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78章 速胜

    话音方落,万公子背后,竟然伸出一对翅膀,长不盈尺,晶莹如玉,在阳光下现出一片烂银。新网:

    “不是要比速度么,本公子今次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电光火石。”

    万腾云高傲地昂起头颅,看也懒得看许易一眼,心中突然莫名地感怀起来,感怀自己怎么就没带一柄玉箫来,值此之时,万众瞩目,若是轻按玉箫,碧海生潮,该会迷死多少闺中少女。

    许易还是不言,就像一块快要干枯的木头,倔强地延伸着最后的根须。

    在万腾云身前十丈左右的位置,许易终于定住了脚,这也是决斗所规定的,开赛前,对决双方所能保持的最短距离。

    却说万腾云背后的那对翅膀方戳出来刹那,甲丑号包厢内,水长老和高君莫同时脱离了软椅,齐齐朝窗口射去,为的只是能更清楚地观察那对晶莹翅膀链接处的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晶核。

    甲丑号是超级包厢,能享受到最佳的视觉效果,窗口不远处,就有超大的投影壁,清晰而完美地放大了演武场上的所有情况。

    那块晶核虽小,在投影壁上,依旧能清晰显现。

    “那,那是什么,莫非是,是……灵石!”

    水长老有些结巴的问道,却不知是在问身边的高君莫,还是在问脑袋快昂到天上的万有龙。

    高君莫喃喃道,“恐怕真是那物?我曾见过图像,只是形状……”

    “正是灵石!”

    万有龙朗声道。

    “什么,你怎会有如此神物,快快交出,老夫愿以重金相换!”

    水长老好似打了鸡血,电光一闪,射到万有龙身前,抓住他衣领,急声高呼。

    万有龙被掐得连声咳嗽,他左首的马文生急道,“长老误会了,那晶核内的确是灵石不假,不过是灵石的碎片拼凑起来,灵力不及真正灵石的万分之一,所以被用来,制作了这辅助**物。”

    水长老闻声,松了手,又折身窗口,半晌才道,“果然如此,我就说怎么纹路如此古怪,原来是废石平凑,不过就算是废石拼凑,也算是难得宝物了,嘿嘿,你们为了我那干孙儿取胜,还真是绞尽脑汁啊!”

    若是灵石,那是仙家宝物,无论如何,水长老也要抢到手的,现在弄清了,却是件废石平凑的辅助**物,他自然便失了兴趣。

    万有龙含笑应完水长老的话,戏谑道,“高司长,此刻,你觉得是谁会瞧见棺材呢?”

    高君莫冷哼一声,折回位上坐了,一颗心已然直线下沉。

    原来,昨夜在许家门前分手后,半夜,许易又来寻他,嘱托高君莫代办一事,言语之间,似乎对今日之战,有着必胜信心。

    弄得本没多少信心的高君莫,被他那斩钉截铁的肯定,撩得心气拔高不少,是以方才对上万有龙,却是分毫不让。

    然而此刻,万腾云竟然亮出了一对灵石残片制成的翅膀,摆明了是要克制许易在速度上的优势。

    更要命的是,有了这双翅膀,万腾云的机动性将全面领先,许易必然处在被动挨打的地步。

    如此一来,他实在看不到许易的半分胜算。

    就在高君莫愁得一屁股坐回软椅的当口,铛的一声巨响,决战的钟声敲响了。

    霎时,看台之上,如海潮一般的欢呼声,挑战着所有人的耳膜。

    啸声方入耳,高君莫忽然听到一声尖利的惨呼,惨呼声未落,又有无数道惨呼声响起,而这些惨呼声皆出自这间包房之内,尤其是那道尖利的惨呼,分明就是出自万有龙之口。

    说来话长,念头电闪,高君莫猛地抬起头,却见到了怎么也想不到的一幕。

    许易正如最粗糙的杀牛汉,捉住万腾云一条金光闪闪的小腿,拎着万腾云整个人,死命地在地上砸,忽东忽西,忽南忽然北,万腾云就像一只破麻袋,毫无反抗之力,被许易狂暴地摔打着。

    这一幕不知惊爆了多少眼球,以至于场面上的欢呼声,还未聚集到最高,便嘎然而止。

    所有人都木讷地盯着场上,文弱书生一般的清瘦捕块,正以最残暴地方式狂虐着金甲天神。

    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发生,为何如此发生,几乎没有人能想明白。

    不是说好了,姓易的就能跟高攀打一打,即便是获胜,也是靠的阴招么,而且未下台,就大口呕血了么?怎么突然就这么生猛了。

    不是说好了,万腾云是广安十大公子,武道成就非凡,再有黑龙堂重金装备,妥妥地吊打捕快啊。怎么此刻所万公子毫无反抗之力,上台扮麻袋啦。

    现实和无数人脑海中的既定剧本,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不知卡死了多少脑壳。

    便连公决方,也破天荒地出动了技术团队,中断了影壁上的直播,将画面调回了钟声响起的那一幕。

    但听钟声响起,万公子方将长剑高举,场上一道流光划过,易虚便和万公子贴在了一起,再下一幕,万公子便失去了平衡,左脚脚踝落入许易掌中,便开始了砸麻袋的荒诞剧目。

    至于这到底是为什么,无数人心中依旧没有答案。

    而杀斗场中的许易,却根本不管旁人如何观感,脑海中尽是秋娃的音容笑貌,手上却挂着牛头马面的铁骨银钩。

    轰轰……

    万腾云如被狂风卷起的树叶,半盏茶不到,砰的一声响,万腾云身上的金甲完全崩散,化作无数金片,四散飞去。

    许易犹不停手,砰的一声巨响,万腾云的血肉之躯,被他暴虐地砸在坚硬的地面上,伴随着一声惨叫,一大蓬鲜血从万腾云口中飚出。

    游戏结束了!

    许易停止了摔打,大脚死死将万腾云的头颅踩在脚下。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咳咳……若不得解,我死不瞑目。”

    万腾云忽然开口说话了,一句话说完,又开始咳血。

    此刻,他五脏六腑,几乎都被许易最后那重重一砸,摔得挪了位,稍稍呼吸过重,都会倍加难受,根本难以言语,但万腾云还是咬着牙说出话来,因为这句话不问出来,他真的死了也闭不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