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56章 谁出战

    今晚月色极好,清皎的月光照在许易的小轩窗外,冷飒淡雅,落在黑龙堂昏暗的议事大厅内,却平添几分鬼气森然。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奇.qi。

    起先,大厅内的灯是亮着的,穹顶上数百琉璃盏,将煌丽气派的大厅,照得纤毫毕现。

    而马文生奔进正沉闷无比的议事厅,凑到总堂主万有龙近前,耳语几句后。

    万堂主一拳将身前的紫金锻成的圆桌,打成碎块,仰天怒吼,啸声如龙,穹顶上的数百琉璃盏凌空粉碎,议事厅这才黯淡下来。

    灯火寂灭,万堂主怒气不减,阴沉着声音道,“文生,你到底有没有将我的意思讲透,不退八成,六七成总要退的吧,你要知道,我派你去,就是看中你的权变之才。”

    马文生道,“总堂主,马某惭愧,然马某确已竭尽所能,别说六成七成,对方竟是连一成也不肯让渡,只说,买定离手,愿赌服输!”

    原来,万有龙在高攀身上压了十万金,今次一并亏输,心如血海,怒涛翻天。

    他本是视财如命的脾性,平素给黑龙堂立功帮众发上几百金,他都肉痛,此刻十万金一朝烟灭,简直让万有龙痛浸骨髓,怎么也绕不过这个坎儿,竟脑洞大开,想出了让赌档退钱的主意。

    万堂主自认是大气磅礴之人,看在赌档经营不易的份儿上,他万某人就打赏两万金,只要赌档肯交回八万金即可。

    在万堂主看来,自己已经一退六七步了,再派出堂内最是多智的马师爷,必定人到钱回。

    可此刻,听了马文生的回复,万堂主心头溢血,“操他祖宗,十万金,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撑死,文生,你现在再去,就和崽子们明说,要吞了这十万金,须问过我黑龙堂三万兄弟答不答应了。

    “堂主息怒,能接的起十万金赌票的赌档,又哪有简单的,咱们投注的那家赌档,背后的东主是凌霄阁。”

    马文生提醒道。

    若非黑灯瞎火,当能看见满场的大红脸,唯一的区别是,万堂主是气得,马文生和几位副堂主以及长老是臊得。

    堂堂黑龙堂,倒驴不倒架,赌输了钱,竟好意思去赌档讨要,此种行为简直比街头地痞无赖也不如。

    若是钱要回来,也就罢了,为这十万金,丢一回人也值了。

    关键是,有可能要回来么?整个广安城,哪家赌档背后不是戳着大势力,要么是三大正门,要么是巨族世家,甚至广安府令也在暗中开出了赌档。

    黑龙堂在广安城,是了不得的势力,可那是对地下世界来讲。

    可在三大正门、巨族世家的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去这一趟,明摆着唯一的作用,就是丢人现眼。

    万有龙道,“凌霄阁又怎么了?那可是十万金,开那种王八赔率,摆明了是坑人,凌霄阁也不能明抢钱吧,文生,你再去走一遭,不管多少,总得给我弄点回来。”

    虽语调仍旧激昂,气势明显降了下来,显然,凌霄阁煌煌威名,对万有龙杀伤非小。

    马文生跟随万有龙良久,知晓万有龙的脾性,赶忙应下,又说了一番鼓舞士气的话,将万有龙的脸面遮得团圆,末了,又道,“总堂主,诸公,马某以为蚀了十万金,还伤不到我黑龙堂的原气,至多今后让弟兄们活动得勤便些,三两年也便缓过来了。可我辈行走江湖,黑龙堂叱咤广安,靠的不是别的,正是铁和血铸就的金字招牌。而现如今,芙蓉镇遭屠,高攀惨败,我黑龙堂威风扫地,颜面丧尽,咱们黑龙堂这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等若是被人泼污,其严重性,我相信睿智如总堂主,明豁如诸位,必然比马某更清楚。”

    马文生话至此处,满场嗡嗡,诸人都是混老江湖的,太知道招牌的重要性,若是招牌倒了,人心就散了,黑龙堂也就垮了。

    想到这一切的源头,生着猴脸的副堂主猛地大喝一声,“江少川这兔崽子呢,都是他惹的祸,老子非活剐了他不可。”

    被万有龙召集至此处开会,任谁都知道不会有好果子,沉闷半晌,就听万总堂主一人发飙,此刻,猴脸副堂主抬出了泄愤对象,场面立时热闹起来。

    众口一词,皆是要求严惩江少川。

    独万有龙和马文生默然不语,众人吆喝片刻,也回过味儿来,渐渐熄了声,齐齐拿眼朝万有龙瞧去。

    万有龙瞥了马文生一眼,后者朗声道,“江少川罪大恶极,总堂主岂能轻饶,已经将之处理了。今晚诸位吃的烤肉,喝得心肺汤,溜得肝尖儿,啃得骨头,都是江少川贡献,此刻,江少川已在诸公腹中。正所谓食肉寝皮,不如此,不足以抵其罪。“

    马文生话音落定,几位副堂主和长老的脸色立时就不好了,虽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可吃那肉,实在是太挑战生理极限了。

    猴脸副堂主猛地想到自己曾在汤里捞了一节软肉,猛地想到一物,霎时,再也忍不住,弯了腰,哇哇吐了起来。

    他这一吐,立时产生了联动效应,诸人本就胃酸翻涌,再闻这恶臭,想着自己腹中尽是此物,哪里还忍耐得住,顿时就一泻千里。

    万有龙冷哼一声,“吐完了,到聚义堂来!”转身就走。

    总堂主神色不善,诸人哪里还敢耽搁,稍稍调息,便也就恢复过了,只是心中的那股恶心,却是挥之难去。

    不多时,众人在明亮宽敞的聚义厅汇齐,不耐众人落座,万有龙开门见山道,“文生说得不错,眼下,再没有比灭杀易虚更来得紧要了。此人不死,我黑龙堂将沦为广安永远的笑柄。高君莫和我打过招呼,许给本座三次挑战机会,不过,本座等不到三战了,下一场必须拿下,否则我黑龙堂便是胜了,也是败了。”

    马文生道,“总堂主所言极是,此战灭杀易虚,是死任务。我想这也是咱们所有人的共识。关键还在,下一战,咱们选谁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