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一百零二章 定案

第一百零二章 定案

    齐柏寒亦是又急又怒,却到底顾念多年的感情,不住大骂李中书,要他向高君莫道歉。

    李中书闭口不言,依旧单膝跪地,满脸尽是悲愤。

    事已至此,高君莫自知也盖不住了,心寒之余,索性派人通报了广安府令。

    广安府令接报,不敢怠慢,火速派了广安府长史领衔的调查队伍,进驻巡捕司。

    一番详尽调查后,崔长史也作了难,无论从各人口供,还是现场勘查,铁精被盗之事,都蹊跷到了极点。

    为保证第一现场,直到崔长史到来,高君莫等人根本不曾移动过,崔长史手持广安府尊令牌,当场搜检了几人,却丝毫无有所得。

    非但如此,崔长史调来数量庞大的搜查队伍,几乎将巡捕司翻了个底朝天,依旧无有所得。

    此案遂成悬案!

    可是悬案的结果,却非广安府令能接受的,毕竟,铁精可是冯剑王心仪之物。

    这个雷太大,以至于广安府令也顶不住。

    无奈之下,众人七拼八凑,直接把责任推给了水家,直说水家送来的是复制品,时间一到,铁精自动解体,归于无形。

    至于如此理论,是如何诞生的,除了许易这专注黑水长老二十年的奇葩,谁还能想得出。

    主意虽馊,救命就好!

    值此之时,广安府令方面已经顾不得这套理由牵不牵强,得罪水家会否引起怎样的连锁反应。

    总之,在崔长史的力主下,此案就这般结了。

    最后的大坏蛋,就是水家!水中镜!

    至此,广安府令便和水家展开了激烈而漫长的扯皮大战,直到冯剑王高徒到来,双方也没扯出个接过来。

    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却说,铁精悬案审结的直接结果有二,其一,李中书离开了巡捕司,行情非但没走低,反倒被广安府令拔擢我长史府参军。此等官场权术,许易也能理解,无非是广安府令制衡高君莫和巡捕司的手段。

    其二,便是漫长的守卫铁精的任务,提前终结,鉴于许易还有承诺于炼金堂的宋长老,便向高君莫告假。

    如今他是巡捕司一等一的红人,区区小事,高君莫自无不允,甚至准许他自己看情况来巡捕司报到。

    的确,巡捕司不缺具体办事的人,缺的是招牌,是能镇得住场面的招牌。以前巡捕司只有高君莫一块招牌,现在多了一块。

    许易只需踏实充当好这块招牌就好!

    辞别巡捕司,许易戴起斗笠,径直归家。

    到家时,袁青花已经在了。

    瞧见袁青花,许易便问宝药采购得如何了,袁青花面有苦涩道,“情况不太好,宝药本就珍惜,总是供不应求,而东主您要的又是品质极佳的货色,这种药材,往往都是到拍卖会上拍,而上了拍卖会,咱们的成本无疑要增加很多,买一株两株,可以花血本,但若是大规模抢购,肯定要大亏,甚至可以这样说,就是世家大族也经不起这样的大规模竞拍。不知东主要这么多宝药,到底何用?锻体期内,怎么也用不到这许多药材。”

    秋娃乃植物成精,太过奇诡,许易恐其身份泄密,引来外人窥探,平添无谓麻烦。

    故此,连袁青花也不曾告知,只想先用书上看来的土办法,吊住秋娃的性命,再来慢慢想办法。

    孰料,现如今连宝药的供应也成了难题,让他愁绪横生。

    见许易情绪不高,袁青花念头稍转,说道,“东主勿忧,其实咱们未必一定要找店铺采购,借着东主的威名,袁某在广安城大小也有些名气,我去黑市上盘盘道,那里的好东西未必就少!”

    许易拍拍他肩膀,分出一沓约五千金的金票,朝袁青花怀里拍去,“有品相好的,都买下,买不起的,先订下,我来想办法。”

    自打擂战结束,他的身价达到两万八千金,但这几日为秋娃续命,前后花去约有近两千金,便是流水也没这般快的。

    实则便是一株成金的人参娃娃,也不过才值这个数。

    可为救活秋娃,许易根本没想过成本。

    袁青花吃了一吓,没想到自家东主疯狂到这种程度,正待出口相问,又想到自家东主恐有难言之隐,便转口道,“用不着这些,就凭东主如今在广安的名声,只要我传个话就行,再说我武力低微,随身带着这些金票,太过危险。”

    许易还待劝说,腰间忽然传来滴滴两声鸣叫,转口道,“那你先去搜寻,有消息了,到炼金堂处,托人传话,我可能要在那里待上几日。”说罢,疾步奔出门去。

    腰间的鸣响,正是炼金堂的一种通讯法器。

    原本,按照和宋长老的约定,他五日前,也就是擂战结束的次日,便要入炼金堂给宋长老卖力。

    那天,许易确也如约而至,迎接他的却是早受了宋长老嘱托的绿衣侍者,交代说,宋长老有急事出外,何日返回,会通知他。交代罢,还给了他一个纽扣大小的玉器,嘱咐他缚在腰间,何时玉器鸣响,再赴炼金堂。

    不多时,许易来到炼金堂,绿意侍者早在门外迎候,交给他个通行玉牌,说是宋长老转交的,以后凭这个通行牌,可直接入炼房。

    入得炼房,宋长老已然在了,老头子精神不错,满面红光,见着许易便啧啧道,“老夫真没看出来,你小子竟是荒兽出世,凶焰滔天,竟将偌大个黑龙堂连根拔起。嘿嘿,老夫活了一把年纪,历经数州,还从未见过你小子这种凶人。”

    许易解下斗笠,笑道,“您老别转移话题,说好的七日后,让在下前来,结果在下来了,您老却没个踪影,扔下个玉牌,让我随时听候召唤,这件事,您老又该怎么说。在下可记得清楚,约定之时,您老还说若我晚了一时半刻,您老要如何要如何,现如今,是您老自己食言而肥,该怎么算,您老自己说吧。”