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65章 实底

    原来,凡是看过那秘笈的求购者,无不败退,皆言看不懂。{.}

    而购买之前,动用了血符,故而无人敢假意骗看。

    一人看不懂也还罢了,可一连数十人都败退了,其中甚至有大名鼎鼎的气海境修士。

    如此,二人手中所谓的秘笈,也就成了笑料。

    毕竟,修习武道者皆知,再高深的秘笈,也绝没有看不懂的可能,武学要旨,定然在秘笈上讲得透彻,若非如此,焉能录述下来,以传后者。

    更何况连气海境修士都看不明白的秘笈,只能说是小儿涂鸦,天马行空,只值一哂。

    许易原本无心此间纠葛,陡然间听到“盗墓”二字,来了兴致。

    他根本没想到这个世界也有盗墓一说,脑海中却是被后世网络浇灌出的一个铁一般的冲动忽然迸出,墓穴里出来的,肯定是好玩意。

    由是,他便耐着性子听完。

    听到后来,他那点热情也被浇得差不多了,毕竟,气海境武者都研究不透的东西,恐怕自己也无能为力。

    正要挪步,心中却又不甘,“到底是从古墓中挖出来的,看一眼又何妨?”

    当下,他便移步近前,指着摊位前的那本黑皮书,道,“二位,这可否给我瞧瞧。”

    不成想,他此话一出,方圆三丈之内的空气,顿为之一肃,所有人都朝他忘来,似乎在瞧怪胎。

    正闷头生气的青年和壮汉,像是被闪电劈中,腾地跳起身来,朝他围拢。

    两人几乎一人扯着秘笈的一半,捧着朝他递来。

    “我没血符,你们二位可有准备?”

    许易听过方才的解说,算是知晓规矩。

    “不用不用,您看您看,看好了,开个价,直管拿走?”

    壮汉满脸谄笑,热情不已,心中却是狂骂,“狗屁的血符,为了这本破书,老子都他妈倾家荡产了,还他妈买的起血符?”

    许易接过,正要翻看,壮汉踢了青年一脚,“杵着挺尸啊,还不赶紧给客官置凳。”

    青年瞪了他一眼,手脚麻利地从包裹里,拿出几根木头,手脚麻利地搭出一把椅子,搬到许易近前。

    许易也不客气,安坐下来,安静观书。

    秘笈甚厚,足有十数页,而许易得到的霸气决,不过短短数百字。

    触手间非纸非帛,软硬适中,显是特殊材料所致。

    封皮无字,打开扉页,也不见文字,只在书本正中印着一道奇怪的印记,一把极为精致的金色算盘。

    许易好奇更甚,继续后翻,眼睛猛地一亮,翻阅地速度越来越快,直将整翻去一半,速度才慢了下来,时而锁眉,时而皱脸,这一看竟是一个时辰。

    忽的,许易合上书本,道,“开个价,这我要了。”

    哗!

    满场好似起了一阵狂风,无数议论声迭起。

    “一百金,一百金您拿走!”

    短发青年跳脚来,满脸都乐开了花。

    “什么一百金,胡咧咧什么!”

    壮汉劈手将书夺走,一改方才的热情,冷峻道,“想必阁下方才也听那饶舌之人说了此书的来历,当知我兄弟二人为此书遭了何等大罪,可叹凡夫不识货,将明珠作顽石,今日遇到识货行家,焉能让宝器蒙尘,一口价,一千五百金,阁下也当知在下此前的开价却是两千金,也是看阁下识货,才肯一口气舍下五百金,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许易带着斗笠,壮汉看不到许易观书时的面部表情,却是凭许易看书的时间长度,猜到此人看懂了书中所著。苦等多日,终于来了大鱼,哪里还有不狮子大开口的道理。

    壮汉一开口,周遭众人皆屏住呼吸,静待许易答复,想看这出好戏到底是何结局。

    许易却不答话,伸出以根手指。

    “一千金?不行,哪有这样砍价的,一下去了三分之一,好吧,看你心诚,我再让你一点,一千四百金,这已是实底了。”

    壮汉满脸诚恳,死死盯住许易,奈何只见一片黑纱。

    “你误会了,我说的是一百金!”

    许易淡淡道。

    “什么,一百金,你开什么玩笑,捡宝捡到我郭某人头上了!”

    壮汉像被踩了尾巴,转圈高喝,“你要买就买,不买就走,别来消遣我郭某!”

    他话音方落,许易二话不说,调头便走。

    他甚至猜到自己走不过十步,那人必定会叫住自己。

    一步,两步……

    刚刚两步,短发青年已然受不了了,拉住许易道,“客官莫急,咱们好好商量,再好好商量。”

    许易斩钉截铁道,“没什么可商量的了,一百金,愿卖就卖,不愿卖,我就走。你们别以为我观书许久,便以为可以大敲竹杠。说实话,我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这在讲怎么修炼,只是觉得里边讲述的画圆的办法,似乎有值得探究之处。就这一本闲书,尔等也想叫卖天价,到底是我消遣尔等,还是尔等消遣我!”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还价了,五百金,五百金你马上拿走。”壮汉一脸肉痛。

    他认定许易看出门道了,可人家不承认,他也没招。

    问题的关键是,这本破书摆了几个月,除了开始热过一阵,已经月余无人问津。

    最要命的是,这本所谓秘笈,已然成了鸡肋,扔了舍不得,不扔又卖不掉,白白拖着二人耗在此处,如今好容易有人肯开价,两人皆存了务必将此单生意做成之心。

    “九十九金!”

    许易又开价了,这一回却是照搬了对付江少川的手段。

    他胸有成竹。一者,方才听了旁人的讲述,他很清楚眼前二人的处境。二者,他自信这,除了他之外,恐怕真没多少人能看懂。

    换句话说,他就是这的唯一买家,而对面的二人却又非卖不可。

    如此生意,他许某人若不能低价拿下,恐怕冤枉了袁青花背地里给他取的一堆绰号。

    “你这人怎么不加价,反减钱,哪有这个道理。”

    壮汉气得脸都红了。

    “这是对尔等贪得无怨的惩罚!”

    “哪有这样的道理,砍价不能这样砍,两百金,两百金,我卖了,我们兄弟两光本钱也不止这个数,您总得让我们回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