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74章 目标

    “长老,在下送你富贵,你不领情也就罢了,怎生如此伤人。, :  易某问你,有您这件龙鳄甲在身,易某此战,可能败么?”许易没好气道。

    宋长老哑然,方才许易亮出脸来,他只想到这家伙死定了,却是忘了自己还给他制了一件龙鳄甲。

    此刻,许易将梗挑明,宋长老回过味来,的确,有龙鳄甲在身,锻体期争锋,还真有人能杀得了这小子不成。

    这小子能悄悄备下龙鳄甲,以他这油滑性子,焉能保证没有其他后手。

    想通此节,宋长老双目放出精光,继而仰头狂笑伸手重重在许易肩上一拍,“这回算老夫生受你了,放心,老夫绝非占后辈便宜之人,哈哈……”

    话说到这一步,宋长老若是还不明白许易说得这桩大富贵为何物,那这把年纪恐怕真就白活了。

    眼下,整个广安城中,除了许易自己,便只宋长老知道此战许易必胜。

    有了这个结果,再联想到赌档那惊人的赔率,这钱一进一出,数个时辰,便能翻上五倍,天下还有比这更暴利的么?

    宋长老是炼金堂大炼师,手头不缺钱不假,可这不缺钱,仅是相对而言,普天之下,又有谁敢说自己不缺钱呢。

    身为炼金师的宋长老深知,炼金这个行当,最是烧钱,他每年能分得的薪俸和资金不少,但却远远不够他随心所欲。

    往往因为金钱短缺,明明必须使用更高等级材料的,到最后却不得不换成低端材料。

    对每一个炼金师来说,金钱都是最大的硬伤。

    此刻,许易送出的这桩富贵,于宋长老而言,不啻于一场及时雨。

    许易道,“在下说了,咱们是等价交换,您告诉我何为血器即可?”

    洞彻人心,许易自成送人情的高手。

    明明天大的一桩富贵送出,却只说等价交换,可血器为何不过是基础知识,即便宋长老不言,许易既知“血器”这个名词,要去搜检,自也不难。

    可他偏偏说成等价交换,这马屁拍的,无形无色,却让宋长老心头熨帖地好似气蒸过一般。

    当下,乐呵呵道,“你小子啊,哈哈,真是个人精,老夫当年嘴皮子上有你一半的本事,师父的传承焉能旁落,哎……”

    喟叹一番后,宋长老便将何为血器,简练介绍了一遍。

    原来,跨入气海境后,丹田华海,开始储存真气,力道化作真气,能透体外放,威能无穷,与此同时,对兵器的要求,也提升到新的层次,因为普通的凡兵,于气海境高手而言,根本不那么趁手。

    试想,到了气海境,都能隔空发拳了,有了远程打击的能力,凡兵岂不成了烧火棍,不等你近身,隔空气劲已然杀到,多个兵器,反而多个累赘。

    由是,便对兵器有了新的追求,经过万千武道天才惊采绝艳的智慧碰撞,数千年前,终于有了血器的问世。

    所谓血器,顾名思义,乃是以武者鲜血祭炼,有揉血脉于兵器的神奇,血器锻成,劲气能灌入其中,凌空外放,威力极大。

    经由血器,发出的气劲,不仅有原武者的气劲之浑,往往还带着血器自身的金精之锐,杀伤力惊人。

    而且,血器发展至如今,各种关于血器的功法层出不穷,以气劲御血器的威能,已远远超过赤手空拳。

    如此大的威力提升,便造就了血器的珍贵不凡,寻常气海境高手,根本没财力供应一柄血器。

    弄清根源后,许易抱拳道谢,带着宋长老的殷切希望,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炼金堂。

    细说来,许易之所以处心积虑地交好宋长老,的确另藏机心。

    根源有二,其一,便是他腰囊中那枚铁精。

    眼下这枚铁精,于他而言,犹如鸡肋,虽珍贵异常,却作用有限,杀伤力太弱,更因其珍贵,许易丝毫不敢让其露白,得时刻揣着这枚隐形炸弹。

    由是,许易早存了锻炼铁精之心,可此物太过珍贵,他如何敢转交他人,便有血咒为凭,他也不敢试验,毕竟,世上奇法多多,焉知血咒就不能破解。

    铁精要锻炼,只能他自己亲自出手,才得放心。

    二者,乃是为了金钱!打擂赚钱的好日子,自明日之后,必将一去不复回。

    而有了这几日的经历,许易刻骨铭心地知道武道攀登的路上,金钱是多么的不可或缺。

    不能打打杀杀,那就得找份职业,宋长老那日张口就要三千金锻炼费的豪情,许易印象深刻至极。

    自那时起,做一名炼金师的想法的种子,便在他心头种下。

    而要达成这个目标,宋长老无疑成了关键中的关键。

    这才有了,今日许易放胆相送宋长老一场大富贵。

    不过话说回来,一场富贵,说来礼物不轻,看透本质,许易付出的不过是,掀开斗笠,露出一张脸来。

    ………………

    天上的云层很浓,本不亮堂的残月,轻轻松松被遮没了身影。

    若置身郊外,眼前当是黑浓一片,可此刻的广安城,却灯火辉煌,无数的商铺,亮起无数灯火,徜徉其间,宛若行走在现代都市之中。

    出得炼金堂,许易去了赌档,为怕引起注意,他分三家,将全身剩余的两千六百余金,花去了两千五百金,全部兑成赌票,只留下一百余金以备不时。

    出得东城,街市更繁华起来,眼前的景致也丰富起来,不再只是一间接着一间的武铺,五花八门的店铺,各式日用百货,晃得人眼花。

    路过一家门面辉煌的糕点店,许易跨了进去,花了一枚金币,给秋娃整治了一大盒精致的糕点。

    没奈何,离家前,没和小人儿打招呼,这一去多日,不准备周全了,他可不敢跨进家门。

    就这般不急不缓地走着,淡淡的看着风景,遇见新鲜的吃食,他也不会放过,走了一路,赏了一路,吃了一路,这般写意舒适,不像是即将要面对生死大战的斗士,倒似一位初入城市的游客。

    再长的路也有尽头,何况,填饱了肚子后,许易的脚步明显加快。

    更夫正打落更的时候,许易行到了家门前。

    出乎意料的是,门前竟站着两位皂衣汉子,正是捕快装束,大门紧紧闭着,院内不见丝毫灯火。………………………………差九十八票,到一千票。还是送上三更。兄弟们,别停止投票好么,武神目前在分类榜单吊车尾,你们稍稍懈怠,我就掉下来,吧唧一下,摔惨了!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