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九十七章 真相

第九十七章 真相

    “什么!”

    水长老眼睛都要瞪爆了!

    此刻,他全盘贯通,豁然明了,许易为什么敢杀万有龙了。

    如此惊天大案,和黑龙堂扯上了关系,姓万的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只是姓万的,死得也太窝囊,纵然事发,完全可以远遁他乡,近十位气海境强者,被区区刽子手砍头,为天下笑。

    说来说去,还是眼前的小子太阴太狠,使用奸计诱杀了姓万的。

    水长老猜得不错,万有龙等人便是因为劫案而死。

    但至死,万有龙等人也不知晓这个劫案曾经发生过,只以为是许易为了泄愤,绑了他们去缴罚金,哪里知道,许易泄愤不假,却直接将他们绑上了断头台。

    而许易能挖出这个劫案,说是天幸,也是必然。

    当日,他查阅黑龙堂罪案,以及近年广安大案,查前者是想搜出黑龙堂的马脚,好加以利用。

    查后者乃是想关注自己做下的案子,做到心中有数,进退自如。

    孰料,前者无功,后者无果,正待放弃,却在未结大案中,发现了这件曾经轰动广安的大劫案。

    彼时,一眼扫中大劫案中丢失的宝物清单中的铁精,许易便意识到机会来了。

    说到悬案,侦破之难,无非在于毫无头绪,不知道从何处下场,缘由都找不到,如何追寻结果。

    而对许易而言,他是看破了真相,由真相反推因由,自然简单。

    铁精此物,珍惜异常,拍卖会上,水长老肯用一枚神元丹交换,足能证明此物的珍贵。

    如此珍贵却稀少的神物,黑服青年,或者说江少川是怎么得来的?

    再看到了劫案上清单中的铁精,继续联想江少川的职业,许易要怀疑江少川,顺理成章。

    瞄准了江少川,许易便可大动功夫了。

    结果,他只花了半日功夫,便将白马县的黑龙分堂上层领导尽速捕拿。

    彼时,江少川为此劫案,几乎抽调了白马分堂的所有好手。

    如此大案,倘使存于小范围,畏惧律法森严,恐怕打死也无人肯招。

    然,涉案之人太众,寻个把软骨头,加以利诱,想打开突破口,实在不难。

    打开了突破口,整个审讯过程自然水到渠成。

    很快,江少川带领黑龙堂白马分堂等帮众在鹰愁峡伏击商队的具体情节,便勾勒完成。

    认证,口供无数,此案就此具结!

    因着怕走漏风声,许易通报了高君莫后,在高君莫的支持下,秘密进行,外人丝毫不得与闻。

    结案后,高君莫动用了秘密渠道,火速传讯,很快,刑部就下达了抓捕的指定,并严词,生死不论。

    可怜万有龙等人,到死都不知道因由。

    众人活吃了江少川,江少川埋下的炸弹,却也通过许易,彻底引爆,终结了众人。

    一因一果,颇有些冥冥定数的味道。

    “水长老,黑龙堂邪恶凶残,胆大包天,竟敢抢劫王廷贺诞使,罪不容诛。而你水长老和黑龙堂的关系,嘿嘿,还用我说么,总堂主是你干儿子,少堂主是你干孙子,黑龙堂被公决处判逐,你水长老却把众人暗藏在水家庄园。有这桩桩件件,你水长老总不会还说自己与黑龙堂无关吧?”

    前戏做完,匕首一点点亮了出来。

    饶是水长老久经风浪,也不由得浑身发冷。

    眼前的这个家伙,实在太毒了,比最毒的毒蛇还要毒三分。

    黑龙堂偌大一个势力,不过因为欺负了一个老渔翁,一个小破孩,就让此人一辱再辱,到最后竟是连根拔起,斩尽杀绝!

    这种狠人,水长老纵横广安这些年,还从未见过。

    眼下,听这小子的意思,是要把水家往这惊天大案里,死命撕扯啊!

    一念至此,水长老忍不住打个寒颤,冷道,“休得胡牵乱扯,我收万腾云为干孙子,也不过是近几日的事,这点,你们高司长可以作证,至于我收留黑龙堂,更是无稽之谈,不过是万有龙等人临时租赁我家庄园罢了,姓许的,你要是敢公报私仇,信不信老夫直接找上广安府令,扒了你这身官衣。”

    “我还真不信,你水中镜有这个能耐!”

    许易斜睨着他,“你这些苍白的解释,留着以后到公堂上讲吧。总之,在本官看来,黑龙堂截杀贺诞使在前,进贡的重宝落于你手在后,即便你说这铁精是你在玲珑阁拍得的,焉知不是你们合伙,左手倒右手的把戏。”

    “你先拍得,回头,万有龙得了钱,再还给你,倒头来,便是喊上十万金,这钱还是归于你口袋,旁人怎么也竞争不过你。要不然,这等重宝,怎会偏偏让你拍得?要不然,铁精如此重宝,怎会有人舍得拿出来拍卖。”

    两世的见识,给了许易极佳的思辨能力,便是谎话说到白日见鬼,却丝毫不失严密逻辑。

    这番话字字句句,如刀如剑,直插水长老心脏,便连场间千余旁观者也听得在心中大点其头。

    水长老要气蒙了,他发现自己被许易拽进乱泥坑里,怎么也爬不出来。

    “狡辩,无耻狡辩,滚,赶紧滚,再敢阻我门前,休怪老夫不客气!”

    水长老大手急舞,恨不得一口平吞了许易。

    “那水长老的意思,是不肯交出铁精喽!”

    “我再说一遍,铁精是老夫竞拍所得,你若要查,尽管去玲珑阁查到底!”

    铁精是他水某人花费一枚神元丹换来了,便是广安府令亲至,也休想让他把吃到嘴边的肉吐出来。

    “水长老,我再问一遍,铁精你交是不交!”

    “除非老夫死了!滚!”

    水长老一口喝出,许易二话不说翻身上马,一声喝出,围拢的捕快大军迅速完成整队。

    一拉马缰,调转马头,轻磕马腹,蹄声得得,霎时,便去得远了。

    捕快大军如长龙游街,轰轰隆隆,转瞬散了个干净。

    “老爷虎威,群小避退!”

    水十三不知何时凑了过来,高声疾呼。

    他一声呼出,周遭虎士正要应和,正沉眉深思的水长老猛地一巴掌挥出,水十三整个人直接被抽得飞进了院墙。

    “聒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