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八十六章 退

    瞬间,众人皆明了过来。

    公决处只给了一炷香时间,一炷香时间到,若还无人应战,便判黑龙堂避战。

    判决一下,便是广安府令亲至,也无可挽回,毕竟百万人皆为见证。

    水长老勃然大怒,狂喝道,“无知小辈,竟敢诓我,找死耶!”

    这回许易有了反应,左手高高扬起,四肢皆蜷,独中指高高举起,直插天空。

    水长老何人,许易自然知晓,玲珑阁的拍卖会上,还作过一场,自也知晓此老的威风。

    然而眼前之事,别说是水长老了,就是水长老的祖宗从坟墓里爬出来,许易也绝不会相让。

    守护不住值得守护的,就拿值得祭奠的祭奠!

    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要说,语言或许因地域而生隔阻,意虽相同,音有千种。

    但动作却有天然的共性,就好比拥抱是欢迎,以手竖嘴是噤声,众族皆然。

    而许易比出的这个手势,虽然新奇,但只要脑子不笨,尽皆能明白,那是一个侮辱性的手势。

    水家纵横广安无数个年头,久远到连宗谱都要用大箱子来装,水家之威,便连广安府令也要相让三分。

    他水长老肯出言说和,便已是给了小辈天大脸面,该死的小辈不知感恩,竟敢如此羞辱。

    水长老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恨不得冲将下去,将许易活撕了。

    “高君莫,我必杀此子!你待怎的,?”水长老须发皆张,无风自动。

    高君莫冷道,“水中镜,有能耐,先帮你干儿子过了眼前这关再说!”

    霎时,水长老后糟牙一阵整扯得疼。

    吓不住,打又打不过,这却是死死的无解。

    “罢了,避战!”

    水长老一锤定音。

    “什么!”

    万有龙蹭地站了起来,死死盯着水长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还是名垂广安千年的水家么?连一个锻体境的小辈都拿不下!自己是脑子被驴踢了,要去投靠水家!

    “怎么,我儿心有不甘?”水长老了微眯了眼睛。

    被许易当着百万人竖了跟中指,水长老已经恶心得想杀人。

    此刻,万有龙不知死活,竟也来质疑他水某人,水长老杀机已动。

    试想,若能派人灭了易贼,他水某人还用姓万的儿子多言,可易贼展现的实力十分可怖,便是水家最具天才的同阶后辈出场,也绝对只有饮恨。

    区区一个黑龙堂,焉能比得过他水家的千里驹?他水某人除非昏了头,才会拿家族俊杰去祭奠那死鬼渔翁。

    不待万有龙接茬,马文生抢先道,“愿尊长老吩咐!”

    说话之际,不轻不重扯了下万有龙,朗声道,“事已至此,总堂主还须振作。当年,我黑龙堂能从阡陌之间崛起,而名震广安。而今,虽有小挫,岂不胜过当年太多?再者,易贼已让我黑龙堂名誉扫地,即便留在广安城,也不过是充当笑柄尔,不如暂且避退,以图将来,正如总堂主所言,不信姓易的不出城!”

    事已至此,的确无可挽回,纵使拼光了黑龙堂,恐怕也是这种结局,不如保住有生力量!

    万有龙沉重叹息一声,不再言语。

    就在这时,重金属声音再度响起,却是催促黑龙堂速速派人出战。

    催促再三,转而警告,警告再三,钟声再度响起,随即,重金属声道,“黑龙堂避而不战,以逃战论处,现令黑龙堂上下,今日务必彻底广安城……”

    公决处表决心一般的狠话,没有人听进心来。

    所有人关注的只有一件事,那便是易虚以一己之力,挑翻了黑龙堂,创造了广安擂战史上,当之无愧的第一神话。

    许易揽着慕伯的尸身下场刹那,所有人都站起身来,拼命鼓掌,全场的视线皆在许易身上汇聚,似乎那沐浴在金色阳光中的青色瘦影便为神迹!

    ………………

    夕阳西下,孽龙江上,晚风萧瑟,鼓浪催波。

    许易驾着一叶扁舟,顺流而下,手中捧着一只陶罐,不时从陶罐中抓出一把白灰,缓缓洒落江中。

    不错,许易洒落的正是慕伯的骨灰。

    慕伯一生漂泊这孽龙江上,在此间捕鱼的时间,比家中都多,换言之,此处便是他的故乡。

    慕伯身死,许易便将他的骨灰留存此处,也算回归故里。

    最后一捧骨灰洒落江中,许易喃喃道,“慕伯,您的救命之恩,许易永世不忘!您的血海深仇,许易必报!至于秋娃,您放心,便是踏遍天下,我也会救活她,让她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长大。”祷罢,恭恭谨谨在舟上拜了三拜,足尖一点,便朝岸边射去。

    夜幕降临之际,许易钻进了距离周夫子家宅不远的一间小屋。

    他方进门,在屋内安坐多时的袁青花蹭地站了起来,将桌上的油灯拨亮,顺手将门闭紧,满面的焦急和兴奋,怎么也遮掩不住。

    许易方在桌边坐稳,他便将腰囊打开,掏出一大叠金票来,瞪大了眼,忘情呓语道,“发了,真的是发了,我这一辈子,不,十几辈子加起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钱!”

    此时距离决战,已经过去两日。

    袁青花的伤情,也在许易的不惜金钱下,快速好转。

    因着许易两战成名,老房子也不再适合居住了,为躲清静,许易特意交代袁青花在周夫子所在的铁猫耳巷赁了一间房,作了安身所在。

    这两日,许易和袁青花兵分两路,许易四处寻找宝药给秋娃治伤,袁青花专注理财。

    震动广安的一战落下了帷幕,许易所获也丰盛到了极点。

    除了赌票获得暴利外,最丰盛的还是无数装备。

    光是万腾云,便贡献了金盔,手套,战靴,翅膀,音速飞刀,诛极剑。

    除此外,还有后边十余位锻体巅峰高手,人人都是重装上场,除了战甲被许易破碎外,一堆装备尽皆完好地留在了场上。

    林林总总,几难计数。

    以至于,袁青花忙前忙后,跑了足足两日,才将所有的东西变现。

    此刻,他等许易,正为交割财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