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73章 送你一桩富贵

第73章 送你一桩富贵

    许易顺手一抄,入手细瞧,却是一条青色腰带,薄如纱,腰带中间置着一块古拙玉扣,朴质无华。··m

    “这是什么?莫非是那块龙鳄皮。”这是许易脑洞大开。

    他怎么也想不到,原来巴掌大的黑色硬皮,转瞬成了青纱,若非理智尚存,他都要怀疑是不是姓宋的明着答应,实则给自己来了一出偷龙转凤。

    宋长老没好气道,“不是你那块皮,又是什么?少跟我这儿瞪眼,贴肉围在腰上,试着往青纱上调动力道,按脑中所想,催发气力,试试再说。”

    许易依言将青纱贴肉围了,心中想着一件甲衣,劲力到处,皮肉瞬间有被包裹的感觉,偏生外罩的衣衫一点顶起的反应也无。

    “看剑!”

    宋长老轻喝一声,长剑电光扫到,强大的剑气,搅得空气荡出波纹,轻嗤一声,长剑刺破许易的衣衫,抵在皮甲处。

    许易别说刺痛感,便连感觉也无。

    宋长老可是气海境的高人,这一击虽是随手为之,但毕竟不是赤手空拳来攻,而是以利刃加身,威力极大。

    他许某人竟未伤片缕,浓浓的惊喜在心头充满,赶忙抱拳,道,“多谢长老厚赐,在下感激不尽。”

    宋长老挥挥手,“举手之劳而已,何须言谢,再说老夫又不是白帮忙,你小子可得记着来做工。另外,这龙鳄皮甲虽然锻成了,该交代的我还是要交代,此件龙鳄甲防御力惊人,倘在龙鳄头上,足以能防御住凝液前期武者的全力一击。”

    “但剥皮制甲,缺了龙鳄的血肉滋养,兼之岁月侵蚀,防御力难免大幅降低。你这块龙鳄皮成色不错,剥皮不过百余年,各方面性能都相当完好,经过老夫精细打理,目下,也算是顶级凡兵之属,较之寻常血器,也丝毫不弱。若非气海巅峰强者全力攻击,有这件龙鳄甲,这天下之大,你小子大可去得。”

    许易大喜过望,他知道龙鳄皮防御力惊人,也只知道高君莫奋力一击,也难上分毫,仅此而已。

    可他绝未想到,这件龙鳄甲带给他这么大的惊喜,能防御气海巅峰强者的攻击,锻体期内,他岂非要横着走。

    宋长老道,“你小子还别光顾着高兴,这世上的奇门术法,多之又多,焉知没有有神兵利器,摧这龙鳄甲如笺纸,此外,像天雷珠之类的暴虐攻击,这件龙鳄甲也未必能经受得起。老夫跟你嗦这几句,是希望你小子不要盲目自大,无论到何种境地,都需谨记人外有人,天上有天。”

    在后世,许易听过一句话,肯借钱与你的人,都是值得珍惜的。

    换在此处,他更想说,肯费唇舌敲打你的,都是该值得感念的。

    当下,他恭恭谨谨一拱手,“多谢长老教诲。”

    宋长老挥挥手道,“不必,老夫也是不想你得了这件宝甲,就光顾着耀武扬威,惹上强人,反掌将你小子灭了,你死了不打紧,老夫的苦力,又去哪里找寻。”

    嘴上这般说,宋长老对许易的谦恭收礼,却是极为受用。

    说来,人与人真大有不同,气质和行为方式,足以影响命运。

    许易魂穿两世,前一世的信息大爆炸,大大开阔了他的眼界,这一世,苦读十余载,温润之气养得极足,极有谦恭之礼的君子范儿。

    两世融合,造就了许易多变的性格,时而能插科打诨,言笑无忌,亲和力大增,时而知礼守礼,尊师重道。

    两个面目变化来去,也就让他极易获得别人的好感,尤其是那些老头子的好感。

    周夫子如是,胖员外如是,便连这位有名的暴脾气,急性子的宋长老,一来二去,也对许易好感直线飙升。

    许易道,“长老放心,在下只要还有一口气,爬也要爬来替长老效完力。对了,长老,不止何为凡兵,何为血器?”

    宋长老仰天打个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这慷慨激昂,准没好事,果不其然,又来套老夫的话,这回老夫也得学学你,没好处的事,老夫坚决不干!”

    许易念头稍转,笑道,“长老所言有理,不劳而获,虽获而耻,还是老办法,等价交换,这回,小子就让长老占个便宜,送长老一桩富贵如何?”

    “好大口气,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有何富贵与我,别说拿钱买答案,要多了你小子舍不得,要少了,没得掉老夫的脸面。”

    宋长老饶有兴致地看着许易道,他发现跟眼前这小子说话,竟也是一种乐趣。

    许易忽地摘下斗笠,露出清瘦的脸来,“长老,这算不算一桩富贵。”

    宋长老愕然道,“竟然是你,易虚!”

    升龙台一战,百万人观瞻,易虚之名,传遍广安,而翻转性的战斗结果,更给那场龙争虎斗增添了无数值得发酵的素材。

    以至于,在城中行走时,易虚甚至看到了不少自己的画像,被店家用来延揽生意,胡吹他易某人那日征战所用某某乃是买自他处。

    弄得他好像后世的天皇巨星,知名度爆棚。

    果然,他方掀开斗笠,宋长老就认出他了。

    至于许易缘何不愿再在宋长老跟前隐藏,乃是有了龙鳄皮这番牵扯后,他对眼前这老头的信任大增。

    “他奶奶的,老夫这是造了这么孽,竟遇到你小子,亏大了,亏大了呀!”

    宋长老稍稍惊诧,便开始猛拍大腿,大声嗟叹。

    许易不明究竟,道,“长老这是何意?”

    宋长老冷哼一声,“你小子还装傻,整个广安城谁人不知,你小子明日午时,便要和黑龙堂姓万的小子,决战于升龙台。嘿嘿,你小子虽然不凡,但对上姓万的决无幸理,可你小子还欠着老夫三次苦力呢。哎,早知道你小子说七日之后才能履约,为的竟是要上台打擂,老夫说什么也不能跳这深坑。”

    许易绝倒,万万没想到老头子竟然半分也不看好自己。

    不过,念头稍转,也就理解了,宋长老不知他虚实,自然如常人一样观他,而常人怎么看他,赌档开出的两种赔率,最有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