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75章 誓灭

    许易稍稍在门前驻足,左首的皂衣汉子肃声道,“你是何人,因何在此眺望!”

    许易掀开斗笠,“在下易虚,正住此间,不知二位兄弟,因何在此站岗!”

    “你总算出现了!”左首那人激动道。新网:

    右首那人早已奔出丈外,“张龙你千万留住易虚,我去禀报大人!”

    许易的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莫名的焦躁袭上心头。

    他没追问发生了什么,静静等待着高君莫的到来。

    高君莫来得极快,不过半盏茶时间,一只金雕载着高君莫在门前落了下来。

    “这几日,你跑哪里去了,明日便是决战之日,你知不知道,你今晚若还不出现,便以逃战论处,沦为广安公敌。”

    高君莫还未落定,便急急说出了一通。

    许易出自巡捕司,他若逃战,巡捕司上下势必颜面大失,更何况,他极看中许易,视为巡捕司之栋梁。

    这几日,许易的失踪,给他带来的压力极大,此刻得见,一口气才算松了。

    “我家人哪里去了?”

    许易没有长篇大论的解释,甚至没有回答高君莫的问题,直接道出了让他烧心的疑惑。

    “家人?你是说那一老一少,他们是你的……”

    高君莫既然要拔擢许易为白衣捕头,又怎能不调查许易根脚,自也知晓了他和慕家人的关系,根本未曾想到许易竟已将那一老一少作了家人。

    念头至此,高君莫暗叫失策,许易能为这一老一少,跟黑龙堂不死不休,三人的关系焉能寻常。

    “早知如此,第一时间得知许易不在家,就该派遣人员来警卫,何至有今日之失?”

    高君莫心中后悔,面上平静道,“三日前,你家遭遇火蛮人袭击,老人和小孩失踪,婆子,丫鬟尽死,你哪位门客身受重伤,现在还在春来馆将养,我派了两人在你门前站岗,就是为了等你,我坚信你易虚是条汉子,绝不会临阵脱逃,果然,你没让我失望!”

    “多谢高司长关怀和信任,让您费心了,您放心,明日午时,我必出现在升龙台,现在,我得去看袁青花,见谅。”

    话音落定,许易调头就走。

    “倒是性情中人?”

    高君莫暗暗点头,远远传一道声入许易耳来,“谋定而后动,三思而后行,想想火蛮人缘何就挑了你家!”

    “在下省得!”

    声音未落,许易的身影已消失无踪。

    ………………

    许易找到春来馆时,袁青花正被人裹着床单,要往外扔。

    原来,袁青花受伤极重,被捕快送到春来馆后,除了有捕快奉高君莫之意,送来点心意,再无人来探视。

    三日功夫,他身上那点积蓄花了个干净,这日傍晚,实在拿不出钱来换药,便要医馆的人扔出去。

    亏得许易赶到,闹剧才得休止。

    有钱万事好,很快,袁青花又被换上了新药,许易不计成本,花了十余金,购来一碗劳什子十全大补汤,给袁青花灌了进去。

    不多时,惨如白纸的袁青花脸上终于有了几分血色,又半个钟头后,他竟沉沉睁开眼来,待瞧清是许易,眼眸陡然一亮,滚下泪来,“东主,我对不住你,没看好家啊!****的黑龙堂简直******不要脸,怕打不赢东主,竟然出这下流手段,王八催的,雇来一群火蛮人,以为这样就能遮掩过去,谁也不傻,东主,老爷子被打的好惨,秋娃也被捉去了,我要去拦,他们中有个锻体后期的强者,抄起一根竹棍,将我穿胸钉在地上,我****祖宗……”

    袁青花又哭又骂,见到许易,恍如见到亲人,绷紧的神经,立时松懈,兼之十全大补汤开始发挥药性,他精神极是健旺,骂起黑龙堂来滔滔不绝。

    “你怎么确定是黑龙堂干的?”

    高君莫猜到了黑龙堂,许易自然也猜到了,只要不是傻子都猜得到。

    但许易需要确定,如果真是黑龙堂,那就证明慕伯和秋娃,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他的心就算放下一半。

    而且,若真是黑龙堂下手,只伤不杀袁青花,必然留了口信。

    果然,袁青花道,“那狗r的火蛮人将我钉在地上时,低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要我转告东主,若想慕伯和秋娃活命,那枚戒指,就不要出现在升龙台,东主,莫非就是你那日从高攀处夺来的蛇戒,啊呀,我明白了,王八催的,那蛇戒肯定藏有秘密,他们怕东主动用,这才想道拿慕伯和秋娃的性命来要挟!我草他奶奶个嘴儿,黑龙堂无耻之尤,自己用得,别人倒用不得……”

    想清究竟,袁青花又开启了狂喷模式。

    许易拍拍他,“你暂时在此养伤,钱我交足了,要吃要喝随便,明天下午,我过来接你。”

    说完,便转身出门去了。

    袁青花怔怔半晌,忽的,双手合十,喃喃道,“好人要得好报,老天爷这回你帮我护佑东主得胜,改天您有事儿,说话就行!”

    却说许易行出门来,展开归元步,身如清风,几个晃动,人已到了安河边。

    所谓安河,实则是孽龙江分出的一条支流,穿城而过,故名安河,夜风清凉,河水冷冽。

    到得河边,许易纵身跃下,使个千斤坠,坠入湖中,双脚死死钉在湖底。

    突逢惊变,他的心有些乱了,需要轻柔的水波来抚平,他的怒火要将脑子烧穿了,需要冰冷的河水来扑灭。

    许易恨,狂恨,既恨黑龙堂,又恨自己,而后者犹胜前者十倍。

    他明明见识过人,知晓对强者和权力者而言,根本没有绝对的规矩,偏偏他胜过一仗后,就有些忘乎所以,以为黑龙堂只会跟他来明的,只能跟他讲规矩。

    可笑他还自诩研读过二十四史,深通谋略,竟犯下如此低级错误。

    倘使慕伯和秋娃有失,他绝不能原谅自己。

    许易怒,狂怒,原本芙蓉镇渔牙码头大开杀戒后,慕伯怨气已出,他对黑龙堂没什么特别恨意。

    反倒是江少川既送铁精又送钱,客气得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是以,在擂台上,他对高攀根本生不出杀意,一个被迫应战,一个为主而战,本无仇怨,所以,他并不取高攀的性命。

    然而此刻,他已将整个黑龙堂恨得死死的。

    “必灭黑龙堂!”

    轰的一声巨响,水面泛起无数浪花,许易跃上岸来,消失在无边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