人所侵扰,视线死死盯在手中的一本老旧的话本传奇上。

    “宁伯,这位就是另一位参加决斗的武者,可以开始验血了。”

    青服青年打破了宁静。

    许易这才知晓,原来这老头便是验境师。

    一滴凝稠的深色血珠精准地滴在一块纯白的圆石上,霎时,圆石发出淡淡光华,金紫黑白青,各种颜色纷纷幻化,最后定格在青白色。

    “现已确准,武者易虚为锻体巅峰之境!”

    宁伯高喊一声,拿出一张文案,便在上面落下了印章,迅速封存。

    完成测试,宁伯又对着手中的话本,用起了功夫。

    青服青年引着许易正要出门,忽然又有一位和青服青年同样装扮的中年人快步而来,在青服青年近前耳语几句,便离开了。

    青服青年便引着许易朝西边的甬道行去。

    方才那人话音虽小,许易却听得分明,“高司长要见他”。

    果然,许易方行进一间雅室,便瞧见了高君莫。

    剑眉方脸的高司长,正端着一杯鲜红的果酒,窝在暄软的藤椅中,对三位白衣汉子谈笑风声。

    瞧见许易进来,高君莫站起身来,挥退了青服青年,看着许易微笑道,“你就是易虚?敢在码头上,口衔大越王廷法令,一口气灭杀数十人的杀人狂魔易虚?”

    “在下正是易虚,却非杀人狂魔,在下杀人,不过是以暴制暴,职责所系。”

    许易直视着高君莫,不卑不亢道。

    他从周夫子处知道,高君莫曾为自己说过话,向府令建言,不允许黑龙堂向他挑战,却被府令以“不以规矩,何以方圆”而否决。

    许易对这位高司长,着实有几分好感。

    “好,好一个以暴易暴,职责所系,正是我辈中人!”

    高司长眼放异彩,满是欣赏地眼光看着许易道,“按理说,你是为公出力,杀灭暴徒,真乃伸张我大越王法之壮举。奈何府令重利,我劝说未果,让你代公受过,说来,也是我巡捕司有亏于你。”

    许易拱手道,“高司言重了,这些魑魅魍魉,在下并未放在心上!”

    自入公门,许易已经体会到身在公门的好处,有道是,六扇门中好修行,他既存心长驻公门,自然升起攀爬的心思。

    此刻,高君莫主动跳出来,于他正是大好机会。腹内稍稍盘算,他便料定了高君莫的性情,知晓谦恭守礼,只会让对方小瞧,狂放不羁,反倒让对方印象深刻。

    果然,高君莫仰头大笑,“我自狂歌向天啸,飞扬跋扈为谁雄!柏寒,培林,中书,我的眼光不错吧?”

    “将军眼光自然不凡!”

    “司长何曾看错过?”

    紧挨着高君莫的一胖一瘦,笑着奉承,独独那位最魁梧的壮汉皱了皱眉,未曾开言。

    高君莫笑道,“中书,你似有不同意见?”

    魁梧壮汉道,“卑职哪有不同意见,只是见过太多嘴上豪爽,腹内空空的莽夫,此辈胆大傻粗,便是死字临前,也不自知,犹能旦旦大言。”

    许易盯了他一眼,心道,老子从未和你小子打过照面,怎么就招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